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黑暗使者》第10章 赶鬼中的千回百折(2)——Charles H. Kraft(查尔斯·H·柯瑞福)

(音频在最下方)

六、赶鬼可能需先于内在医治 

我们一直相信,在这种事奉里,主要的是处理情绪垃圾,赶鬼反是次要,因此我们要优先处理深层医治。然而,有些时候恶灵干扰深层医治的过程很严重时,必需先解决恶灵才能继续医治。这样倒转次序也不坏,只要那人愿意就行了。甚至有时这样行也会缩减辅导时间,因为可以强迫恶灵告诉我们须进行哪种深层医治。

在这情况下,我一般做法是叫恶灵出来,命令牠告诉我牠们「挂钩」着什么东西。查问的内容亦包括有没有代代承继的感染若有,就粉碎牠们的能力,然后再回来查问恶灵,取得更多资料,也许再查问父母或受辅者儿时的经历,看看有没有恶灵乘机控制的地方。

若恶灵说有,就和那人合作处理问题,离弃恶灵掌握住的东西只要注意恶灵说话声音是不是愈来愈微弱,就可以成为了解事工有没有效的指标

六、我们能禁止恶灵听不见我们说话

一个星期三,有一位女士给我打了个电话,先姑且称她做比雅吧。她在电话筒里描述她的困扰时,我说:「奉耶稣之名,我使仇敌的通讯网络混乱,禁止牠们国度里任何成员能听见我们的对话,也禁止牠们用任何方法来干扰我们的计划。

接着那个星期六,我辅导比雅,就问恶灵首领死亡之灵是否知道我会来。牠说:「不知道。她知道却没有告诉我们。」我又问牠,我在帕莎汀娜市工作居住,牠有没有从那边的恶灵得到消息。牠说:「没有办法拿到。你筑了栏杆包围着我。」

知道我们有这么大的权柄,真有趣,亦叫人安心构思赶鬼计划时不准恶灵听到是很有用的策略正如能够命令恶灵回答问题和禁止牠们活动一样,我们也能够禁止牠们听到对话。 

我发现一个很好的作法是,赶鬼中稍作数次休息,这样做不单可以衡量进展,也可以藉此向受辅者解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暂休时禁止恶灵听到我们的形势分析和策略是必要的

我常向牠们如此说:「我禁止仇敌国度的代表听到我们说的话。」一旦暂休停止继续赶鬼时,就要将牠们从耳聋不闻的景况中放出来,否则牠们可能听不见我们命令牠们的话。只要说:「(恶灵名字)之灵,我让你重新能听见。」

八、恶灵可能会攻击队员

正当队长全神贯注地辅导之际,仇敌的势力或会在队中找寻脆弱者攻击。这是恶灵企图分散注意力的手法,使全队的焦点由手上的工作转开。通常攻击的方法是引起真实的疼痛感觉,或是大家觉得房间充满压迫感。对付这类问题可以斥责背后攻击的恶灵,或以祷告来清洁房间的压迫感。

最近就有这么一次攻击。一位队员名叫莎莉,她得到智慧的言语,想要破除咒诅,便站身想为受助者按手,脚却突然剧痛异常,几乎跌倒在地,便明白到这种事会发生,她镇静地斥责引起痛楚的恶灵,痛楚就马上消失。

九、可以多人共有恶灵

发现「恶灵共有」这现象之前,我们常觉得奇怪,怎么会在辅导中失去恶灵的联络?所谓共有的恶灵指的就是一个恶灵可以任意往来几位寄主之间,所以赶鬼的压力就更重了。已故的洛安尼(EarnestRockstand)曾提过共有恶灵的经验。他说那恶灵可以从这位受辅导的女士跑到五百哩外她母亲那里去,但若一有命令就能立即回到受辅者身上来

有一次,我辅导一对夫妇,他们二人共有恶灵。我命令恶灵留在丈夫那边,不准在两人之间跑来跑去,不久之后,我辅导那位太太,就问另一个恶灵,那个两边跑的恶灵还在不在,牠说:「不在了,牠在箱子里!」

通常共有恶灵的现象,是家庭成员或关系极密切的人,但是恶灵不能同时存在于两个不同空间之内,所以牠不是在这人这边,就是在那人那边

预先知道这种情形是好的,尤其辅导已婚而配偶也被鬼附的人,就更要清楚这点。如果你怀疑受辅者有共有的恶灵,可以命令全部恶灵停在你辅导的人这边,除非得到命令才离去,否则牠们不得妄动

