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黑暗使者》第08章 从恶灵套取「口供」(1)——Charles H. Kraft(查尔斯·H·柯瑞福)

(音频在最下方)

第08章 从恶灵套取「口供」 

朱莉

前无去路了!朱莉,五十五岁的宣教士,陷入沮丧已经快一年了。恶灵内住的状况是再清楚不过的,不清楚的只是恶灵究竟怎样进入?其中一个困难是,牠只说德语,我们都听不懂。事实上,恶灵说的德语,虽是出自朱莉的嘴巴,有些连她自己都不懂呢。我觉得似乎还有其他的恶灵内住,但是一切催迫牠们现形的做法,没有一样成功,圣灵也好像没有引领我们捆绑牠们。

我们也试过为朱莉进行内在医治,但只处理到表面的问题。花了几个钟头,进展非常迟缓。我很清楚地感觉,恶灵的掌握很强,能阻止我们进入问题的核心,因此我决定必须迫使恶灵吐露数据。

于是我对朱莉里面的恶灵施压,要牠们吐露更多资料。依靠圣灵的能力,我们先抓着一个说英语的恶灵,要牠和我们说话,牠吐露说首领是个「控制之灵」。经验告诉我,控制之灵很难缠,我也知道,所有控制之灵常常控制辅导过程,阻挠工作。我们和这个恶灵联络上了之后,牠说:「一切由我作主。」而事实上,整个情势也真由牠完全掌握。

我们得悉,这恶灵很早就进入朱莉里面。那时朱莉年幼,她早就不复记忆没有牠影响的生活是怎样过的。她是家中长女,父亲是个酒鬼。这即是说,若母亲不在,她就得完全独立自主,偏偏母亲又常常不在家,为了做个好管家,她不知怎的向恶灵开放自己,恶灵帮助她,却也控制她,控制的程度叫人担忧。 

控制之灵邀请了沮丧之灵别的恶灵内住在她里面。牠对自己能多方管辖朱莉的生活,觉得无比骄傲。但也因这份自傲和嚣张,牠自动提供不少数据,让我们明白牠依附的是什么东西,于是我们帮助朱莉宽恕人,和将愤怒交给耶稣

她原本害怕,若恶灵一旦走了,牠所带来的治家能力就不复存在,但最后她还是能够放下这份恐惧。我们也帮助她走出对自己的贬低形象(我们辅导的大多数妇女都有这个问题)。

如此,按照恶灵提供的线索,我们能够展开内在医治,之后又赶出被削弱了的恶灵。经过几个阶段的辅导,总共花了十五个小时,朱莉终于获得了灵里的自由。十五个钟头好像是一段漫长的时间,但若非恶灵提供数据好让我们得着攻击之点,恐怕所花的时间就会更长。 

应该从恶灵口中套取数据吗?

很多人认为从恶灵之口套取资料是不好的。这个负面的讲法大概有四个原因:

⑴误用类似路加福音四章41节的经文:「耶稣不许牠们说话,因为牠们知道祂是基督。」

⑵他们了解恶灵不可靠,也害怕若从恶灵口中套取资料,难保不受骗。

⑶不知道可以依靠圣灵大而可畏的能力,控制情况。要知道控制情况的是圣灵,而不是恶灵;强迫恶灵透露可攻击之点的是圣灵,不是我们。

⑷有人争辩说,让恶灵透过这人说话,会增加牠们自身的能力,使牠们控制人的力量更强大。这样的说法,无疑是叫恶灵利用本没权使用的人,使赶出的过程更加困难。

详细地讨论这四点之前,我得先提出几件注意事项。赶鬼过程中有几种套取重要数据的方法。虽然经验为我们提供不少洞见,但我们得小心经验的短处,如「摩西式错误」。

摩西学会了怎样取水,神第二次吩咐他取水,他却没有再听清楚这次的吩咐,只是按上次的作法去做。经验亦复如此,容易照本宣科,而忽略听神这次要怎样做。为了避免犯这错误,让我们先听清楚神的声音祂经常带领我们汲取过去经验,领悟新方法。

神也多次启示有异于习惯性的做法,因此当我们求祂带领时,心里会产生一些印象式的想法,这时就要照着去做。这就是神的心意,也是秘诀。

我们聆听祂的声音之余,祂常会引导我们怎样运用祂的大能,迫使恶灵吐露资料,朱莉的情形就是这样。我们服事是在圣灵的同在和能力之下,所以不必担心给仇敌能力,更不必担心听了恶灵就不听神了。说话是通过恶灵说的,但启示我们的却是神。虽然要从恶灵取得数据,我们一定要小心,但要得到神希望我们得到的数据,这是最快捷的途径。

应用恶灵透露的数据,既要有智慧也要儆醒,这是很重要的。本章稍后,我就会谈到为什么需要儆醒和如何去做。现在先看看反对者对使用恶灵数据的意见吧!
一、很多人断定耶稣不肯和恶灵说话

