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黑暗使者》第10章 赶鬼中的千回百折(1)——Charles H. Kraft(查尔斯·H·柯瑞福)

(音频在最下方)

第10章 赶鬼中的千回百折 

只等真理的圣灵来了,祂要引导你们明白一切的真理;因为祂不是凭自己说的,乃是把祂所听见的都说出来,并要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约十六13)

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亚四6)

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来十二12) 

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神赐我们无比的权利与祂合作,以完成我们无法完成的工作。每念及此,我总是感动。我自己可赶不走恶鬼呢!而本书所讨论的事工,也实在超乎一般人的能力所及,然而却是我每周所在做的事。过去两天,我就曾经历两次很棒的过程,其一就记载在第九章,做为引子。

怎会如此呢?只因为神愿意与人分享祂那释放人的喜乐,也因为祂愿意使用如你我等无力之辈来彰显祂自己的大能。这是很难以置信的事,尤其是我,以前曾在自我排斥里挣扎如此之久。可是我却否认不了,因为这些事实在发生太多次了。

这里就有一个由不可能变为可能的例子,主人翁就姑且称之为金妮吧。

飞机缓缓着陆,我们每一个人都感觉到黑暗和压制。我们来到非洲,乃是应一位宣教士的紧急请求,举行为期十天的属灵争战研讨会。据报,非洲有很多宣教士患上严重的忧郁和恐惧症,以致被迫不得不离开岗位。

第一天我们见到金妮,马上就看得出来。金妮年轻,但也愤怒异常。六个月前金妮抵非,就受恐惧控制不得释放,不肯信任任何人。金妮语气坚定地说,她不需要辅导,但过了几天,就开始软化了。最后终于同意让我队中的两位姊妹为她祷告,她们祷告回来后分享其中的经历——

当她们一起坐下来预备祷告,金妮坦白承认害怕恶灵。她的表情极痛苦,说极渴望信靠神,却不相信祂真的爱她。过去基督徒的生活给她满脑子扎实的知识,知道耶稣爱她这个圣经真理,但是内心深处却觉得被遗弃了。她说她和耶稣的关系,就好像受伤的小孩设法接近在远处的神,结果根深蒂固的恐惧和疑虑支配她一生。这些问题越演越烈,甚至连丈夫稍稍离开一下她的身边,都会不能自己地感到惊怕、愤怒。

两位姊妹就开始辅导,她们先邀请耶稣用祂的爱来安静金妮的情绪。她们祷告,求祂以祂的光充满她,用祂的爱和平安包裹她,给她安全。不久,圣灵温柔地降临她身上,她脸上绷紧的线条开始舒缓。

然后,奇异的事发生了。正祷告的那位姊妹刹那间停止不祷告,说:「金妮,我有个很强烈的感觉,相信是来自神的。当我聆听耶稣的声音时,不断地听到祂说:『告诉金妮:耶稣是爱(Jesus is Jealous),告诉她我渴望抱抱她、安慰她,将她呼召回来。我在这里,希望和她恢复亲近的关系。』」

一听到这些话,金妮就哭起来了,幽幽饮泣了几分钟,最后她抬起头来,流着泪祷告说:「主,真对不起。谢谢祢这么关心我,谢谢祢真的在这里,真的爱我。」然后她们就请耶稣用爱倾倒金妮,驱除她的恐惧、重新信赖祂的保护和爱心。

没想到耶稣所做的超乎我们所想。金妮竟抬起头来,灿烂的笑容出现在脸上,还大笑了起来。她的丈夫惊讶极了,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赶鬼队队员两人也相对视,一边欢喜、一边不解。最后金妮终于忍住笑声,告诉我们原因。

「你们祷告求祂来帮助我信靠祂,那时我就觉得有一双强壮充满爱的臂弯抱着我。我这一生中第一次觉得这么安全。真奇妙!然后,你猜祂怎样呢?祂开始送我礼物……花朵、玩具、美丽的包裹等。这些礼物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生日礼物,可是家人却负担不起。做梦也没想到祂会这么爱我。以前我从未真的明白,祂原来离我那么近,且渴望保护和爱我。」

