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耶稣重燃爱火》第2章 当人类的热忱显得不是——毕迈克

(音频在最下方)

第2章 当人类的热忱显得不是 

父亲过世后,一种新的重责大任似乎落在我的肩膀上。有一阵子,妈妈在情绪上一直处于晕眩状态。父亲骤然离世让她感到极度的空虚和寂寞。现在,她变成了一个年轻的寡妇,只有中学学历,却要扶养一个完全瘫痪的儿子、五个女儿,还有我。我的姊姊雪莉十九岁,我十八岁,沛德十七岁,我的双胞胎妹妹雪丽(Shelly)和凯丽(Kally)十五岁,翠西(Tracey)十四岁,而丽莎(Lisa)十一岁。

十五年后,妈妈告诉我,父亲在那次致命的心脏病发之前,已经和末期心脏病搏斗了三年,但他不希望任何人知道这件事。在沛德出事之前,医生已经警告他,他的心脏撑不了多久。现在,我明白为什么父亲要我承诺我会照顾沛德。那次的谈话必然让他痛苦不已,因为他知道自己即将离开人世,留下一个瘫痪的儿子,以及一个年轻的大家庭。

在努力面对父亲的过世和自己瘫痪的过程中,沛德变得极端沮丧。我无助地看着他那双一度燃烧着希望和决心的眼睛逐渐失去光彩、变得黯淡。对沛德而言,如此一天天地熬下去甚至比死亡更痛苦。他开始憎恶生命。出事满一年,弟弟蔑视每一个活着的时刻——蔑视每一次的呼吸。痛苦和挫败感将他呑噬。他完全瘫痪,完全无助,完全无望。几乎一天廿四小时,他都得看我的脸。对他而言,这件事本身就是以让他沮丧不已。每隔两个小时——甚至在夜间——我帮他翻身,免得他长褥疮。所以,他将他部分的挫折感和愤怒发泄在我及周围的人身上。

医生警告我,这种沮丧感是经历不同伤痛阶段的人常见的现象。光是瘫痪就不是大多数人所能应付的。然而,沛德不但得面对伴随瘫痪而来的恐惧和挫折,还得同时应付失去父亲的哀恸。

凌晨两点,当我在半睡半醒间挣扎着帮沛德翻身,免得他长褥疮,迎接我的却是愤怒而刺人的话:「你这个混蛋!白痴!你没有一件事做得好吗?」我从来不知道他何时会将内心的混乱发泄在我身上。

起初,沛德的话并没有惹恼我,但是,渐渐地,我以愤懑和挖苦的话回嘴。我想把他打昏。我怒不可遏,因此我会走出病房,让自己冷静下来,免得我真的动手打他。如果我真的打了我那瘫痪的弟弟,情况将十分不妙。对沛德怀着这些负面情绪让我产生罪恶感。因着缺乏耐心,我觉得自己成事不是、败事有余。

一个真正的基督徒怎么可以如此愤怒和自私?我曾向父亲发誓我会照顾沛德,然而不到一年,情况就恶化到我不断抱怨必须照顾他的地步!我日以继夜地守在他身边,然而,我们之间的紧张气氛持续加剧。

由于灵性的消沉和情感的疲惫,我陷入情绪上的绝境。那是我的弟弟,他忍受的伤痛是我所承受伤痛的两倍,而这些伤痛将他击垮。他也在尝试处理父亲去逝带来的难以释怀的创痛。在我有气无力地尝试照顾他的过程中,我持续掩饰内心的愤怒。

属灵生活上其他方面的失败也让我产生罪恶感。我怀念父亲那充满肯定的爱的声音。我怀疑神对我的爱。毕竟,我从来没有让父亲感到失望,像(我觉得)我现在让神感到失望那样。我觉得我的心坚硬如石头。我对神缺乏热情,对人缺乏温暖。我鄙视青年领导要我遵守的承诺——例如每日读圣经和祷告。我讨厌祷告、讨厌读经,所以这两件事都被我搁在一旁了。

在这时候,我母亲看出情况了,她明白我和沛德都需要作一番调整。因此,在一九七四年九月,我进入离家两小时车程的密苏里大学(University of Missouri)就读。我每个周未回家,从星期五中午待到星期天晚上。

