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的僵尸,野兽们,7年大灾难-第一部分(5)——EWM

(音频在最下方) 

疫苗僵尸的激活——第一个梦:

由Celestial(塞拉斯提尔)从大师之声网站重新发布。

今天早上我做了有史以来最糟糕的梦,最糟糕中的最糟糕的一次,我希望我不会再看到它了。我正在睡觉,上帝告诉我“Celestial(塞拉斯提尔),你需要搬家,你需要搬离你所在的地方,得到一个有一扇可以锁上的门的单间公寓,并且就是你自己而已

你现在就需要去寻找一个地方,找到它,然后搬过去,不要浪费任何时间——上网去找一个单间卧室的房子,去那里,就你自己生活在那里。你不能再住在合租的房子里了。”

我听到了主说的,但是我很困,我一直问主,是你吗?主啊,真的是你吗?他说“是我,你求问我,我正在回答你。寻找一所新的房子,你需要一个单间的地方,你可以就你自己住在那里,并关上房门。”

这是真的,我已经关于许多个人的事情而在上帝面前几个星期了,我需要像其他人一样为了引导和上帝的旨意而祷告。

几个星期以来,我一直在寻求澄清,现在答案终于来了,但却是在一个突然而可怕的方式中来到。

上帝告诉我“你必须搬家,接种了疫苗的人对他们身边的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个严重的危险,他们是一个可怕的危险,会把你们撕成碎片

他们被技术渗透,被败坏了,他们处在一个影响之下,在最想不到的时间里,他们就将成为一个对没有接种疫苗的人,和在他们身边周围的每一个人的可怕危险

他们将会失去他们的人性,变成致命的,你需要独自生活,关上在你身后的门,你需要现在就开始寻找房子。”

当他说着的时候,我很快就进入了一个里:

纽约市,一个典型的街道,在一个典型的一天。每一个人都像往常一样匆忙,在通电话,发短信,走路,发消息,和驾驶着,几乎每个人都粘在了手机上。

人们在户外餐厅享用着咖啡,在室外餐厅享用早午餐,送货司机双停车以快速跳出并运送包裹,人们匆匆忙忙的,等等,只是你们典型的纽约日。

突然间(我再怎么强调也不为过)播放出一种恐怖的、可怕的声音。我无法解释这个声音,它有多么深刻,多么强烈——它来自天空,一个持续了很久的,恐怖电影预告就可以说明了一切的声音。

它就是这样的“呜呜呜,啊啊啊!”一个戏剧性的声调,当一个杀手在一部恐怖电影中被揭示出来的声调,当57分钟只能看到爪子在屏幕上之后,外星人最后被看见时的声调。

这个声音是如此的深刻,大声,有力,即使在我睡着的时候都能感受得它,它在我的胸膛中回荡,就像一种在我的胸膛中被困住,并弹跳的声音,即使在我醒了很长时间后也是如此,我感觉音符就在我里面,直到我开始大声呼喊,歌唱,赞美并敬拜上帝,然后它终于被溶解,离开了

(Celestial-塞拉斯提尔现在已经证实电影‘世界大战(2005)’中听到的外星人三脚架的声音,绝对100%是她在梦中听到的声音)。

那天天气晴朗,部分多云,但是声音来自诸天,在云层之上,在建筑物之上,在我们周围到处倾泻而出。我往上看着,我没有看到是什么在制作这个声调,但是它的无形力量和声调本身一样让我感到害怕。

这是一个没有人能够错过的命令的声音,然而,没有一个未接种疫苗的人听到了它

每一个未接种疫苗的人都照原样进行——遛狗、喝咖啡、打电话,拥有一个纽约的一天。在未接种疫苗的人当中,我是唯一一个听到那令人沮丧的低声调的人

但是其余的人,哦,我的主啊,接种了疫苗的人,哦,我的主啊,他们改变了他们变得如此地被野性所占据,我无法相信我的眼睛正在看到的。

他们甩掉他们的手机,丢掉他们的咖啡,扔下他们的孩子和其它的一切,然后用就像“我要杀了你”那样可怕的固定表情转向靠近他们的人他们倒在他们附近的人身上,抓住他们,开始咬他们,把他们撕成碎片,把他们撕成了碎片!!!

