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黑暗使者》第03章 基督徒被鬼附(1)——Charles H. Kraft(查尔斯·H·柯瑞福)

(音频在最下方)

第03章 基督徒被鬼附  

身为福音信仰的基督徒,我们坚决接受圣经所确认的事物。但要精确了解圣经所说的话常是困难的,举例来说,有很多年了,我和莫腓(见第一章)都相信下面这句经文和其他有关的经句,句句都证实基督徒不能被鬼附:「小子们哪,你们是属神的,并且胜了他们(假先知);因为那在你们里面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约壹四4)

我相信这节经文,也全心全意希望以前的解释是对的——基督徒不会被鬼附。可是,经验却教导我,这句经文的意思不是说,圣灵内住基督徒就可阻止黑暗天使内住他们。我释放人的过程一再证明这句经文是真确的,只是我得重新思量我原先的解释罢了。

鬼附的事实来到莫腓眼前,也来到梅礼甘格的面前。甘格(Merrill Unger)是达拉斯神学院教授,专长于邪灵学。虽然这两位教授都深信基督徒不可能被鬼附,两人的直系亲属却被鬼附了。这种经历强迫他们不得不重新推敲,在我们解释这类经文的背后,有的是什么样的预设立场了。

即使圣经是真确的,我们读经时却常带着假设立场,又基于这些假设做解经的工作。这类假设,以及它所代表的现实映象,就是所谓的「典范」了(paradigm)。大量的现实典范或印象就构成了我们的世界观。(可参阅作者《满有能力的基督教》,有更细致的讨论。)

当莫腓、甘格和我观察鬼附现象之真实性时,就经历到「典范的易位」(paradigm shift),亦即是说我们改变了过去用于预想或描绘真相的一些假设。这种特别的典范易位、或假设改变,莫腓描述说这是「我基督徒生命中最重要的世界观易位。」 

安杰拉:没有发疯,只是被鬼附了

安杰拉在美国中西部一间大教会里教主日学,有两个美丽的孩子。她自己十六岁就信主了,且很爱耶稣。

我们和安杰拉会面,是在一个属灵争战的研讨会之后。她觉得很绝望无助,从小时候起,她就得和那些「邪恶力量」争战。那时还很小,但每晚都会惊醒,就觉得有邪恶之灵想碰触她。信主之后,虽偶有晚上遇到牠们,但确实是减少许多。可是,近两年的情况「比以往更严重了」。那些「邪恶力量」总要在晚上弄醒她,叫她做对不起家人的恐怖的事。

两年来安杰拉接受基督徒治疗员的辅导。从治疗员、牧师、教会会友和充满爱心的家人中,她得到不少支持。但这么多人之中,却没一个提出恶灵作怪的可能。而且,虽有他们帮助,就是驱不走那烦人的声音和恐惧。

可是,听完了这「基督徒和鬼附现象」的研讨会之后,她却流着泪来找我们。她哭着说:「我还一直以为自己疯了呢!我都不敢再盼望什么了,现在知道其实不单是我的问题,那些邪恶的力量其实是恶灵。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我觉得康复有望了。」

她说得好。后来辅导时,圣灵清楚地启示她被鬼附着。从小就骚扰她的恶灵,现在竟奇妙地被赶走了,本来被恶灵依附的创伤,耶稣亦医好了。目前安杰拉在教会里散发耶稣的爱和医治。

辅导像安杰拉这样的人,是一种特权和喜乐。耶稣从抹大拉的马利亚身上赶出七个鬼(路八2)。安杰拉爱耶稣之深就像这位马利亚一样,激励着每个人。我分享这故事,因为这故事在我辅导的人中间是很典型的。事奉中遇到的基督徒,绝大多数像安杰拉那样,完全顺服基督,却不是不知道恶灵的存在,就是不相信基督徒也会被鬼附。 

恶灵能内住在基督徒身上吗?

究竟基督徒能否被恶灵所附?这争论有两个源头: 所用的字汇及基督徒圈子中缺乏有赶鬼经验的人。

如迷思之二所指出,「恶灵占据」一词之被接受使用,乃是因为原文翻译不当。原希腊文指的是人里面有恶灵住着。如果真要用「占据」一词,只应用于最严重的情况,人被控制到一个地步,整个人无时无刻都可能被迥异的性格所取代。我从未见过基督徒被鬼附,得用「占据」来描述的。即使有,也只是极偶然地听过而已。

不过,相识之中曾从事赶鬼事奉的,都一致同意基督徒仍可能有恶灵内住的状况。狄更生(Dickason的《Demon Possession and the Christian》对这问题讨论得很详尽,他写道:「从一九四七至一九八七年间,我遇见过不下四百宗、已重生的基督徒被鬼附的个案……我虽不敢说自己判断百分之百正确,但我知道基督徒的印记,亦知道鬼附的特征。也许会弄错了一、两宗,却无法想象我会错四百多次。」

梅礼甘格的遭遇亦发人深省。他的著作里中几本是(Biblical Demonology),《Demons in the World Today》5《What Demons can do to Saints》,尤以第一本书籍最引人注目。在这本经典之作中,他的立场是只有非基督徒才可被鬼附。然后他就接到世界各地纷至而来的信件,不同意他的看法。这些响应和他自己家里的遭遇,都叫他重新阅读有关经文。

