《征服黑暗使者》第02章 有关鬼附之十二个迷思(3)——Charles H. Kraft(查尔斯·H·柯瑞福)

(音频在最下方)

迷思之八:被鬼附的都犯了叛逆之罪

好意的基督徒若向被鬼附者暗示说,被鬼附是因为他们有罪和叛逆了真理,这造成的伤害可不小。耶稣从没因被鬼附而怪责人,以为「鬼附都是故意自招才发生的」是荒诞的话,等会儿就会讨论到。故意的招惹只是被鬼附的其中一种方式罢了,而且在基督徒中间,这还是很少见的。

有人曾说,我们基督徒都善于攻击受伤者。被鬼附的人又痛苦又混乱,已够他们受了,再暗示他们自找苦吃,无疑是落井下石。我辅导过的人之中,有很多人来找我的时候,心里充斥着羞愧,又害怕这种折磨显示他们与神的关系出了大乱子,甚至神也不会原谅他们了。

这些被鬼附的基督徒,几乎无一例外,都不是叛逆基督或在罪中打滚的。反之,他们是勇敢的信徒,深爱着耶稣,却解释不了那辖制生命的是什么东西,亦没办法释放出来。德俐的情况就是很典型的例子。每次崇拜,她心里都产生重大的争战,那想要站起来溜走的冲动,几乎战胜了她。

观察她的生活和灵修情况,可以明显地知道她是对主深深委身的。因我知道恶灵憎恨崇拜,就怀疑她经验到的可能是恶灵干扰。处理了几件德俐生命中那些大多数都和自我形像有关的垃圾之后,耶稣就使用我,将几个蛮弱的恶灵赶出来,德俐现在已能全心全意地敬拜神了,再也不受恶灵干扰。

有一位牧师来找我,就叫他做保罗吧!保罗吞吞吐吐地承认,从小就听到头脑里有声音。他也认为,如果那些声音是来自恶灵的话,那即是说他的属灵生命出了事故,因而产生强烈的罪咎感。这还不打紧,他觉得那些声音真是恶灵的话,他自觉没有资格再事奉神了。可是,我们却发现,他之被鬼附是从祖先承受的(见第三章),因此他不必背负罪咎。今日,他已体会到耶稣释放他的大能了,就不再背负着罪咎和恶灵。

真正严重的鬼附者却疏于来寻求辅导,来的人都是曾被重创或虐待的,虽非因他们的过错而受惨痛折磨,却给恶灵开了一扇门,让牠们能进入生命中

通常他们都是儿时被虐待过,而施虐的人却是他们信赖和想取悦的家人。有时虐待还有撒但教或祭祀的一面。这些人不是因受虐而被鬼附,就是从祖先承受恶灵,若再暗示这都是他们的过错的话,就太不像基督徒的行为了。他们都是受害的一群,而按照宇宙间的某条律则,亦被鬼附着。

退一步说,即使是在叛逆中,基督徒被鬼附着,亦不须要再添加罪咎感,使人百上加斤。耶稣不是这样做的。第一章的嘉露莲和第三章的德莉萨,都是在叛逆中招引恶灵的——德丽莎明知故犯,嘉露莲却不知不觉。

但对两人来说,与耶稣的甜美关系是太宝贵了,远胜于长久居住于招惹回来的恶灵中间。因此她们就寻求辅导。耶稣的做法是,连她们选错了都不会置诸于死地。虽然被鬼附是叛逆的结果,我们接待她们,不应看她们的叛逆,应看那渴求得释放的心。而耶稣也恩待她们,叫她们得自由,且没有一丝指责。

使被鬼附的人伤上加伤是很残酷的行为他们需要的是耶稣的爱和能力,叫他们得自由,不再捆绑于恶灵、内心自发的罪咎感或外面基督徒圈子施加的罪咎感

除了赶鬼之外,他们还要信靠约翰福音八章32节:你们必定认识真理,真理必定使你们自由的真理,说不必背负这情况的责任,若有任何要负的责任,也是可以得赦免的。「所以现在,那些在耶稣基督里的人就不被定罪了」(罗八1),那些被恶灵折磨的,也都不定罪了。 

迷思之九:有「特别恩赐」才可赶鬼

很多基督徒以为,一定是那些超级属灵和有「特别赶鬼恩赐」的才可以赶鬼。他们以为,只有那些有「赶鬼恩赐」或特别用膏膏立过的,才可准许他们辅导被鬼附的。撒但很爱用这迷思,因为这样一来,他们连试一试赶鬼都不会。

