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黑暗使者》第04章 我们的能力和权柄(1)——Charles H. Kraft(查尔斯·H·柯瑞福)

(音频在最下方)

第04章 我们的能力和权柄

我们知道自己是谁吗?

我年少时,爸爸在正职之外,还兼差当警察。有时候他穿着警察制服带我和弟弟到处玩,每次和他外出,我们都享受到特别的待遇。还记得七、八岁时,我们去看城市商展会,我们入场,却不用付票款。进去找到了冰淇淋店,听到有人说:「卡夫先生午安,今天好吗?噢,这些是你的小男生吗?」爸爸带着骄傲口气介绍我们:「是的,这个是查理,这个是波比。」

然后那人就问:「你的小孩要吃点冰淇淋吧?」我们的回答当然是意料中的了。这次爸爸不用付钞——也不用付其他糖果、小吃等等。我们的特权是别人所没有的,做警察的儿子也真不赖呀!

然而我却有个烦恼,我不觉得爸爸在别的时间会理会我。那时年轻,不懂得时势艰难,亦不知道爸爸若不辛勤工作、若不做很多事情来撑起他的自我形像,我们就会撑不过来了。我那时感觉被忽视了,无法和我非常敬爱佩服的父亲深交。这叫我觉得自己没用,于是我反过来,努力追求成功,只求让他注意我,甚至赏识我。

这些感受慢慢演变成我生自己的气,和排斥自我。我不喜欢自己的长相、思想、情绪、名字(查理),觉得自己很「不幸」,于是性情变得暴躁起来——大概是根植于对自己和环境的愤怒吧!甚至试过离家出走,反正没有人理我的了。又经常希望能成为其他的人。

即使是十二岁接受了主之后,还是继续的挣扎。要去天堂自然使我开心,但却非常失望于自己没多多经验哥林多后书五章17节所应许的新人。

我还是以前的老样子、改不掉以前的习惯和欲望、自我厌恶、想做别人,无法与爸爸或其他权威人物说话,仍认为自己不幸。别人似乎比我有更多的事临到。我很能与漫画人物查理布朗心生共鸣:「若有什么事情适合我的,就一定是错误了吧?」

每读到或听到信息中论及人的罪性,我很快就可以共鸣。人的罪性似乎很好懂,但若说我们在神的眼中是何等特别,我老觉得生硬,连接不起来。这类经文一定是为别人写的了,我不知道在神的眼中我真正的身份什么,也不想让自己知道。注意到这些经文之后,我总会和神争论:「要是祢真的了解我,就不会这样接受我了!」我就是接受不了祂对我的肯定!

然而,祂的话却是:「你看父赐给我们的是何等慈爱,使我们得称为神的儿女;我们也真是祂儿女。」(约壹三1)

因为凡被神的灵引导的,都是神的儿子。你们所受的,不是奴仆的心,仍旧害怕;所的,乃是儿子的心,因此我们呼叫『阿爸!父!』圣灵与我们的心同证我们是神的儿女;既是儿女,便是后嗣,就是神的后嗣,和基督同作后嗣。如果我们和他一同受苦,也必和祂一同得荣耀。」(罗八14〜17)

你们既为儿子,神就差祂儿子的灵进入你们的心,呼叫『阿爸!父!』可见,从此以后,你不是奴仆,乃是儿子了;既是儿子,就靠着神为后嗣。」(加四6~7) 

这几段经文说,在神眼中我们是特别的。我个人花了很长一段日子才学会接受这是事实,不再和神争论我是谁。祂向我们说的话,对我们做的事都是信实的

所以现在我常问灰心丧志的基督徒:「你知道你到底是谁吗?」常见的回答有:「基督徒」、「信徒」、「得救了的人」等等。这些当然都正确,而每个回答也很宝贵。但对我来说,我们和神之间的关系,宝贵的是神认领我们做孩子,做祂自己的儿子、女儿。

我们按着神的形像被造——别的生物都不是这样。所以,人堕落之后,神来买赎我们、原谅我们、换取我们的罪奴本性,使「神的道存在我们心里,又因为神是我们的天父,我们不能继续犯罪。」(约壹三9)(译注:本节经文取自Good News Bible,与和合本译法有出入。)

此处经文表白了神赐给我们的权柄和产业。想想看,我们被领养到全宇宙之王的家里去。祂穿的是特别的制服,所到之处都享受特别的厚待——而我们,祂的儿女,都可以分享这一切的厚待。 

撒但却不喜欢这样!

仇敌很反对我们发现自己的身份。事实上,因神所赐给我们的地位,牠会受极大的威胁。牠十分渴望巩固自己在宇宙间的地位,所以牠嫉妒我们也不足为怪了。因为占宇宙第二位的是我们(不是牠)

只有我们(不是牠,亦不是别的生物)是按神的形像被造的。虽然撒但和人两者都同样背叛神,却只有人从叛逆中被买赎回来。神也将救赎的机会赐给撒但吗?我们不知道。如果有,牠的国度已拒绝了那机会。 

可是,我们知道,人若信靠耶稣基督,就恢复了与神之间原本应有的和好关系,再次成为神家里的一份子。仇敌因而嫉妒,急于尽力阻止信徒发现自己真正的身份。牠当然不愿意我们发现神是怎样的一位神,但牠亦同样害怕我们发现自己的身份。

牠非常嫉妒神这么在意我们,又给我们地位。因此邪恶之灵要窥见我们的软弱,尽量利用这软弱,若神赐我们仇敌所没有的东西,牠就愈发如此。

牠攻击的目标特别是神放在我们里面的——祂自己的形像(Godliness)。只有人类有神的形像,所以仇敌就在我们的自我形像上痛下功夫。只有我们和神有能力创造有神形象的新生命,所以牠就攻击我们的性(Sexuality)。只有我们和神可以与别人建立深入属灵的交通,所以牠攻击人际关系(家人之间尤然),牠要摧毁任何亲密又易破碎的关系。

