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黑暗使者》第十一章  问答篇(2)——Charles H. Kraft(查尔斯·H·柯瑞福)

(音频在最下方)

被鬼附的人可以替别人赶鬼吗?

答案先肯定「可以」的。我见过很多次,辅导者本身并不是处于得释放的过程中,或者是对自己也被附身而一无所知,但这些人仍然能赶鬼。对于这些人,我不会推荐辅导那些不愿意努力得释放的被鬼附者,因为他们里面的恶灵干涉的机会太大了。

若赶鬼时有队员不知道自己被鬼附,就会出现以下的现象。这人里面的恶灵常常一听到别人给受辅者内住的恶灵下命令时,也会有所回应或者牠们想帮助受攻击的恶灵,引起混乱场面以分散注意,及扰乱赶鬼继续下去又或者牠们干扰寄主,反使寄主觉察牠们的内住

有一次我队正攻击一个梦魇之灵(性侵犯妇女的恶灵),当我们压迫力愈来愈强,梦魇之灵快被迫离开那位女性受辅者之时,队中一位女队员清楚地感到干扰。之后,我们花了些时间,也将女队员里内住的同名同职的恶灵赶走,叫她得自由。

若赶鬼过程中也有队员被鬼附的,我会为全队取得特别的保护,禁止恶灵用任何方法协助同党。但我说的命令用词会较简略,免得被附的队员尴尬。我会这样说:「我向全队宣告耶稣的保护,祂不准我们任何一人的仇敌代表,用任何方法干扰进行中的工作。」

如果你觉察到仍有恶灵内住在你里面,不要害羞以致于不继续辅导他人。当做的是,用上面类似的方法为自己及为他人取得保护。你可以静静地做,不必叫全队人都知道你的问题。

触摸被鬼附的人会被鬼附吗?

我发现有些人过份陷于恐惧,怕一碰触到被鬼附的人自己也就会招来恶灵。有些人甚至认为,赶鬼的人千万不能碰触受辅者,免得也得了感染。

实情比这种简单的反应要来得复杂,但有些规律可寻。其一,若你软弱,你可能从别人感染恶灵。

其二,恶灵的能力不只限于从寄主「跳去」另一接触的人。牠们能行走在空气之中,一如行走在接触寄主的手一样轻易。

其三,若在圣灵的保护之下,牠们就无法进入。

我们得经常求神的保护,不单只在辅导时这样做,因为我们随时都会被带着恶灵的人所包围。在辅导之中,也不要怕触摸受辅者,他们常常需要爱心的接触,只是得先请求许可方能接触。如果受辅者曾受过虐待,你或许要先赢得他们的信任,接触才会合宜。如果会引起误会,不接触更好

夫妇该同时接受辅导吗?

夫妇一齐接受辅导是好的,尤其因他们共有恶灵的机会很高,就更要同时接受辅导。况且二人同时能合作提供数据和洞见,对彼此更有帮助。结了婚的人在属灵上是联合的除了两人都共有恶灵之外,一起得自由是更重要的。而且,两人同时改变,也能建立起互相支持的系统。因此如果只单独辅导一人,另一人也要尽快接受辅导。

采取行动夫妇之中或有一人想单独处理一些问题时,若有不宜说出的秘密,当在祷告中及与辅导员商讨之际,决定要不要向伴侣揭露,或如何采取行动。虽然有时得守密,但最理想的莫如夫妻二人无话不谈

当然,如果两人关系因此恶劣,或一方开放的态度变质,就可能不是揭密的时候。无论如何,解决了问题之后再和伴侣分享,总比在挣扎中说好得多。

偶然会有一方不能接受辅导。但能辅导一人总比一个都不辅导的好。有好几次,配偶见到寻求辅导的另一半改变,自己也会要求辅导。其中一位说:「我的丈夫变了,我也想接受同样的辅导。也许我也可以改变啊!」

可以辅导不情愿的人吗?

前文也提过,辅导不情愿的人是很困难的。我周围有好些极需要内在医治的人,他们身上也有附身的恶灵,但他们就是不肯接受辅导。这真叫人伤痛——也许耶稣在那位有钱的少年人转身离去时,也有同样深刻的伤痛(可十17~22),马可福音说耶稣爱他(21节),但也尊重那位少年人的决定。耶稣既没有降低要求,也没有跑去追他。

我相信耶稣常说:「你的信救了你」(太九22;可五34,十52;路八48,十七19),基本上指的是人选择了追求得救,和在适当的地方寻求释放。缺少了这意愿,就是神也不会医治人。所以我的政策是,除非协助人改变意愿,否则就不辅导不情愿的人

然而,我却常常发现,有些来寻求辅导的人实际上是潜意识不情愿的。特别在辅导过程之中,我知道我的责任是帮助那人愿意跟神和我们同工,解决问题,也要他下决心去做。因此,我经常数度小规模地显示神的能力,以及祂对这人的关怀和爱。所谓「小规模显示」,包括医好头痛,或请耶稣来抱一抱他,或以平安祝福那人,使他感到平安如海潮涌现。

若受辅者的意志被恶灵强烈干扰,怎么办?

