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黑暗使者》第06章 恶灵依附及其强弱层次(2)——Charles H. Kraft(查尔斯·H·柯瑞福)

(音频在最下方)

依附的强弱

恶灵掌握寄主的强弱由几种因素构成:

一、恶灵各有强弱不一

有些恶灵似乎本来就比别的同类强。如邪教的恶灵和从祖先承袭的似乎就比依附于情绪的恶灵来得强大。有几场难打的仗,对手都是共济会秘密组织的恶灵。同理,故意邀约的或受咒诅得到的恶灵要比一般生活中的来得强势。再者,增加强迫行为的恶灵通常似乎比依附于情绪的也来得强大

二、「维持」恶灵的「垃圾」多寡是重要的变量

恶灵依附的伤害愈多就愈强悍可依附的伤害减少,牠的强度也相对的就减弱。非常软弱的恶灵若获上司批准,就是我们不命令牠离开,牠也会自动走掉。有一次我问一个很软弱的恶灵为什么牠不离去,因为牠对那人的掌握已非常无力了。牠回答说:「上头没说可以走。」

三、恶灵的结构似乎是按等级高低排列的,一个组群中只有一个头头。

依照我的经验,鬼附的情形中只有一、二个恶灵内住是很罕有的。通常是一群在一起,赶鬼时我们通常先接触到较低层次的恶灵,比如说,是肉欲。肉欲也许有三、四个恶灵当手下(如性变态、幻想和欺诈)。这种情形只要凭牠自己招认、或以属灵上知识的言语就可以赶逐牠。然后在肉欲之上是愤怒,愤怒上面是恐惧,恐惧很可能快接近顶层了。牠和肉欲之间还有两、三个阶层(如排斥、被遗弃感和色情)。恐惧之上也许还会有别的恶灵,如暴怒、黑暗、毁灭和死亡。四个中任何一个都可能是这群落的首领。

四、非邪教恶灵之中,有某几种恶灵当首领的机率高于其余恶灵。

举例说,若有死亡之灵在,通常就当首领若没有牠,毁灭或黑暗就常是首领而排斥或恐惧有时也会当首领。上列任何恶灵都有机会成为邪教恶灵的手下。不过,我也常发现邪教恶灵的能力,大约也只与死亡之灵相等,而牠也有一班独立的手下。

辅导亚占时,我找到美洲印第安之灵,牠是一群恶灵之首,暴怒也是另一群的首领。

五、内住的恶灵常受制于外面更高位的恶灵

内住的恶灵经常是由外面高位的恶灵差派来的。因此,若非有上头许可,或上头被迫让牠们离开,牠们没有离去的自由。为此,每次辅导之初,最好是先破除外面上头恶灵相助的一切权柄和能力

六、有些事可以削弱内住的恶灵

这人的属灵成长会削弱这人里面内住恶灵的能力若被鬼附的基督徒愿意更亲近基督,恶灵就失去站立之地。我曾问过几个恶灵为什么没有把寄主掌握得更紧,牠们总是说:「他太靠近神了,抓不紧他。」

崇拜、祷告、读经和团契等活动可以抑止恶灵的行动,下决心处理所犯之罪和医治情绪伤害,也可以长期使依附于这些情绪的恶灵软弱不振

别人的代祷是另一个很重要的削弱技巧恶灵常提到神给人的保护,是如何有效地限制牠们控制这人的能力。有时还会提到神差派来保护这人的天使数目

属灵成长和祷告两者配合,可保护这人,及损害恶灵的办事能力。因此参与赶鬼事工的人去攻夺仇敌城池之际,就须要不少的代祷支持了。

伊丽莎白马安妮(Elizabeth Ma honey)就见证祷告如何左右恶灵的工作,是我所听闻的例子之中最富戏剧性的了。以前伊丽莎白是新时代运动的忠实成员,自己不单只做医治的工作,还教人怎样运用她所服事的灵界能力,来成为医治的管道。然而她母亲有几位基督徒朋友很关心她,开始了「为蒂丝祷告」的运动(译注:「蒂丝」为伊丽莎白的昵称)。

结果蒂丝写道:我开始接触灵界时是渐进式的,不久就加速起来了。我努力这么久却逐渐瓦解,灵体变得冷淡和疏远了。通灵的时间变得很苦,之后我还生病疲乏……身体虚弱到一个地步,连工作都保不住。     

我发现我连自己都医不好,朋友也惊讶非常。以往是别人来找我帮助,如今我却虚弱得没一人能搭救我,向灵体求救,他们却沉默不语。有一次打坐,我内中一个「导引者」来见我最后一面。他告诉我说「他们」没有一个可以再留在我这里了……

