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黑暗使者》第07章 「清理垃圾」的内在医治(2)——Charles H. Kraft(查尔斯·H·柯瑞福)

(音频在最下方)

另外,我们也常对一些小小的不满大发脾气,从而产生抑郁的情绪,这时往往会做些奇怪的梦,睡眠习惯也不稳定,只是人们常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更遑论应付之道了。有些人因此找心理辅导,有些人却能面对过去,重新出发。但大多数人都觉得要揭露一切是很可怕的。我们会这样想:也许根本就行不通嘛!恐惧,再加上想到可能引起的尴尬,使人望医治而却步。

隐藏内在的垃圾,不去面对,常会影响上述三种关系面对神,会觉得不自在,更害怕祂主动接近我们,因为怕祂会施予惩罚,定我们的罪。这些内咎、无用感和恐惧审判都十分折磨人;

面对自己会觉得不足,排斥自己、无法接受爱、饶恕或神与他人对我们的接纳。反之,我们为一切发生的坏事自责,以为若非自己活该受罪,这一切就断不会发生。身体也与情绪同时出现毛病;

面对他人,会害怕困扰给揭发出来,因而活在恐惧之中,以为神或他们若清楚我们的过去,就不再接纳我们了。我们拒人于千里之外,生活充满孤单和嫉妒,心生不平。

但是,神的道路是诚实和真理。祂希望我们能坦然地面对过去,用祂的大能来解决困难,正如尼日利亚北部的民族说:「到了该洗澡的时候,就不要再隐藏屁股了!」到了该医治的时候,也就不要再隐藏一切。我们可以和神一起面对,接受祂的医治和释放。虽然,属灵的手术和医治肉体的手术一样,是会疼痛的。

无论是能记得起来或记不起来的经验,只要与耶稣一起,我们都可以回到这些受伤的经验里去,让祂帮助我们原谅伤害过我们的人,担起我们的苦楚。这样,就会重获自由,不再受缚于过去。 

原则的应用

下面所描述的服事过程,目的是介绍如何应用上面提到的原则来做内在的医治。以下案例的主角是位年轻女性,姑且称她做淑吧!我们以祷告开始,求圣灵掌管和带领整个程序,同时也把自己和所有的家人纳入圣灵的保护下,以防恶灵攻击

这时的祷告明显地激怒了一个叫做愤怒」的恶灵。当我问淑种种问题时,「愤怒」老是不停地插嘴。用我们的恶灵控制力刻度尺计算,牠大概必须介乎5至6之间的强度,才能干扰我们。虽然一开始听淑说明来找我的原因时,我已强烈地感受到恶灵的内住,如果恶灵没有干扰我们的程序,我也不会先理牠,待处理好了内在的问题后,再来对付牠。

但「愤怒」开始吼叫,大吹牛皮地恐吓我们,又使淑背痛,想把她吓退。因此,我奉耶稣的名,命令恶灵停止那疼痛,不得再嚣张。恶灵很生气,但没法不服从命令,因为我们的能力比牠大,牠得停住大部份的活动。淑虽稍有痛楚,但恶灵已不再虚张声势了。

一旦捆绑了恶灵,我便询问淑的过去。几分钟后,淑承认对先生怀有极深的怨忿,因为他自婚后一直都恶言相向。

我再一次请求圣灵引导,领着淑回溯她让丈夫辱骂的景象。我请她容许自己再一次感受那份伤害和贬抑、以及对丈夫的愤怒。然后我让淑邀请耶稣进来,叫她看到纵然受到伤害,耶稣仍旧站在那里关怀着她

淑在回想中,让感情投入,于是见到耶稣站在身边,脸上露出同情的神色。祂站立的姿势,给她一种感觉,倘若她丈夫揍她,祂随时都会介入他们之间保护她。这时,我开始要她思想她先生的背景。我说:「他以前是否也曾受『亲近的人』恶待过?就因为如此,他自己也是个受害人,被伤害的人往往也会去伤害别人。」

淑承认她先生曾受过父母的虐待,似乎他无论做什么都不对。父母还会当着他的面不断数落他,背后又批评指点。批评更扩及他的朋友、他的婚姻,他们公开抱怨对淑的不满。

当我们这样谈论着她先生的背景时,淑渐渐地能感受到他的痛苦,明白到他本身也是受别人所害。而他所受的虐待其实可以叫他比目前的表现更糟,淑的心中涌起了怜悯,觉得先生是不自觉地将虐待转嫁到她身上来,最后原谅他了。

在回想虐待的情景之中,淑见到自己和耶稣真实地出现,因而她原谅了先生。接着她用相同的方法处理另外几个情况。最后,她按照我的提议,向耶稣伸出双手,将过去累积的恼恨、愤怒和苦毒,都一股脑儿的全交给祂。这堆「垃圾」交托了之后,淑立刻感到自在轻松。