那个暮春的晚上,金妮的一生就如此奇妙地改变了。她的丈夫还告诉我们,第二天早上她醒来时仍然在笑,还在唱赞美诗呢!她的儿女快乐不已,他们向父亲说:「爸,以前都没见过妈妈微笑,更不用说大笑了。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虽然做爸爸的也没法完全解释妻子一夜之间的突变,但有一件事却是肯定的:耶稣触摸了金妮的内心,不只叫她从恶灵的控制中释放出来,更改变了她对天父的观感,给她新的自由和盼望。

我们一次又一次地见到耶稣触摸人的内心,是人无法想象的事实。当我们来到祂面前聆听,我们这位充满恩典的神似乎总是愿意医治我们。对金妮的情况而言,耶稣这亲近的接触,突破金妮头脑中对「耶稣是爱」的知性理解,让她经验、体会祂是如何爱她。耶稣恢复金妮对祂的信靠,又协助她亲近父神,这样她就取得最威猛的武器来对抗黑暗势力。

金妮体会到自己在耶稣跟前是多么宝贵之后,争战就已结束了。在辅导过程中虽发现了内住的几个恶灵,但对金妮而言,最重要的不是恶灵,而是她和耶稣的关系损坏了。一旦她与上帝的亲密关系在神超自然的接触中重建了,恐惧和疑虑的恶灵很快地就被耶稣完全的爱击倒

因此,第一个「千回百折的问题」是一个奥秘:神如何在人生命中行神迹奇事?如何让我们也参与其中?这个不平凡的奥秘,在下列的叙述中将作更详尽的说明。 

千回百折

我所谓的千回百折,就是说在辅导过程中会出现很多突发事故。这里列举数项。

一、即或有恶灵内住,但受辅者可以不准牠回答问题。

除非恶灵力量强大,否则得先有寄主的批准才可以用他(她)的声音说话。据我推测,不准牠说话有时是有意,有时是无心的禁止,这通常是因为受辅者害怕医治的过程和害怕尴尬。若确定受辅者真的害怕,有两个对策应付。

首先,我们会解释,辅导过程不单只是在辅导员的控制之下进行,连受辅者也是可以控制大局的。受辅者随时可以准或不准这事或那事进行。同样,辅导员也能随意控制。解释过后,我们会再邀请那人准许恶灵和我们交谈。

聂期身上就是出现了这种情况,他很明显地受到恶灵干扰。我们向恶灵说话的时候他的身体有强烈的反应,如斜视和颤抖。当我不准恶灵这样做,牠就止住了,但这些表演却吓坏了聂期,他因而不准恶灵说话。虽然内心的渴望是要得自由,还是不准恶灵开口。而且恶灵也威迫他,说如果他让牠们服从我、回答我的问题,牠们就会制服聂期,叫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出丑。

有鉴于此,我们就向他说明,我们信徒的能力高于恶灵。聂期最后也相信恶灵毕竟没有如牠们夸张的那么强大,他就准许恶灵再响应,赶鬼得以继续和顺利完成。

二、恶灵没有透露我们要求的数据,原因有数则:

其一是软弱的恶灵害怕上头有强悍的恶灵报复,所以,为了获取所需的合作,有时我会禁止强悍的恶灵报复,请求「保护篱笆」包围着软弱的恶灵,免遭报复

虽然恶灵彼此狼狈为奸,但在撒但的国度里却没丝毫和谐的气氛。牠们也不互相效忠,较之共同的目的,牠们更关心自身利益。我们大可以利用这点来使牠们互相敌对。

有一位同事,有一次在求助者身上辨识出疼痛之灵。这位求助者姑且称她做兰西吧。同事迫恶灵提供数据之际,恶灵埋怨说,别的恶灵攻击牠,在他禁止牠们攻击疼痛之灵后,此灵就愿提供他所需要的数据了。

恶灵不回答问话的另一个原因,是牠们真的不知道答案。我有时吩咐恶灵说出牠们的数目,牠们常常似乎不知道,即使牠们还有些知识,却也不是无所不知的,所以也不知道未来之事。一般来说,进入寄主之前,牠们并不清楚这人的身世,牠们能说的,只是进入寄主的时间和方法,以及为着谋取地位做了什么工作。