在我就读大学的那一年,我想要倚靠父亲灌输给我的人类热忱。我试着将这种热忱应用在我的属灵生活中,但成效不大。外表看来,一切似乎没有问题;但在内心,这种热忱没有带来预期的属灵结果。

我写了一份日程表,这包括每天至少向一个人做见证、读经两小时,以及祷告一小时。青年领导送我一本雷欧纳(Leonard Ravenhill)所写的《复兴为何迟延》(Why Revival Tarries,中文版由以琳书房出版)。这位作者的一句话让我感到困扰:「如果一个教会领袖不愿一天花两个小时祷告,那么他的讲道根本不值得听。」这句话像一把刀那样刺入我心里。我相信雷欧纳说得没错,因此,我决定再一次尝试祷告和读经。我答应自己以每天晚上祷告一小时作为开始,然后,只要我可以忍受,我将把祷告时间逐渐延长为两小时。

我真的想要讨神喜悦,并在灵性上有长进。然而,我似乎处处让神失望。除了充满愤怒和罪恶感,灵性上,我也感到厌倦和困惑。当时我不明白,但是,所有的愤怒、自以为是的法利赛人要素我都具备了。

有生以来第一次,我发现光靠热忱是不够的。我甚至可以说,这种热忱已经转向我,变成我的敌人——因为我在灵性上的失败而谴责我。我被击败了,因为我无法克服怒气,缺乏诚挚的爱,并且无法真正地爱神。是的,我可以应付我年轻生命所面临的种种挑战,但是,我无法改变属灵上的枯竭。

我十九岁,是一个属灵上的失败者。神对我有什么看法?我可以想象当祂想到我时,脸上必然充满了怒气、失望和挫败。

我无法遵守我对父亲和神许下的照顾沛德的誓言。我不知道我的心里藏有多少罪——缺乏耐心、自以为是、不愿宽恕别人、愤怒、自怜,以及缺乏自制。当我祷告时,我在神面前没有信心,只有罪恶感和自责。青年领导向我保证神爱我,但是,他们不明白我的心里是多么苦恼。由于我的罪恶感,我的灵开始将神挡在门外。

在祷告和读经上,我都失败了。我持续一天祷告一个小时——不断地看时钟。但是,我鄙视这件事。这是多么单调乏味!我如此不喜欢和神说话,怎能认定自己爱神?老实说,当我花许多小时跪在地上祷告,我只是在浪费宝贵的时间。圣经既枯燥乏味,也令人困惑。

我开始对神发怒。我仍然渴望成为一个积极的基督徒,但是,我对耶稣的爱变得冷淡了。我仍然参加导航会和学园传道会的聚会,并且读完新约,但是,我的努力里似乎没有生命。我脑子里的知识增长着,但我的灵却日益萎缩。我不但没有得到更多的启发,反而变得更加枯竭。属灵的事物变得如此枯燥乏味——沉闷、无趣、令人厌倦。在禁食上,我也失败了。许多次,在「禁食日」当中,我打破禁食的承诺。是的,我也讨厌禁食。

我的人类热忱无法释放我的心。我对神和人愈来愈恼怒,这一点加深了我的罪恶感。此时,我快二十岁了,而我的内心充满挫败感,因为我认为自己是个属灵上的失败者。

我很想放弃。我的爱神和讨神喜悦的目标似乎遥不可及。想到神如何看我,我就不寒而栗。祂怎么可能喜欢我?我失败得如此彻底,祂怎么可能爱我?就在这时候,祂藉着圣经对我说话了

让我吓一跳的想法 

一天晚上,当我读圣经时,约翰福音第五章的一段经文像一道闪电般击中我的心:

「你们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

见证的就是这经。然而,你们不肯到我这里来得生

。」(约翰福音五章39〜40节)

突然之间,我明白我就像看似虔诚的法利赛人;他们读圣经,却不喜欢和圣经所说那位有位格的神建立关系。就像法利赛人一样,我一直在读白纸上的话,但却没有和神培养亲密的关系。事实上,我愈读圣经,我的心对神就愈冷淡。

