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之名-神赐予信徒最为不可思议的礼物》笫13章 “奉我的名赶鬼”(1)——甘坚信

(音频在最下方)

笫十三章 “奉我的名赶鬼”

  • 耶稣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其中提到的第一个神迹就是:奉我的名赶鬼。”(可16:17)换言之,他们应该用权柄赶走魔鬼。祂没有说神迹只会随着传道人,不仅仅只有传道人可以使用耶稣之名对付魔鬼,所有的信徒都可以
  • 信徒应当知道他们有这个权柄。
  • 圣经——我们的教科书,记载了这么个故事。奉耶稣的名字,保罗从一个被巫鬼所附的女孩身上赶出了魔鬼,释放了她,这件事震动了整个以弗所地区的信仰根基。
  • 使徒行传16:16-18后来,我们往那祷告的地方去。有一个使女迎着面来,她被巫鬼所附,用法术,叫她主人们大得财利。17她跟随保罗和我们,喊着说:“这些人是至高神的仆人,对你们传说救人的道。”18她一连多日这样喊叫,保罗就心中厌烦,转身对那鬼说:“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吩咐你从她身上出来!”那鬼当时就出来了。
  • 注意这位少女是“被巫鬼所附“的保罗没有对女孩说,他是对邪灵说的他对邪灵说:“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吩咐你从她身上出来!“(18节)圣经说那鬼当时就出来了
  • 那个邪灵不得不出来,牠不可能不这么做。记得腓立比书2:9、10这样说:“所以,神将他升为至高,又赐给他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

那个邪灵必须向耶稣之名屈膝,魔鬼听到命令就只得离开。是耶稣之名做了这一切,而这个名字在今日教会中的能力,一如当初。耶稣的名字里蕴藏着一个多大的宝藏啊——然而,我们竟忽略了它。康阳牧师指出:  

  • 读现代宗教的书籍,或听一般传道人的讲道,很容易让人感觉魔鬼已经不存在了,或者牠们成群结队地躲在城市的贫民窟中,只在底层的人群中穿梭。
  • 1952年12月,当我和一位牧师在他家的厨房一起祷告时,主耶稣基督在异象中向我显现。祂说:“我要教你一些关于魔鬼和邪灵的事,因为从今晚开始,一旦你进入灵里,我曾提到过的辨别诸灵的恩赐就将在你的生活和事工中彰显出来。”
  •  我被提到异象中,耶稣教了我大约一个半小时。 
  • 异象中,我看到一个邪灵通过在某个人身上运作,搅扰一位牧师并制造各种麻烦以分裂他的教会。
  • “不要对付人。”耶稣说:“对付背后的邪灵。”
  • (我们常常就错在这里,我们试图对付人。保罗是对那个邪灵说话,不是对少女。) 
  • “我该怎么做?”我问。那位牧师和我在同一个州,但另一个人则在美国的另一端。
  • 灵界没有距离。“主说,”只要奉我的名对那个邪灵说,命令牠:“你这个在某某身上运作的邪灵。还借此骚扰和羞辱神的仆人某某的事工,我命令你立刻中止你的活动,停止你的阴谋。”
  • 异象中,我可以看到那个运行在某人身上的邪灵。当我说出耶稣教我的那些话,那个邪灵缩成一团,像一只被抽打过的小狗一样,哀怨地抽泣。
  • 然后牠对我说“我知道如果你命令我,我必须得走,但我不愿意走。”
  • 我说:“我奉耶稣的名命令你。” 
  • 牠并不怕我——甘坚信这个人,但是牠记得耶稣是怎样死了,代替我下了地狱,又是怎样在永刑的黑暗世界里,在撒但的国度里,将牠打败的。牠记得耶稣怎样从死里复活,推翻了黑暗政权,剥夺了掌权执政的权利。牠记得耶稣怎样捆绑了撒但。牠记得耶稣怎样废除了牠。所以那个邪灵非常害怕,在耶稣之名面前,牠离开了,再也没去搅扰过那位牧师的事工。
  • 不久后,我在科罗拉多州普韦布洛市举行一场聚会,当我们为病人按手时,队伍中有一位男士,他对我说他神经绷得很紧,无法入睡(他妻子后来告诉我他有精神疾病,已经六个月无法正常上班了。医生建议她下一步该做的事情,就是把他送进州立的精神病医院。) 
  • 我为他按手祈祷他的精神问题得到医治,并且他可以安然入睡。然后我继续为下一位祷告。离开这个男人坐回我的右手边大约十分钟左右的时间里,我又服事了大概四、五个人。
  • 我凑巧往他坐的方向瞟了一眼——我睁大了眼睛,神让我看到灵界正在发生的事辨别诸灵的恩赐便是看到或听到灵界。)我看见他右边肩膀上坐着一个魔鬼,牠看上去像一只小猴子,牠的一只手臂绕着这个男人的头。我明白过来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我对他说:“回到台上。”
  • 他走上来,我能看到这个魔鬼坐在他肩上,就像我看到他一样清楚。
  • 我对魔鬼说:“你必须得离开。”牠说:“我知道,我知道如果你命令我这么做,我必须得做。”我说:“奉主耶稣基督的名,你现在就离开这个男人的身体和思想。”我看到牠从男人的肩膀上掉落到地上,牠躺在那里一边哀哭一边抖动。我说:“不仅离开他的身体,而且离开这地方。”于是牠从边门逃走了。
  • 这个男人举起双手赞美神,他的脸亮了起来,在我告诉他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之前,他说:“好像是有一个钢圈箍着我的头,然后突然折断了。我自由了!我解脱了!”16年后我再次见到他,他依然是自由的。
  • 每次主允许我看到灵界时,那些邪灵都会颤抖战栗。但是无论我看不看得到,这些事情都在发生,因为我知道耶稣之名中的权柄我无须看到魔鬼才能对牠说话——就像我没有见到神也可以与祂交流
  • 如果这个真理能真正进入到我们信徒的灵魂深处,生活就会大为不同。耶稣之名属于我们,所以魔鬼是害怕我们的。 
  • 我曾在某个教会讲道,是我碰到过最难讲道的教会。会友都很好,他们爱主,他们喜欢我的讲道,但是我依旧感觉在那儿讲道非常艰难,整个气氛很诡异,好像每句我说的话都从墙壁上弹回来,弹到我脸上。
  • 几个月后我回到那里,在另一所教会传讲复兴。我回到先前的这个教会,和牧师及其家人会面,然后我在新年的守夜聚会中为他们讲道。第二天,牧师的妻子问我:“甘弟兄,你感觉到我们教会有什么不同吗?”我说:“你指哪方面?”
  • 她说:“有没有感觉讲起道来更容易了?现在的讲台怎么样?”我说:“简直是天壤之别,根本不像在同一个讲台上讲道,不像在同一个教会讲道。”
  • 她说:“让我丈夫告诉你原因吧。”
  • 他说:“我不会告诉会友这些,因为他们可能会认为我疯了。”

