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基督耶稣里-基督与生命》第5章 主死的四方面(1)——倪柝声

(音频在最下方)

第5章 主死的四方面

读经:

「这血要在你们所住的房屋上作记号,我一见这血,就越过你们去,我击杀埃及地头生的时候,灾殃必不临到你们身上灭你们。」(出十二13)

「因为知道我们的旧人,和他同钉十字架,使罪身灭绝,叫我们不再作罪的奴仆,……这样,你们向罪也当看自己是死的;向神在基督耶稣里,却当看自己是活的。」(罗六6、11)

神分赐生命的计划不是事后想起的。不是人堕落以后,神才想起也许需要将神圣的生命分赐给人,这思想乃是早已在他心里的。甚至在人堕落以前,神就要将他自己,就是将他的生命,在他的儿子里赐给人。神永远的计划乃是要得着一个能分享他非受造生命的族类;在罪进来以前,他已经以生命树的形态,将他的生命摆在亚当面前。亚当是无罪的;他既不是有罪的,也不是圣别的。他是凭他天然生命而活的人;他是活的魂。

罪来了,亚当与神就分开了。亚当怕见神。罪进来了,救赎的需要才进来。在人堕落以前,人的需要单凭接受生命就能得着供应。但他没有接受生命,反而拣选了别的。罪进来了,神就必须作比他原初计划更多的事。救赎本身不是目的,但因着罪,救赎就成为达到目的必须的凭藉。

主耶稣的工作是双重的:(一)完成神的计划;(二)完成人的救赎。第二面是补救的。主耶稣的死不仅有补救的性质,也带着积极的意义,是完全在罪的问题以外的。一面是补救的,为要对付人所带进来的;另一面也是积极的,为要完成神原初的计划。

主的死有四方面,就是血、钉十字架、(人子的)肉,以及背十字架。在这四面中,有两面是为着消除魔鬼的作为和人的罪,还有两面是积极的,为着完成神的计划:(一)血是为着补救;(二)钉十字架也是为着补救;(三)(人子的)肉是为着神的计划;(四)背十字架也是为着神的计划。

人的需要是什么?悖逆一进来,就有了罪案的问题。因着罪案,神与人就分开了。二者之间有了障碍,因此给撒但攻击的理由。所以人能被带回与神完满的交通里以前,需要将这罪案——攻击和定罪的理由——挪开。

在亚当犯罪以前,他是个天然的人;在堕落以后,他成了「旧人」。我们不仅有罪的「产品」,也有罪的「工厂」。罪行必须除去,这样在神面前就没有罪案,并且我这产生罪的工厂,也必须除去,这样就不会再有罪案!

所以,主的死有这四方面:(一)血是为着对付罪。(二)十字架是为着对付我,就是旧人。(三)(人子的)肉说出主在他的死里将他的生命释放出来(这生命就是生命树所代表的)。(四)背十字架是死的工作,使天然或魂的生命留在它正确的地位上

血的行动是(一)向着神,(二)向着人,(三)向着撒但。基本上血是为着神,不是为着人。它是神所要求的,但我若不领悟血对神的价值,我就无法领悟它对我的价值。在圣经里,提到血四百多次,在每个事例中,它总是为着神自己的。在赎罪日,血弹在主面前七次,除了预表主耶稣的大祭司以外,没有人得以进入至圣所(利十六)。在逾越节,血是在门外给神看的,屋子里的人看不见。生命在血中,神的义要求无罪的生命为我们的罪倾出来,以满足他的义

所以神说,「我一见这血,就越过你们去。」(出十二13)有时候我们觉得我们的罪比血更真实,但我们必须接受神对血的估价。我们必须相信血对神是宝贵的,神若能接受它作我的救赎,那么我就能相信我们的罪债已经清偿。

约翰一书一章七节下半:「他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在商业界,我若还债,收钱的人必须看这钱是有价值的!神若说血够满足他的要求,事情就必如此,我对血的估价就必须照着他的估价。结果我就得洁净,脱离邪恶的良心(来九14)。(血是洁净我们的良心,不是洁净我们的心。)

我们知道使我们的良心洁净是何等重要,因为没有这个,我们就不能相信;因为我们的良心若定罪我们,信心就漏掉。许多人的试探是以为,除非他们的生活达到他们所看见神的标准,他们就无法带着信心来到神面前。但血是我亲近神的路;我就近神,总是放胆的,因为这与我的成就或圣别无关

血是唯一需要的,也是绝对足够的。我初次来到主面前,是藉血得亲近;以后每次来到他面前,都是藉血得亲近。苦修不会使我更容易就近他。血是我唯一的辩解。我们的良心在神面前真正得洁凈,「就不再觉得有罪了」(来十2)。

从这立场,我们就能面对仇敌,并且它要将我们带到定罪之下的一切努力,都归徒然,因为血将神摆在我们这边,所以我们坦然无惧。堕落带进了一样东西,使撒但得着立足点,神就不得不将他自己撤回;结果人就在伊甸园以外,神也在人以外。如今血将我们恢复到神面前,也将神恢复给我们