恶灵的世界有高度发达的传讯系统,所以你说的禁制令恶灵都听得见,而且反应神速。你赶走这些共有恶灵之时,切切记得要禁止牠们返回以前曾住过的任何人那里去,而破除共有恶灵的人之间的恶灵联结(soul tie)也是聪明的做法。

十、假定耶稣会在信心想象(faith picturing)中出现

使用内在医治法,那人会记忆起过去痛苦的经历,请耶稣在这些记亿想象中出现,是很有效的疗法。

但偶有受辅者说看到的「耶稣」看起来似乎很滑稽,或是做一些不像祂会做的事,如伤害或侵犯他(她)。最近一位弟兄说见到的「耶稣」很黑暗、多毛和丑陋;又有人说她手里拿着刀。这两个映象后来都证实是入侵者所扮。

恶灵怎能这样做,我也不明白。但是感谢神,这种伪冒不常发生。如果出现这种情形,你可以向牠说:「如果这不是真正的耶稣,我命令你消失。」用「如果」是谨慎之词,因为我们也许误会了,我自己就有几回错误的经验。

这样说完,若那人见到的是真的耶稣,神通常会用种种方法确定。一旦你命令假耶稣离开,而牠也走了,就请真耶稣向那人显现。那人通常会见到祂穿着发光的衣服,且周围有光。如果他没有马上见到耶稣,可建议他转身看看,有时耶稣会站在信心想象之中。

、恶灵可能不说你听得懂的语言

有些恶灵似乎说双语,甚至是多语。牠们通常从说外语开始,但若命令牠们说英语,牠们能说。西非有位宣教士曾告诉我,她有一次用英语攻击恶灵,牠却用法文回答,她命令牠说英语,牠就用英语

为何有些恶灵只说单语,而其他的可说外语及多语,我就不清楚了。我曾对付过几个中国恶灵,牠们虽听得懂我用英语,牠们却不说英语,我只得依赖翻译,这样事情就困难得多了。

十二、构成灵魂连结的誓愿常增加恶灵的能力

有些人经常会在内心发这样的誓愿:「我绝不会像爸爸(妈妈)那样」或「我不要再信任男人了」甚或「我要学某某那样。」发这种誓愿通常是保护自我免受伤害的机能反应,然而,誓愿却会将起誓的人奉献给某人某物,同时也高抬那人攀升行为的标准。这似乎是灵界的一条定律,是给予恶灵一席之地,因为这种誓愿常阻挠人对耶稣尽心、尽性。

像这样的誓愿,会产生对人、对物不自然的依恋,会引致所谓的「灵魂连结」灵魂连结就是人与人或物之间的关系受撒但力量所支配我们能力互相连结,当连结是奉的名而建立时,是美妙、有益和自由的。但是,若仇敌支配连结活动,就会产生受奴役的结果。连结的关系包括性关系、血约、让别人控制自己,上契给如财富功名等物质,因此所有这些连结都得破除,才能接受神赐下的自由。

通常那人会极依赖誓愿和灵魂连结来抵挡伤害,但对于誓愿和连结的存在却是极其危险的事,而当事人却不一定自觉。这种连结关系虽然有时会从受辅者言谈间发觉出来,但一般还是靠智能语言或强迫恶灵招供而得。

受辅者得离弃这些誓愿和连结,再立志完全委身于耶稣,以填补以往恶灵占据的心灵空间

我的同事艾伦和我们分享下面的故事,指出誓愿是很严重的事。唐娜儿童期过得很糟糕,后来和子女流浪街头,当她诚恳地向主耶稣敞开心灵,也接受辅导数月,一切情况进展良好。

有一次,我们告诉她,该是处理她和母亲关系的时候了,她立刻否认对母亲有怀怨。虽然内心对母亲有深沉的烈怒,唐娜却满腔激动地说,不管发生什么事,若有人批评、攻击母亲,她都会维护、保卫她。

最后,唐娜虽不预期为了这事祷告会有什么结果,但她还是答应一起祷告。祷告中我们接触到恶灵,向牠夺取的数据使我们向唐娜说,「母亲既不保护亦不供应你的需要,你其实深感失望和忿怒。」我们又请她将这些情绪交给耶稣,她照做了,然后她非常惊讶,觉得心里顿时轻松。

