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耶稣重燃爱火》第3章 你的神太渺小吗? (2)——毕迈克

(音频在最下方)

神没有自相矛盾 

对于神性格之特性的轻视,阻挠了我们和神之间的关系;不认识神的性格,也导致教会的神学和教义充满谬误。有时,神学和教义这类的字眼会让一般的信徒感受到威胁,因为它们听起来是如此充满智慧,如此具有争议性。

神学只是研究神以及祂和人类及宇宙间的关系;教义则是我们所领受且成为教会之信仰的教导。你不能为了「单纯地作个基督徒」,而抛弃神学和教义。

对于神的错误看法,可能造成混乱和误解。例如,有时当我们对神的认识不完备,我们会以为神是一位自我矛盾的神——祂的忍耐和祂的愤怒相互矛盾,或者祂的公义和祂的恩慈、怜悯相互矛盾。如陶恕所说:「神的属性之间没有矛盾。祂不需要中止一种属性,以便施展另一种属性,因为在神里面,所有的属性都合而为一。」

但愿更多信徒明由神是不变的——祂永远不会改变。祂以前是如此,以后也永远是如此。神从来不会中止一种属性,以便施展另一种属性。例如,当祂施展祂的爱和怜悯,并不会削弱祂的圣洁。没有任何一种神的特质,曾经有过一丝一毫的减损。

事实上,当神的一种永恒不变的特质似乎和另一种永恒不变的特质相抵触时,你正好可以瞥见祂的伟大

假设一个园丁栽种并照顾一个得奖的花圃,他会不惜一切花费,而他会比较讨厌一般田里的杂草?还是他那得奖花圃里的杂草?显然他会比较讨厌他的花圃里的杂草,因为这些杂草压抑了那些得奖花卉的生命,并且摧毁了他工作成果的荣耀。

同样地,神憎恶一切罪。没有一样东西比祂所制定的永刑更能描述祂对作恶之人所犯之罪的憎恶。祂显然更加憎恶基督徒生命中的罪,因为我们是祂的葡萄园,是「耶和华所栽的」(以赛亚书六十一章3节)。最美妙的是,神以永远的爱爱我们,且藉着我们对基督的信心以及基督在十字架上完成的工作,视我们为义人(参考哥林多后书五章17〜21节)。

我讨厌说谎的罪。但是,倘使说谎的人是我的儿子,我会更加憎恶说谎。为什么?因为我是他们的父亲,我爱他们,而且他们继承了我的姓。

当我们开始了解神完美而不变的圣洁,同时也明白祂对我们那无法测度的爱,我们就开始了解为什么祂憎恶我们生命中的罪。当我们的心得到了神知识的启发,我们就变得像神。我们之所以对罪抱持一种随便的态度,是因为我们对神缺乏完全的了解。

骷髅地的十字架,最能展现神的性格和属性。即使对于最轻微的罪,全然圣洁的神并没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祂并没有对亚当说:「那是罪!不要再犯了。」就是因为那一次的不顺服,亚当和全人类堕落了。

经常有人问我:「如果神就是爱,祂怎会容许任何人下地狱?」然而,一个更恰当的问题是:「如果神全然圣洁的,祂怎么会容许任何人上天堂?」

一位圣洁、公义的神,怎能任意地轻忽罪?一位爱的神,怎能不宽恕罪?不变的圣洁和无条件的爱相互抵触。但是,神绝不会破坏祂的圣洁,也绝不会转离祂的爱神的伟大不是展现在祂赦免我们的罪,而是展现在祂赦免我们罪的方式——祂差遣祂的独生子,为我们作了一次完美的献祭。祂的爱展现出来了;祂的公义也得到满足了。

使徒保罗在罗马书说,在十字架上,神「使人知道祂自己为义,也称信耶稣的人为义」(罗马书三章26节)。

有些人不甚明白或轻看神的圣洁和爱,以致十字架似乎没有太大意义。他们既不了解自己有多大的需要,也不明白神这份礼物的荣耀。

耶稣曾经教导我们,赦免多的,他的爱就多(参考路加福音七章47节)。当你开始了解基督为你做了什么伟大的事,你的爱就会多;当你认识神,你对神就产生了热情

我们的祷告生活 

不了解神的不变性,降低了许多基督徒的祷告质量,并且使他们误解了祷告的本质。我们不能「向神施加压力」或对祂发一顿脾气,让祂将我们所要的赐给我们。聪明的地上父亲不会理会这样的伎俩,天上的父亲当然也不会。

更加正确地了解神的良善,也对祷告大有助益。祝福的基础是神的良善,不是我们自己的良善。明白这一点使我们能够信靠神,而不是被迫倚赖自己的正直,或我们所能拥有的信心。如陶恕所说:

人类的行为——甚至是最纯洁、最良善之人类的行为——可能没有任何优点。神的良善永远是我们期盼的根据。悔改虽然有必要,但并非值得称许,而是获得那出于神之良善的赦罪之恩的条件。

祷告本身并不值得称许,它并没有让神欠下任何人情债,或对任何人有亏欠。神垂听我们的祷告,因为神是良善的,没有其他原因。信心也不值得称许;信心只是相信神的良善,而缺乏信心使人怀疑神的圣洁属性。

倘使我们都相信我们活在一个友善的天空下,相信尽管天上的神高高在上、充满大能和威严,但是祂渴望成为我们的朋友,那么,人类的整体前景可能会改观。

神的伟大引发我们心里的敬畏,但是祂的良善鼓励我们不要惧怕祂。害怕或不害怕——这就是信心的看似矛盾之处。

我曾经看到淘气阿丹的卡通描绘这些论点。阿丹和他的朋友双手拿着饼干走出威尔森太太的家。阿丹的朋友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让他们配得那些饼干,而阿丹解释:「威尔森太太给我们饼干不是因为我们很乖,而是因为她是一个大好人。」

