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是否影响了我们的灵性? 这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要多(1)——Father Savvas Agioritis(神父-萨瓦斯·阿吉奥里蒂斯)

(音频在最下方)

神父-萨瓦斯·阿吉奥里蒂斯分享接种疫苗后属灵衰退的见证。

现在有很多关于接受COVID疫苗后的有害影响的说明,这种影响不仅是一个对成千上万的人的身体伤害,而且是一个属灵的伤害。

随着疫苗的推出越来越多,更多的信息/数据/研究已经浮出水面,大量的人口现在正在经历疫苗的悔恨。在所有不良副作用、死亡和疫苗的悔恨之中,也有内疚困扰的人,他们确信这种疫苗已经破坏了他们属灵的/灵魂联系

也许不出所料,几位神学家、研究人员、医生和科学家已经对疫苗引起的这种影响进行了预测和研究,我将在下面的视频后面链接。

在下面的视频中,神父-萨瓦斯·阿吉奥里蒂斯分享了他已经接受了COVID疫苗的同伴的经历。这是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叙述,还有一些人正在经历着同样的绝望。

感谢神父-萨瓦斯·阿吉奥里蒂斯将这一见证带到人们面前,同时也非常感谢为视频添加英文字幕的人。

该视频已经使用视频中的字幕转录如下,为了强调,我们加入了轻微的拼写改动(vaxx-vaccine疫苗)和修饰。

神父-萨瓦斯

我想向你们介绍一位牧师-修道士的个人见证,他犯了接受疫苗的错误,这是他的忏悔。如果任何人想知道他的名字,我可以私下告诉你们,他是希腊大主教耶罗尼莫斯手下的一名牧师,我将直接从出版物中阅读,幸运的是,它仍然还在互联网上。

牧师-修道士

用几句话,我将讲述我在接受辉瑞疫苗的第一剂之后的经历。

在接受疫苗之前,上帝用许多迹象阻挠过我,由于时间仓促,我就不一一列举了。

当我前往疫苗接种中心的时候,就在我排队之前,我觉得有什么东西阻碍了我的前进。当我走近的时候,我感到(闻到)一股让我很吃惊的恶臭。

神父-萨瓦斯

修道士说了,你看,上帝告诫过他,他还是去了。

牧师-修道士

当我正在接种疫苗的时候,其他人都在外面等着。当我离开的时候,我无法戴上我的牧师帽。

我内心感到非常羞愧,手里拿着我的牧师帽就离开了。

神父-萨瓦斯

正如你们所看到的,他马上就开始感受到恶魔的影响。因为他羞于戴上他的牧师帽,尽管他是一个牧师。

牧师-修道士

回到家后,我去卫生间洗脸,一照镜子,我就被我的脸给吓到了。

第二天我去超市购物,因为现在还是受难节之后(被接升天之前),我通常会用“基督复活了!”来迎接店主,或回答“确实如此,他复活了。”

神父-萨瓦斯

正如你们所知道的那样,在复活后的40天里,我们不说“你好/美好的一天”,而是用“基督复活了”来代替这句话。另一个基督徒应该回答“确实如此,他复活了”,而不是说同样的。

牧师-修道士

作为一名修道士,我惊讶地发现,我非常羞于对店主说”基督复活了“,这让我大为震惊

神父-萨瓦斯

他开始更强烈地意识到,在他的灵魂中有些事情并不好

牧师-修道士

一天后,我去当地教堂参加了神圣服事,但不是以牧师的身份进行礼拜服事。

进入祭坛后,我觉得自己好像死了一样

神父-萨瓦斯

你们看到一个活生生的属灵人直接就能注意到的差异。

牧师-修道士

我曾经在神圣服事中感受到的喜乐已经消失了,就好像我没有进入一个神圣教堂的祭坛,而是仿佛进入了在房屋里的一个房间。

所有这些事情都让我感到惊讶,但是,当时我并不相信它们由疫苗所造成的。

我看到熟悉的教区居民们把他们的脸转离我。

第二天,我发现我的良心给我带来了可怕的痛苦,就好像我的心被刺痛了,这种痛苦是我一生中从未感受过的。

我把我的感受告诉了一位同行的修道院牧师,他安慰了我,他告诉我说“这没什么,不要担心”。

离开后,我发现我良心上的这种痛苦是无情的,并在我内心进一步加深。从那一天起,我就陷入了深深的困扰之中,持续了13天,我无法入睡,也无法安静下来。

现在请允许我解释一下最可怕的部分,日日夜夜,我不断地看到撒旦在我面前,牠的脸距离我有20毫米的距离

我晚上睡觉的时候,感觉牠在拥抱着我,我就会浑身发冷

我读到对圣母玛利亚的礼赞的时候,我会感觉到我的血液好像在血管里燃烧,我感到有一个外来的存在,在我里面,它正在审判我。

感到一种恐怖,好像有人在说”你现在属于我了”

神父-萨瓦斯

你们知道这些东西有多可怕吗?非常真实,因为我们个人认识这个人。

反过来,这也证明了另一位做驱魔工作的牧师-修道士的另一个经历,被逼的恶魔在独白的时候说出了真相”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我不想告诉你这些,但我正被逼着。”

牧师-修道士回答说:”我没有在逼着你。” 恶魔回答说:”我是被逼告诉你的。”

于是,恶魔这样告诉他”我们在美国的一个小屋为疫苗举行了一个仪式。” 撒旦教徒为疫苗举行了一个仪式。

此外,恶魔还说 “接受这种疫苗的人将不能悔改”。现在,这可能看起来太严厉了。

牧师-修道士然后问到“为什么他们不能悔改?”

恶魔回答“因为我将会在他们里面。”

你们可以看到与最初说同样话的牧师-修道士的相关性,他感觉到他里面有撒旦,看到牠距离他的脸20毫米,告诉他“你属于我”

执行驱魔的牧师-修道士与恶魔进行了对话,恶魔是通过被恶魔附身的人说话的

恶魔告诉他”那些接受了疫苗的人无法悔改,因为我在他们里面。” 牧师-修道士问”你怎么会在他们里面的?”

恶魔回答说“随着流产胎儿的鲜血。”

我们之前已经提到,胎儿被用于疫苗,并被故意杀害以获取其细胞这些细胞是由这些无神论者的科学家和医生们从活体胎儿身上提取的,他们不持有任何神圣与圣洁的东西。

他们还从活体胎儿身上切除器官,如果胎儿已经死亡,器官和细胞就没有用处。因此,他们不是从垃圾桶中取出胎儿,即使是这样,也不能使其在道德上是正确的,因为已经发生了堕胎。然而,在这种情况下,这些胎儿是专门为一次堕胎而准备的

因此,魔鬼承认:”我已经在那些通过胎儿的鲜血而接受疫苗的人里面了”

因此,这个恶魔的承认与被引诱去接受疫苗的牧师-修道士有关。

因此,正如我们之前所读到的,他说他羞于戴上他的牧师帽,羞于说”基督复活了”,他在祭坛的时候如何感到了死亡,每个人如何把脸从他身上移开,因为他的脸被改变了

13天里他如何无法入睡或安定下来,最可怕的是,日日夜夜看到撒旦的脸在20毫米的距离内不断出现,他如何感觉到撒旦在拥抱着他,虽然他在努力读礼赞,但他的血液在血管里燃烧,他感觉有人对他说:”你现在属于我。 “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