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的潜势力》第3章 魂的能力与作事方法(2)——倪柝声

(音频在最下方)

例四

──解经:读经这件事,有时也发表魂的潜势力的危险。例如有的人对某一段的圣经,不大懂得,不大明白,于是他就一直的想,或走在路上,或睡在床上,或在书房里,或在电车上,忽然有像手电筒的光这样向他一照,他就觉得这一段圣经被他解释通了,顶有理由了。于是这些理由、解释,一起都排在他面前,记性好的人,就记在头脑里,记性不好的人,就要把它记在本子上了,以为这是多好呀。但是,这靠得住吗?这有时也有魂的能力在里面呢。看它的结果,就可以知道

因这新奇的、特别的、有意思的、好像是顶深的,但是,并不能结果。不但他自己不能从其中得着生命,当他分给人时,他也没法子叫人从这个里面得着生命,只不过帮助人一点思想吧了。我不是说,神不能在我们思想的时候,把祂的意思给我们。也不是说,神不能在忽然的当中,就是无论我们是在路上,或是在房间里,把祂的话语给我们。神可以忽然的给我们

但是,请你记得,神从来不把祂的话语给一个人,是当他用不的时候。每一次从神来的思想、知识,没有不是你有需要才给你的。神给人钱也是如此。祂不会给你一块钱,是要你挖一个洞藏着,等五年以后才用的。神把真理给你也是这样。当你不需要的时候,祂不把一个真理给你。

神也不听那些没有需要的祷告和要求。有一个人说得顶好,他们说要神作工的第一个条件,就是有需要需要,就是神迹的第一步。这是一个祷告得答应的原则。凡违反这原则的,神必不作工。但是,撒但却是违反这个原则来作工。

例五

──喜乐:有许多的人,要在感觉上觉得喜乐。有一件事,现在外国也很盛行的,就是所谓圣洁的笑。他们说,若是一个人得着了圣灵的充满,他就必定会有这所谓圣洁的笑。会这种笑的人,他自己真是也莫名其妙,好像犯了甚么病一样,越想就越要笑,像半疯一样,不能自己作主的。

有一次,某处聚会讲道之后,就说大家必须都要去追求这圣洁的笑。以后,大家都弄得拍桌打椅,乱跳乱舞,真弄得好像疯了一样。过了不久,那所谓圣洁的笑就来了。于是大家都对着笑,越想越好笑,个个都笑到不可抑似的。这是甚么呢?难道这是圣灵的充满吗?这是圣灵所作的工吗?这也不过是魂的工作之一呢!

我愿意提起一极端的事为例。因为知道了那极端相差是如何,就也能够知道二度三度的相差是如何。当巴鲁先生在这里聚会的时候,别的帮助,我没有得着甚么。所得着的一个帮助,就是他说,若是要看出一件事的错与不错,只要把它拖到一百度,把它拖到极端去。若是那一百度的地方是错的,就可以知道那第一第二度也是错的了。若是你要在一度二度的地方看出他的错与不错是顶难的,因为就是相差,也不过只一点点,不容易察觉出来它究竟如何。只要把它放大一点,引长一点就可以更明了了

就是像俗语说,失之毫厘,差之千里的话了。你起头的时候,只差一毫一厘,到后来就要相差千里。那末,反过来说,若是要知道毫之失,只要看千里之差好了。这不是更便当吗?假使这里有两根线,不是平行的,只要有一点点的斜,它的角度,只有一度或二度,肉眼是不大看得出的。若是你把这二根线引长一寸的时候,二根线的相差的距离要大一点了。引长到二寸的时候,它们的相差,就要更大一点。若是一直引长到地球的那边,不知道要有几万里的相差了。若是几万里的相差是错的,那末,那起头一点的相差,也必定是错的了。

今天也要把这圣洁的笑当作一个例。他们所以能够得到这种圣洁的笑,是用的何种方法,遵守了何种的条件呢?没有别的,就是因为在心里,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要笑。只有一个思想,就是要笑。他在这里,是求圣灵的充满,不错,他的口里是在说,神阿,求你的灵充满我。但是,不过是一种手续,求的目的并不在此。虽然他口里是这样说,但是,他的心意却不在此。

他的目的是甚么呢?他是要笑,要快乐。他并不是说,神阿,我求你的灵充满我,我不管外面的感觉,只要你的灵充满我,无论甚么都好。凡是要神的灵充满的,必须有这种态度才可以。如果你所祷告的是这个,那么,结局必定笑,没有别的,能不能说这必定是出乎神的呢?