当我分享这些事情的时候,我尽量保持冷静,但不,不是这次,不能从我所看到的景象中保持冷静。我非常清楚地在说这件事,这样以后就没有人会问我:你觉得这会影响我接受了疫苗的妻子,或我的姐妹,或我的男朋友吗?

我说了,接种了疫苗的人听到了某种从天空而来,意想不到的,长长的,大声的声调,这个声调演奏的如此长,如此的大声,如此的强烈,然后,嘣,在那之后——在城市里我身边周围的一切都爆发成混乱和血腥的骚动

未接种疫苗的人目瞪口呆了许多秒,可悲的是,太多宝贵的秒数了!他们在震惊中浪费了许多关键的时间,因为他们无法理解,或甚至去相信他们所看到的。他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他们只是冻结在那里了。

但是,接种了疫苗的人进入高度的,超级英雄式的速度行动他们准确地知道未接种疫苗的人是谁;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知道的,但是作为一个人——他们知道。

在他们里面的某种东西知道谁没有接受疫苗,他们直接跑向他们,并开始毁灭,他们就在人们的脸上咬下去,鲜血喷得到处都是;他们就像动作电影明星那样地跳过车盖,把人们从他们的汽车里拖出来,用坚硬的牙齿和极端的野蛮撕裂他们的脖子。

这些接种了疫苗的人是如此的快速,强壮,他们追赶正在逃离的人们,把他们拖到地面上,蹂躏他们。我看到接种了疫苗的人跳到服务员的身上,打掉他们手中的托盘,撕开他们的脖子,这比任何电影场景都更可怕。

在街道的每一边,一场为了生命的不顾一切的战斗爆发了,人们抛下他们的孩子们,逃跑了;人们抱着他们的孩子们逃跑;汽车尖叫着,带着依然还挂在车上的接种了疫苗的人离开,这些接种了疫苗的人是如此的专注,试着嵌入正在不顾一切开车离开的人。

我看到人们用手机,包,拳头,拐棍,无论什么他们可以抓在手里的东西,来击打这些接种了疫苗的人,来使他们后退。

人们在到处奔逃,尖声叫喊着,汽车在我所在的街道上彼此碰撞着,汽车被撞坏,每一个人都在奔逃,鲜血在我的眼睛可以看到的每一个可见的角落——这个梦太,太真实了。

我就冻结在那个地方——从街上看着这一切,同样,作为一个来自我的床上的梦,我的灵无法拿走所有的尖声叫喊,就像谋杀正在每一个街道的部分里进行那样。

鲜血喷溅地到处都是,人们的脸颊,被人类的牙齿所撕裂的鼻子,耳朵,正如我曾经在这个博客上预言过的那样。

接种了疫苗的人通过那个来自天空的声音而变成“被激活了的”,就像野生动物们那样,他们到了一个甚至落在彼此身上去毁灭彼此的程度。他们攻击任何一个在他们附近的人,即使是另一个接种了疫苗的人,他们也把他们撕成碎片。

我的魂开始在这个梦里挣扎,让我出去,我要出去!上帝对我说“这些人将被杀害,对那些已经接受了辉瑞疫苗的人,他们是这个团队里最糟糕的,对他们来说没有希望。那种疫苗没有逆转,那些人都将被改变。”

我继续在睡眠中挣扎,直到我终于从那个梦里出来了——主啊,不!不!

但是他说“是的,这将会发生,他们将会这么做你需要搬家,立即地,独自生活,确保你关上了门。”

我无法抖掉那个梦,当人类被转变成食人族的时候,我站在一条忙碌的街道中央,然而没有人触碰我,没有人甚至靠近了我,没有人攻击我

我看到了发生的一切,就像一部在纽约市明亮的太阳光之下的电影那样。人们在空地上战斗,许多人逃跑,徒步,骑自行车,驾车奔逃,但是许多人,许多人都被咀嚼,直到他们的死亡为止,鲜血在我的面前到处奔流

我不能说,或做任何事情,我无法说话,我知道是上帝使我不被任何人看见,所以我依然站在那里,只在我的心里说着这个——主啊,主啊,主啊。

我说着那个词,直到他把我从梦里带出来,就这些了。

ZOMBIES, BEASTS OF THE EARTH & THE 7-YEAR TRIBULATION – Part 1 – EWM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