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黑暗使者》第09章  赶出恶灵(2)——Charles H. Kraft(查尔斯·H·柯瑞福)

(音频在最下方)

赶鬼的准备

一、赶鬼工作应完全交托在祷告中

很多人觉得禁食有帮助,虽然我也相信禁食祷告的功效,但我个人的做法,大多数时候都是依靠定期为我祈祷的代祷勇士的祷告,和我自己的祷告。只有在特别情况中(如上一次赶鬼失败了),或是有神的感动,我才会禁食和请别人做特别的代祷。因为我希望无论在何时何地,都做好属灵上的准备,随时赶鬼或服事别人情绪及身体上的需要

二、最好能团队事奉

虽然现在随着经验的累积,我常单独做赶鬼的工作,但若是可能,我还是喜欢有别人协助。因为别人可带来我所没有的恩赐,即使恩赐没有特别的不同,他们仍能当场安静默祷和专心谛听神的引导,是我单独辅导思考之中所无法办到的。我集中注意的一定是病人、病人的问题和恶灵三者。而他们所专注的却是聆听神清楚带领的声音。

团队人数以三至五个最佳,超过五或六人就会变得很混乱,团队中还得有一位做队长。若我身为队长时,会对队员说,当我在带领赶鬼的过程之中,他们不可以随便打岔。如果他们觉得神有任何感动,我请他们将感动写在小纸片上,再放在我膝上。神常常用这些纸片上的话来启示我逆转情势。

我队员里的人选每队都不同。如果面对的工作很困难,我会找有经验的帮手,和有不同恩赐的人,越多越好。不过,因为我也想训练工人,所以也会刻意召集新手,好与老手一起配搭事奉。

邀请有辨别能力恩赐的帮手很重要。但是,辨别的恩赐常常是圣灵按己意当场配合的,所以任何一个在属灵上有一般敏感度的信徒,都可能施展辨别的能力。当神在带领之时,一切的天赋才能、经验洞见、智能语言等都会联合起来,产生超自然的辨别能力。

三、每次赶鬼之前,得先运用起权柄,求神掌管辅导的地点时间及有关的人。

我们常如此祷告:「奉耶稣之名,攻击仇敌可能派来的代表。若有牠的代表存在,我命令你们离开。我奉主耶稣的名取得此地、此时及这些人。我不准任何恶灵在这里活动。」

之后我们再祷告,求主赐下圣灵的引导、权柄和能力在祷告中,也给每个在场的人有保护。我会如此说:「奉耶稣的名,求神给每个人保护,包括我们自己、家人、朋友、同事、财产、经济、健康、以及一切与我们有关的人和物,免受仇敌报复、或诡计的欺哄。」

下一步,就要切断那人里面的恶灵,可从外或内里的其他恶灵得到帮助。可以这样说:「奉耶稣之名,我切断外面或里面任何恶灵给这个恶灵所有的帮助。」

跟着我们就禁止暴力、呕吐或奇形怪状的行为,说:「我不准内住这人里面的恶灵引起任何暴力、呕吐或怵目的行为。」

现在我们的准备功夫足够了,可以攻击内住的恶灵。 

攻击恶灵

如果你们确定恶灵大概内住了,而内在医治又到了饱和点,那就是你攻击恶灵的时候了。所谓「饱和点」是指内在医治到达一个地步,使对付翻起垃圾的老鼠比对付剩下的垃圾更重要。通常内在医治还没完全完成之前,就得先赶出恶灵了。待处理完最基本的问题之后,甚少需要再延长内在医治的时间,因为接下来的大部份工作,必须由患者自己独立处理。

内在医治进行的时候,我们到了某一刻,就可以推测恶灵是否真的内住。因为似乎有些比情绪伤害更严重的东西在影响着患者,当然这只不过是个推测,即使如此我们还是要谨慎记住一点,几乎所有的病症都可能是情绪困扰的结果

下列症状就可能显示恶灵的参与

强迫式行为、非常困扰人的梦境、自杀或杀人的强烈倾向、极端自我厌恶、同性恋和参与邪教活动。如果患者父母或祖父母辈的家庭又都是瘫痪不运作的(disfunctional),那么我们就更有理由推测内住着代代相承的恶灵或咒诅了。另外,其他如自我咒诅或受他人咒诅等,也都当检查清楚