我相信我的失败惹恼神了。我担心再不及时改变自己,神就要丢弃我了。一次又一次,我发现自己希望父亲仍然活在人世,仍然关爱着我——我已经习惯这种关爱了。有一天,我无意中读到圣经中浪子的故事。这段经文中,描写浪子的父亲时所使用的动词突然变得栩栩如生:

「于是起来,往他父亲那里去。相离还远,他父亲看见,就动了慈心,跑去抱着他的颈项,连连与他亲嘴。」(路加福音十五章20节)

在我的属灵冷漠和失败当中,我纳闷神对我有什么看法。我甚至害怕想象,当祂看到我每次让祂失望就回来求祂宽恕时,祂脸上会有什么表情。突然之间,我明白当我回到神面前,神的感觉是什么。藉由浪子的父亲,我瞥见神的脸和心意

我突然明白,当神看到我羞愧地低下头,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向祂的宝座,祂就动了慈心,像浪子的父亲那般。祂欢喜地迎向我,两臂张开、伸向我,渴望给我爱的拥抱。

我的天父是一位慈祥的神,爱我的神祂喜欢和我建立友谊,渴望与我为伍祂是一位即使在我失败和不成熟时,仍然喜欢我的神我不需竭力取悦祂,因为祂已经对我很满意。祂是为我打气的天父,并且热情地称我为祂的儿子

这个令人惊叹的事实闪现在我的灵魂里,照亮了我的心!我怎么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我一直在努力取悦神,好让祂喜欢我,但是,天父已经爱我了,就像我父亲那样——只是祂比我父亲更爱我!天父对我的慈爱,胜过世上的父亲对我的慈爱祂比世上任何人都更爱我们

大卫说:「天离地何等的高,祂的慈爱向敬畏祂的人也是何等的大!」(诗篇一〇三篇11节)从那一刻起,我就开始探索神对我的爱,这爱大大改变了我的生命;我的罪恶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圣洁的勇敢和对神的爱。我开始喜欢来到祂面前。

真诚的意图与完善的成就

在那几年,在我热切寻求取悦神的过程当中,我只想到神的圣洁,以及这种圣洁是多么遥不可及。当我看到自己的罪,我面对了一个事实:我无法改变自己的内心。和使徒保罗一样,我和我的罪及软弱面对面(参考罗马书第七章)。

保罗对耶稣充满热情,因为他看到祂性格上的荣耀。因着将认识这位有位格的荣耀耶稣视为至宝,保罗将万事当作有损的,以便和耶稣建立更深入的关系(参考腓立比书三章7〜10节)。

我对神充满了热忱,但我不明白神的心意(参考罗马书十章2〜3节)。我的一切人类热忱只能制造一个完美主义者的表现模式,以及毫不留情的自我谴责。我卖力爬向属灵阶梯的顶端,但是,当我抬头仰望,我明白那仍然无法企及的顶点,就靠在一面我无法超越的罪恶感、挫折,和无力感的墙上。

我活在一种将我压垮的谴责之下,因为我在一种错误观念下挣扎:神已经判定我为失败者。我感觉神拒绝我。然而,神并没有注重我的失败;祂看到我那真诚渴望取悦祂的价值(虽然我失败了)。祂喜悦我,而我开始了解即使我在灵性上失败和不成熟,神仍然爱我

天父享受我们在属灵成长之旅中所跨出的每一步。祂不只享受成长后的我们,也享受处于不成熟阶段的我们。在我迈向成熟的阶段,天父就在享受我了,而不是一想到我,就厌恶地唉声叹气,如我先前所想的那样。祂爱我,渴望得到我;祂享受我与祂相交,即使我并没有达到祂的标准

啊,当我明白主真的肯定我、爱我,我的心里充满了期盼。在祂面前,我开始感到有信心。这简直好得令人难以置信!我喜极而泣。当眼泪终于停止时,我可以感觉到苦毒、罪恶感和谴责开始在我心里消失。当我对神的信心加增时,我的心充满了对祂的火热和柔情当我明白神对我的大爱,我就对神重燃爱火。对于那位有位格的荣耀之神的熊熊爱火,取代了我那微不足道、明灭不定之人类热忱的火焰。神对我的忠实和热爱,远远超过我在世上的父亲——而我知道,我再也不是以前的自己了。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