牠嫉妒神买赎人类,故此要使人心眼盲瞎,阻止他们响应神拯救人的福音(林后四4)。如果成功地蒙骗了人,就可以继续住在这些人的灵魂里,这就是神称为「死亡」的境况

在创世记二章17节祂说:「树上的果子……你吃必定死!」然而,若人将自己献给耶稣,耶稣就来住在那人的灵魂里,将所有的恶灵赶走,并防范(或起码大大减弱)仇敌在那里的活动

可是撒但也没有放弃,仍继续要阻止神的子民真正进入丰盛的产业里。以我的经验为例,若是有过被排斥感,仇敌喜欢我们将这感受和自己的罪性连结,以致排斥、忽视或甚至反对神对我们的接纳。

撒但的黑暗使者当然忙碌地要引诱我们犯罪,但若受了牠们的引诱而跌倒,然后悔改认罪,牠们还是不会罢休的。到了这时,牠们的工作就是来阻止我们罪得赦免,因为若成功地阻止我们,我们就会被罪咎感压得无法抬头了。

无可质疑地,仇敌能够将想法放进我们的脑子里——特别是怀疑我们在神面前的地位和祂待我们合理不合理。常听到这种话吧:「可没这么容易原谅的!」、「神不公平」或「你做了这种事,还希望神原谅吗?你算老几呀?!」撒但是这种「可怜虫神学」的鼻祖。人得救之后,还以「可怜虫」自视,(「我这可怜虫呀!」)就称为「可怜虫神学」。

我们发现,撒但在人的情绪上特别活跃。也许这是和文化有关吧,因为西方背景的社会对人的情绪特别苛刻,然而我却觉得不论何地,人的情绪总特别易受撒但攻击,因为积存负面情绪极易引起犯罪

举例说,人被伤害自然就会生气,但若这人不除掉愤怒,就会演变成罪。因此,以弗所书四章26、27节命令我们一定要在愤怒化成罪之前,将愤怒除掉

生气却不要犯罪;不可含怒到日落;也不可给魔鬼留地步。」同理,「一切苦毒、恼恨、忿怒、嚷闹、毁谤、并一切的恶毒,都当从你们中间除掉;并要以恩慈相待,存怜悯的心,彼此饶恕,正如神在基督里饶恕了你们。」(31、32节)

另外,我们也受了警告,不可沉溺于恐惧之中(赛四一10,还有其他多处)或是太过担忧(腓四6)或者受制于肉欲(太五28)等负面情绪

仇敌要阻止我们发现自己的身份,以及对付牠的方法实在理由充份,而且方法甚多。牠明白我们有圣灵内住,能力必远比牠大问题是,我们晓得自己的身份吗?晓得神赐怎样的力量给我们作战吗? 

如果我们是天地君王的儿女,我们真正的身份当然不止定义于社会教会怎么看我们了! 我们中间有许多人,内心深处就是无法相信自己真有神给我们的那种地位。自我评价低落,父亲形象恶劣,数不尽的不安全感,都妨碍了我们体会天父所赐的产业是何其丰富。这产业的一部份就是,有一天我们要审判黑暗使者(林前六3),而此时此地可以将其中一些使者赶到人的外面去

帝王的儿女叫做王子公主。我们不就是王子公主吗?每个基督徒都是至高君王耶稣的王子公主。那么,我们走路是不是垂头丧气呢?王室贵胄即使处于仇敌之境也还不致于这样走法。我们的天父创造、拥有这世界,只是目前暂由闯入者掌权罢了(约壹五19)。所以我们当挺起胸膛行走,因知道自己身份,也知道天父是谁。 

知道自己拥有何等的权能!

要是我们基督徒明白自己拥有何等的权能就好了!我的一位朋友最近和另一位刚从邪教归主不久的姊妹聊天,她说从前事奉撒但,能够「看见」各人所有的属灵能力。按她的说法,每个人都拥有一定的属灵能力

基督徒与非基督徒之间的分别是很叫人惊讶的,老实说,单靠观察一个人属灵能力的多寡,她就可以在一群人中马上认出谁是基督徒。现在她终于明白了,原来是圣灵内住的缘故

然而,她说即使基督徒拥有的属灵能力比她和其他邪教同道都强而有力,他们却不觉得受到威胁。因为基督徒完全不晓得该怎样使用这能力这能力(即是圣灵,能力的源头)虽然保护基督徒不受恶灵侵犯,他们却不晓得在属灵争战中如何运用圣灵的能力

可是,邪教的人也发现毕竟仍有些基督徒懂得运用圣灵能力撒但的奴仆学会躲避这些人,因为正面迎战,牠们倍感威胁。举例说,算命先生、邪教巫医以及其他服事撒但的人都知道,只要有基督徒在场,他们的工作就不能顺利展开

我有一位宣教士朋友,有一次进到一间墨西哥大教堂,见到几个邪教巫医(curanderos)正在工作,他就坐下来,别事不做,只一味祷告攻击其中一个。那女巫医抬起头来望着他好几次,结果只好收拾行理、工具和客人走了。这位宣教士的祷告完全破坏了她运作恶灵的能力要是很多基督徒都知道自己拥有这么大的属灵争战能力,事情就完全改观了

这类故事自然将西方基督徒的世界观扭转了。问题是我们纵然拥有无比的能力,到底会怎样影响基督徒的生活和事奉呢?让我们来查考一下圣经,更深入地了解我们基督徒在这方面的做法。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