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黑暗使者》第十一章  问答篇(4)——Charles H. Kraft(查尔斯·H·柯瑞福)

(音频在最下方)

恶灵用你的声带说话时,会有什么感觉?

如第二章指出,恶灵不能完全控制住寄主。但是,很多人常害怕,若让恶灵藉他们说话,会增加恶灵原有的能力。在圣灵的能力下工作,大可不必存此疑虑,因为祂控制整个过程,人便可以控制恶灵不准牠说话以及要牠什么时候说话。

有一次我辅导一位女士,她里面的恶灵回答我的问题,可把她吓倒了。她的反应是想阻止恶灵和我沟通,因为她与牠们为伍,不和耶稣在同一阵在线,我也帮不上忙。很多时候受辅者会说:「你不会想知道牠们说什么。」亦即是说,恶灵对我说不礼貌的话。所以受辅者自觉地保留,不让我知道。

当恶灵有反应的时候,寄主常会听到答案,或是脑海中出现印象是声音或是印象,就得看两个因素了:恶灵的力量和寄主是否愿意让牠们说话。有些人知道自己内住恶灵时吓得魂飞魄散,如上面那位女士,要不然就会不准恶灵说话。

不过,只要寄主明白,虽有别种的生灵内住,我们却有权柄和能力胜过这些恶灵,他们就会软化下来和我们合作。软弱的恶灵很可能没能力用那人的声带说话,就会用印象来沟通。

恶灵回答问题,常会叫那人混乱,不知那些话是恶灵还是自己在说,我请那人无论有什么意念、印象,都要告诉我,让我来分析。我们两人合力,就容易辨识了。这样,不管是恶灵直接用那人声带说话,或是那人说出所感觉的印象,我们都可以与恶灵继续对话。

我们和恶灵说话时,那人会觉得自己是旁观者,察看一场只经过他的嘴巴却不经过大脑的对话。

恶灵一旦被逐,鬼附现象就会马上改善吗?

恶灵被逐,医治过程只完成了一部份而已。我曾说过,全人医治,特别是医治情绪及属灵的垃圾,才是追求健康的最重要两个环节。因此,赶出一两个恶灵,对受辅者来说,只可能等于揭发一两个问题而已。

受辅者通常都得调适新的感觉,而调适期间也不一定顺利。有时候,恶灵专事压抑情绪。赶出这种恶灵,寄主会既痛苦又平安喜乐。他也许会觉得万事陌生又产生错觉,似乎有更多不对劲的事在发生,这都得向受辅者解释清楚。

珍妮(见第三章)自有记忆开始,就听到有声音在头部说话。我们辅导了她一次,她很高兴那声音终于消失了。原先恶灵说话使她受尽自我批评揶揄之苦,如今一切皆过去了。

不过,她也发现自己以前曾在某种程度上依赖这些声音来替她做决定,现在再也没有声音相助了,亦即是说,她得学习新的方法,自己做决定。对此,她不自在到一个地步,反希望「有用的」恶灵声音能返回呢!

另外一件不舒服和痛苦的事,是恶灵离去而暴露出来的现实,是充满了有待清理的垃圾。神的道路亦即真理之途,撒但的道路却属于欺骗说谎。恶灵经常欺骗人,使人躲藏起来,拒绝面对自己和自己受过伤害的事实。与神同工、面对医治会产生不如人意的真相,因此常会引发种种问题。

举例说,受辅者在辅导中或能面对真相赶出恶灵,但辅导环节完了,这些新发觉的真相却会如天塌下来(恶灵也在外面加一把力),引起极大的痛苦。

我们参与赶鬼和内在医治的人,在那人挣扎适应的关节上,必须伴随左右。因为渡过这段时期比完成一段辅导时间更困难。有一位女士如此说:「目前我正处于辨识身份的危机,不再敢肯定自己是谁。」她受欺骗这么久,要辨识和接受过去恐怖的事实,自然会混乱痛苦了。当然,过去的欺骗误导了她,但也保护她不必面对事实。没有了这块护垫,生活对她来说就非常困难。

恶灵也常设法毁灭受辅者的生活和人际关系。举例说,因恶灵会压抑人的成长,人就变得不成熟。只要垃圾和恶灵被赶走了,受辅者就得面对这不成熟的问题,建立以前所没有的成熟。

人际关系,特别与亲密的亲友的关系,常要重新定位。有一位女士,姑且叫她撒莱吧。她里面的恶灵被赶出来之后,不到几个星期,老板就叫了她进去。他只问了两个问题:「你出了什么事?」和「能保持原来的人际关系吗?」现在撒莱得面对的问题,是怎样重新定义她与人的关系,包括同事、丈夫、以及大部份的人,这可不容易哪!(参见第十章千回百折第十四条)

若是多重人格,释放了核心人格是否会同时释放了其他人格呢?

通常不会。一般来说,得按不同人格单独赶出恶灵每个人格都得独立评估恶灵的情况和医治的需要。同一个身体里的不同人格,也不是全部给鬼附着的。不过,恶灵亟欲继续干扰,愈强愈好。因此牠们会主动地隔开不同人格,除非被禁止,否则恶灵也会叫不同人格间互相交替,以干扰赶鬼的进行。

虽事实近乎匪夷所思,但辅导多重人格的辅导员真的发现每个人格都有其独立的意志、独立的思想、情绪和属灵经验。举例说,一个更替人格可能是虔诚的基督徒,另一个却可能激烈否认与基督有关系。

这种反常的本质,即表示每个人格都有必须处理的垃圾,因此每个人格都得个别施行内在医治和赶出恶灵,也得分别带领每个人格信主。这也是我所做的第一件事。

有时对付一个人格内的恶灵首领,会发现牠也掌管别的人格内的恶灵。所以我会命令凡由牠控制的恶灵得和牠一起捆绑起来,也跟着一起出去

以杜莉萨的个案来说(见第三章),她里面那个叫做监护者的恶灵,从核心人格里赶走时,我命令牠也带走一切的手下。结果牠从别的几个人格里带走了一些恶灵,但过了不久,另外一个人格(非核心人格)呼叫另一个监护者恶灵来,牠也居然来了,我们只好在这人格里独立处理这监护者之灵了。 

须要回答的问题,就只这些吗?

不,当然不只这些。但我盼望本书里的这些回答,能够带领你进入赶鬼事工,在事奉之中,你会对旧问题提出新答案。当然你也会发掘新的问题——亦盼望你找到新的答案。在你追求的路程中,求神祝福你。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