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耶稣重燃爱火》第16章 隐约见到神(1)——毕迈克

(音频在最下方)

第16章 隐约见到神 

在大学时代,我曾努力寻找成功祷告生活的秘诀,但一直没有结果。我读了许多有关祷告和深入认识神的书,但是,在真实的祷告生活中,我是一个彻底的失败者。我细心地排定与神独处的时间,并且通常会遵守约定。然而,这些祷告上的努力让我感到失望、不满足,以及厌倦。

如此单调乏味而挫败地祷告和禁食几个月后,我告诉神:「主,我真的爱祢,但我不喜欢祷告,也讨厌禁食。我也不喜欢读圣经,因为这是一件枯燥乏味的事。除此之外,我确实爱祢,主。但是,我的确知道我并没有好好地与祢同行。」

我记得,我因为属灵操练的三件重要事项而充满了自责和困惑。但是,我的确很喜欢一件事:参加崇拜聚会和聆听教导。我喜欢唱敬拜诗歌,也喜欢听讲道。我听过数千卷圣经教学录音带。我还记得当我叹气对主说这些话时,我感到的挫败感:「主……我会喜欢吗?我不知道为什么,和祢说话是一件如此沉闷乏味的事。」

我和其他三个基督徒在密苏里大学的一间校园公寓里。我们在一项校园事工上同工。每天晚上在八点四十五分左右,室友们会看到我开始焦躁不安,因为我畏惧九点至十点的这段祷告时间。我讨厌去我的房间祷告,我知道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非常不愉快、非常沉闷、非常枯燥。但是,每天晚上九点,我仍会不知所措地待在那儿。

每一次祷告,我会以相同的方式开始:「主,谢谢祢赐给我健全的身体;感谢祢赐下食物,有些贫穷国家的人常常无法填饱肚子……耶稣,帮助他们。我也为了妈妈和沛德感谢祢,为我五个很棒的姊妹感谢祢。还有,我也谢谢祢……哦,是的……谢谢祢让我加入大学足球队。帮助我达阵得分……帮助我们赢得比赛。哦,天啊,还有五十三分!好吧,让我想想……嗯……为美国感谢祢,帮助美国总统吧。」

有时候,我可以听到我的朋友在另一个房间嘲笑我那讨厌的例行仪式。偶尔,他们会探头进来,说:「老天,你何不轻松一下?」而我会做一个深呼吸,挺直肩膀,彷彿就要在球场上阻截某个彪形大汉。然后,我会喃喃地说:「即使要我的命,我也要这么做!」

我以完全错误的方式面对祷告。我完全误解祷告的整个目的。结果,我害怕祷告的时间。但是,我已经向神发誓我要每晚祷告一个小时,而且我下定决心要遵守誓言。

好像从镜子里

一天晚上,我待在小小的祷告室里,而且和往常一样,在前五分钟就把要说的话全说完了。我翻开圣经,寻求启示。当我读圣经时,一道亮光突然照亮了我的灵魂。

「我们众人既然敞着脸得以看见主的荣光,好像从镜子里返照,就变成主的形状,荣上加荣,如同从主的灵变成的。」(哥林多后书三章18节)

我突然开窍了。嗯……好像从镜子里……我好像从镜子里看见神的荣光。镜子是什么?嗯,镜子让你看到完全的返照。等等,我听说古代的镜子和现代的镜子截然不同。现代的镜子让你看到完全的返照,但在保罗写哥林多书的两千年前,镜子只让你看到模糊的返照。保罗说:「我们如今彷彿对着镜子观看,模糊不清——。」(哥林多前书十三章12节)

模糊不清!古代由磨亮的金属做成的镜子,只能让人看到隐约的、模糊的影像。在此,主彷彿在说:「我只要求你隐约看到我,如果你这样做,我将改变你的心。」

对我而言,这个观念——隐约看到神,就可以改变我们的心——是一个全新的观念。换句话说,那段时间在沉闷的祷告中隐约见到神,已经带来改变。之前,我以为待在祷告室那些枯燥、难熬的时间完全是一种浪费、毫无意义,因为我不觉得祷告时得到了启示或力量。不知怎么地,我判定惟一可以改变我的祷告,是那种让我感觉到神同在的祷告。

我以为如果我被神的同在感动得掉泪,那么,那些祷告就是神比较喜欢的祷告,也是比较能够改变我的祷告。我想到那些沉闷、没有恩膏的许多祷告时间,而我想象神在说:「是的,你在那些祷告时间里只是隐约感到我的同在,但是,当你祷告时,我只要求你隐约见到我。」

彷彿从镜子里——隐约见到神——「嗯,这一点,我倒是做得到,」我对主说:「我可以隐约见到祢。是的,这件事我十分内行!那一直是我的问题。」我很擅长那种感觉不到神的祷告,那种没有恩膏的祷告。是的,几乎见不到神、或隐约感到神的同在,常常就是我祷告的景况。

我开始明白这个事实。对神而言,即使似乎没有恩膏的祷告、沉闷的祷告,也是有意义的。「太棒了!」我大叫:「我可以办得到!这是一种渐进的过程。如果我继续祷告,即使只是这种隐约感到神的同在、难熬的祷告也会改变我。我将慢慢改变,并且荣上加荣!」

我冲出祷告室,向那些吓了一跳的室友宣布:「嘿,各位,猜猜怎么了?没有恩膏的祷告是有意义的!」

「什么?」

「没有恩膏的祷告是有意义的!是有用的!有没有恩膏或启示并不重要。对神而言,即使没有启示、只能隐约感受到他同在的祷告,也是有意义的!」

不管我到什么地方,这件事变成我的主要信息。一些大学朋友只是耸耸肩,说:「迈可疯了,竟然迷上了没有恩膏的祷告!」

我不认为他们真的明白我在说些什么。或许我没有解释得很清楚,但那没有关系。我的心已经紧紧抓住神对我说的那些带来盼望的话语,我知道,如果我坚持不懈地祷告——即使在祷告中只能隐约感受到神的同在——毫无疑问地,我将逐渐地改变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