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基督耶稣里-儆醒谨守》第2章 认识犹太派(3)——倪柝声

(音频在最下方)

全部律法的字据已撤去

我们接着来看保罗对安息日的教训,保罗说,安息日乃是过去的事。第一,保罗在歌罗西书二章十三至十四节说,「你们从前在过犯和未受割礼的肉体中死了,神赦免了你们一切过犯,……又涂抹了在律例上所写,攻击我们有碍于我们的字据,把它撤去,钉在十字架上。」字据是指完整的律法。主在十字架上,把整个的律法撤去,因为这律法乃是攻击我们的

主的要求是圣洁的,而我们是有罪的。根据律法,我们不得被神称义,因此律法是攻击我们的。所以主为我们钉在十字架上,把律法撤去,这样我们才能到神面前。犹太派的人说,主钉在十字架上,所撤去的是礼义的律法,不是道德的律法;道德的律法并没有撤去。但这不是保罗的意思;保罗乃是说,主已经将整个律法的字据都撤去了。

事实上,圣经里并不分礼仪的律法与道德的律法。犹太派的人说月朔、节期、安息日等,是礼仪的律法,是已经撤去的;但十条诫属于道德的律法,所以我们还得守。圣经里并没有这样的教训。圣经并没有将礼仪律法与道德律法分开。所有礼仪的律法,都是为着道德;献祭是为着道德,饮食的规条也是为着道德,这些就如十诫的第四条守安息日一样,乃是为着道德的。

歌罗西书清楚给我们看见,不是单单礼仪的律法被涂去,乃是整个字据的律法被涂抹了。字据是指着一个立约的凭据,等于合同,等于我们今天签过字的合同。出埃及记十九章八节记载,当神在那里颁赐十条诫命后,以色列人立即回答说,「凡耶和华所说的,我们都要遵行。」他们并不分礼仪律法或道德律法。所以字据乃是包括道德的律法,而不是单指礼仪的律法。我们要将这字据指给初信的弟兄姊妹看见,好使他们明白所有攻击我们,有碍我们的律法字据都已被撤去,钉在十字架上了。

罗马书七章七节,说出律法的存在;歌罗西书二章十四节给我们看见,律法已被撤去,钉在十字架上。十六节接在十四节之后说,「所以不拘在饮食上,或节期、月朔、安息日,都不可让人论断你们。」因为整个的律法,在神面前都已被撤去了。

你可以再引出埃及记十九章八节,告诉他们,从前犹太人并不把礼仪律法和道德律法分开。我们对付他们的理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说:律法是没有分开的。歌罗西书二章十六节说,因着律法被撤去,一切关于饮食、节期、月朔、安息日等的事,也应该都过去了;这些与基督徒无关了。

犹太派的人也许马上就说,这里的安息日不是一周的安息日,乃是节期内的安息日。但他们自己应该够清楚,在歌罗西书这里,安息日乃是多数的,节期也是多数的,包括了犹太人一切的安息日和节期。这里所说既是多数的,就不管是节期的安息日,或一周的安息日,都包括在内了。大的总能包括小的。安息日就是包括所有的安息日。在这里谁也没有权柄说,一周的安息日不包括在其内。

保罗注意到歌罗西的犹太人,他们从来不注意节期的安息日,只注意一周的安息日。所以保罗给他们一封信说,无论是节期、月朔、安息日,基督徒都已脱离了。只有现在的人分节期的安息日和一周的安息日。十七节保罗接着说,「这些原是后事的影儿,」不值得论断。每一个基督徒都不可让人因此论断你们。十七节的「这些」,指十六节所说的一切,乃是后事的影儿,那形体却是基督。你再往下看,就能够清楚,礼义的律法与道德的律法都过去了。

至于罗马书七章三节所说「脱离了丈夫的律法」,犹太派的又说,这是指着礼仪的律法。这实在是无稽之谈。对于七节:「非律法说『不可起贪心』,我就不知何为贪心。」犹太派的人就说,「不可起贪心」是十条诫内的律法,是道德的,不是礼仪的。但从上下文来看,这十诫中的一条,就是三节里「丈夫的律法」。所以犹太派的人是彼此矛盾了。事实上,无论是道德的律法,或礼仪的律法,我们都脱离了。保罗所说,我们所脱离的丈夫,就是指十条诫的律法说的。藉着与基督的同死,我们脱离了第一个丈夫,就是脱离了所有的律法

哥林多后书三章七节、九节、十节和十三节给我们看见,律法的职事与属灵的职事不同;摩西的职事与基督的职事不同。刻在石头上的律法是属死的职事,是定罪的职事,是已经废掉的。「那将废者的结局」,明显的是指律法。在犹太派的人中,他们承认律法是叫人死的,但又用唯一的话语说:那是指礼仪的律法说的。但我们知道不是所有的律法都刻在石版上,只有道德的律法,就是十条诫刻在石版上;礼仪的律法并没有刻在其上。摩西的职事,乃是「刻在石版上」属死的职事。所以明显的这废掉的职事,乃是包括道德的律法。今天对我们来说,律法乃是刻在我们的心版上。在哥林多后书三章三节里,只有心版与石版相对。这样看来,所有的律法,包括礼仪的或道德的律法,我们都绝对的脱离了。