这样讲可不太准确。马可福音一章25节、34节、三章12节和路加福音四章41节,都提到耶稣禁止恶灵说话,不准牠们泄漏祂真正的身份。但有趣的是,耶稣也禁止人泄漏祂的身份,连门徒都不例外(可一44;路九21)。耶稣坚持要控制祂自表身份的方法和时机。表露身份是祂工作中很重要的一环,祂当然不会让恶灵控制了。

马可福音五章1节、路加福音八章26至39节都记载着,耶稣与格拉森被鬼附的人身上的恶灵对话。耶稣不单只套取牠们的资料,更让牠们讨价还价。不过,作主的显然是神,不是恶灵。同于以上的例子,路加福音四章1至3节及马太福音四章1至11节记载的,很可能就是耶稣和撒但一连串的对话。

所以,若以耶稣做为借鉴,而说我们不应与恶灵对话,是没有圣经根据的。但这样坚持也有一部份是对的,我们不应让恶灵控制任何一种情况。恶灵常会用各种方法影响环境,来转移我们的焦点。我们不应受恶灵摆布,与恶灵对峙是一场能力的争斗,而我方的能力比起牠,是无比强大的。我们当运用神所赐的能力,以确定掌权的是耶稣,而不是恶灵。
二、他们主张不要信任恶灵

声称恶灵不可信是对的,但我怀疑关键所在,并非恶灵可不可信,而是我们能否交托自己给神,信任祂会启示恶灵所言到底是虚是实。我曾与数个恶灵对话,也觉得须要留意这问题。

不过,恶灵所讲的大部份虽可查证,我们也可以控制不让牠说话,因为恶灵常想喋喋不休以夺取我们和圣灵的领航地位。我经常命令恶灵「住嘴!」,好叫牠们搞清楚牠们无权可管,掌管大局的是我们(和圣灵)。只要能掌管大局和坚守此位,不敢信任结果的恐惧感就顿时消失了。

学会聆听神的声音和套取恶灵的数据后,要认识恶灵打岔的诡计就容易多了。所以,即使恶灵故意误导我们,我们还是能点破误导,拿到有用的线索以利内在医治和释放受捆绑的人。这方法比其他的方法都快捷有效得多。在后面我还会在本章更详细地讨论与恶灵对话的危机。 

三、他们说,不可让恶灵控制过程

这点前文已提过,这里再申述一下。刚起步学习赶鬼的弟兄姊妹,常常不敢接受一个事实就是,若将赶鬼的过程交托给圣灵,圣灵会真的接过来掌管吗?因为表面上似乎我们用的只不过是自然的技巧,不易觉察到圣灵在指挥。

昨晚我翻看前一阵子拍摄的一卷赶鬼过程录像带,主角亚占的故事前面已叙述过。观看之中我想到一件事,赶鬼的过程外表看起来,不过是一桩普通的心理辅导,或者是向着空气说话而已,看起来似乎任何辅导办公室都会出现内在医治的治疗法。但表象虽如此,内中圣灵一股压抑恶灵的决定性影响力量,却是隐形的,只有那些知道底细的人才「看」得真切。是那一股看不见的圣灵能力,使亚占敢认罪、饶恕和内心深层里得治愈

人们若「看不见」真相,会觉得我愚笨。这些愚笨的事例包括,我问恶灵是不是见到耶稣和祂差派来守卫这事工的天使,或我以圣灵的能力强迫恶灵招出过去多年来喂养亚占的谎言,或愤怒之灵被迫注视耶稣的脸,说:「啊噢——,我糟了!」等等。如果恶灵咒诅我,疑惑的人大概会以为受辅者受创,这是正常的反应(是有点不寻常)。但是,又怎样解释亚占(和一度受他毒打的妻子)所见证的内心彻底改变呢?这就使疑惑的人为难了。

不过,对我来说,在录像带里重温圣灵如何运行,却很有激励的效果

首先,辅导之前,祂已开始在亚占身上作工了。亚占因此能开放自己,面对困难,所以辅导能以他的忏悔开始。他以前否认揍他的妻子,如今有勇气承认。

其次,若非有圣灵压制的力量,我估计我们断不能这么迅迟又有效地进入他内心的伤口。内住的恶灵很强悍,大概属于第六或更高一级,牠完全有能力干扰内在医治的过程。

但我清楚看见圣灵带领、保守整个过程的秩序和果效,摧毁一重又一重的拦阻,直至亚占经历到神愿意赐给他的自由为止。原本可能充满激烈对抗的局面,反得完全平静地渡过(除了亚占内心的折磨以外),大概两个钟头左右就完成了,而亚占成了新造的人。

在圣灵掌管之下,我们不必害怕恶灵,因为圣灵也掌管恶灵。常有人问我:「你怎能这么平静呢?」这是因为我知道谁掌管我和受辅者。我也知道在基督里我有怎样的身份。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