我已经提过恶灵可以内住于基督徒的思想、情绪、意志里。我亦提过,若要赶走恶灵,那人的意志必须完全参与其中。为此,若我觉察到那人意志里恶灵的活动频繁,就会在辅导之始即赶走恶灵。

可以向恶灵说:「奉耶稣之名,我们掌管某某的意志。削减你恶灵的权柄,解除你控制意志的能力。如果__(那人姓名)将意志交给你,我们拒斥这种授受,且替耶稣取__(那人姓名)的意志。

这样取回那人的意志常会给赶鬼过程增加力量。不过,恶灵既知道自己若输了那就惨了,当然会争夺那人的意志。用上面的言语通常能争回部份意志和自由。若不能,则先进行内在医治,那人(和恶灵)能让你医治多少就医治多少,之后就再尝试为基督完全夺回那人的意志。

可以自行辅导家人和朋友吗?

辅导自己的家人朋友会很困难,却也很有意义。但受辅者面对辅导员一定要觉得自在。只是一般来说,受辅者和从事赶鬼事工者若关系密切,受辅者会觉得局促不安。

每件个案都得个别衡量,这全看两人关系深浅和受辅者的开放程度而定。即使你觉得他(她)接受辅导会获益良多,但还是千万别强迫亲近的人,要让你所爱的人自己决定要不要请你参加辅导。若他(她)婉拒你参与,你也不要心中忿恨不平。重要的是他(她)得到自由,倒不是你有份于赶鬼。

若加赶鬼事工,家人会有危险吗?

很不幸地,答案是「会的」。仇敌不喜欢人对抗牠,所以牠会转而攻击脆弱的人,叫我们停止攻击。如果家人因为未完全清理垃圾,而变得脆弱,他们受攻击的机会就更大。

自卫的方法起码有两种。其一,自然是邀请家人处理内在垃圾的问题,坚强起来。其二,我们的祷告在某种程度上也能保护他们(尤其是家长的祷告)我们有能力且应该常常运用神的权柄,禁止仇敌攻击家人。这保护似乎能阻止外来的攻击,但若家人主动邀请恶灵进入,就无法奏效了。

这是个很难决定的取舍。很多加入赶鬼事工的弟兄姊妹发现家人不肯努力脱离禁制、争取自由,因此每当仇敌想欺压辅导员,就会向他(她)的家人报复。所以,这些弟兄姐妹会在仇敌攻击亲爱家人的阴影下事奉赶鬼呢?还是放弃赶鬼,叫仇敌得逞呢?处于这二者间相当为难,不管代价如何,我都反对放弃赶鬼

遭到恶灵恐吓,怎么办?

最近与恶灵的一战中,牠说了一句我以前听了千万次的话:「我会杀了你!」可是当我祷告过,求神保护全队和一切与我队有关的人和物时,我就能对牠说:「你怎伤得了我?我是受保护的。」牠也清楚牠伤不了我

正如前文多次提及的,恶灵喜欢吹牛皮。如果略施小技能就叫你放开牠们,牠们又怎会不这样做呢?因此,我们抵挡牠们最威猛的武器,就是取得神大能的保护。但如果在受到恐吓时才发现没有说出保护全队的话语,只要在恐吓之后补说,也一样有效。可以这样说:「我求上帝以圣灵的能力保护我和在场的人,以及所有与我们相关的人,我们都不致于受到恐吓与伤害。」这样就可以摧毁恶灵一切的恐吓了。

辅导之中,恶灵能求助别的恶灵吗?

答案:「能够」。除非你已切断了这种帮助。我第一次学到这功课,是一次辅导同性恋恶灵的寄主。我挑战恶灵的时候,那人双眼向上望,好像在天空找寻一些什么东西似的。我警觉到恶灵在寻求协助,就禁止牠再继续仰天长望,这命令似乎很有效地削弱了恶灵的力量。

我现在已习惯在每次开始祷告之时,都加入命令、禁止恶灵寻求帮助。我会说:「我全面禁止这些恶灵从外面或里面得到其他恶灵的帮助。」除了禁止外来帮助,我也会禁止里面的恶灵结党来阻挠我们正在处理的恶灵。

如果恶灵似乎太强悍了,赶不走时怎么办?

特别是刚参与赶鬼事工之时,你常会觉得恶灵似乎都太强悍了。这是有原因的。首先,恶灵可能只是吹牛而已,或者牠一点都不强悍,却想愚弄你,使你以为牠的控制力比实在的强。或者牠可以从外面及里面的恶灵得到帮助。你要预防这招,先下手切断牠所有的帮助

又或者内在医治仍不足以削弱恶灵,使牠轻易离去,或者仍有牠掌握住的东西没清理干净。若是如此,则回来再进行内在医治

如果较强悍的恶灵不肯提供需要医治的地方,可以叫较软弱的出来,迫牠们招供会轻易一些。同时,也要确定受辅者整个过程都全心合作,又要默祷求神启示需要医治的地方。有一次,我就是这样进退维谷。那位受辅的年轻人,突然向我透露一件他长久以来都隐瞒着的罪,这就破坏了恶灵的掌握,牠很快就得逃走了。

如果什么都行不通,就结束这段辅导吧。暂停一些时日可以让圣灵向你启示上一节还未启示的内容,这也很好。在暂停期间,我会将恶灵禁在箱子里,直到奉耶稣的名再叫牠们为止。我也不准牠们听到我们的计划,及拟订的步骤。

给那人一些功课也是好的——祷告、崇拜、读经——和花些时间在圣灵的引导下反省仍须努力的地方。受辅者下次返回时,大概起码已处理了部份剩余的问题,而削弱了恶灵的能力。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