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基督耶稣里-基督与生命》第5章 主死的四方面(2)——倪柝声

(音频在最下方)

约翰福音十九章二十四节说到被扎的肋旁、水和血。血说到基督赎罪的死,水说到藉着他非赎罪的死所释放的生命。这是流自他的肋旁,流自他的心。神的计划是要我们都有分于他的生命

血将罪涂抹掉,而十字架将我涂抹掉。但我们被造不是要得救赎;救赎不过是将我们带回神永远的计划,就是使我们得着儿子的名分,使我们成为有分于神生命的人。主基督藉着他的死将我们带回神的计划,并且在他的死里将他的生命释放出来。我们接受主耶稣时,就得着亚当从未得着的东西!因为亚当从未得着生命树所代表神的生命。

约翰福音十二章和路加福音十二章指明,基督的死有一面,单单是为着释放生命。只有一位有神的生命,那一位必须死,好释放那生命。一粒麦子里有生命,但它必须死,好产生许多子粒。第一个子粒的死,不是要为其他的子粒赎罪,乃是要产生它们

路加福音十二章五十节:「我有当受的浸,还没有成就,我是何等的迫切呢!」这里的迫切,是受困迫的意思。主被压、被榨、被拦阻,他的出路在那里?「我有当受的浸。」主必须藉着死释放他自己,使我们能接受他。他说他来要把火丢在地上,这火就是圣灵的火,使众人里面得着他的灵;这样基督就不仅与我们同在,也在我们里面

主的死还有(人子的)肉这一面。在吃逾越节的羊羔时,血是为着神,肉是为着家里的人。血不是给人吃的,乃是给神看的;但在血底下我吃肉,预备我走旷野的路,使我有能力出去。

在利未记的各种祭里,肉总是给祭司和利未人吃的。约翰福音六章强调肉,不强调血,四次将肉和血相题并论,都是先提到肉(53、54、55、56节)。在这四次之前有两次,之后又有两次,提到「吃」(50、51、57、58节),没有提到「喝」;因此是强调肉。这里的肉是正面的,「我所要赐的粮,就是我的肉,为世人之生命所赐的。」(51节下)

粮(饼)是在神的计划中,而血是在神补救的一面。我们总是将主的晚餐说成擘饼,而不说成喝杯。饼总是放在酒之前,因为一个是在神的计划中,另一个是补救的。肉包括血。门上若没有血,屋里就没有肉。

主说,「吃我肉的人,也要因我活着。」(57节下)我们认识什么是因主活着么?在他以外,我们没有生命,我们不能作什么。这就是为什么他总是想要剥夺我们,并将我们放在艰难的环境里,好使我们学习凭他而活

我们有些人有敏锐的心思和头脑,然而我们从未学会这功课,就是没有神,我们就无法领会神的话。神必须剥夺我们的智慧、我们心智的能力、敏锐的头脑等等,叫我们学习凭他并因他而活

我甚至必须为着我的身体从他接受生命。我是因他活着。主在此作了一个比较:「我……因父活着,照样,吃我肉的人,也要因我活着。」(57节)不是神赐我能力使我刚强,乃是主在我们里面的生命使我刚强。难处增加的目的,只为着剥夺我们天然的机智。我们被放在无望的环境里,我们求这环境除去,但主要我们学习:「我的恩典够你用的。」(林后十二9)我们的恩典不够用,但主的恩典够用

保罗总是软弱。主必须将我们带到一个境地,我们要说,「主,我简直无法生存。」一位弟兄曾说,「主总是要暴露我的不是。」藉着一次一次的经历,我们学习凭主而活。主将我们放在极其艰难的环境里,我们试着应付这些环境,但我们被带到一个境地,对环境不能作什么。我们的态度该如何?「我不能,所以我甚至不要试了。我什么都不要作。主,为我作这事。」我们学习凭他而活,于是我们发现作成这事的是他

愿我们这种经历天天增加,这就要成为我们生活的态度。约翰一书五章十二节说,「人有了神的儿子就有生命;没有神的儿子就没有生命。」生命在神儿子里面,不在别处;在他以外,就无法得着生命我若与活的主有正确的关系,他的生命就要自动成为我的

有人相信我们的救恩和圣别都在于血,有些人进一步相信神要拯救我们脱离旧人,还有些人觉得我们必须将自己奉献给主。我们必须有血,我们的旧人必须在十字架上受对付,我们也必须将自己交给主,让他在我们里面产生他所要的

我们的态度该是:「主,我信靠你在我里面造出我所需要的,并且在我里面成为我所需要的。」信心将主带进来信心说,「主,我不能作这事,你来成为我所需要的一切。」

哥林多前书一章三十节说到基督耶稣成为我所需要的一切。神不是给我们一剂量的圣别。圣别就是主在我里面活出他圣别的生命,他就是我的圣别。他也是我的忍耐等等

我们必须相信这个。秘诀不是尝试,乃是信靠。信靠与尝试之间的不同,乃是天上与地狱之别!我说,「主,我不能,所以我不要尝试。我信靠你作这事。」这是从他吸取生命,以为我们的生命,让他在我们里面活出他的生命。这不是被动,因为这包含最活跃的合作与信心。

