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耶稣重燃爱火》第3章 你的神太渺小吗? (1)——毕迈克

(音频在最下方)

第3章 你的神太渺小吗? 

     拜偶像?我从来不相信有任何力量可以让我低头敬拜一个偶像。嗯,严格地说,那不是偶像。事实上,那是一个——不,我想我最好从头开始说起。

那是在一九七四年春天,我已经在本地的露天戏院把却尔登•希斯顿(Charlton Heston)主演的「十诫」(The Ten Commandments)看了差不多十遍。摩西在燃烧的荆棘中遇见神的那一幕让我肃然起敬。看过这部电影后,我第一次读出埃及记。那年春天,我把出埃及记读了一遍又一遍。

摩西的故事令我着迷,特别是当神对摩西说这一句话时:「人见我的面不能存活。」(出埃及记卅三章20节)当我有机会在不同的中学查经小组分享见证时,我经常引用这处经文。我警巧在场的人,神是敬畏的、大能的,只要看祂一眼,你就一命呜呼。

在我的「燃烧的荆棘」阶段,德州达拉斯的棉花杯(Cotton Bowl)是球场将举行为期一周的「七二年博览会」;在此,葛理翰将传讲有关门徒训练的信息,而我们的长老教会青年小组将开车到那儿听他讲道。葛理翰针对当门徒的代价提出告诫,并鼓励我们到世界各地传福音。在葛理翰有力信息的刺激下,我和我的朋友史蒂夫(Steve)相信,神正呼召我们在那年八月到非洲当宣教士——我们只有两个月的时间作准备。我们两个高中生计划休学,如此,我们就能立即动身前往非洲。我们知道这个决定会让父母烦恼,但是,我们准备好了——至少我们这么认为。

我们是高二学生,没有得到任何经济支援,没有受过任何训练。我们只有十六岁,但是对我们而言,这个事实并不重要。我们确信神呼召我们,就像祂在电影「十诫」中呼召摩西一样。我们所缺乏的金钱和智慧,可以用年轻人的热忱来弥补。开十小时车程回堪萨斯市的路途中,我和史蒂夫拟定了用来带领非洲归向基督的宣教策略。

那年夏天,我和史蒂夫及其他七个人一起住在门徒训练中心。当我们抵达那里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其他人尚未从达拉斯回来,但我们累了,所以没有熬夜等他们。我和史蒂夫便到位于漆黑地下室的卧室睡觉。

「在我们睡觉之前,让我们再一次向神承诺我们将去非洲宣教。」我以敬虔的语气敦促史蒂夫。我们闭起眼睛,轮流大声祷告:「啊,神,」我热切地祷告:「我们一定会去。我们知道非洲多么需要我们。我们知道自己尚未接受训练,但摩西也是如此。啊,神,请向我们印证这件事。」

我和史蒂夫睁开眼睛,然后,突然之间,我们看到房间另一边有一道明亮的光悬浮在地板以上数英寸的地方。那光就和我们在露天戏院看到的燃烧荆棘一样明亮。当然,这就是我们祈求的确据。「这一定是神!」我们认为这就是一个征兆,而我们就像摩西那样。

我们油然生畏,且因害怕而发抖,以致我们从地板上爬向那道光。「别看,史蒂夫!」我轻声说,向他发出我之前多次发出过的警告:「不要注视神,否则你必死无疑!」史蒂夫轻声向我保证他明白这个原则。

接下来,我们并肩跪着,以手遮住眼睛。透过手指的隙缝,我们仍然可以看见那道闪烁的神秘火光。

「啊,神,」我轻声说:「差遣我们到非洲去。」

我们几乎不敢呼吸,专注地等待神的回应。几分钟过去了,但是,除了沉默,我们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拜托,别看,」我再度朝史蒂夫耳语:「否则你必死无疑!」

史蒂夫再度向我保证他明白这一点。几秒钟慢呑呑地过去了。「迈可,现在我们该怎么办?」他轻声地问。

「这一次,我们稍微提高祷告音量,以防万一。」

史蒂夫作了一个祷告,然后,我们继续等待。由于得不到回应,我们轮流引用不同的经文。然而,我们得到的惟一回应仍然是静默。

我甚至以我欢的传道人史蒂芬•欧福德(Stephen O ford)的英国口音祷告,并引用以赛亚书六章8节:「我在这里!」但是,这一切似乎都不管用。最后,史蒂夫再也无法忍受这种悬而未决的状况了。

他窥视了。

史蒂夫立即尖叫着倒在我身上,于是我四肢摊开地趴在地上。难道我没有警告他不要看?现在,主一定让他一命呜呼了。

当我被史蒂夫压倒在地上时,我睁开一只眼睛,然后又睁开另一只。我目瞪口呆了,因为我看到的是一个普通的老旧热水器,就在我们求主给我们一个征兆时,它的指示灯突然亮了。我甚至不知道热水器就在衣橱里,因为它被藏在几件衣服的后面。在我们待在达拉斯的那个星期,一个室友搬出去了,而热水器就藏在他的衣服后面。我们在前往达拉斯之前的头几个星期,都没有看到它在那儿。

我和史蒂夫尴尬万分地倒在地板上,彼此承诺绝不会泄露这件事。你很难让我们两人相信神没有幽默感。

那年夏天,我和史蒂夫没有去非洲。向热水器低头敬拜后,我们选择留在堪萨斯市完成高中三年级的学业,而不是去非洲。

我们这些年轻的基督徒误解了许多事。我们不该去非洲当宣教士。我们看到的燃烧荆棘只是一个热水器。但是,我们的确明白了一件事:神的荣耀超越我们的一切想象。自从我十几岁以来,我一直渴望见到神,渴望进一步认识神的圣洁和威严