守日不守日都可

今天神是藉着圣灵给了我们基督的义,所以守律法就再也不需要了。安息日的问题,乃是一个已经过去的事。罗马书十四章五节说到,有人看这日比那日强,有人看日日都一样。罗马书十四章一至六节这段话是对付二件事:第一,守日与不守日;第二,吃肉与不吃肉。有人吃素不吃肉,保罗说,这种人是信心软弱的人,或者良心软弱的人。对那要守口的人,保罗也说,他们是信心软弱的人。在旧约里,若有人不守安息日,就要用石头打死。到了新约,主耶稣来了,犹太人因主不守安息日,就要置他于死地。(只因有了神迹,他们不能动手。)到了保罗的时候,他就说,不管这日或那日,日日都一样。这是有同等大的改变!日日都一样。

安息日是道德律法,是其中的一条。如果换一条说,「不可奸淫,」如果有人看行奸淫也好,不行也好,行的是为主,不行的也是为主,这就不能了。守安息日不能有守律法的义,守安息日乃是后事的影儿。所以在律法里有一部分是预表,有一部分是为着义。预表的已经应验了。所以律法不能像犹太派的人所说的,将其分为礼仪的与道德的。但律法的确有一部分是预表的,这部分预表的都在主耶稣身上得着应验了。所以在这里必定是有一个时代的改变。

旧约里守安息日的命令甚多,这是给犹太人的,甚至到了国度里,犹太人仍然要守安息日、献祭等。然而在新约里,保罗没有一次劝人守安息日。如果安息日是应该守的,而新约不提,那就很希奇。我们看见时代改变了。我们在使徒行传十五章的会议里能够顶明显的看见,二十二节说到使徒、长老,和全教会那时都在那里。如果守安息日是顶重要的,那么在那次的会议中,必然有所定规。若是当时的基督徒要守安息日,而那次的定规里没有提,那就很特别。可见安息日必是过去了。

新约圣经告诉我们:在神的计划里,「众先知和律法说预言,到约翰为止。」(太十一13)在神的工作中,基督是律法的总结,因此在新约里,主不叫人守律法。歌罗西书说,安息日过去了;保罗说,守日也可以,不守日也可以。因为我们没有一人是为自己活,也没有一人是为自己死。我们或活或死,总是主的人

末了,我们要看见,任何的事物若是新约的,还得拿旧约来帮助,就根本不能成就。罗马教说,守主日就是守基督教的安息日,这是把犹太教与基督教混合在一起了。现在犹太派的人来,要将整个犹太教带进来。所以如果有人守安息日,那人就不是基督徒了。基督徒如何不守中秋节,也不要守安息日。犹太派的人一来,索性就摔掉基督徒的色彩,成了纯粹的犹太人。保罗在加拉太书四章十至十一节,对当时的加拉太人说,「你们谨守日子、月分、节期、年分(就是包括安息日以至禧年等)。我为你们害怕;惟恐我在你们身上是枉费了工夫。守安息日就把恩典完全废了。我们要提防犹太派的人把守安息日的事带进来。

至终的断定——律法和安息日完全过去了

使徒行传所记的是历史的基督教,没有对事实的解释;只有历史,没有教义。神给人的整个真理,合成一本圣经,乃是在主后九十六年,就是主对门徒说,直等到真理的圣灵来,要带你们进入一切的真理的时候。也就在那时,这些犹太派的力量和影响,才逐步从基督徒中脱掉。主死的时候,还没有完整的基督徒的信仰。基督徒完整的信仰,乃是一步一步的出来,到了书信时才有了完成。

我们必须明白基督徒信仰的进步。在使徒行传十五章,我们没有看见为安息日争辩的事,反而有为受割礼争辩的情形。并且后来保罗自己还到圣殿去许愿。我们要知道,犹太人行割礼并不希奇,因为犹太人是要退步。所以盼望弟兄们要看见基督徒信仰的发展与起止,才能断定什么是基督徒正确的信仰。

在新约开始的时候,当我们的主在地上时,他也守安息日,也受割礼。然而,到了加拉太书,我们看见安息日的问题结束了,割礼的问题也结束了。保罗的书信乃是到了主后七十年之后,才得以站在基督徒正当信仰的地位上。因为那时之前,圣殿、祭司、律法都还在,人就很容易骑墙,很容易在那里享受二个羊羔,很容易一边抓犹太教,一边信耶稣。

为着这样的光景,保罗才写了希伯来书。希伯来书十章二十六节末句说,「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因基督已经为我们被杀献祭了,人再也不能骑墙了。在那里,我们看见基督徒信仰的进步与发展,到如何的地步!对于一个真理,到末了,我们总必须以神的一句话来作最后的断定。关于律法与安息日,断定的话就是歌罗西书二章十四节:「又涂抹了在律例上所写,攻击我们有碍于我们的字据,把它撤去,钉在十字架上。」

律法和安息日是完全过去了。如果今天圣殿、祭司仍然存在,就还是会有难处。这些犹太派的人很容易把半路上的东西拿出来。我们必须记得,基本的原则是,对圣经里每一个真理的断定,都不可停在半途中。安息日与律法的问题都是在半路上的,对于犹太派的人守安息日的教训,乃是摸着旧约最后的东西。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