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黑暗使者》第02章 有关鬼附之十二个迷思(4)——Charles H. Kraft(查尔斯·H·柯瑞福)

(音频在最下方)

迷思之十一赶鬼经常引发一场打斗

有两位和我密切合作的同工,法德和素丝夫妇(Fred and Susie Heminger)刚开始赶鬼时却有很不顺的遭遇。他们为一位年轻人祷告,但这年轻人却被恶灵激烈地摔来摔去达数小时才得释放。这经历使他们深信恶灵的存在,却也使他们对赶鬼一事看得很慎重。

法德和素丝在我主讲的一个研讨会上,听到我说赶鬼是不必牵涉暴力的,他们明白在基督里他们有权柄禁止恶灵使用暴力。现在他们的赶鬼事奉非常有果效,且做得又安静又充满爱心。

被恶灵击倒,与恶灵进行拉锯战等煽情故事,制造了一个迷思,以为仇敌这么强悍,赶鬼一定是一场大战了。大众传媒(如「驱魔人」)和教会见证都倾向于注意煽情的故事。而诊断指南中,也不时将「力大无穷」做为一项预试恶灵是否内住的征兆。我们大概也听说过,要五个壮丁方可按住一个重九十磅的妇女,因为她里面的恶灵力大无穷嘛!

这么相信恶灵的力大,实在须要反证。这迷思妨碍人参加赶鬼事奉,或把正在尝试的人吓走。有一位牧师告诉我他不再赶鬼的原因,是那位女士吐得他整个办公室都是。现在他知道这种事不一定会发生,就回去再开始赶鬼了。另外,很多人怀疑自己染有恶灵却不欲寻求辅助,皆因害怕那预期会出现的打斗。

有很多人试过赶鬼或寻求释放,但都发现自己处于打斗的景况中。人若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仇敌就最喜欢用暴力这手段奉耶稣的名接近恶灵,恶灵就会觉得绝望而使出所有法宝,务求脱身

牠们清楚自己的能力远不及耶稣的能力,所以只好吹牛自保。最近有一个恶灵对我说:「嘿……,我有麻烦了啦!」牠们知道很多人相信这一场暴力情况的迷思,于是便想利用他们的无知。如果恶灵以为可以因此开脱,就会布置暴力情况,引起呕吐、激发惊惶以及使用一切想象得到的分散战术。要是你也像牠一样绝望,也会这样做呢!

在争战的炽热里,恶灵会做任何被准许做的事。所以窍门就在于知道何者是「准许牠们做的事」奉耶稣之名,我们就有能力胜过他们。牠们知道这点,我们也得知道这点。因此,牠们可以做的就只有耶稣让牠们做的事。我们禁止牠们引发暴力之后,牠们做得出来的事就很有限了,甚至什么也不能做。

正如门徒一样,我们也发觉,若奉耶稣之名事奉,「主啊,因祢的名,就是鬼也服了我们。」(路十17)他们只是行使耶稣交给他们的权柄,就可以经历神赶逐恶鬼的大能和欢喜快乐了。

很多人之所以会预料暴力出现,乃是误信迷思之五或六的缘故,以为恶灵是唯一的问题,因此就在恶灵最强悍的时候攻击牠。又以为恶灵既是主要祸根,当迎头痛击之;或以为恶灵离去了,那人就会好起来。

要是他们明白真正的问题是「内在垃圾」,先处理这部份,后攻击恶灵,他们就会发现,恶灵那时已筋疲力竭了,亦不必大打出手。

若明白到「先处理情绪及心灵的垃圾、后处理恶灵」这先后次序,就多数不会遇到暴力场面。我有些同事虽偶然遇到过暴力场面,但我个人辅导过的二百多宗个案,从未有过一次暴力。

我相信至少有下列四种解释:

⑴我几乎只辅导基督徒。即是说他们都有圣灵内住,可协助整个过程。若有人找我辅导非基督徒,我会先尝试领那人归主、再辅导赶鬼

⑵我只辅导那些愿意和渴求得医治的人神和撒但都尊重人的意志。整个过程就算是困难重重,但若那人没有坚决要脱离恶灵并继续奋斗下去,就完全不可能成功了。

每次开始都先禁止任何恶灵引发暴力或呕吐情况

⑷我会用尽办法减弱恶灵的能力之后才攻击牠们。软弱的恶灵常常连话都说不出来,更遑论作恶了!所以,比起在牠强悍时对付牠们,趁软弱时机对付就轻易多了。 

迷思之十二:被鬼附者声音不同

这迷思的根源和上一迷思类似。比如说,小女孩的嘴巴却说出男人声音来。这些案例使人造成迷思,以为所有被鬼附的声音都不一样。这症状有时还出现在诊症指南中呢!这得要「感谢」是「驱魔人」这类的电影和基督徒分享奇闻异事,将恶灵的行为刻板化了。很多人再下结论说,如果一个有麻烦的人,说话声音不是低沉可怖、体力又不是无可匹敌,那恶灵一定没有作恶了。 

