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黑暗使者》第十一章  问答篇(1)——Charles H. Kraft(查尔斯·H·柯瑞福)

(音频在最下方)

第十一章  问答篇 

我觉得坊间的赶鬼及内在医治书籍中附有「问答篇」对读者颇有帮助。本章除了总结已提过的问答之外,亦包含未提及之处。以下简覆一些经常问到的问题。 

我回答不了的问题

李莎生于一个撒但教徒的家庭。父亲,特别是母亲都曾虐待她,还将她交给或「租给」其他人。自有记忆之始,李莎就开始参与血祭和其他各种恐怖的活动,因此早被数百个恶灵所侵犯。我们一周又一周地辅导她,见她「起」就满心欢欣,见她「落」就陪她一起挣扎。医治的过程中,她一连串问了许多令她困惑的问题。

为什么神让这些可怕的事发生在我身上?

这一项李莎早已问了好多次。如果神真是我们所信靠的,为什么竟让一个小孩子被侵犯且屡遭强暴?为什么竟让她生于撒但教徒的家庭呢?祂爱别人却不理会李莎吗(及其他遭遇相同的人)?

我不知道该怎样回答这些问题,就连现在正进行此书的写作,回忆她痛苦地问着这问题,我仍不免痛哭流涕,神竟容许这等事发生。我习惯回答所有人问的问题,但对这个问题我却苦无答案。

哦,当然可以说神给人自由的意志,所以父母可以误用这意志控制受他们掌握的人,我相信这是事实。但为什么祂却令无辜的人毫无保障可言,这的确非我所能理解的。

所以,每有人问这问题,我只简单地说:「我不知道。」但我会告诉他们我所知道的。

首先,我知道神是美善的,我知道祂爱和关心人,且有能力亦愿意帮助任何求援的人。

第二,我知道神不怎么回答「为什么」这类问题,祂甚至完全不答。祂没有回答约伯问祂怎样管理宇宙万事万物,祂也没有回答我们类似的问题。所以我们就得学约伯一样,满足于没有回答的现状,且信靠祂到底,即使现在祂就要结束我们的生命,也当信祂到底(伯十三15)。

第三,我知道撒但希望怎样对付受辅者(和一切人)。牠想做的就是杀戮毁灭(约十10)。

所以我的逻辑就是这样:如果仇敌毁灭不了受辅者,这即是说当时有一位比撒但更有能力的保护者在场,那保护者就是耶稣。而我也知道耶稣的能力可将人从仇敌的控制中释放开来。

虽然我说不出神为什么容许撒但存在,但我却知道祂愿意,也会用祂的能力释放人。那些愿意和耶稣同工争取自由的受缚者,都会发现祂真的释放他们。

李莎另外又问一个问题:「为甚对我这么困难?」

为什么我要挣扎那么苦才可以享受自由,而其他人轻轻松松就过关?神既全能难道却不能马上「让」我进入自由里去吗?

能,李莎,祂能够叫你马上得自由。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祂没有这样做。一般来说,除非我们很努力和祂合作,以收成效,否则祂不会赐下自由。祂这样决定,是不是因为在康复的路上,祂渴望我们经历与祂同行的兴奋?

不过,我知道的是,如果我们不断和祂合作,祂也不断和我们合作(罗八28),而结果就是得到更多渴求的自由。

另外一组常见的问题(我自己也问)就是:「为什么恶灵不会马上离开,就像耶稣的例子那样?」 

就如在第二章迷思之三里说的,但愿我知道答案,就能大大节省时间和体力。如果我们像耶稣那样与父亲近,也许就会叫恶灵马上走吧。但就目前来说,神能带领我参与祂的事工,赶逐恶灵,使人得自由,我已非常快乐。 

对于我可以尝试回答的问题

赶走了的恶灵可以返回吗?

答案是「可以的」。除非满足两个条件:禁止牠们回来,及清除了垃圾。如果恶灵在那人里面仍持有情绪或属灵的垃圾,牠们就可以回来,而那人或许不够强壮,赶不走牠们。不过,即使不准牠们回来,牠们还是会在外面工作,只是不能再进入了。

恶灵寻找躯体,会尽一切所能收复失地。但如果人里面没有牠生存的合法权,此人又靠着基督的能力生活,牠们是不能重入的。然而初得自由的人常会受愚弄,恶灵其实在外面说话,却欺骗人说牠们在里面。那人于是可能再掉进老旧的态度行为模式里去,而替原来的恶灵(若未禁止再进入)或其他恶灵(若原来的不能进入)制造更多的垃圾。

我们帮助人得释放之际,得记住禁止恶灵重返或差派别的恶灵来。据我所知,我禁止回来的恶灵没有一个能回来。不过,偶然也发现受辅者若再回到老样子里去,那么就会使其他有同样功能的恶灵进入。举例说,死亡之灵赶走了,那位女士却又要自杀,这就让另一个死亡之灵进入了。

另外,初得自由的人很需要辅导。虽然恶灵走了,那人仍然要与耶稣合作,否则就只会制造更多垃圾。那人必须要下定决心才可以选择正确之路,及放弃旧有的习惯,亦需要运用神所赐的权能方可赶逐任何寻找入口的恶灵。

应该将恶灵赶到那里去?