「你属于更高的权柄了。」牠们说,语气充满愤怒和烦躁。「这位比我们的能力大得多了。」

「他是谁呢?怎样才可以找到他呢?」我乞求把们回答我。

「祂太有能力了,我们连祂的名字都不敢说出口。」牠们回答说。之后便是几个星期的静默,他们不再出现,我感觉失落、迷惘和害怕。

蒂丝现在明白,那是很多素未谋面的人为她代祷,重挫恶灵,引导她脱离牠们的掌握。

七、有些事却会让恶灵活动得更嚣张

人愈是顺着诱惑而行,愈是受恶灵鼓动情绪,恶灵就愈是强悍。或者,在赶鬼过程之中,那人放弃继续争战,因为太痛苦太不舒适了,恶灵就会重新得到力量,赢了争战。同理,若人赶走恶灵,却又请牠们再回来,恶灵回来时就比出去时更强悍而且还可能带别的恶灵回来(路十一26)。 

恶灵强弱之义

恶灵强弱的一个指标就是牠能得到多少控制权。当控制权的量标指示轻微时,恶灵似乎大多数控制不住人类,只能作势骚扰而已。骚扰又可分成三级程度

一、受软弱的恶灵騒扰

女性被强暴时若有恐惧之灵入侵,以后每碰到酷似暴徒的人,或想起受侵袭的经过,或在传媒中接触到强暴案件,就很可能涌起恐惧。透过辅导(没有赶鬼)和她个人属灵成长,她便可以成功地清理自己的问题,而削弱了恶灵的力量,此时恶灵连骚扰都不太做得到。

二、受较强的恶灵多向控制

另一位强暴受害者受害时受到一个或更多的恶灵(如愤怒、恐惧、痛苦)的侵入,却未能有效地应付情绪,便可能会失去控制。

举例说,她惩罚孩子时,可能给愤怒「牵着」走,而过份严重地惩罚他们。或与先生同房,却被愤怒、恐惧、抗拒等混杂情绪控制,虽感不安,却找不出理由。因此便强迫自己要洗澡,特别是同房之后更是如此。

这类个案的恶灵,能在特定的情景下,对人产生一定的控制。这人也许奇怪怎么自己会失去控制,却又未严重到使这人怀疑有外来的干扰。

不少妇女曾向我抱怨说,管教子女时常会失去控制,但其他时候却恢复正常状态。这类问题大多需要用内在医治来解决——即是说,处理她们儿时情绪受害的经历;往往就是这些伤害给恶灵入侵之机她们的失控其实是恶灵影响她的行为,驱使她失去自制

请留意这例子中恶灵影响的能力和上一项很不一样。第二位强暴受害人并未清理遗留下来的垃圾。两人开始时或受同等程度的入侵,但第一个案的恶灵,掌握之所以削弱了,是因为主人诚实而有效地清理受害的情绪。

三、受邪教恶灵更强烈的控制

前面提过,邪教灵体比一般附着情绪的恶灵更强悍。以前我曾有幸辅导过一位可亲的师母乐莉,她年龄三十许、父母两人大半生都参与共济会秘密组织。乐莉自己青少年时也隶属彩虹少女(Rainbow Girls)。然而,当她决志信主之后,就大幅减少对彩虹少女的参与,并不是因为知道这种组织的危险,而是基督教活动对她来说有意义得多了。

一星期中,我们辅导乐莉二十三个钟头之久,她终于得释放了。共济会之灵和由首领邀请入侵的几十个恶灵,全都走了。她的改变是那么的明显,无怪乎牧师宣告说:「我得着一个全新的太太!」

乐莉将前后状况互相比较,发现到恶灵在自己身上控制了好几个部份,举例说,前半生的脑筋混沌,现在却能清楚思考了。现在她也学习怎样爱自己。以前连爱自己这念头都不曾浮现过。与「爱自己」这崭新的能力齐来的,是能够欣赏、爱护并友善地对待三个孩子。现在不单不再排斥丈夫和他的牧养工作,更可以主动地支持并投入事奉。婚后这是乐莉首次接受丈夫对她的爱,和把自己毫无保留地交托给他。乐莉真是个新人了!

赶鬼之前,乐莉虽可蒙骗人以为她没事,但较亲近的朋友却很明白她不快乐,因为她否定自己的价值,觉得父母遗弃了她,然而这一切其实都是起于共济会恶灵的控制。她里面的垃圾堆积是恶灵入侵后带进来的。而且里面的恶灵首领是因承袭而来,大概也是这缘故,牠能继续紧紧地操纵她。

这些例子在我的经验里,有非常多相类似的个案。就以最末一例而言,主角因承袭而得到恶灵,这恶灵首领又邀请别的恶灵进入,这种情形在我辅导的案例之中,是非常普遍的。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