(属灵世界之于我们,应该像水之于鱼一样真实——因为那才是我们赖以生存的世界。然而当某个人偶尔接触到灵界,由于大部分教会活在自然世界,并受制于肉体,他们会认为那个人疯了,得了妄想症。) 

  • “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牧师说:“但我愿意告诉你。我之前很犯愁,我从没带领过这么难讲道的教会。讲台似乎把我绑住了。我知道会众爱我,他们很支持我们,我们在他们的家中都有很好的交流团契,但就是这个讲台,感觉像个监狱。
  • “我开始为此事禁食祷告。第七天,我跪在离讲台三英尺的舞台后方,当我恰巧抬头向讲台上方看的时候,天花板消失了。”

辨别诸灵的恩赐开始彰显,神让他看到了灵界,他看到讲台正上方的屋梁上坐着一个巨大的邪灵,看上去像一只大狒狒,有一个成人这么大。 

  • 牧师说:“我听到我自己对牠说:‘你必须得下来。’牠一点反应也没有,甚至还突然停下来表示抗议。我又说:“奉主耶稣基督的名,你给我下来。”
  • “牠跌落到讲台上,然后跳到地上。我继续对牠说:“你给我滚出去!”牠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我似乎要说:‘我不愿意。’我说:“奉耶稣的名,你给我从这里走出去。’牠从舞台上走下去,我就走在牠后面。牠走四、五步就回头看看我,一副哀求的样子,我就会说:“不行,继续走。’但是牠不会走,直到我奉了耶稣之名命令牠

“我们从走道走下去,每四,五步停一停。我走到牠前面去打开大门。(灵当然是可以直接穿过门的,不过那位牧师还是这么做了。)那个东西不想要走出去,直到我奉了耶稣之名命令牠。打开门后我往后退了两步说:滚出去。‘牠一动不动,—声不吭,但我看得出牠的表情是在哀求我:不要!‘我说:’我奉耶稣的名命令你。”然后牠就移动了。” 

  • “牠从教堂的阶梯走下去,走到院子里一半的时候牠又停住了,回过头来看我。我说:“不,别停下。奉耶稣的名,你给我继续走。”
  • “牠走到院子的尽头,我说:‘你继续向前走,永远都不准回到这里来。”牠站在原地不动,直到我说:“奉耶稣之名。”然后牠跑到马路对面大约四分之一英里处,我看到牠溜进—家叫做绿色小屋的夜店。第二天晚上那个地方被大火烧毁了。”
  • “自那以后,在这里讲道感觉轻松多了,会众也感觉到了,他们问:“发生了什么?’我都没有告诉他们。”
  • 自耶稣1952年向我显现并教我圣经中关于魔鬼的经文后,我就跟随带领,去更详细地研究这一主题。我发现经文中有很多关于描写魔鬼的,牠们的习性,牠们如何影响人等等。
  • 以弗所书6章指出了一场争战,这不是一场人与人之间的争战,不是属血气的。
  • 以弗所书6:12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