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的潜势力》第2章 魂的潜势力与基督徒的关系(2)——倪柝声

(音频在最下方)

【今天撒但在教会里所作的】

撒但如何凭借人的魂而用其潜势力呢?佛教、道教,与基督教中精神学家灵魂学家等,都是牠的工具。这个我们已举了许多例。我今天要另举若干在属灵的事中,仇敌如何利用人的魂的例,好叫我们分辨何者是从神来的,何者是从仇敌来的;并知道神如何用人的灵,撒但如何用人的魂

 

圣经中所有的祷告,都是有意思的,并非糊涂的祷告。主耶稣教我们祷告时的第一句话是:「我们在天上的父。」主是教我们祷告给天上的父听;但是,我们基督人常是祷告给房中的神听,并未祷告给天上的父听。我们的祷告,只能给天上的父听,应当是上达于天父

不必管你的感觉的好坏,感觉的有无,神只要我们藉信,把我们的祷告送到天上去。我们若祷告给房间里的神听,我怕你就要从你房间的神得许多奇异的感觉、许多神奇的经历与异象。这些不过是撒但给你的,并且你从撒但所得的,有属于意识的,有属于半意识的。

有的人也许不是祷告给房间里的神听,他的祷告却是向着他所祷告的人的身上的,这也是顶危险。比方,你有一个朋友在二千里外,你为他祷告,求神叫他在道理上复兴或是要他相信主。

你的祷告,并不向天上的神,你不过是聚精会神的,把你所盼望的,把你所要的,如同一种势力送到你朋友的身上;你的思想,你的意念,你的要求,和你的一切都是围在你朋友的身上。你的祷告好像弓一样,把你的思想、意念、要求等如同矢一样,向你朋友的身上一直射过去;他被你这势力所压,果然就如你所求的成就在他身上。你就以为你的祷告是得了答应。

但是我告诉你,这是你向着你朋友的祷告得了答应,不是你向神祷告,而神答应了你的祷告。有人说,我的祷告得答应了,因为我把「祷告堆在他身上」。我对他说,是的,你是向他祷告,不是向神祷告,所以是你的祷告得答应,不是神答应你的祷告。

我告诉你们,你们若这样作法,虽然你们不懂催眠术,但你在暗中所作的,已是照催眠术的原则作了。就是把你魂的能力释放出来,作成这件事

我要读某信徒所写的一封信,他说:

「我最近被仇敌攻击的顶厉害,我吐血、心跳、气喘、四肢无力,整个身体好像都要破碎了。当我祷告时,神就给我一个思想,叫我用祷告来反对许多人用魂的能力向我所发的祷告。我就求神用主耶稣的血保护我,遮盖我。我也相信神的能力,要在我身上彰显

当我这样起首反抗着祷告以后,希奇,我的心不跳了,血不吐了,气不喘了,四肢的力也恢复了,所有的都恢复了原状,与无病时一样。从那天起神给我看出,我所以吐血、心跳、气喘、四肢无力,是因为有一班(就是为我祷告的人)受迷惑的信徒,把我祷告病的。后来,我就帮助了他们中间的二人,叫他们得救,得释放,可惜其余的人,仍陷在这迷糊的坑中。」

这是甚么缘故呢?因为你没有向天上的神祷告,你乃是将你的祷告射到、围、堆在你所祷告的人身上你这样作,表面是在那里祷告,暗里是在那里用魂的能力来压迫那个人

你若用魂的能力为某人祷告说,某人应当如何;比方,你说:他若不当受刑罚,也当受管教。这样,你出乎魂力的祷告,就要射到那人身上。那人就病了。这是一个定律,是一个魂的律法。

正如人把手指放在火中,手指就必被灼的定律一样。所以我们祷告,不可求某人若不如何如何,就叫他怎样怎样。你若这样祷告,他所有苦痛的遭遇都是你害他

我们若聚精会神的祷告,我们的祷告应当是向神的,不应当是对人的。我也曾有这经历。我在前几年中曾患病年余,也就是因为有五六人把他们的祷告,堆在我身上。他们愈祷告,我就愈软弱。后来我知道了这个缘故,我就反对这样的祷告,求神不要使他们向我所祷告的得成全在我身上,后来我就好了。

工作的能力

在一个奋兴会中,若有在主里有经历的人在场,他就能知讲道的人,到底是用魂力,或用灵力。有一次,我遇见一位朋友告诉我说,某人讲道真有能力。我就说,我未见过那人,我不敢下断语。随后,我又写几个字在一本小册子上给他说,充满了能力,到底所充满的,是甚么能力呢?这人在主里没有他妻子那么深,所以他就不懂,转过去问他的妻子。她看了这本小册子,就笑着说,真的,这真是一个问题。到底是甚么能力呢?一位弟兄,从前在我们中间,也曾讲过,一个人有能力或没有能力,不是他能用手把桌子拍得响,我们就说他有能力。所以我们在聚会中,当分别说,这人的能力,是魂的能力呢?是属灵的能力呢?