可是,经文没有提过赶鬼的恩赐!新约没有一张属灵恩赐的清单是包括赶鬼的(林前十二1~4;罗十二1~8;弗四1~16;彼前四7〜11)。医病、行神迹或辨别诸灵等恩赐是否暗示了赶鬼的恩赐,虽有争议,却没有单独提过赶鬼作为一种恩赐。我相信这是因为所有信徒都有赶鬼的权柄

耶稣在地上时,以圣灵的能力赶出污鬼。之后祂将赶鬼权柄交与门徒(路九、十;先交给十二使徒,后交给七十二门徒)。不久之后,又把圣灵赐给他们(约二十22),那是祂自己行大事的能力源头。

祂又用这能力命令门徒教训他们的门徒遵守「凡我所吩咐你们的」(太廿八20)。我认为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我们每一位既如门徒那样得到了圣灵,且受教训要遵守耶稣的吩咐,我们就当赶出污鬼,不管觉不觉得自己有特殊的恩赐来事奉,还是当服从

既领受到圣灵,我们就确信自己有了能力。既又从耶稣领受了权柄,一如门徒那样,就知道自己有权赶出污鬼。要做的,就是行使早已交给了我们的能力权柄

虽然每位信徒都有权柄和能力,我们却得弄清楚,特殊的恩赐对于赶鬼是功效昭著的。这亦即是说,特定的赶鬼恩赐虽不是赶鬼必备条件,神却将圣经记载的属灵恩赐赐予祂的教会,好叫教会使受压迫的人得自由。举例说,事奉小组中若有下列恩赐是非常有助于赶鬼的:智能的言语、知识的言语、辨别诸灵、治病、行神迹、怜恤和先知预言等。

我们高兴欢喜神赐予教会属灵恩赐,这些恩赐可以用在赶鬼事工之中,提供洞见和能力,而且也应该这样做。神真的赐下属灵恩赐赶鬼,但这些特定的恩赐却不是服事被鬼附者必备的条件赶鬼工作唯一的条件是一群谦卑和愿意事奉的基督徒,在耶稣的权柄下,渴求释放被压迫的人,并医治他们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怎样才可以有效地赶鬼或治病

在另一本书里我这样描述我加入医治事奉的经过:「我一开始的时候,最大的惊奇也许是学习和试验的迫切。我常以为领受『恩赐』是一次的事情,但我经历到的,却是一个渐进的学习过程,其中有不断的实践和冒险。」

那些观察我辅导被鬼附者的人,常常这样说:「你做来似乎那么轻而易举。真不知道这辈子什么时候才会做得像你那么轻易。」

通常我的回答是:「我明白你的心情,只不过是几年之前吧,我当时和你的处境一样,眼睁睁看着专家辅导,心里就挣扎、失望了。『这辈子我能这么顺利、这么充满信心地事奉吗?』还记得那时是这样想。做了很多很多次之后,就明白『是做得到的』。」

到了现在,我也享受到教导学生的乐趣了。曾协助不少人从「零」开始,进展到不错的程度——有些学生更青出于蓝呢!我只见过寥寥可数的几位,到头来还不精于此道的。从经验中发现,若我们与神同进退,就不用将耶稣给我们的应许解释为过去式祂答应过,我们会效法祂所做的,且会做得更多(约十四12)。

如果你与耶稣基督有个人关系,而这关系又给你权利,可求圣灵同在的能力,那你就有资格做这事奉了。有了这能力,余下的就是凭信心冒险,实行学习使用耶稣已赐给你的权柄和能力

于出发时,你也要尽量学习神教导其他人的事。看书(见附录书目)、听录音带、研经、和参加研讨会等。但切勿追求技巧,要追求耶稣——更认识祂、更靠近去谛听祂的声音、和加入做祂的工使被掳的得释放」(路四18),加入赶鬼团队。若附近没有,就齐集那些愿意和你一起实践学习的人,自行组队吧!

