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黑暗使者》第05章  恶灵的工作(1)——Charles H. Kraft(查尔斯·H·柯瑞福)

(音频在最下方)

第05章  恶灵的工作 

落井下石

务要谨守、儆醒。因为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彼前五8)

我若有所赦免的,是在基督面前为你们赦免的,兔得撒但趁着机会胜过我们,因我们并非不晓得牠的诡计。(林后二10~11)

常有人问我,相不相信生活中不如意事十之八九都是恶灵招惹的。我的回答——不是。另一个类似的问题:凡有周期性情绪失控或身体有毛病的人都是被鬼附的吗?——不是。接着有人就会问:「那该怎样识别呢?」这问题牵涉就较广泛了。

先重温一下神与撒但之间的灵界争战的几个基本事实

有一个国度,主领者是撒但,有大量的恶灵附庸其中

牠们想大肆破坏神的工作,破坏愈多愈好

牠们费尽心思伤害神喜爱的生物——人类——唯一按照神形象受造的

撒但和牠的爪牙只可以在神为牠们预设的原则下行事

我们知道,若没有神的许可,撒但什么都不能作,但牠在许可范围内能做的事也不少。似乎有一条规定,若牠没有合法的权利,就不得影响人牠只能利用已经存在的权利。若没有所谓的「入口点」,牠无法制造事故。换句话说,牠虽然可以依附在已有的东西上,但若没有基础建造,牠却不能做什么事。

原则既是这样,仇敌就存心落井下石,要不就策动人滥用美善之物,使人失却平衡。因此,牠寻找人的弱点也寻找强处,却用不同的方法下手牠知道我们的事,其中有些可能连我们自己都不自觉

有一次我应邀为一群灵恩派牧师和师母开办一连串的讲座。从第二讲开始,我站起来,一直觉得后腰下部很痛,虽然半途暂停,请一群牧师为我祷告,我还是撑不下去,只好走下讲台到较隐密的地方去,另有一位牧师再为我祷告,不到一个小时,就排出了一粒肾石,之后就回到讲台,完成讲座。

我从未生过肾石,仇敌却知道已有一粒成形了,牠选择讲座时间来利用这弱点。之后我还有一次类似的经验,那次正替一位宣教士赶鬼。两次协谈之间,我右脚大姆趾痛了起来。下一节协谈时,其中一个恶灵用那位宣教士的声音说:「我逮住你的脚趾了!」牠找到了弱点,而且大加利用。然而,这样做还是起不了作用,我终究还是把牠踢出去了。

我们又怎么知道让我们出毛病的,到底是仇敌不是?对这问题可有两点响应。

⑴撒但国度的成员既要想尽办法伤害人,我想我们可以相信,若有问题出现,牠们一定会来火上加油的

邪恶之灵只能够利用已存在的状况,我们该找寻这些状况,且修补之。我们不可以像飞卫信(Flip Wilson)那样轻易地说:「是魔鬼要我做的」。

就算错误里有撒但参与,神仍经常以我们为贵。彼得曾责备耶稣(太十六22~23),之后又否认祂(太廿六69~75),两次出口之言虽然都是仇敌主使的,但彼得还是要为自己的话负责。很明显地,彼得里面有弱点(缺乏安全感?恐惧?不信?)使仇敌有机可乘,彼得因有软弱而听从仇敌的话,却将耶稣的话置若罔闻。

如果我们想有效地辅导被鬼附的人,重要的是清楚撒但党羽的典型工作方法。保罗告知哥林多教会的信徒要清楚仇敌的计谋(林后二11)。可惜的是,我们这一代人受西方世界观的影响,大部份都有盲点,因此我对于撒但的计谋不得不讲白一些。

我们的确不如圣经里的先知、使徒来得更认识恶灵,但神在圣经里教导得很清楚,仇敌真的到处「如吼叫的狮子」在觅食(彼前五8)。然而除非被发现了,否则牠绝少吼叫出声的在不信(或几近不信)恶灵存在的人中间,牠会聪明地秘密工作而不被揭穿

不过,一旦我们知悉牠们的工作方式,要辨识仇敌的差役通常很容易。牠们是可察觉的,老实说不怎么有创意,且常常重复那几手伎俩。其中有一个对付他们的方法,就是锻练「属灵之眼」来「看见」恶灵,也就是研究牠们惯用的攻击方法。若不想叫仇敌得胜,我们就必须这么做。说到底,哪有优秀的军人,会不识敌情就贸然上阵的?