背十字架

关于基督的死,还有背十字架的一面(太十37-39;可八32-35;路十七32-34;约十二24-26;林后四10-11;腓三10)。这是十字架的第四面,就是要让十字架成为我们生活的管治原则,天天让十字架除去我们天然的生命和能力

这样,天然的生命和能力就不会照着自己而行动,也不会维护自己。要摸着我们问题的核心,我们必须对付魂的问题。这样,主耶稣的死,就会在我们里面释放并显明他的生命。

主有意要让我们看见,我们只能凭他的生命而活。试炼和难处临到,是要向我们证明这事。基督徒生活的真正意义,一点不差就是基督。他乃是生命

活在律法之下是什么意思?意思就是神要求我某事,而我试着作这事。活在恩典之下是什么意思?意思就是神仍要求某事,但基督在我里面作这事。生命的本身不是目的,乃是完全达到神目的的凭藉。

我们需要区别「罪人」、罪的制造者,与魂,就是天然的能力,照着人向神独立的己而行动的能力。己未必是有罪的,但他总是远离神的旨意。有时候己相当公义,几乎是圣别的!我们的罪和我们的「旧人」若受了对付,我们就回到亚当堕落以前的境地,我们的问题就成为亚当原初的问题——魂向神独立而行动的问题。

魂是什么?耶稣基督是无罪的人,但他有与神分开的位格:「我不求自己的意思,只求那差我来者的意思。」(约五30下)主受试探的真正意义是,撒但想要使他照着自己行动,因此放弃他对神完全的倚靠。人照着自己行动,那就是魂

「子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约五19)这就是说,没有什么源于他。魂的问题不在于罪,乃在于独立——没有神的帮助还能作许多事我们的危机是我们能凭自己的能力而活——我能计划,我能定意。这就是为什么神将我们带到十字架的另一面,藉着天天背十字架而对付魂

我们需要区别十字架的两面:(一)十字架的钉死,成就了对付肉体的事;(二)背十字架,藉着逐步的跟随,实现在每天的过程中对付已。对付魂乃是十字架的第二回。十字架加诸于魂,使死的模子成为十字架的标记,能不断的将魂模成主的死,使其降服于那灵。

马太福音十章三十七至三十九节

魂是我们情爱之所在。许多的行动和定意,都受我们情爱的影响。所以主必须说,「爱父母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为我失丧魂生命的,将要得着魂生命。」(另译)我必须失丧魂。这就是说,我不能满足魂的意愿。我必须不理魂的要求。某种隐密的爱,也许使我偏离,不能完全的跟从。

马可福音八章三十二至三十五节

彼得实际上是对主说,「怜悯你自己!」主的回答是厉害的责备。魂的愿望是保全自己,但为了与神一同往前,我们必须违反我们自己。我惧怕神的旨意么?我喜欢神的旨意么?和受恩姊妹曾说,「主,我愿意破碎我的心,使我能满足你的心。」若没有魂与灵的搀杂,一切都是出于灵,那么神的旨意对我就是一切,我就不会流泪同情我的肉体!

路加福音十七章三十二至三十四节

这里是说到人对被提的反应,问题是在于魂生命被地上的事物所霸占。我对家人的要求、事奉的权益等,有什么反应?我若照着魂而活,我的反应就无法是正确的。所以这里说到要丧掉魂生命

约翰福音十二章二十四至二十六节

结果子来自失丧我们的魂。在结出「许多子粒」以前,我们那一部分必须失去?魂。为什么我们里面生命的彰显这样少?因为魂的能力包裹并包围着生命。我们凭自己生活、作事、行动。在魂生命失丧以前,十字架必须进来

请注意二十五节说到失丧魂。在受试探的时候,己要抵挡,但任何靠着己的抵挡而有的得胜,都是假冒的得胜。惟有主在我们里面所作的,才是真正的拯救。我们的态度该是:「主,我不能作什么,所以我不想要作什么。主,你来作。」

这样挖去天然的生命,是我们必须过的确定的关。有些人的魂比别人强,主就必须进来破碎一切,直到没有自信留下。只要有什么给我信靠,我就会有自信。这就是为什么神必须挖去一切自信的理由。

惟有我们失去一切的自信,破碎才有可能。摩西曾经是「说话行事,都有才能」(徒七22)。但他必须被带到一个境地,承认「我……不是能言的人」(出四10)。那些魂生命受了十字架对付的人,有恐惧战兢之灵的记号。他们只对主有确信,并且非常柔软的与他同行

腓立比书三章十节

我无法认识他和他复活的大能,除非我愿意让死的印记——十字架——印在我的魂生命上。我必须被带到不相信自己的境地。这是生命的过程,是天天背起十字架。任自信都必须除去

任何关于圣别或得胜的教训都是不足道的,非己、己的能力先受对付主所要的是完全的倚靠。他不要任何人向他独立行动。他不要我们为他作什么。神是唯一的工作者,唯一的创始者。我的分就是与他配合。我不能作别的。

我们必须完全认识他的死,认识他死的四方面。在十字架上我看见神对我真实的评价。我只适合死,所以我甚至不会想讨神喜悦。这不是被动,乃是主动的信心。我拒绝凭自己而活。我选择完全倚靠神而活,我也要让十字架在我里面作更深的挖掘工作,好使我「模成他的死」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