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黑暗使者》第09章  赶出恶灵(1)——Charles H. Kraft(查尔斯·H·柯瑞福)

(音频在最下方)

第09章  赶出恶灵

大局已定

恶灵就叫做「物主」牠是很强悍的,寄住在一位六岁的互易人格内(alterpersonality)(见第二章迷思之十)。这个互易人格是属于一位叫爱莲的年轻女士,名叫伊廸。以前曾三度尝试赶走物主,但都没有成功。爱莲的辅导员约翰带她来见我,他希望我释放伊廸,也希望神会使用我来完成这工作。虽然我已曾辅导过爱莲一次,但还未见过伊廸。

会见之前,我请几位弟兄姊妹为这事特别的祷告。我自己也一直在祷告,也在思索几个神启示的进行方法。我没有禁食,原因不是我不信禁食有效(见下文),而是我没有感动这样做。赶鬼队队员包括我和约翰两人。后来我才发现,约翰和她关系良好,是决定性因素。爱莲和伊廸都信任他。

开始的时候,爱莲拉着约翰的手,我就为这次的行势祷告,求圣灵来掌管一切,加添我们所需的权柄和能力,以及必须的洞见和引导,好叫摆在前面的工作能顺利完成。我也为我们自己及一些与我们相关的人、事、物祷告,建立保护网防止恶灵报复。我切断一切对恶灵的协助,再次邀请圣灵掌管一切

我第一个任务是和六岁的伊廸沟通,尽力使她信任我。大部份互易人格都如伊廸那样,与主体人格爱莲认不认识或信不信任我,是没任何关系的。伊廸被父母及撒但崇拜虐待甚深,父亲曾无数次虐待她,也让其他男人这样糟踏她,母亲也好不到那里去,一样虐待她,有一次的虐待特别残暴,她的互易人格就在这时分裂出来。因此要伊廸向我这个她不认识的男性坦诚开放是非常的困难。

每次当我询问伊廸的近况和过去的经历时,她总是转向约翰,问他让我知道答案安不安全。看到和听到她所受的种种伤害,实在叫人怜悯。但同时我也欣喜见到她和约翰建立起互相信赖的友谊。当我渐渐觉得和伊廸沟通得差不多,她能信任我了,就问她可不可以让我和恶灵物主说说话,约翰向她表示没问题,她就答应让我开始。

奉耶稣的名我命令你物主,注意回答我。」恶灵马上就显现了,伊廸脸上的表情愤怒、担忧混杂。牠说牠拥有伊廸,我和任何人都不准带她走。那次伊廸被惨痛虐待,她呼求神救命,祂却没有来相救。于是物主就来全权处理一切,物主问她,如果她愿意让牠进来,牠就会使她不再痛苦。伊廸犹记得这事,证明物主真的做到,使她不再痛苦。

所以伊廸的结论是:「神不帮我,但物主帮我。」「神是坏蛋,物主是好人。」和「好即是坏,坏即是好。」我问伊廸认不认识耶稣,她说耶稣就是不理会她痛苦的神。而物主呢,她却说是每有困难必来相助的那一位。她问:「为什么耶稣不来救我?」而我,只得承认,我也没有答案。

不过,我却提出反对。比起物主,耶稣的能力更强,也更关心她的好处。可是,这跟她经验的引证,却是矛盾的。但我告诉她物主的真正动机是要置她于死地。我迫逼恶灵坦承这事实。物主狡辩,虽承认是要她死,但死亡对她来说不是比活着更好吗?活着还得忍受虐待的痛苦后果,伊廸自己也说恶灵很对。

现在要改变的是伊廸意志的选择。物主和我都清楚,一切都看伊廸选那条路。若她一如以往的习惯,选择物主,物主就赢了。若她选择耶稣,物主的一切也就完蛋了。

于是我请求耶稣差派大有能力的天使来包围物主若牠不合作,就阻挡牠,削弱牠的能力,使牠疼痛。我问物主有没有看见那些天使,牠说看见了,牠还说也看见耶稣与我们一起在房间里。

下一步,我迫使物主招供,承认有部份能力是来自父亲咒诅伊廸,和将她奉献给假神。牠既招了供,我就奉主耶稣的名,靠着祂的死和复活的大能,使用权柄掌管这些咒诅和献儿礼,切断这一切的权力。

跟着我又使用耶稣释放人的大能,使伊廸的意志离开物主,也医治她经历到的伤害。我请求耶稣在伊廸被虐待的经验上向伊廸显示祂自己。伊廸却完全看不见祂(但大多数人都可以)。或许是以她六岁的心智,尚无法完全明白发生的事。

无论如何,物主对伊廸的控制开始有了变化。牠的口等虽是异常嚣张,但是从经验中我学会由恶灵的声音辨别牠的强弱,我清楚听出来牠软弱了些。于是我再影响伊廸的意志,请她选择耶稣,不要物主。她再一次考虑时,约翰问她有没有听到物主跟她说什么,她说:「没有。」又指着我说:「他不准物主说话。」于是我知道我们占了优势。

她继续望着约翰,六岁的她问:「耶稣是怎么样的?」约翰的回答恰当极了,他说:「祂就像我。」「但祂真的可以保护我吗?」她又问道。「可以,」约翰回答说:「因为祂的能力比我的更大呢。」物主曾恐吓若伊廸选择耶稣,牠将命令她大受痛苦,但伊廸还是愿意冒险选择了耶稣,于是疼痛立刻临到,但约翰说:「奉耶稣之名,我捆绑物主,我命令你止住让她疼痛的手!」疼痛没有了,这事向伊廸证明,耶稣是有能力止住疼痛的。