瞥见神

我知道人们对我们城市的国家联盟是球队——堪萨斯酋

长队(Kansas City Chiefs) 很疯狂。他们掌握每一位球员的详细信息,了解每一项最新的交易传闻,而且对于球赛如数家珍。他们日夜想着这支球队,且急欲知道有关他们所爱之球队的一切。

渴望进一步认识神的人也是如此。想要更加认识神的人急欲进一步了解神的本性,并且日夜思想神的一切。那些不渴望了解神多么爱我们的人,最终会在灵性上变得厌倦,在信仰上变得冷漠(参考以弗所书三章18节)。他们肤浅的认识无法引发想象力,更不能点燃热情。

教会亟需看见、明白,和发现神无法言喻的荣耀,以及祂对我们的看法。明白神的心意、想法和性格,可以医治我们的妥协和不稳定,并激励我们追求光明的公义和圣洁的热情。

当你对于耶稣的位格有一种个人的、经验性的认识,你就会顺服耶稣,对祂充满热忱。这会终止我们的焦躁不安和不满。与神建立更亲密的关系将除去我们的厌倦,掳获我们的心

只要瞥见神——因着性情火爆而被耶稣称为「雷子」的约翰(参考马可福音三章17节),后来成为耶稣最杰出的门徒之一。当约翰和耶稣同行时,他火热的个人野心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他对于耶稣的热情。

约翰自己写的福音书,清楚说明他是主所挚爱的门徒。他是最亲近耶稣的三个门徒之一。耶稣让他目睹睚鲁的女儿复活(参考马太福音九章18〜25节),而且耶稣变像时,他也在场(参考路加福音九章28〜36节)。在逾越节的筵席中,倚在耶稣怀里的,正是约翰(参考约翰福音十三章23节)。耶稣被审判时,约翰在场,而当耶稣被钉十字架时,他是惟一站在十字架附近的门徒。就在断气之前,耶稣委托约翰——而不是祂自己的同母异父弟妹——照顾祂的母亲马利亚(参考约翰福音十九章26〜27节)。此外,写下启示录中这段话的人,也是这位耶稣亲爱的朋友:

「我……看见……位好像人子 ……祂的头与发皆

白,如白羊毛,如雪;眼目如同火焰;脚好像在炉中锻炼光明的铜;声音如同众水的声音……面貌如同烈日放光。我一看见,就仆倒在祂脚前,像死了一样。」(启示录一章12〜17节)

想想这种情况。当代圣经(The Living Bible)说,约翰是基督「最亲密的朋友」(参考约翰福音十三章23节)。但是,当约翰忠心服事的主在可畏的威严和荣耀中向他显现时,约翰「仆倒在祂脚前,像死了一样」(启示录一章17节)。

想想看,约翰是一个十分属灵的人,且拥有许多属灵的经验,但是,当他短暂地瞥见那位他忠心耿耿服事了六十多年的亲密朋友,他就完全被击倒了。

当我们像约翰一样,瞥见神那无比荣耀的一部分,我们就想要过着远离罪的生活,除去自私,热情地将自己奉献给主。当我们注视着神的美好,我们将乐意向那些不属神的事物死去。

约翰认识道成肉身、谦卑的耶稣。当耶稣行在世上,服事世人时,祂看起来和我们没有两样。根据保罗的说法,耶稣本有神的形像,却「虚己……成为人的样式」;所以现在,祂被神升为至高,以致一见到祂,万膝都要跪拜、万口都要称祂为主(参考腓立比书二章5〜11节)。

尽管当耶稣行在世上时,没有人比约翰更熟识耶稣,但是,当耶稣复活的荣耀向约翰显现时,约翰就倒在耶稣脚前,彷彿死了一样。

当耶稣行在世上时,人类的肉体遮掩了祂的荣耀。在圣经里,「帕子」或「幔子」被用来遮掩神的荣耀。摩西以帕子遮住发光的脸,而在会幕中,幔子遮掩了至圣所和神的荣耀。希伯来书的作者说:「这幔子就是祂的身体。」(希伯来书十章20节)

保罗在他写给哥林多人的信里,讨论了另一种遮住神荣耀的帕子。那是一种遮住人心的帕子,一种使人无法见到基督荣耀的帕子(参考哥林多后书三章7〜18节)。

当你真正得以一窥荣耀的基督,你会改变。保罗以下面这节经文结束有关那遮住人心之帕子的讨论:

「我们众人既然敞着脸得以看见主的荣光,好像从镜子里返照,就变成主的形状,荣上加荣。」(哥林多后书三章18节)

然而,耶稣基督的荣光和荣耀,将以新的方式再一次掳获教会的爱。约翰比其他三位福音书作者晚了好几年才写下他的记述。当他回顾时,他谈到认识耶稣基督是如何令人无法抗拒:

「祂的生命是那照入黑暗的光——黑暗无法消灭那光。」(约翰福音一章5节,直译自当代圣经)

认识神的眩目亮光和宏大美好,即将照耀在被赎者的群体,而地狱的一切黑暗势力将无法击退这光。当主容许我们注视祂,容许我们深入洞悉祂位格的荣美、并揭露祂的荣耀,妥协和冷漠将会消失。基督身体将重新发现基督性格的特性和威荣。当我们这样做时,我们将以无比的爱和顺服将自己奉献给主。我们将渴望更亲近神,渴望得以得见祂的荣美。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