其他方面的迷思效果也一样,有许多人相信这谎话,仇敌就高兴了。恶灵都是吹牛皮的,爱用别的声音来恐吓人。但在绝大多数情况之下,恶灵还是会用寄主自然的声音说话,或用近似寄主的声音,不然就只向寄主的头脑开腔若是如此,那人就得向主持辅导的人报告恶灵所说的话了

有时恶灵还会说外语。有一次我辅导一位宣教士的女儿,她里面的恶灵就只会说华语。幸而她能听懂恶灵所说的话,可以翻译给我听。又有一次,我遇到一个只会说德语的恶灵,牠还用了几个连那位年轻的女寄主都听不懂的字汇呢!她只好找丈夫来翻译从她自己口中说出来的话!这两次我都命令恶灵说英语,但都无效,其原因我也不清楚。幸而牠们都明白我说的英语,又对耶稣的大能有反应,所以两个恶灵很快就都走了。

很多恶灵似乎都是说双语的。我曾辅导过好几位既说台语又说华语的中国人。就如那两个恶灵那样,我发现每次都可以和恶灵说英语,得到牠们用台语或华语回答。可是有一次,那位有恶灵内住的台湾籍妇人说得一口零碎的英语,而她里面的恶灵说起英语却比她灵光多了!

至于恶灵能否用不同声音或语言说话,我的看法是,若下列因素有一个或多个都符合的话,就可能会协助恶灵这样做:

对寄主的控制若较弱的话,恶灵就可以偶然或全时间用别的声音、别的语言说话,或者表现得力大无穷

如果那人未接受耶稣,这种现象就更为明显了,因恶灵可占住灵魂中心(我猜那些较常接触非信徒的赶鬼者,见到这现象的次数会比我更多。)

我曾辅导过一位被恶灵强力控制的基督徒,恶灵能说西班牙语、德语和英语,而寄主却不懂半句西班牙语及德语!

恶灵或会用这手法欺哄寄主,使他(她)以为恶灵是某已故者的轮回再生体

若恶灵表示出某些性格特征,或从上头接到特定的任务,牠的声音就会配合这特征或任务。 

别怕!

因为神赐给我们的,不是胆怯的心,乃是刚强、仁爱、谨守的心。」(提后一7)

你不要害怕,因为我与你同在;不要惊惶,因为我是你的神。我必坚固你,我必帮助你。」(赛四一10)

结束本章前,说几句话来劝勉大家不用怕恶灵,大概是恰当的。本章一开始提到的第二位牧师,他害怕恶灵怕到一个地步,连牠们存在都「宁愿不理会」!

可是,好消息还在后头。终于在我们的研讨会中,他发现自己不必再害怕恶灵了。只消稍稍明白自己的身份(神的孩子),怎样和圣灵同工打击恶灵,他的态度就完全改观了。

若你也害怕,也可以改变的啊!我们中间大多数都想用「要打不要溜」的策略回应,但其实却害怕打仗。更糟的是,我们都会羞愧地承认自己害怕,而恐惧和羞愧都直接来自仇敌,对我们来说都不是值得惊讶的事。

仇敌是说谎之父!牠有一个主要的策略,就是使基督徒怕牠、怕牠爪牙的攻击,牠喜欢基督徒害怕牠那被传媒渲染的威武恶毒的形象。  

事实上,恶灵大多只会吹牛皮我们在耶稣里拥有的能力和权柄远远超乎仇敌之上!应当谨记,耶稣在十字架上早胜过撒但了。因此,我们奉耶稣之名进入战场,是一点都不必怕的

不断地观察我们进行辅导事工的人,见我们能如此平静地赶出恶灵,都会惊异万分。他们常这样说:「真不敢相信!我常想象赶鬼是很可怕的事,恶灵会露出丑恶的面目和极大的能力。」

知道自己拥有的是何等的能力,只要控制恶灵,不准牠们惹起事故就行了。或许牠们能作一点恶吧,但绝不能与我们一争长短。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