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黑暗使者》第08章 从恶灵套取「口供」(2)——Charles H. Kraft(查尔斯·H·柯瑞福)

(音频在最下方)

四、他们认为,恶灵用人的声带说话,就会得到更多的力量。

曾有人力竭声嘶地争执说,让恶灵用人的声带说话会给仇敌更多能力。他坚持人会因此受永久的伤害,他怎样也不让他帮助的受辅者受仇敌如此控制。

这人态度虽诚恳,但他的想法恐怕错了。他不明白,恶灵在圣灵能力逼迫之下,会一反意愿,做本来就有能力做的事(如用人的声带说话)。

在这种情况下,恶灵被迫运用牠正常的能力吐露牠想隐藏的秘密,牠不会因此获得更多控制人的能力。反之,牠被迫违反己意,能力倒受削减。之后,牠的离去会更温和,对人的打击会更轻,因为我们已利用牠泄漏的资料,医治了牠依附的伤口或罪。

最强悍的恶灵离去那一刻,亚占大声叫喊,,有点颤抖,却没有半点可称为暴力的表现。这恶灵原本很有能力,若非已削除了再赶牠走,就会令牠使出更大的暴力(牠就是这样对待亚占的妻子)。

利用恶灵招认的数据来反攻牠们,所留下的伤害机会就避免了,更不用说会有永久的伤痕了。这一切都是在圣灵小心控制下才能展开的。 

丽达,上次赶鬼搞歪了

下面的故事进一步说明如何运用这宝贵的事奉方法。

且称主角做丽达吧!某次研讨会中,我和一位同事认识了丽达。我讲完鬼附现象之后,她立刻来找我们辅导。她用充满绝望的声音,向我们述说她的故事。

丽达以前是新时代运动的一位全国性领袖,五年前悔改归主。她双眼充满泪水,诉说着过去半年来,生活上的每方面都是不停的在争战。其中一件是她体内一直出血,却找不到医学上能辨认的原因。更严重的问题,是她停不了恐惧,她几乎因此做不了任何事,连睡觉都不行。

丽达颤抖着描述与撒但的争战。她说:「我常常觉得很孤单,内心深处知道是恶灵的活动。过去在新时代的日子,也有过类似的感觉。但是我很怕寻求帮助。」她心有余悸地继续说:「三个月前,有一位牧师为我祷告,找到一个叫做恐惧的恶灵。他马上命令牠离开,牠将我摔在地上……之后就走了。现在我敢肯定,牠一定已回来了——我的问题比赶鬼前更糟糕。求你们帮帮我,我希望一次就能有永远的释放——医治好出血的情况和除去恐惧。」

我们都很同情丽达的遭遇。赶鬼开始,我们先邀请耶稣进来,带来医治及释放,接着,我们用平安祝福丽达,邀请圣灵轻轻地降临在她的身上。然后,静静地使用权柄,命令那恐惧之灵受耶稣捆绑。我们不准牠伤害丽达或叫她尴尬。

我们命令牠招出真相来:「奉主耶稣的名,如果丽达内住着恶灵,我们命令你表白身份。」困惑的表情在丽达的脸上出现,她说:「我里面有大声音说:『你们要把我怎么样?』」

我们命令恶灵说出牠的名字,牠回答说:「恐惧和失误。」盘问一阵之后,我命令牠说出是什么时候进入丽达里面去的,牠马上就回答说:「她六岁时,火灾处。」这话一出自丽达的嘴巴,她就很惊讶,开始轻轻饮泣。几分钟之后,她抬起头来向我们说,六岁时她把父亲的商店烧毁了。她解释说:「那天我害怕死了,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再失误了。」

我们请丽达低头祷告,同时也邀请耶稣带她回到火灾那天的情景。丽达清楚地见到耶稣抱着她,站在烧毁了的商店面前,宣告她得赦免了。这样祷告之后,我们又将恶灵叫出来,问牠还有没有控制丽达的地方。恶灵只好不情不愿承认没有控制什么了。于是我们就命令牠离开,不得返回,结果恶灵就安安静静、没有丝毫「架势」地离开了丽达。 

套取恶灵的「口供」有助于赶鬼,理由如下:

服事像丽达这样的姊妹是很大的祝福。但经常碰到像她那样的个案,却也叫人唏嘘。他们曾接受赶鬼,但过程却非常负面。赶鬼失败,最普遍的原因,是赶鬼者不知道怎样套取恶灵原有的数据,和有效地赶出恶灵,防止牠们返回

恶灵供应的数据,是帮助受害人宝贵的工具。我曾一再见到,因为我们套取数据,神将医治和爱带给受创的人。这作法对释放被鬼附的人极有益处,让我和你分享几个理由吧!  

