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黑暗使者》第04章 我们的能力和权柄(2)——Charles H. Kraft(查尔斯·H·柯瑞福)

(音频在最下方)

属灵权柄

耶稣叫齐了十二个门徒,给他们能力、权柄,制伏一切的鬼,医治各样的病。又差遣他们去宣传神国的道,医治病人。」(路九1、2)

耶稣进前来,对他们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廿八18~20) 

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约十四12)

查考一下四福音,就会发现,耶稣既讲论天国,也将天国降临地上这事实示范出来。正如祂所说,祂赶出污鬼,「这就是神的国临到」了(路十一20)。祂屡屡清楚地表示,祂作工用的是神膏立的属灵能力。马可福音有一半以上的篇幅,是记载耶稣用医病赶鬼来显明天国到了

但耶稣也清楚地说,这权柄不限于祂自己使用。他在地上事奉时,也把「能力、权柄、制伏一切的鬼,医治各样的病」交给十二门徒(路九1)以及七十二位使者(路十)。有了这权柄能力,他们要去医病,向人传讲「天国近了」的讯息。(路十9)。耶稣的目的是要跟随祂的人效法祂见证的方法,以权能伴随传讲。

耶稣在马太福音二十八章27节说的话,意思是祂教导门徒的一切,门徒也要照样教导他们的门徒。「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耶稣在约翰福音十四章12节应许说,我们也要做祂做的事,并且要做更大的事。所以门徒在教导自己的门徒时,就要包括怎样用耶稣的权柄来行神迹奇事了。

对于使用属灵权柄一事,我以前也曾挣扎过。我扪心自问,我是什么人呢,竟敢以为自己可以做耶稣所做的事?以前我总认为自己犯罪太重,也没什么恩赐,根本不会相信我自己以上的论点。

(奇怪,这想法是从那儿来的呢?)我的导师只简单地对我说:「试试看有什么结果吧!」结果就是,我(以及每位与我一起听温约翰早在一九八二年课程的人)发现,如果我们以耶稣的话是对我们说的而「干那事」,奇妙的事就出现了。

愈是从这角度研读圣经,就愈相耶稣要我们用祂赐予门徒同样的属灵能力,以达成粉碎恶灵的目标祂来,是以祂的一生、十字架和复活胜过撒但。经上屡屡记载祂使用属灵能力来克制仇敌,之后祂对门徒以及我们说:「父怎样差遣了我,我也照样差遣你们。」(约二十21)而且祂也应许,信祂的人也要做祂所做的事,并且做的更大(约十四21)。 

王子公主的绊脚石

祂向我们这信的人所显的能力,是何等浩大,就是照祂在基督身上所运行的大能大力,使祂从死里复活,他在天上坐在自己的右边。」(弗一19~20)

我们是神宝贵的儿女——王国里的王子公主。正如上述,身为祂的儿女,我们所得的就是那「大能大力」,这也是使基督从死里复活的同一能力每个神的孩子所拥有的能力,比整个撒但国度还要浩大。

那么为何有这么多基督徒竟然不相信神赐予我们这宝贵的属灵能力呢?又为什么要更进一步地衡量我们是不是神的掌上明珠呢?

也许读者中有不少人读我这段话时,心中也在挣扎,神是否真的赐给你们作为儿女的产业和权柄。你们很想相信自己是王子公主,但内心深处却仍在疑惑,这是真的吗?是的!是真的。然而,仇敌却下了决心,千方百计的要阻止你们知道自己的身份,和伴随这身份而来的权柄和能力

因曾对自己在基督里的身份困惑过,我就开始在主日学讲授同一题目,用的教材是Neil Anderson的《Victory Over Darkness》。对于时常有欠缺感觉和自我价值低微的人,我极力推荐这本书。我的主日学班上都细读过Anderson所讨论的圣经真理,有几位也都分享了他们生命中奇妙的改变。

让我肯定地告诉你这真理:既是基督徒,你就是神宝贵的孩子,是祂能力和权柄的后嗣。你的道路也许和我相似,路上充满石子。那么就让我来讨论几块常碰到的绊脚石,以及应付的方法。

一、也许你还未经历到基督的自由

除非生命中经历过基督的自由,否则要适当地运用在祂里面丰富的产业,如祂所赐的权柄和能力,是很困难的。如保罗所言:「基督释放了我们,叫我们得以自由。」(加五1)然而,事实却是,很多基督徒都不自由。我们或许已将生命交给基督,甚至在事奉中祂也使用我们,但仍会觉得事奉耶稣,为祂而活,内心似有挥不散的东西缠绕着。

这东西很可能就是情绪上的伤口我所谓的「垃圾」——很多时候是儿时或青少年时代受到伤害的反应。当人受创,就会有负面反应——愤怒、仇视、恐惧等等,这些不是不恰当的反应,可是若我们抓住这些情绪不放,「沉溺」其中,问题就来了