三、削弱了的恶灵再也没有能力控制手下

以前我还未学会这项功课前,每次都尽早将恶灵一群群地捆绑起来,但屡屡却见到首领失控的场面。那时我以为一旦最强悍的削弱了,软弱的也会同遭厄运。后来我才知道要捆绑恶灵,是命令恶灵首领汇集其他手下,而不是自己下命令汇集牠们。因为这样做通常不太奏效,削弱了的恶灵是没有能力再控制别的恶灵的。

现在我靠着圣灵的能力,会及早命令恶灵与首领一起受缚,这样就可以一起处理所有的恶灵。辅导过程中,有时低级次的恶灵会反比首领表现更强的能力。但牠们既已全数被捆绑起来,这就已不碍事。可将这恶灵所依附的垃圾分开来处理,使这恶灵强度能与其他恶灵一样。

举例说,有好几次我找到恶灵群的首领名叫死亡之灵,可是恐惧和排斥二灵控制的能力似乎更强。原因大概是寄主妨碍死亡的工作,比妨碍这二个恶灵的工作更有效。这也许是死亡的冲动比恐惧和排斥两者更易于觉察,所以也更易于抗拒。

不管原因为何,我首先做的是将牠们和首领(死亡)一齐捆绑起来,然后从死亡、恐惧和排斥三者口中知道,有内在医治的必要。利用这些数据,就可以清理低级恶灵所依附的东西,并且一起放逐牠们

四、一旦恶灵被缚住了,其他较弱的恶灵若有准许,都会自动解散离开。

我捆绑了恶灵之后,会对较低层次的恶灵这样说:「恶灵首领之下的恶灵听好,我给你们两个选择,你们可以等到首领离开时跟牠一起走,或者你们现在就解散,可是你们一走了就不得再返回。」

接着发生的事很有趣。有时很多恶灵会马上解散,因为所依附的垃圾早已不在了,而继续的内在医治中,就有更多的恶灵解散。

有一次我命令恶灵首领告诉我牠到底有多少个手下,牠说三百六十八,我可不信牠。然后我让恶灵自动解散,再连续问牠手下数目。牠说:「三百八十五,那叛徒!」、「二百五十四」、「一百三十二」、「两位数字」、及「—和五十之间,你就随意挑一个吧!」虽然这些数字大概夸张了些,但很明显的有两点:一是恶灵首领逐步地失去能力,二是牠也还有些幽默感。不过牠也很快地走了。

五、恶灵可能巧妙地将自己的一部份残留在被鬼附者身上

我搞不懂这是怎么一回事,不过,下面我报导的,却是如此。我们曾努力将罗莉身上的共济会秘教之灵(及其他多种)赶出来(见第六章)。当我觉得此灵已走了之时,我再问另一个恶灵证实牠是不是走了。牠回答说:「大部份走了。」虽然罗莉已有近二十年不再参加过「彩虹少女」的活动,但她的名字却仍留在他们的册子里。于是我提议她去信表明唾弃她的会籍,将自己的名字从册上删除。

之后和罗莉再见面,我再问另一个恶灵牠余下的部份是不是还在那里,牠很简单地说:「不,那封信。」罗莉既已去信表示唾弃共济会秘教的会籍,该恶灵余下部份也就得离开了。

我有一位同事叫艾伦,她说她的赶鬼队有一次将积逊(假名)身上假扮成老虎的恶灵赶走了。牠之所以被赶出,乃是因为积逊愿意放弃依赖恶灵帮助他解决情绪困扰。可是,几个星期之后却发现老虎恶灵大部份是走了,可仍有条「尾巴」留着,因为积逊仍多多少少信赖恶灵会来相助。所以,处理好这残余的依赖之后,恶灵的尾巴也走了。

由此,我学会了命令「整个的恶灵」要与恶灵首领一起捆绑起来。也常会再加一句:「你们任何一个、任何一部份都不可以留下来。」这样说就解决了问题。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