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黑暗使者》第03章 基督徒被鬼附(3)——Charles H. Kraft(查尔斯·H·柯瑞福)

(音频在最下方)

好多次我逮到被鬼附的人抓住上列东西不放,不肯承认并面对这些罪。这样的软弱会削减人的抵抗力,为恶灵打开大门,就如温约翰(John Wimber)所言,这是「一条有照明的跑道,好让恶灵降落」。

在这里要强调一点,虽然所有类似的态度行为,不管是罪与否都有危险,但却不会自动演变成被鬼附的。有些人的抵抗力比别人强些,不过越沉浸于类似的态度行为,无心地感染到恶灵的危险就越大恶灵细心观察人类,一旦有机会就敏捷地进入了。

要避免这种危险,必须对付明显的罪和可疑的态度行为。我们得要向神负责任,要与祂合作清理我们里面的「垃圾」,即人性所结的果子。这些果子是赶不出来的,「情欲的事都是显而易见的,就如奸淫、污秽、邪荡、拜偶像、邪术、仇恨、争竞、忌恨、恼怒、结党、纷争、异端、嫉妒、醉酒、荒宴等类。」(加五19〜21;参见西三5~9)

仇敌鼓励上述所有行为,且极其活跃地要寻找这些行为所引致的入口圣经的教导很清楚,不管被鬼附与否,都得认罪,人要悔改和约束自己。圣经记载好些大罪人,似乎没有暗示被鬼附(如约翰福音八章或路加福音七章的犯奸淫的妇人,或哥林多前书五至六章有罪的哥林多人)。

因此,恶灵不能只是因人犯了一次罪就入侵。但若人不肯悔改或解决所犯之罪,反而沉溺其中,恶灵就可以入侵了

继续活在罪中就给恶灵机会进入属肉体的罪,在变成恶灵的「跑道」之前,就得悔改和对付了。 

但好消息是,以圣灵的大能,我们能够对付任何罪行、态度、行为,甚至是驱逐可能因而附着的恶灵。实际上如何进行,迟些就会说明。

二、人被鬼附也可以因为监管的人邀请恶灵进入

有一位妇女崔丝雅,她生长于一撒但教徒家庭,信奉此教的母亲就按信仰将她奉献给撒但。那时就有恶灵进入她里面去,数目不详。恶灵能进入乃是因为有权监管她的人这样做。将婴孩奉献给幽灵或神祇是全世界都有的现象。

我有几次遇到被鬼附的人原因都是母亲寻求邪灵力量怀孕所致,结果这些人由成孕开始就被鬼附着。一位台湾妇女的母亲就是到佛殿求子嗣,她照僧侣的建议,参加某种祭礼仪式。另一个案是一位美国妇女的母亲曾求问于算命先生。

成年人若服从邪教异端的权柄,也可能因奉献或撒但能力护庇下施予的「祝福」而被鬼附。父母也可咒诅儿女使他们被鬼附(见下面第四点)丈夫咒诅妻子也会导致同一结果,反之亦然

三、承袭恶鬼

我不明白为什么神容许这事发生,但儿童是会承袭到恶鬼的,我们常称这为传下「世袭」的或「血缘」的恶灵(能力)。

有时儿童会承袭一个或更多个恶灵。据经验所得,如果父母或祖父母是共济会秘密组织的成员就更会如此了。这不足为奇,因为共济会信徒时常会秘密誓愿,因而咒诅了自己。到了组织的较高层次,他们还会将自己和家人奉献给那「清晨之子」撒但(Lucifer,见Shaw及Mckenney合着之《The Deadfy Deceptiori》)。

另外一种情况却不是因「世袭」而遭恶灵入侵,而是有某一种软弱,一个让恶灵挂着的「钩子」。不少次的辅导之中,我发现恶灵来自父母两人,最近发掘出来的愤怒之灵就是这样。

若被附的人从父及母均各得一愤怒之灵,那我应该预算有两个恶灵才对,但他却只得一个恶灵,也许是承袭了两个,但有一个走了吧。又或者,承袭到的只是一种自然的倾向,就好像某种人倾向得某种病一样。

若碰到恶灵利用这倾向,就会被鬼附着了——抓紧那软弱铸成的「钩子」无论原因若何,那人无疑是被鬼附,而根由却不是因他自己或监管人选择被鬼附

在同一个家庭内世袭的恶灵叫做「家系」(Family或Familiar)恶灵。典型的情况是:让恶灵入侵,是祖先的委身或被咒诅这些世袭的恶灵常会在每一代都引起相似的情绪问题,罪、病痛、或难以自制的重复行为

如果辅导对象和其先辈有相同的问题,如酗酒、忧郁、淫荡、苛刻批评、极端的恐惧、癌症、糖尿病,几乎所有情绪上或身体上的毛病和任何困扰的罪等等,就得提高警觉,看看是否有世袭的恶灵

有一位妇女,祖母、母亲和她自己都几乎曾在同一年龄做过子宫切除手术。虽然不会因此就断定有世袭恶灵,但我们却因而儆醒留意起来,后来真的找到一个个案是如此。赶鬼辅导事工中面对的起因可能有很多方面,因此不要过早及鲁莽下判断。

四、咒诅引来鬼附

上面曾数度提过咒诅,这是很普遍的现象。很多时候我发现,恶灵之会有能力控制,主要乃是因为咒诅。咒诅不一定导致鬼附,事实上,单由咒诅引起的鬼附现象大概绝无仅有。然而,咒诅再加上奉献、誓愿、降符咒等等,常与别的因素合并起来,引致被鬼附