主耶稣的血不仅洗净我一切的罪,也洗净我每一样的罪(约壹一7,达秘译本作「洗净我们每一样的罪」)——包括我以为不能得赦免的罪、我不觉得的罪;所以我凭着洗净我每一样罪的血,就能行在光中,如同他在光中。我的良心清洁,我才能胜过撒但它的攻击是基于它的控告,我若接受这些控告,我就倒下去了

为什么我会服在它的控告之下,并相信这些控告?因为我仍盼望有某种我自己的义。我在自己里面也许常常失望,但神对我从不失望,因为他对我没有盼望!我若接受神对我的判决,就是在我里头没有良善,并断定自己只配死;我若看见血付了代价,并且为我每一样的罪付了足够有余的代价,撒但就不会有攻击的理由。我唯一的态度是:「主,我不能盼望更好,但你的血总是足够的。」

十字架

主死也是叫我们死。他是末后的亚当,代表整个亚当受造的族类,他将每个亚当的子孙都聚集在他自己里面,并且对神而言,他在他的死里已将整个族类带到尽头。

请注意罗马书六章的次序。我们知道,然后我们就能算(11节,「看」直译「算」)。罗马书六章十一节极其强调「算」,有人以为这是说,我必须算,好产生我所必须有的死,并且这全是由我开始的。但事实上,主已将我们包含在他的死里,他作成了一些事,并且把我们包含在他的钉十字架里

这里的次序是:「因为知道我们的旧人,和他同钉十字架,……当算自己是死的。」(6,11节)我们不是为着死而算。我们乃是看见我们是死的,然后我们在这地位上,藉着受浸见证这事。人死了,我们通常对他死的身体作什么?将它埋葬!(埋葬是人死后的事,可叹有人竟以埋葬为致死的凭藉。除非我们已看见我们死了,否则我们绝不该受浸。我的埋葬是我对十字架上之死的回应;每件事都是基于这点。除非我们看见这个基础,否则我们所作的每件事都会落到修行的性质里。)

受浸不是见证我们为着我们的救恩而相信基督,乃是见证我们看见了在死与复活里与联合的启示。神将我包含在他儿子的死里,好使我能「在基督里」与他联合。「你们得在基督耶稣里,是本乎神。」(林前一30)神将我放在基督里;这就如我将一张纸夹在书里,书如何,纸也就如何。我的旧人已经钉十字架。你找不到圣经里有说将来钉十字架的。如今这成了信心的事。算的秘诀是什么?就是看见主所已经作成之事的启示。不是向着死而算,乃是从死的事实算起。算的路就是在基督耶稣里。

所以主的死补救的两面——在神面前除去我的罪,以及从我除去我自己——对付了亚当所带进来的一切;凭着这两面,人就被带回到亚当堕落以前的光景。

(人子的)肉

创世记说到亚当、夏娃和肋骨(二18、21-24);以弗所书说到基督、教会和水(五23、5-27、29-32);约翰福音说到水、血和肋旁(十九34)。

神不仅仅要补救随着亚当所进来的,他要得着一个他能将自己的生命分赐到其中的族类他要他们得着他的生命,并在生命里与他成为一;惟有如此,才能使他满足;惟有如此,才能击败仇敌任何可能的叛乱。

以弗所书五章是唯一试着解释创世记二章的一章;在以弗所书,我们也看见相当奇特的事。我们受了教导,我们是罪人,并且需要救恩,但神不仅仅要补救随着亚当所带进来的;他要得着一班有他自己生命的人

我们以为得救的罪人就是教会,其实这样得救的罪人并不是教会,因为他们把以往一些消极的东西带进来。教会是基督的身体(弗一23),关于这点没有提到罪。基督必须得着一个身体,藉此彰显他的生命

以弗所书有他的一面,与别处相当不同。以弗所书五章的「爱」是丈夫对妻子的爱,不是基督对罪人的爱。这里所看见的是教会,不是罪人的问题。保罗用创世记二章为例,说明这一点。我们的眼睛若被开启,看见这事,我们必定会敬拜。

在旧约里,有许多主死的预表,但保罗一个也没有使用;他使用创世记二章的预表,这是一个与罪无关的预表,因为是在罪进来以前。神使亚当沉睡,不是因为有人犯了错,乃是要从他取出一样东西,造成一个人。为了创造夏娃,就从他取出一条肋骨,造成夏娃。所以有主死的另一面,与赎罪或补救无关,乃是为着一个目的——造出教会,以带进身体,作他自己生命的彰显

夏娃是教会的预表。神使亚当沉睡,主死的这一面是睡了。我们说基督徒是睡了,不是死了。每当提到死,就是有罪在背后。亚当的沉睡,是指一种没有罪在其中的死。这是在创世记三章以前,在罪引进以前。

夏娃是取自亚当。她不是一个分开的造物。夏娃预表教会,乃是取自末后亚当的身体,作他的新妇。或者换句话说,神要使他的独生子成为带同许多弟兄的长子;他要使一粒麦子成为许多子粒。神的心愿是要得着许多儿子。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