一、套取的资料大部份可用来反攻牠们

在服事过程中,恶灵被耶稣能力逼迫,就会透露很有用、甚至是决定性的资料。用这方法所启示的数据,比用智慧的言语要多。智慧的言语和其他属灵恩赐虽然必要,我们也自由运用,但套取数据也是重要的辅助。 

二、恶灵的数据能加快医治的速度,带来释放。

若赶鬼的人一开始就驱赶恶灵,就常常不会回头处理内在医治的深层问题,情绪困扰会持续下去。马上赶鬼也许比我们的做法省些时间,但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如果有智慧言语的特殊恩赐,那即使只集中处理内在医治而不套取恶灵的数据,问题也是可以全面和快速地解决的。不过,对大多数人来说,智慧的言语和恶灵的数据合并使用,医治的速度就更快了。 

三、只知道恶灵内住不足以叫人得医治

虽然有部份赶鬼的人认为,只要恶灵赶出就够了,但真正的目标却应是内在医治,所以必须处理垃圾和老鼠。也就是说,对于医治深层困扰,我们必须知道一切找得到的数据。

神甚少只用智慧的言语来启示深层医治所需的一切资料。祂做的是开辟一条路,教我们强迫恶灵招供,得到更多数据。往往我们做完了内在医治,开始对付恶灵之际,又再发现恶灵仍旧附着一些东西。我常问的一个问题是:「他还需要原谅其他的人吗?」一次又一次地,恶灵的回答总是:「有,某某。」一旦连这某某也原谅了,这场角力,对恶灵来说,几近结束了。

批评这方法的人,大概只考虑到赶鬼,没想到也必须处理更广泛的深层医治。不过,即使目标只是赶出污鬼,若要找出是否仍有别的恶灵内住,或要知道恶灵中谁最强悍,最快捷的途径是命令恶灵供认

明白这点之前,我发现我赶出来的都是较弱的恶灵,却没问清楚谁是老大。其实,轻轻松松的做法是引起牠们之间「内哄」,再找出谁是恶灵的头头,然后将牠和啰啰们一起捆绑起来,一次全部赶出。 

四、强迫恶灵提供数据,借以削弱牠们的力量。

恶灵其实没啥本领,惯以吹牛皮和欺诈为能事,我们逼迫牠们招认时,发现一件有趣的事:若我们强迫牠们服从耶稣,以揭露牠们的软弱无力,牠们就会生气灰心

似乎很多恶灵过去都没遭受过被迫面对神的大能,就以为自己打不倒。牠们说话傲慢不敬,一遇到了神的力量直接攻击才闭上嘴巴。有一个被迫让步时说:「真恶心!」

有一个技巧我觉得很管用的,就是强迫牠们告诉我十字架和复活的意义

谈论十字架,牠们显得轻松自若,因为误认撒但打败了十字架上的耶稣。但是一谈论到复活,反应就很不一样了。牠们常说「我不要讨论这个」或「这不重要」。

然而,坚持不懈、强迫牠们承认牠们整个国度被击倒,会使牠们疲乏。也许因为牠们是说谎者,所以每次强迫牠们说出真相都会削弱牠们的能力另外,强迫牠们说出神的名字、耶稣和圣灵,也都能削弱牠们的能力。 

五、亲耳听见恶灵招认说谎,对受害人而言有激励作用。

对恶灵的话听得太久的人,通常分辨不出真假,结束这场混乱的方法,就是强迫恶灵说出牠们活动的真正目的。 

迫使恶灵提出牠灌输给寄主的谎话,通常很有帮助

我就是这样辅导一位年长可亲的女士,艾美丽。我命令恶灵说,以前灌输了多少谎话给她,牠的单子上有:她没用、丑八怪、没有人要她、工作又不如意、她永远都达不到目标。在恶灵一件件说出来之际,她哭了。艾美丽多年来听到的,就是这单子上的每一句话,现在总算她知道这些话是从那里来的。

我又迫使恶灵说出真实的话,牠讲的时候,艾美丽的情绪开始汹涌澎湃。我迫使恶灵修改那句「她丑八怪」,牠给的第一次修改语是「她平平」。我继续迫使她说出真实的话,牠只好说:「她很漂亮!」她是真的漂亮,但这小偷却偷走她应有的接受事实的权利。

总结地说,逼迫恶灵招供会有两个结果强迫牠服从更高的权能以削弱牠的能力,和寄主因从属灵的源头找到真相而坚强起来,这样做常释放了罪咎感、提高自我形像

另一种刺激供出真相的方法,可用一位女士祖儿的故事来解释。她有长期忧郁症,精神沮丧,接受心理辅导治疗时,才发现忧郁的根源原来是儿时被父亲性虐待、引起愤怒,再产生忧郁,但是她却记不起是怎样发生的。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做内在医治,然后便攻击越来越明显的恶灵。

祖儿怀疑以前受过性虐待,因这种故事很普遍,我也就接受了她的想法,企图叫恶灵来填补祖儿遗忘了的细节,却没有丝毫进展。而且我想当然的以为这是恶灵分散注意力的技巧,不得不承认我开始不耐烦了。按照习惯,我一直在默祷求神指示下一步。突然间,有个意念临到(可能是智慧的言语),所谓虐待其实只是恶灵的谎话,事实上祖儿没受过任何的性虐待。

我试验恶灵以求找出更多数据。无论事实如何,多些数据总可观览全局,然后我冒着险这样命令恶灵:「奉耶稣的名,我命令你告诉我真相:祖儿曾受过父亲性虐待吗?」恶灵说:「没有,她没有受过虐待。」牠也承认用这谎话来控制祖儿。谎话既被识破,牠的能力因而削减了,赶牠走的行动就更轻易顺利。而祖儿也不用再疑惑父亲的行为,引致千丝万缕的伤害。她自由了,知道(经历)真相(约八32)使她自由。就算真相是恶灵透露的,她也一样自由。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