将近二十岁时,我的良师们敦促我读以下这些书:陶恕(A.W.Tozer)的《认识至圣者》(The Knowledge of theHoly,中文版由香港宣道出版)、平克(Arthur W.Pink)的《神里的拾穗》(Gleanings in the Godhead,暂译),以及巴刻(J.I.Packer)的《认识神》(Knowing God,中文版由福音证主协会出版)。我把这些书从头到尾读一遍。在这些深入洞悉神的荣耀和威严的灵魂里所燃烧的神圣火焰,温暖了我的心灵。

明白神的圣洁让我们的心燃起敬畏之火。我一遍遍地读圣经和这三本书。当我阅读、思考和祷告时,圣灵拿起真理的铁锤,开始敲碎在我生命里形成的一些关于神的狭隘和不正确的观念。圣灵开始奠定新的基础,而这个过程仍然持续到今日。我的内在持续被更新,使我对神和祂荣耀的性格有一个更完备、更全面的认识。

整体而言,教会对于神的本相所知不多。我承认这也是我最大的属灵缺陷。因着对于神的威严和荣耀性格的无知,我们的信仰堕落了。这种无知使我们的教条充满谬误,并且损害了我们敬拜时的信心和热情。由于对神性格的特性缺乏认识,我们无法培养对耶稣的热爱,无法无畏而尽情地顺服神。

巴刻正确地诊断出教会的这个大弊病:

基督徒的思想已经向现代精神看齐:这种精神……酝酿了人类的伟大思想,却让人们对于神的想法变得十分褊狭。

对于神的错误宗教观损害了我们和神的关系,使我们的祷告生活枯竭,并且夺走了我们为神所献上之侍奉的喜乐。

你的神有多大? 

说来可悲,我们的世界每日都受到那些对于神的超然性所知不多、或根本没有概念之人的影响。许多受造者不明白(或不在乎)他们的创造者是无与伦比的、所向无敌的、至高无上的神的超然性是指神不只存在于我们的现实领域,也超越我们的现实领域。换句话说,神不像我们——一点也不像。

神大大超越祂所创造的宇宙,以致即使最聪明的人类也无从理解它的奥秘。如陶恕所说:

虽然在受造物的等级上,蜘蛛和天使长相差甚远,

但这两者却有一个共同点:都是受造物。蜘蛛和天

使长都属于「非神」的类别,且和神之间存在着无

穷的差别。

在旧约时代,每当神向人显现,人会感受到一种如排山倒海般的恐惧感。当神对亚伯兰说话,这位神所爱的朋友俯伏在地(参考创世记十七章3节)。当耶和华的使者在荆棘当中的火焰里向摩西显现,摩西遮住自己的脸,因为他害怕看到神的面(参考出埃及记三章2〜6节)。

相形之下,今日许多人完全不认识神的超然性,以致对神极其不敬。

倘使人们不明白神那可畏的至高无上、超越宇宙和时间的至高无上,那么,他们就不会敬畏神。倘使我们不敬畏神,且不害怕结果,我们会很容易违反神的诫命。由于不认识神的伟大,今日社会的道德观每下愈况。对于许多相信神的人而言,神只不过比他们选出来的官员大一点——所以,当我们违背祂的诫命时,不必太认真。

为什么我们的社会对神如此不敬,且如此轻看神?答案很简单:教会并没有宣扬!教会自己太小看神了

对许多基督徒而言,耶稣比较像圣诞老人或通俗的心理学家,而不是那位将以祂的话语审判天地的至圣者。教会并没有清楚地向我们的世代宣扬神性格之特性的荣耀。然而,当我们隐约瞥见神那超越一切的伟大,我们就会谨慎地行在神面前,因为我们将「恐惧战兢做成你们得救的工夫」(腓立比书二章12〜13节)。

神所爱的但以理,见到一个关乎天使的大能异象:

「他身体如水苍玉,面貌如闪电,眼目如火把,手和脚如光明的铜,说话的声音如大众的声音。这异象惟有我      但以理一人看见,同着我的人没有看见。他们却大大战兢,逃跑隐藏,只剩下我一人。我见了这大异象便浑身无力,面貌失色,毫无气力……忽然,有一手按在我身上,使我用膝和手掌支持微起。」(但以理书十章6〜8、10节)

但以理说不出话来、暂停呼吸,且浑身无力(参考但以理书十章15、17节)。在这个异象中,他被告知主已经差遣天使长米迦勒和波斯的魔君作战。但以理在异象中所见的使者,只是另一个位阶较低的天使。如果看见的是米迦勒或主自己,会是什么情形?无疑地,这种启示将改变我们对许多事的想法。我们的敬拜应该是以热情来点燃火

当我们开始了解神位格的超凡和卓绝,教会和国家堕落的伦理观和道德观,将会令我们感到震惊。不管是藉着洞察力和属灵的启示,或藉着色彩鲜明的异象,效果都是一样的:看到神的圣洁和荣耀,揭露了罪的存在和其骇人的丑陋

以赛亚或许是他的时代中全以色列最正直的人,他是神的先知。让我们看看当他见到坐在宝座上之主的异象后,他有什么反应:

「那时我说:『祸哉!我灭亡了!因为我是嘴唇不

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又因我眼见大君

王——万军之耶和华。』」(以赛亚书六章5节)

关乎神圣洁的新启示,总是让我们注意到自己的光景。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