另外,淑也生别人的气,其中一个就是她的父亲。她觉得他忽略了她,又不给予鼓励和肯定。有了对丈夫的负面情绪处理经验,她开始饶恕父亲和其他人,依一个一个情景的去解决。每次她都可以见到耶稣肯定她的受创,担起她的重担,把她从内疚中释放出来。开始时是流愤怒的泪,然后转成怜悯,到了最后是释放,似有千斤重担都挪开了。

我们大约花了两个钟头处理淑的愤怒、怨恨,和那些千丝万缕受了伤害的情绪:例如恐惧、自我排斥、忧郁、和丧志。然后我们再叫愤怒之灵出来,现在牠比先前弱多了。我们发现牠是一个恶灵的领袖,牠的手下包括了排斥、恐惧、灰心和嫉妒,我命令牠们被捆绑起来,全部撤走。

靠着圣灵的能力,我命令「愤怒」告诉我,淑是否要原谅什么人,牠说她仍怨恨弟弟。我请淑解决这个问题,她照办了。我问恶灵仍有什么地方控制住她。牠说她恨自己。然后我带领淑认识自己真正的身份,是主的女儿(约壹三1),所以她是位公主。这想法叫她兴奋,知道自己受到接纳和原谅了,为此,她也可以选择接纳、爱和原谅自己。这一切她都对付清楚后,「愤怒」不得不承认牠和牠的党羽,没有留下来不走的埋由。很快地我就赶走牠们了。

上面这典型的过程,表明了内在医治如何全面地医治被鬼附的人。倘若恶灵一出现就对付牠,命令牠离开,就会惹来一场打斗。而且,只要淑的垃圾一天还在,也不能将全部的恶灵赶走。而只赶走恶灵,却不清理垃圾,那么淑就有再被入侵的危险。

但如果没有进行内在医治,她对先生那份深刻的伤害和愤怒,再加上怨恨和其他受伤的情绪,都会留在淑里面,而她也可能以为赶鬼没赶成功、得不到心灵医治,这些都中撒但下怀。

若自由的基础不是建立内在医治,而只是靠赶鬼,那么即使叫人得着自由,也仅是一部份的自由而已。 

内在医治之中见耶稣的爱

在赶鬼过程中使用内在医治的技巧,可以显明耶稣的大爱。我得一再强调,赶鬼或任何医治事工的主要目的,不是经历耶稣的大能,也不是抗拒和击败仇敌。最重要的是,显明耶稣的爱。因此所用的方法如果没有爱心,那就不必用耶稣的方法服事了,因为这亦不是祂乐见的医治。耶稣用祂的大能来表明祂的爱,我们应该效法祂。

这就是我为什么反对将赶鬼变成「表演」的原因。让恶灵恐吓,再加上暴力、尖叫和呕吐,对于被鬼附的人,都不是有爱心的行为。这就无怪乎为何这么多人后去尝试了,因此很多人明知自己需要赶鬼医治,却望而退步。虽然圣经中记载的赶鬼事件偶有少许暴力,却远不如时下赶鬼中暴力之严重性。在圣经中我们可以看到,凡是耶稣和门徒都镇静地赶鬼,对被鬼附的人深深显露出爱心

我们用内在医治,不光是因为这方法有果效,更是因为这方法有爱心。每次只要我们邀请耶稣来服事受伤害的人,祂所做的总叫我们又敬又畏。一次又一次,的出现总带着权柄和爱心——用人想象不到的方法触摸人内心深处的创伤。因为只有祂能明了受辅者的内心有何等的伤痛。当我们呼求圣灵来引导,祂常温柔地从创伤中较轻微的部分,进入严重的问题,而按序医治每件记忆。

这样,人对耶稣的信赖、亲密就建立起来或重修好了。这种信赖和亲密,渐渐成为使人得完全医治的基础,在这基础上,有能力抗拒恶灵,和戮破牠们的谎话。

几点建议

我得强调,赶鬼中如何进行内在医治是没有快餐方程式的,果真有所谓的「内在医治轻易六步法」就简单了。事实上却没有这么方便,我们只能尽量建议一些觉得有效的做法,这些都必须在圣灵的引导下应用,而且得清楚邀请祂来带领。

一、邀请耶稣在受辅者受伤情景中显明自己

这样做之前,我们都向受辅者解释清楚:⑴我们没法子解释为什么神容许他们受虐待。但是⑵我们知道撒但想毁灭他们,然而⑶他们并未被摧毁。⑷这就是说当时一定有一位能力比撒但更强大,能保护他们。

然后,我们就请受辅者饶恕一切伤害过他们的人,并且想象受虐待时耶稣也在场,保护他们(否则早给恶灵毁灭了),只是当时他们看不见祂而已。再一次活在过去的经历之中,他们大都能见到或感觉到耶稣的同在,也觉得有朝气,长期以来的苦痛孤单感,一扫而空。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