咒诅若要有效协助恶灵入侵,大概还得要有上列弱点或权力的误用。我估计,如果人没有这些内在的软弱,或有代祷好好地保护着,咒诅出了口亦不会「反弹」回去。

也许这就是箴言廿六章2节的意思:若非应得,咒诅不能伤你,却如群鸟飞过不会停留。(Today’s English Version)如麻雀拍翼,燕子飞而去,不应得的咒诅不会停留。(New Internation Version)(译注:作者引用两种不同英译,直译如上。和合本乃译者所加)

麻雀往来,燕子翻飞;这样,无故的咒诅必不临到。(和合本)

咒诅是乞求神或撒但的能力,使受咒诅的人或物被负面地影响。乞求可以用说话或藉咒诅过及奉献之物来达成目的。

所说的话温和如:「我讨厌……」或「你真没有用!」强硬一点的如:「我想某某死!」「愿某某不成功!」「活该!」「我咒诅你……」礼祭仪式也可加强咒诅的威力。另外,不管是否被鬼附着,若拥有受过咒诅或奉献之物,都会让仇敌的势力有机可乘(如嘉露莲•莫腓在第一章的故事)。

圣经中神赐予能力的咒诅,例子包括直接攻击蛇(创三14)、土地(创三17~19)、该隐(创四11~12),犯了罪的(申廿七15~26,廿八15~68)、欺哄神的(玛一14,二2)、挂在木头上的(申廿一23;加三13)、嘲讽以利沙的 (王下二23~24)、重建耶利哥城的(书六26),还有采无花果(太廿一18~19)。

我们基督徒有神的能力支撑咒诅,所以要当心自己说话,免得误用这能力我们只可祝福,不可咒诅(罗十一14,参路六28)。

正如前述,恶灵似乎可「钩住」祖先所学的咒诅。有一位著名的基督徒领袖,从犹太家庭背景中得救之后,向我说,他从恶灵中得释放之后,感到一种完全新的东西进入他的生命里去。他本来内住的恶灵,是钩住耶稣被钉十字架时,犹太人向自己施行的咒诅的。犹太人说:「祂的血归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太廿七25)

另外有一位女士来自法国的背景,她身上有一个嚣张之灵,是钩住法国人文化优越感这个咒诅(或奉献)的。我们有一次辅导一位女士,祖先七代女性竟都是残障的。粉碎了这咒诅,使她得释放之后,她就产下一个健康的小女婴了。

不管恶灵怎样的入侵都好,容我再次提醒我们自己,绝大多数我辅导过的基督徒,他们之会被鬼附,乃是将信主前所惹来的恶灵带进基督教。虽然基督徒毫无疑问地可以被恶灵所附,我还未碰过受恶灵感染的基督徒,不是与信主前的态度和行为有关连的。 

协助人从恶灵得自由

我参加祈祷事工之初,学了些重要的基本须知,可用于任何祷告事工上。我极力推荐下列各项:

一、我们处理的对象不是恶灵、技巧甚或医治,乃是人

神爱的是人,神要释放的是人。神与撒但争战也是为了人。我们的责任就是服事人。

二、目标:在最深层里释放人

我们的任务和耶稣的一样(路四18~19),就是要使那些被仇敌利用问题来伤害和滋扰的人得自由。如果问题只是身体不健康,我们就对付身体的毛病。但通常身体的毛病是有更深入的成因的,且多是情绪方面的成因。我们的工作就是找出那深层的症结所在,运用圣灵的大能,医治圣灵所想医治之处

三、人是互相紧紧关连的

将西方人思想背景的分门别类的想法用在医治之上效果不彰。身体有毛病去找医生,往往不见起色,因为比身体更深入的毛病没有得到医治。情绪不稳去找心理医生,往往也不见起色,因为未照顾到属灵的因素。因此,若要与神有效地同工使全人得医治,我们就当对受伤的人采取全面的疗法了

四、不要假设问题只是身体、情绪、属灵或恶灵在作怪

我们辅导的人之中,大多数若非全面受折磨,也多方面受折磨。辅导对象一来到就头痛欲裂,还有其他身体毛病,又说她讨厌自己,生父母、丈夫的气,心中充满苦毒(情绪问题),且为了好几件事觉得内咎,心里不易原谅伤害她的人(属灵问题)。此外,她也可能活在各种恶灵的影响下,如死亡、仇恨、排斥、内咎、控制欲等恶灵。

五、如果有恶灵内住,恶灵一定依附在人里面的某些层面

若没有任何情绪障碍、弱点,恶灵无法内住于人人里面一定有什么空间给恶灵合法权利留驻。恶灵就像老鼠一样喜欢垃圾,牠常常依附在情绪或属灵的问题上,因此医治被鬼附的次序,首要是处理情绪或属灵上的问题,其次才是赶鬼

我们发现大部份的人都不知道这点,刚开始时尤其如此。他们倾向于找寻最快捷的方法将恶灵赶出,然而,若只是赶鬼而不医治情绪或属灵的创伤的话,恶灵再返回的机会就很大

因为垃圾尚在,牠们就可以回来,重新取回应得的权利。我们将鬼赶出去,自然也希望牠们留在外面,因此也要将垃圾清理干净。

所以,这本书将赶鬼列入次要的位置,次于一般所谓「内在医治」或我较喜欢用的「深层医治」。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