一、若推测有恶灵内住,就可询问受辅者的意愿再进行试验。

最好绝不做违反受辅者意愿的事。如果请求受辅者的许可而被拒,就不要再前进。但我会告诉他,若他预备好了要对付恶灵时,我随时会预备好辅导他。有一次一位男士准我测试恶灵是否内住。进行得差不多时,他突然跳起来说:「我才不信这东西!」说完就走了。临走前,我向他说,若他想回来完成医治,我随时可以继续下去。几天之后,他打电话来,说这几天恶灵使他难受极了。而且牠们活动之明显,连他也相信了。

二、我经常盯着受辅者的双眼,以攻击恶灵。

若觉察到受辅者注意力分散了,我就会提议他闭上眼睛,以利集中精神。对某些人和恶灵来说,张开眼睛反而会好些。其他人呢,闭上双眼才是合适。

我常向受辅者说,有时我虽不敢肯定恶灵是否真的内住,但我会假装牠们真的内住,看看能否逗引牠们出现。因为恶灵不喜欢别人发现牠们,要遭攻击才会现形。因此凭经验所知,若我无法绝对地肯定恶灵内住,直接的攻击正是最好的办法。

攻击恶灵,我常直呼其名。牠们的名字亦即是那些我怀疑受牠们捣乱的情感或属灵状况。典型的叫法是「——之恶灵,奉耶稣的名我攻击你,命令你出现。」 

通常总要攻击恶灵几次才会有反应,我也常说:「不准你躲藏。」逼得恶灵回应,因此攻击是必须的。我也常一连串试叫几个不同的名字,这需要耐性和坚忍的精神。我觉得最弱的恶灵最易赶出,我压迫牠们也就压得最紧。

要是我压根儿不知道恶灵叫什么名字,就会命令牠来告诉我。迫牠们招出自己的名字,这常是很棘手的工作,有关这节骨眼,可等候知识的言语、或跟随内心的感动进行,或简单地叫「恶灵首领」出现就行了。有时恶灵的活动也可用来辨别牠的身份。如叫「引起颤抖的恶灵,来。」

恶灵可能阻止那人注视辅导员眼睛,这是很普遍的分散注意力手法。若恶灵真的这样做,就命令牠看着你,保持对环境的控制,别让这些或其他分散的手法支配你。牠们惯用的手法:引起疼痛、摇摆人的身体、在人脑中带来分散的思想,向那人说谎(如:「恶灵是不存在的」)。

完全禁止牠们运用控制的能力,你不必大叫,亦不必技穷而用怪异的方法,比如放圣经到头上等等。这是权力的竞赛,恶灵只对外来强迫的能力有反应,而使用这权力的方法,是说出充满圣灵能力的话。

三、请求耶稣差派大有能力的天使相助

因着这请求,我常问恶灵有没有见到诸天使,我也问有没有见到耶稣与我们同在。牠们通常都坦承见到耶稣和天使,也许还说,在耶稣和天使面前觉得非常不自在。这真好,这表示牠们吓坏了,且也确立谁当家做主这前提。

四、接着,我要找出恶灵强弱次序的架构。

亦即是说,我尝试使接触到的恶灵告诉我,牠的上司是谁。有时我还会吓唬牠们,说更强悍的高阶层恶灵也在牠们里面,如此会使牠们互相咬噬。这样唬一唬,再加上智慧的言语,我们常会找到高阶层的恶灵名字

每次找到领袖之后,就会将牠的一干手下和牠自己捆绑起来,好一次全数对付。在赶鬼中,通常要对付的恶灵很多,这样做能省却很多功夫。

如第六章提及,恶灵性喜结集联群,由其一作领袖。有时一个人里面恶灵的数目更不止一群。而每群的领袖,势力都大约相当。若情况是这样,我就将每群恶灵与其领袖捆绑起来

我这样说:「靠着圣灵的能力,我把你们全部与   (首领名字)捆绑起来。」

然后就查问首领,我的捆绑有没有生效,是不是所有手下都和牠一起捆绑住了。首领常会说还有一些未捆绑住。我就命令牠说出原因:「是否牠们在某某里面还有踏脚之地吗?」这样一来,为首的恶灵会告诉我尚待清理的是什么问题。对付了这些剩下来的问题,就更削弱恶灵的势力,最后到了一个地步,牠们也得乖乖走入捆绑之中了。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