让我讲一个事实。有一个学生,是已经悔改信主了。他有一个同学,是得着所谓的圣灵的充满的。所以顶快乐,快乐到不能再快乐了。这位同学就对他说,你应当求得圣灵的充满。我已得着了,所以一天到晚都是快乐,一点没有忧愁。一天到晚的快乐,能够帮助你属灵生命长进。于是他想到他的同学是一个信徒,已经得着了,他也应当得着。从此他恳切的求神。甚至饭也不能吃,书也不能好好的读,他一直的求,无论如何,总得要神给他。

后来他去找一位先生为他祷告。他自己顶恳切的祷告说,神阿,无论如何,今天晚上,神必给我,若不给我,我就不起来。他这样一直祷告,祷告还没有完,他就跳起来说,我真快乐阿。他就一直的笑,越笑越好笑,笑得手舞足蹈起来,笑得喊叫起来。先生说,那时我忘了我是一个基督人,只知道我是一个医生,以为他是患了神经病,就急忙拉着他说,弟兄,要安静,弟兄,要安静,不要这样胡闹。

你越这样劝,他越闹得厉害。同时,那位先生又不敢过于说甚么,以为这若是神给他的,我若这样说,不是得罪了圣灵吗?到后来,那学生回到自己的地方去,第二天还好,没有甚么事情发生。这没有别的,这就是魂的能力大得释放。若是要问到底是甚么作用呢?怎么会发生这事呢?我不知道,就是最好的心理学家也不知道。可以说,没有人能知道他是如何来往,如何交接。但是,我们能够说,这是魂的工作,因为他履行了释放魂能力的条件。这是事实可以证明的。魂有能力作顶希奇的事

例六

──异象异梦:现在各地的教会,有顶多的人是求异象、异梦。有人问我信不信这些事。我的答应是:我并不反对异象、异梦的本身,我自己也经历过。有的时候,异象、异梦,是很有帮助的。但是,我要请你们注意的,就是这异象或者异梦,是从甚么地方来的。是出乎神的呢?或者不是出乎神的呢?

许多时候,因为人在聚会里作见证,他说怎样看见异象,往往就引起许多人说他们所看见的异象,弄到后来,差不多全聚会的人,都是见异象,作异梦的了。这是事实,我看见许多。这没有别的,就是因为他们听见别人看见异象,所以自己也去祷告,求神也给他这种经历。若是得不着,就禁食,并且一连几个整夜的祷告。

这样一来,他的身体既乏力,心思已空白,一点意志的扺抗都没有,于是就得着了所谓的异象或异梦,他们所得着的是事实,但是,要问他们是用甚么方法得着呢?并且,他们所得着的,是不是出乎神呢?这一种让心思空白,意志被动的求法,不是圣经的教训不过是等于自己催眠自己而已

有的人会作梦,也会解梦,并且解说得顶可笑。我有一个朋友,是作医生的。信了主后,顶会作梦。我每次见他,他总是说作了甚么梦,并且每一个梦都有他的解释。他差不多天天晚上作梦,甚至一晚上连作三四个梦。这是甚么缘故呢?难道神这样喜欢把梦给他吗?我知道了,他白天一直作梦,所以他晚上也作梦。顶希奇的,他虽然是一顶聪明的医生,但是,他的思想顶乱。他的头脑,一天到晚,在那里画图,他没有法子管理他的思想。他夜里所梦的,正是他白天所想的。所以我顶直的劝他说,你若不拒绝你这么多的梦,你就要受欺骗,你的灵性也不能长进。后来他总算好一点了。这使我们知道,有许多的梦,并不是出乎神的,乃是因为人的头脑出了毛病,思想不集中所致的。

例七

──求圣灵的洗:还有一种情形,我称之为「中电」,就是有一种的力量,临到人的身上,叫人发抖,好像中了电似的。他的里面,热得像火烧一样;口里,发出种种奇怪的声音;手脚发生各样特别的动作。这就是人所谓得着了圣灵的洗。我并不反对这些,但是,请你们记得,所有在魂里作的事,在灵里都有,不过出乎魂的,目的在假冒灵而已

他拿这个来骗人说,这是出乎灵的,这是从神来的。所以,我们必须会分甚么是出乎魂的,甚么是出乎灵的,才不至于受欺。出乎魂的作法,是和求异象的法子完全一样的。他们因为要得着的缘故,就禁食,就整夜的祷告。因此身体乏力,没有意志的扺抗了,于是就得了一种所谓的圣灵的洗,叫他发抖了。

有顶多的人,巴不得能够在感觉上,有一种快乐,有一种奇异的兴奋。因此,就顶恳切的祷告,整夜的祷告,禁食的祷告,以为这样作,就能得着所谓的圣灵的洗。这真是自己催眠自己。这样一直作,一直到一个地步,就他所要的那些感觉临到他身上了。这是甚么呢?难道是神真的充满了他的心么?因为他这样作,并非按着圣经的教训,我就不敢相信他所得的是真的。

我们应当一方面认识神,看神对于这种事情是如何看法,一方面要看这是不是出于神的许多信徒以为甚么都是出于神的,所以甚么都领受,就不免受了欺骗。还有一等人,以为分别甚么是出于神的,甚么不是出于神的很不容易,就都不接受。这也不可以。

我们是应当分甚么是出于神的,甚么不是出于神的是出于神的,我们就接受。不是出于神的,就再好些,也是应当拒绝的。我们要记得撒但所有的工作,都是藉人的魂的力量,这是我们必须避免的

当究来源:

有人求异象,有人说看见光,有人说看见火焰,有人说作了异梦,有人感觉得着电力似的抖一下。他们这样作见证,后来就有多人也有这样的经历。我并不反对这些事的本身,我乃是说,这些事是从那里来的呢?是出于魂的呢?是出于灵的呢?我们要记得,所有在灵里作的事,在魂里都有,不过出于魂的,目的在假冒灵而已。我们若不追究这些事的来源,我们就要受欺。顶要紧的,不是说有没有这些事,乃是说这些事是出于魂的呢?是出于灵的呢?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