耶稣并不否定我们有愤怒的权利,自己有几次也生了气,但祂却不会任由情绪拖祂犯罪。反之,日落之前,祂就将这些都交给天父了,免得给魔鬼留地步(弗四26、27),在祂里面找到「钩住」祂的东西。

不幸的是,我们中间有很多人还没学到(请原谅这个比喻)我所谓的「属灵排泄」定律。我们的肉身有排斥系统,负责定期消除无用或有害之物,若因故系统阻塞无法如常运作,就会引起体内中毒。属灵方面似乎也有同样情况,所不同者,只是在属灵方面,必须以意志控制负面情绪的排泄。这过程并不如肉体排泄废物那么的自动。

正如肉体排泄废物后有舒畅和轻松的感觉,属灵排泄的结果也就是平安和安息。排泄的步骤很简单,就是放弃生气、苦毒、寻仇等权利,将这一切情绪都交给耶稣。如此行,祂就会担起我们负担不来的重担,让祂归予各人应得的份(罗十二17~21)。

我觉得耶稣说这话就是这个意思:「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太H28〜30)

这样做,对你和对神在你身上的计划都影响深远。如果你为仇敌留地步(约十四30),你就成了天国与撒但国度之间争战的战俘。你的武装解除了,使得武器——耶稣赐给你的权柄和能力也不再有用处了。你被囚在牢里,不晓得耶稣能叫你得自由,不再受缚于撒但用来捆绑你的事物

有很多人认不得这自由。有两、三次,恶灵被赶走之后,那被恶灵纠缠的人反会觉得很怪异,我才明白还是有基督徒认不出自由这回事。

通常恶灵一被赶走,人都会觉得自由轻松,但其中有一位,称他做小亚吧,他却叫道:「我感觉怪怪的!」他赖在原先他坐好的沙发上,脸上出现一副奇怪的表情。那时我想:「糟了,还要多下些功夫才好。」他好像看透了我的心思似的,打岔进来,说他过去起码有十八年光景,不曾尝到「自由的滋味」,现在,自由如江河涌流,他只想坐一会儿,好好享受享受。一、两年后再遇到他,他说那「自由的滋味」一直未离开过他。

另一个例子是位宣教士,就称她做茱莉吧!她认不出自由是什么?茱莉在家中排行最长,父亲是个酒鬼,所以自幼即被迫管理家事,那些年间便感染到一个强悍的控制之灵。我在宣教工场遇到她和她先生(也是位宣教士),那时,差不多有一年的时间,她被忧郁困锁,无法工作。她里面那个强悍的控制之灵和软弱的忧郁之灵(还有其他的灵)被赶走之后,她清楚知道有些事情改变了。但是,因为有没有尝过自由之味都记不起来,她无法形容这改变,她反以为自己又掉进忧郁里去呢!幸好,有几位同工协助她明白自己的新景况。现在事隔两年了,她还在「翱翔」。

不是每个内心有情绪或属灵垃圾的人都会被鬼附的,就算是被鬼附着,也是次于清理垃圾这首要之务的。因此,如果老是经历到情绪或属灵生命缺乏自由,你就当寻求「内在医治」、「祷告辅谈」、「记忆医治」等。若恶灵在医治过程中出现,就像冲马桶那样把牠们冲走好了,你就得自由啦!

二、也许你有自我形象的问题

我曾提过,仇敌特别喜欢攻击我们的自我形象,西方社会有些思想反而对牠有利。个人主义与适者生存理论把我们从人际关系中切割出来,这些主义的提倡者教导我们要定位自己,要与别人比较,看自己做得怎样、长得怎样、觉得自己是否被接纳,有多少成就等等,而不是看我们自己是谁。一般与人比较的标准,常是身外之物,如财富多寡、外表漂亮与否(尤其女性)、朋友(特别是泛泛之交)多寡、与人相处是否八面玲珑、是否能回馈无关痛痒的信息等。

在这一切之中,实在有很多机会让人发掘出自己的短处。有很多人在生活上总是达不到自己的标准,觉得无法自我接纳,也不为人和神所接纳。我们似乎不知自己的标准高得达不到,也不知神的标准不同于一般世俗。

我们真的想相信神爱我们,也想在她的国度当「王子」、「公主」,更想相信身为祂的儿女,拥有无比的权能。但我们的自我贬低却不让我们接受应得的产业。

正如上面提及,我个人也为这自我形象挣扎良久。好多年了,脑海中总有「负面的卡带」不断播放敌人的谎话。牠会说:「排斥自己吧,你是个没用的像伙。」「你真是没用,是个注定失败的大罪人,成不了大器,」「背负自己的罪咎吧!神也不会原谅你这么重的罪。」「看你多么的不够水平,总是把事情搅坏!」「你不想想别人怎样看你!」「担心一下自己会再跌倒吧!」等等,总之,这些话不外乎说我不配做神收养的王子。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