关乎这点,我们可从两方面看出。(一)从讲道的人自身;(二)从听众方面。讲道者,若倚靠以往的经历,以为我以往这样讲,就有人悔改认罪,今天我再讲一下,也必有人悔改认罪。或是多讲别人怎样认罪悔改的故事,为要鼓励人,他若是这样存心,就可知道他必是使用他魂的能力来作工。

另外,讲道者,若能像那一位威尔士复兴会中的领会者的态度,就是求神把他压下来,求神綑绑他的魂的能力,约束他的自己,拒绝一切从自己出来的就好了。讲道者若是如此存心并追求,就魂的能力有拒绝的可能。讲道者,自己重分辨,能确知这两种能力,是如何的不同。并能分辨自己所作的,哪件是藉着自己魂的能力作的,哪件是藉着神的能力作的。

圣灵作工有三方面:一,圣灵重生我们;二,圣灵住在我们里面,叫我们结出圣灵的果子;三,圣灵降在我们身上,叫我们有能力作见证

圣经里讲圣灵的能力,都是指作工,作见证而言。这是圣灵在我们身上,不是圣灵在我们里面所作的工。所以圣灵的能力,是为工作;圣灵的居,是为果子。原文圣经,说到圣灵的能力,都是说降在上面;说到圣灵结果子,就说住在里面。甚么是在上呢?就是圣灵给你的一切能力,是在你之外的

你自己不觉得,你自己一点把握都没有。所以,在一个聚会中,若有人问你,今天的聚会你有把握否?你有把握叫人得救否?你必定说,我无把握,也不觉得甚么。因为这能力是在你之外的。圣灵的能力,是在你之外的能力,是你所拿不住的能力。若是魂的能力呢?你就有把握,你知道所讲的道,能使人哭,能使人悔改认罪。甚么叫作「有魄力」呢?就是有魂的能力

有一次,我觉得我没有能力。虽然人对我说,你过得去,但我总觉得无能力。所以就去见一位年老有经验的姊妹(和教士)。我对她说,你的能力很大,我为甚么没有能力呢?她与我顶熟,常常在道理上帮助我,就正颜对我说,你要的能力,是你能觉得的呢?还是你不能觉得的呢?你是要那一种呢?我听了,就懂了。我说,我不要觉得的。她就是说,你要记得所有从圣灵来的能力,从来没有本人觉得的必须,人的本分,是顺服神而已

因为圣灵的能力,从来不是要使本人觉得的(注:在灵里的觉得,又是一个问题)。所以,我的本分是求神捆绑我魂的能力,就是我自己的能力,我不过是完全顺服神,其余的,是让神作,我不必管

我们若用魂的力量来作工,我们自己能觉得,正如催眠术家知道他怎样一作,就必有某种的结果一样。他们知道第一步当作甚么,第二步当作甚么,第三步当作甚么。所以,许多传道人在讲台上的危险,就是他不知道他自己是用他自己魂的能力。他以为他有能力,哪知他是用他魂的能力来作,他不过用心理的力量来得人

有人说,你们传道人是最注意心理学的。我说,不对。我们虽明知可用心理学的方法来得人,我们却要迥避,不使用心理的能力

当我在山东作工时,有一位教授对另一位教授说,他们这些传道人作工,都是凭情感的作用。碰巧,我在那天下午对信徒们讲道时,我对他们说,情感是何等不可靠,无用处。那位听人对他说作工是凭情感的教授,也在坐。他听见了我的话,说,可惜,那位说传道人用情感的教授不在,不然,他今天可听见情感也不可靠的。

所以,请你们记得,所有用情感作的,都靠不住,都要过去。所以在聚会中,苦是圣灵能力作的工,人就用不自己出力,用不自己来作甚么。讲道的人,若用魂力来作,他本人必用许多力气,另外,他还要用许多方法,如用哭泣、呼喊、跳跃、情感,或不断的唱副歌,或是多讲些动人的故事(我不是说聚会中不可用诗歌及故事,但只可有适当的限度)。这些并无别的用处,不过是要叫听众被这些感动到一个地步而已。

我们都知道有的人,不一定是比别人美丽,比别人有口才,他却特别有吸引力,会吸引人,会把人拖过来亲近他。这不过是他的吸引力比别人厉害些。我也常听人对我说,你对于某人的影响力很大,你为何不把他拖过来呢?我说,这是无用的。因为这不过是天然的,不是属灵的

许多人把基督教看错了,以为不过是一种心理的作用,是心理范围内的事,都是因我们信徒自己先弄错了。你的父母儿女,若是神的能力,还不能吸引他们,就是你有再大些的吸引力,也归无用,也不能吸引他们。也许你用你的吸引力把他们拖来的时候,也并无所得。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