但是恶灵还有地位,于是我们就再祷告。有智慧言语临到,说她得把照顾母亲一事交托主耶稣,因此我们向她挑战,要把「像心里那个小母亲的角色」交给耶稣。

一听到这话,恶灵就叫嚣起来,说:「喂!你怎知道这个?」唐娜原来还一直依恋着做母亲保护者的誓愿,就是这誓愿给了恶灵控制的能力。所以,当她唾弃这誓愿和完全信靠耶稣照顾母亲之后,恶灵就轻易被赶走了

十三、咒诅能让仇敌更加张牙舞爪

前面几页曾多方解释过咒诅的问题,此处不做详细处理。

这里要说的是,进行赶鬼服事的人,一定要随时注意咒诅的存在,正如誓愿那样,人对咒诅是不自觉的,因此一般要靠经验、智慧的言语、恶灵招供等方法来发现咒诅。

举例说,常见的是自我形像低劣的人不自觉地咒诅了自己或自己身体的一部份。我问恶灵那人有没有咒诅自己,牠们的回答通常是「有」。要破除自我咒诅,当事人只消唾弃咒诅就可以了。任何施咒诅的人,都能收回咒诅

如果是受人咒诅,恶灵会轻易透露事实,但要牠们说施诅者是谁,就比较困难了。有时只要你拒斥这些咒诅就足以解咒,但通常得先知道是谁施咒,才能找到源头来攻击咒诅

我们求神启示施咒诅者的名字时,一般来说很快就会得到答案,万一得不到这个数据,不管怎样,还是先攻击咒诅吧。                          

我们领受的诫命是祝福那咒诅我们的人(路六28;罗十二14)。因此,原谅和祝福施咒诅的人是很重要的(若是自我咒诅,也包括原谅和祝福自己)。我们中间有些辅导员用这公式:「我将这咒诅变成神的祝福奉还施咒的人,目的是……。

十四、赶鬼之后,受辅者可能会觉得更糟糕。

协助人得自由是个过程,并非一次即可得着,因为个人费时建立问题,亦得费时化解问题。也就是说,那人早习惯和问题共存,与恶灵和内在的垃圾建立起一定的互动平衡。因此,当任何改变平衡的事出现时都会叫受辅者觉得无比糟糕。

赶鬼和内在医治都须要作属灵的手术,正如心理辅导一样,而这开刀过程常会产生新的痛苦,因为受辅者得诚实面对生命中运作瘫痪的事物。瘫痪的机件切除时,痛苦会更剧烈,而留下来的情绪伤口就像治疗肉体疾病开刀后的伤口一样痛。我们都曾经和开过刀的人谈及开刀的痛楚,只是他们明白这是痊愈之痛,是必经的过程。

至于治疗情绪和属灵的困扰,受辅者要清楚明白辅导后的痛苦是正常的。受辅者也许想找到「快速疗法」,而神有时也的确会赐下不痛苦的内在医治和赶鬼过程。但是,多数时候受辅者仍得多次面对重整生活的必需,受辅者得学习如何生活下去。

清剿恶灵常会揭发受辅者未觉察到的伤口,虽然可以在神的大能下医治伤口,但那人却会先经历到心灰意冷的滋味。

面对灰心的现象,主持辅导的人当保持触觉的敏锐,且要鼓舞受困的人,时时提醒神为他(她)做过的事,帮助他(她)学习如何做好心理准备,因为这灰心的现象可能会维持一段时间。

在治疗过程中,须要有可倚靠及倾吐的人支持,神已预备了教会承担此责,因此如果教会愿意和赶鬼队合作,就再理想不过了。

可参看第十一章问题二十七。  

千回百折之外

在本书中我好几次指出,在这岗位上服事,仍有很多我不懂的东西,而不懂却是为人师表者所最不易接受的。人总期望什么都懂,甚至也能懂得奥秘之事,但我都不得不承认我懂得不多,这实在叫我谦卑下来。

重提本章开始时所提及的一个论点,就是能经常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已使我非常兴奋。不懂得的事已不太重要了,只要与神亲近且释放多人,就如祂自己所应许的(路四18~19),我就可以欢喜不已了。在这里我愿意和你分享一段经文,是神一再地在这事工中提醒我的。

你要专心仰赖耶和华,不可依靠自己的聪明,(译注:原文英作「不可依靠自以为知」)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认定(依靠)祂,祂必指引你的路。不要自以为有智慧,要敬畏耶和华,远离恶事。(箴三5~7)

所以,尝试去做吧,即使你也还未完全明白赶鬼是怎么回事!这仍是值得做的!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