有人说赶入深渊、有人说赶去交给撒但。我发现恶灵对两种提议的反应都极负面。牠们负面的反应实不足虑,只是牠们会以为我们真的有能力送牠们到那些地方去。也许我们真有这等权柄,但圣经似乎没有印证。

不过,我采取的做法比较谨慎。我差牠们到耶稣那里,知道该怎样处置牠们。所以我通常都命令牠们「去耶稣的脚跟前」。如果我已命令牠们走进上了锁的箱子里,就会请天使将箱子带到耶稣脚前,然后命令恶灵首领告诉我牠们抵达了没,若到了就请求耶稣处置牠们。另外我通常也在那人和恶灵之间放上十字架和空坟,禁止牠们返回或派别的恶灵来。

怎样才知道恶灵真的走了?

这可不是容易的。因赶鬼到了最后,恶灵会变得沉默,因已软弱不振,另外牠们也想因此给你错误的印象以为牠们走了。这时神常常会给我智慧的语言,助我识破牠们的诡计。不过,秘诀通常只是坚持不懈而已。很多时候,当我蛮确定恶灵走了,但再问一次时,结果牠们还在。

第一条守则是切记清理所有垃圾。如果你觉得应可轻易赶走恶灵,然而恶灵却不走,这可能是因为受辅者生命中仍存有待清理的东西。清楚这点,我就经常强迫恶灵告诉我那人是否仍有待清除的东西。这些东西都处理好了之后我还会问:「你预备要走了吗?」叫人惊讶的是,牠们常表示知道自己的路已走到尽头了。 

我发现,若求神让受辅者看见恶灵离去的情况,他通常都会看得见。所以我常请求出现一幅画面,让受辅者看见天使把箱子从恶灵头上垂下来,将牠们锁起来带给耶稣的情景。恶灵被上锁了之后,我会问恶灵首领,想知道正发生的事。牠会告诉我是不是所有恶灵都锁在箱子里了,是不是已到了耶稣脚跟前了,以及其他我所要知道的细节。

有时首领虽然自己在箱子里,却透露牠的手下仍有些在外面。举例说,最近一次死亡之灵和大部份手下都在箱子里了,我问牠:「你所有的手下都进了箱子了吗?」牠说恐惧之灵还在外面。于是我就将矛头转向恐惧之灵,查出牠仍掌握着的东西,将这些东西清理掉后,牠也只好进入箱子里去。天使就将箱子带给耶稣

一旦箱子到了耶稣的脚跟前,我就请耶稣处置它,并让受辅者见到祂所做的。那人常会见到耶稣压碎箱子,丢掉它,丢到深渊里去,或简单地弄走箱子。而受辅者也通常会感觉到清楚的释放感。在受辅者和恶灵之间,我常放下十架和空坟,并这样说:「奉耶稣之名,我将祂在这里所做的一切立定下来。」

若离弃恶灵,牠们会自动离开吗?

有时只消离弃牠们就足够赶走牠们。这使人可以自己赶走恶灵。不过,最常见的是,即使内在医治的功夫做足了,而那人也离弃了恶灵,但还得要下一道带权柄的命令,叫恶灵离去。有时这道命令可由受辅者自己发出就够了。但更普遍的情形是得由他人来下命令。

应该尝试自我赶鬼吗? 

应该。在基督权能的学习上,我们要坚定在基督里的身份既身为万王之王的儿女,我们就承继了统治权,亦有权运用天父的能力,学习如何斥责仇敌和破解仇敌在我们生命中的计谋,帮助我们得到自由而不受捆

不过,似乎不是每个人都会自我赶鬼。若想尝试的话,可以用攻击外面恶灵的方式那样攻击里面的恶灵,强迫牠们告诉你牠所依附的事物,和处理每一件在脑海里出现的事。当恶灵再也提不出任何掌握的问题之后,就可用上面建议的方法,赶恶灵出来,差牠们到耶稣跟前。

怎样才知道要如何信任恶灵所提供的数据?

还未查证所有可以查证的数据之前,切勿相信恶灵的话,而受辅者也可以清楚知道牠所说的是真是假。内在医治所用的资料也可拿来和恶灵的资料对证。若以此资料要对付恶灵,而对付之后会削弱恶灵的,也是印证的方法。

第八章讨论这课题时我也提过,即使奉耶稣的名命令恶灵说真话,牠们还是会试试吹牛皮、欺哄人是否行得通。能从牠们身上拿多少数据就拿多少,只是要小心应用,要依靠圣灵和被鬼附者所印证的,神也常会赐下智慧言语来印证或否定恶灵的话。

如果一次辅导还没赶走恶灵呢?

在两种情况下,通常大业是没法完成的。一是辅导之中可能有太多待处理的问题,所以每次辅导时应当集中赶走老鼠,直到牠们都走光了为止。而另外的原因,是你以为牠们走光了,事实却是相反。

成功的钥匙是忍耐,不灰心气馁。被鬼附者常有很复杂的成因,必须用多些时间清理干净。因此每次辅导只要做你和圣灵认为最恰当的份量就行了,再预约下次见面时间。同时亦可以给受辅者一些习作以削弱恶灵的能力,例如赞美、崇拜、读经、祷告、处理情绪及属灵困扰等。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