因此,让我们仔细察看恶灵惯用的技俩,好能充分的准备应战。 

恶灵煽动的事情

先谈谈恶灵会煽动的几种活动——不管在外或在内依附着的恶灵(包括依附在本书某些读者之中的),我觉得至少有一个恶灵被差派,在外面监视我们的活动,以求找出我们的弱点来。因此,对仇敌威胁愈大的人,大概有更多或更强的恶灵会监视着他们。

恶灵很想进入人里面,大概是窝藏在里面所发挥的影响力更强吧!但是若没法子进入,牠就会在外面尽量工作。下列各项并未细分是仇敌在人之内或之外所行的,这张单子的目的只是列举牠们在取得的位置上会做的事而已。

一、我们可以相信所有的捣乱之中都有恶灵参与其中

我故意不说恶灵「引发」捣乱,因为我相信牠们引发事故的能力很有限,甚至连什么都做不出来。反之,牠们会推动、刺激、引诱、挑拨人做错误或不智的决定。

若找到正在面对困难的人,牠们就会把困难扩大。若非神刻意保护基督徒与非基督徒,我们可能会经历到的意外,包括破裂的人际关系、虐待(身体上的、心灵上的或性行为的)以及其他类型的捣乱等等,实非人所能想象的。

上面已提过,基督徒是仇敌特别要对付的目标。我有一位心理医生朋友,名叫丽塔卡勃莎思(Rita Cabezas),她曾直接从恶灵口中发现这事。

她那次辅导的是位信主的姊妹,同时另有一位非基督徒心理医生在场观察,那位非基督徒医生问恶灵为什么要住在那位姊妹身上,而不是住在他里面。恶灵居然回答说:「对你我没啥兴趣,你已经属于那恶者。……邪恶就在你里面——深深根植了。」

恶灵甚至还公开这人里面的四个恶灵的名字。接着恶灵指点那位被鬼附的姊妹,说:「我想得到的是她。我想占有的是她,和(指着另外两位姊妹)她,还有她。」这之前,恶灵曾说过:「我喜欢毁灭她,喜欢折磨她,使她不再祷告,不再寻求神,使她远离神,像其余的人一样。……我住在她的心思意念(mind)里,而不只是住在她肉体内。」(见Cabezas之《Des Enmasarado》)

不管神的工作是透过基督徒或非基督徒来成就,撒但仆役的目的都是要重创或毁灭神的工作,愈多愈好。因此,牠们潜入个人、团体、机构、事工、政府等等之内,且不分圣俗。若有机会,牠们会尽其所能建立坚固的营垒(Strongholds,林后一4),使力量更强大。这可能是因为在营垒之内,牠们数目比较多,或是牠们的触须能将人或团体紧紧抓住不放。

二、恶灵很可能是诱惑人的主要管道

受命于撒但引诱下列人物的,很可能就是恶灵:该隐(创四4~8)、挪亚与含(创九21~22)、撒拉与亚伯拉罕(创十六1~3)、示剑(创卅四1~2)、他玛和犹大(创卅八12〜26)、约瑟(创卅九7~10)以及新约好些人物如彼得(太十六22~23,廿六69~75)、犹大(路廿二3~6)及亚拿尼亚(徒五3)。

很明显地,恶灵能够将意念放进人的心意里。但重提一遍,如何处理这些意念就是我们的责任了。因为恶灵清楚我们每一个人的弱点,牠们会为人特别剪裁意念,好服服贴贴地放进人的心意里去。

举例说,若某个人在性方面不是很脆弱,恶灵在这方面就极少引诱这人的。牠们大概也不会引诱一个不信教的人过份热切参与宗教活动。同样地,也不会引诱视财如粪土的人财迷心窍,或将适合年长者的用在年轻人身上,或将适合男性的用在女性身上。

然而,牠们勤勉不倦,极尽所能地引诱人,希望因此有份于这人的失败。这就是牠们的工作。

三、恶灵想把人蒙在鼓里,使人不知牠们的存在。

这招式特别有效。人无知于牠们的真实性,牠们就开心了;人不取信于牠们的存在,牠们就更快乐了。恶灵多次在被鬼附者与专人协谈时提到这点。

最近就发生过这事,一位心理医生正观察、研究鬼附的现象。那恶灵生很大的气,喊叫说:「我恨死她(心理医生)了,她研究我们。这么多年来,我们都隐藏得好好的,医生都以为求医者只是心理问题而已!」

事实上,恶灵只能乘机偷袭已有的问题,而不能制造本不存在的事端,这着实有利于牠们的深藏不露。若人能以「自然的」因素解释问题,就不会出现太多问题了。可是,恶灵的功能是使问题恶化,叫人灰心气馁,不再挣扎人若从未想到仇敌在其中搅扰,仇敌就胜了一仗。因此经常有人对我说:「我还以为得带着这问题活一辈子。」或说:「我知道这问题是因过去瘫痪的家庭所造成的,我以为永远没救了。」很多人就真的放弃希望,以为自己发了疯,或无可救药。

恶灵很喜欢在幕后工作,驱使人以瘫痪的方式反应然后又煽动他们责怪自己。我经常辅导怀着恐惧之灵的人,恶灵使出混身解数,要引起那人对我产生害怕。又有些人带着欺骗之灵,恶灵想驱使他们向我撒谎。有些则带着暴力之灵,恶灵想教唆他们对我动武。过去几年来,那些被恶灵干扰者已习惯这些反应了,还以为是出于自己的本意呢!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