他终于发现到自己的立场「是推论来的,因为圣经并未清楚澄清这问题。这立场是建立于假设之上,以为恶灵不能和圣灵一起住在得救的身体之内。」

圣经从未支持这理论,说恶灵不能内住于重生的人。狄更生发现这点,又详细地写在书上,使甘格读后完全改变立场。诚如狄氏所言,问基督徒能否被鬼附,就好像问他们是否会得癌症一样。他彻底地搜查研究所有有关的经文,却找不到铁证证明基督徒到底会或不会被鬼附。既然没有圣经明确的立场,我们就当询问在这方面有经验的人。

医治癌症病人的医护人员都知道,基督徒可能得癌症。同样地,若曾「临床诊断」过被鬼附病症的基督徒,这些人都克服了疑虑的心理,认为基督徒可被鬼附,也经常被鬼附。他们也发现,基督的能力足够粉碎恶灵的能力,且可放逐恶灵,以前牠们擅自闯进入里面去,现在就可以赶牠们出来

从众多例子中举出一个吧! 我辅导一位年轻女士已有些时日,就称她做珍妮弗吧!几年来她本是个活跃、投入的基督徒。但自有记忆开始,却一直听到头里有声音,这些声音专门损她,也否定她对自己和生命正面的、愉悦的想法。

牠们经常想游说她不去主日崇拜、不去读经(甚至影响她双眼阻止她阅读),不分享见证,亦不寻求协助。牠们持续地、强烈地指责她,使她自我形象低落,也企图说服她,让她觉得连稀松平常的事都做不来。

从珍妮弗声音背后的恶灵得悉,珍妮弗信主前牠们就已进入她里面了,且曾努力地想阻止她信主。失败了之后,牠们又转移目标,这回要阻止她享受耶稣为她预备的一切。牠们也承认失去了她的灵魂、且耶稣现居住在那地方。牠们一点都不喜欢现状,但却已尽力毁灭她的生命

一天黄昏,我们奉耶稣的能力服事珍妮弗之际,就挑战声音背后的恶灵,赶走了牠们。她再也没听到声音了,而且完全新鲜地享受崇拜和讲道了。目前她也常辅导别人,将自己现在所经历的自由带给他们(林后一4)。

我个人经验中有两百宗、狄更生那边有四百宗类似个案(见《Demon Possession and theChristian》),再加上甘格和莫腓的「悔改」,还有每位我认识的赶鬼工作者如Koch的《Occult Bondage andDeliverance》,Bubeck的《The Adversary》,Murphy的《Spiritual Warfare》,White的《The Believer’s Guide to Spiritual Warfare》等等,都认为基督徒是可以被鬼附的(也经常如此),几乎可以像教条那样确认成事实。

因此,正如狄更生所说的:「那些否认这事实的人要我支持的话,就得提出临床证据,明确地消除一切过去和现在的个案中基督徒被鬼附的可能……我们也当注意,否定基督徒能被鬼附的人,通常都未辅导过被鬼附的人。他们的立场多是由理论得来的。」

如珍妮弗的个案一样,内住基督徒里的恶灵当是信主前遗留下来的。不过,我也辅导过很多个案,是基督徒属灵生命倒退时溜进去的恶灵——嘉露莲•莫腓就是一例。     

赶鬼书籍常遗漏的一点,就是「恶灵内住于基督徒跟圣灵内住于基督徒的方式是不一样的。那人得救时,神的灵就进入,且永久内住,不会离开(约十四16)。相较之下,恶灵的内住却是偷偷摸摸的,是个侵扰者,所以能马上赶出去。恶灵不如圣灵,既没有权内住于圣徒,亦不能长久内住。」

人若将自己最深入的部份交给神,圣灵就来与人的灵魂或「心」联合。我相信圣灵进入人里面也是用这种联合的方式。我试验过几十次了,辅导珍妮弗时也试过。就是命令恶灵告诉我(在圣灵的能力之下,恶灵必须说出真话来)牠是否住在人的心里面。牠们都异口同声地说:「不!进不去了,耶稣在那边。」我又命令牠们说是什么时候离开那人中心的,牠们报上的日期,正是那人信主的日期。

因此我的结论是,恶灵没法住在基督徒最内在的部份,亦即是灵魂,因为那是与圣灵连结、充满圣灵的一部份(参罗八16)。基督徒这部份因基督的生命也活了过来,不是仇敌所派的代表所能侵扰的。

然而,牠们却能住在人的思想、感情、身体和意志之内。赶鬼事工经常赶出的就是基督徒这些部份的恶灵。我怀疑大概是因为恶灵甚至能入侵非信徒的灵魂,才能更容易地控制寄主

结论是,神的子民当中有很多受恶灵苦待的。我们同是基督徒,应该学习怎样帮助他们。我们身为基督徒,尝试活出耶稣的怜悯心肠,我们就不可以拒绝他们,正如不可以拒绝饥饿穷苦一样。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