下一步,我们命令物主听命。因为在我们的刻度尺上,开始的牠可能是属7或8级,现在似乎只有2或更低级数了。我问牠预备好要走了吗?牠简单地说:「好吧。」

我便请求天使在物主及牠的一干手下头上降下一个箱子,把牠们全部锁在箱子里,事就这样成了。我请天使将这个装着物主的箱子带给耶稣,也求耶稣来处理箱子里面的物主。就在这时,伊廸见到祂压扁箱子,好像垃圾车压扁垃圾一样,我紧接着说:「我现在奉主名将恶灵和伊廸隔开,如东离西之远,我禁止物主等恶灵返回,或差派别的恶灵来找伊廸。」这就结束了赶鬼。

我这么详细地描述这故事,乃是因为过程虽比一般的辅导困难,但可清楚说明下列各点。

辨别诸灵

有人曾问我:「你觉得我有没有恶灵内住呢?」他们以为只要我看他们一眼,就知道是否有恶灵内住。真抱歉,这个我无能为力。也许有人有这种恩赐,但我没有。然而如果当事人愿意告诉我一些症状,我也许还能够判断,但还是不敢百分之百肯定有恶灵内住与否。说真的,若不是奉耶稣之名挑战过恶灵,而且也产生相应的反应,我不会完全肯定或否定恶灵的内住。

对很多人来说,「辨别」一词似乎很神秘,尤其说辨别诸灵,就更神秘兮兮的了。我自己以前也觉得这是神秘的事,还想神是不会赐我这种恩赐的。不过,神既在赶鬼事工上使用我,我便答应神要跟随祂,不是光坐着等待恩赐的临到,就在这时,奇妙的事开始出现了。所以我们当追求这位赐恩者,而不是祂赐下的恩赐

自从专注于耶稣之始,我就吸收了辨别诸灵的知识。其中一点我明白的,是赶鬼事工所需要的辨别工作,这又是分成两大部份。一是超自然部份,是神直接用智能的语言和知识的语言启示的。二是自然部份,由经验、观察、理解力、常识和想象力构成的。

圣灵既是我们的导航者(因为我们请求祂的降临),当然可以期待成就的事比只用人力更大。从这角度说,整个经验都是超自然的,但大部份使用的是所谓的「自然」能力。自然与超自然有辨别诸灵及赶鬼其他层面,是合并起来的。

很多人有一个错误,以为在神的大能下,一定会有很多奇异的事发生,不是的,神很少做奇异的事,祂宁愿用别的方法做事。因此,我们祷告求神带领服事过程的每一步,也要学习辨别祂的带领方法,却不要期待大量「烟火」出现。很多人错过很多东西,皆因期待神有奇异的带领,但祂却不愿意这样做。

我所谓的「自然辨别」在服事中是最常见的一种辨别能力。请你张大眼睛,寻找恶灵任何明目张胆的表现。其实,光是圣灵降临就叫恶灵恐慌、行为奇怪了恶灵可能因你单单邀请圣灵临到,也可能在崇拜、个人灵修、或奉主耶稣之名祝福等情形下,恶灵会产生反应,现形出来

另外,在我演讲这题目的场合中,光是讲道就曾引起恶灵清楚地现形出来。命令恶灵表露牠自己的身份也可能引起恶灵可见的显露其他奉主名的情况,如奉主名向情绪、属灵或肉体问题宣告医治等,牠们也可能显露出来。另外,若挑战某人里面的恶灵,却反由另一个人里面的恶灵反应,也是出现过的现象

除了恶灵自动地显露之外,被鬼附的人虽也会有其他的困扰产生,但极易掩饰过去。例如很多被鬼附的人在教会周期性地头痛、其他疾病发作、情绪或精神出现病状,都是恶灵故意惹的麻烦,好蚕蚀人集中精神的能力。鬼附者若公开练习回到母腹的内在医治方法,也会经常遇到类似的障碍。有一位说:「一开始想象精子和卵子时,一切就变黑暗了。」他里面的恶灵一点都不喜欢那画面。后来我们个别辅导他,现在他已自由了。

不过,这些症状也可能有其他成因,我们当谨慎,别太快下结论,以为一定是恶灵内住表示恶灵内住一般较普遍的指标有头痛或身体其他部份疼痛,头晕、想吐、身体僵硬或颤抖、特别渴睡,有很强的欲望要揍辅导员,以及强烈希望逃离辅导面谈。

较不常见的有(或通常表示更严重的鬼附现象)暴烈地颤抖、面貌或身体扭曲、尖叫、咒骂、呕吐、目光奇异(发亮、斜视或反白)、「表演」(如同性恋的恶灵想引诱辅导员),以及用另一种声音说话。

上面列举各项都是靠自然方法辨别出来的。若不是靠观察,就是问问题。除此之外,神也用超自然的方法向人启示,只是通常也和观察外在现象合并使用。经验累积越多,辨别的能力也就愈强。你也会发现,恶灵犯的很多错误,都可用来擒拿牠们。学习如何辨识这些错误,和如何物尽其用是赶鬼中很重要的一环。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