在赶鬼事工里,你会体会到两样宝贵的事。首先,你做的事奉只有耶稣才能叫你成功,你就会渴慕耶稣,切盼更亲近祂。另外,你自己内心的垃圾若被清理,就会经历到更新变化,且对崇拜和祷告产生饥渴,更像耶稣基督为你预备的样式。 

迷思之十:内在声音和人格切换乃被鬼附的铁证

无论是医治或赶鬼事工,都要时常提醒自己不是每个问题都由恶灵引发的。我们都清楚这点,却易于忘怀,病症若特别例外就更易遗忘——例如,那人说听到身体里面有声音或有时会怒不可遏、恨不可抑,似乎被什么东西控制住了。不错,恶灵可为这些声音和性情突变负责,但亦可能是某种心理状况引发的

最常见的大概是多重人格分裂症(MultiplePersonality Disorder,MPD)。学术上的定义是:「在一个人之内存着两个或以上、能清楚辨别的人格,在不同时间控制那人。」(美国精神科协会,一九八〇)。参与赶鬼的须要学习怎样分辨MPD和鬼附的不同。原因留待下面再说。

多重互易的人格不单指说话和行为模式类似恶灵作怪,且发展的过程更与恶灵入侵人的途径极近似。虽然到目前为止我辅导过的MPD不到十名,但却仍未见到不被恶灵依附的MPD。即使是MPD亦是被鬼附,两者是不同的,必须分开处理。

人格绝不同于恶灵,所以要用不同的方法处理。若把人格错以为是恶灵而想将它赶出来,就会妨碍全人得医治整合的速度。一次有一个人格被认为是恶灵,她很不满地大叫地说:「人人都当我是恶灵。我不是恶灵!我是个人!」她说的对——她是个「人」。但也有恶灵在她里面(也依附着她的人格),想尽办法阻止人格整合到核心人格里去,而且也使尽法宝叫各个人格互不理睬。

但事奉者也很容易受愚弄。举例说,恶灵和交替的人格都可以在里面说话都可以引起身体紧张如头痛、晕眩和面部扭曲,也都可以表达不同形式的情绪,如愤怒、恐惧、和排斥等,不过「多重」的人格比恶灵能更频密地表达正面的情绪

多重人格和恶灵都可以表现出不同的性格特征,只是多重人格比恶灵表现的幅度更大。举例说,我见过哀嚎求情的恶灵,亦见过恶灵嚣张、骄傲、愤怒或害怕。虽然被抓到之后嚣张有时会转成恐惧哀求,却没有一个恶灵的情绪幅度,可与我见过的交替人格相比的。

举例说,我曾辅导过一位三岁孩童的分裂人格,她虽年幼,经验有限,但表现出来的性格却远比她身上的死亡和恐惧两恶灵复杂。我们把恶灵赶走了。另外,有位七岁孩子的交替人格(与三岁交替同存于同一身体内)也是一样,直到耶稣释放她之前,她一直都躺在医院病床上。

研究MPD著作中,若以基督徒和属灵争战的角度来探讨的,我首推费信(James Friesen)的《Uncovering the Mys-tery of MPD》。他既详细解开MPD之谜,也剖释MPD与受撒但教祭祀的关系。耸人听闻的是,他的MPD病人中,百分之九十七是小时受过严重虐待的。此外,他估计北美的MPD中,有超过五成很可能以前被用来进行撒但教的祭祀。他又指出,儿童若受严重虐待而创造另一个人格求生以渡过煎熬的,机率非常之高。

费信的观察大大有助于我们的事奉。经历过严重儿童虐待情况,或撒但教和邪教献祭虐待的,通常都被鬼附着,而发展出MPD的可能机会亦很高。然而清楚MPD疗法和鬼附疗法的不同是很重要的。真的,如费信所警告者,多重人格若被误为恶灵,就可能会惊慌过度而将自己埋藏在那人里面,数年都不再出现

所以里面的声音和人格交替都不一定是鬼附的证据。但两者都必须谨慎处理,用耶稣的爱心和大能来医治。虽然这样一来,我们的方法就更形复杂了,但若知识完备,就能带着最少的恐惧进行了。你读了这本书,对鬼附现象了解更深之后,我建议你也一读《Uncovering the Mystery of MPD》及其他资料。

医治绝不应是我行我素的事,应当乐意与人合作,若遇到认识不深的领域如MPD者,就介绍患者向更有经验的基督徒、心理医生求诊。我们要有谦卑的态度,明白到「我们自己的力量」不是一切解决问题的答案,与优秀的基督徒治疗人员配搭,是帮助受伤者康复的最佳一步。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