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的潜势力》第3章 魂的能力与作事方法(3)——倪柝声

(音频在最下方)

灵和魂的功用和结果的不同:

灵和魂的功用和结果有甚么不同呢?这是一个顶大的原则,叫我们能分辨甚么是出于灵的,甚么是出于魂的。我们看哥林多前书十五章四十五节:「首先的亚当,成了能活的魂;末后的亚当,成了叫人活的灵」(原文)。这里说,首先的亚当,成了能活的魂。这是说,魂是活的,魂是有生命的,它能够作它所能作的一切。这是讲到亚当的地位。

它底下接着说甚么呢?「末后的亚当,成了叫人活的灵。」这话是值得注意的,是顶宝贵的,也是顶要紧的。灵和魂的功用的结果不同,就在这里魂是自己活的,是自己有生命灵是能叫人活的,就是能把生命分给人魂是自己活的,却不能叫人活灵是自己活的,也能叫人活惟有灵是能叫人活的。你就是有顶强顶活的魂,也是不能叫人得生命的。主说,「叫人活的乃是灵,肉体是无益的。」

请我们把这两样的功用,分得顶清楚,这是顶要紧的。没有一个弄不清楚灵和魂工作的分别的人会好好作工的。让我再说,不错,魂自己是活的,但是,它不能叫人活灵不只自己是活的,也能叫人活。所以,我一直一直的注意说,魂的能力是应当放下的所有出于魂的,都算不得甚么。这并非字眼的争执。这是一个大原则。魂虽然是活的,却没有法子来叫人活。

所以我们帮助人,并非要帮助人的头脑,乃是要在人最深的地方作工,才能叫人得益处。我们不能利用魂的能力来作工,魂只能自己活,不能叫人得救,得益处。我们应当怎样小心呢?应当怎样拒绝一切从魂来的呢?出于魂的,不但不能帮助人,反而在神的工作上掣肘了神,反而使神得不荣耀,反而是得罪神。      

让我举些普通的例,来讲到灵和魂作工是如何的不同。我不提那些神奇的例,因为在前两个主日,我已经讲了许多。我们可以说,今天在教会里,是惯用心理的方法来工作。在传道的聚会中,运用一种心理的方法来吸引人在信徒的聚会中,也是惯用一种心理的方法来刺激人

你到一个地方去聚会,你只要看他们所用的方法,就能够知道他们所作的是甚么工。我老实说,许多的道理,只能帮助人的魂,并不能帮助人的灵。因为他所讲的,是出于魂,所以,也只能达到人的魂里去,不过使人多一点知识而已。我们不能这样作法,因为这种工作,是不能进入人的灵的。

许多的复兴会是怎样作法呢?我并不反对信徒复兴,这是我要切实声明的。我是说,今天许多开复兴会的方法,是不是出于灵的?许多的复兴会,是不是先作出一种复兴的空气,叫人有热的感觉,有热的空气呢?一直唱一首的副歌,叫人热起来。讲一些能激动人的故事,叫人起来作见证。这许多不过是方法,是手段,并非圣灵的能力

当你把热的空气作的差不多了,你就起来讲道,当你讲的时候,你的肚子里已能知道今天要有怎样的结果了。你已经预备好了方法,怎样一来,有一等的人,身子要发抖,有一等的人,要流泪,要认罪,要立志了。这一种的复兴,一二年后,还得照样弄那么一套,因为药性一过,老的光景,又要复原了。有的几个礼拜就完了,有的过了三五个月才完。不错,起先是顶热心的,甚么都肯作,但是,过了些时,甚么都完了。这没有别的,因他没有得着生命。

因此,许多信徒的历史若要写下来,就是一部复兴史──复兴了堕落,堕落了复兴。他第一次复兴时,所用的旧兴剂,到了第二次,分量就得加重了,不然,就不能叫他复兴。第二次所用的方法,必须更情感,更刺激一点才有效力。所以我说,这一种的作法,是打属灵的吗啡针。你这一次给他打过了,下次还得给他打。哦,魂只能叫自己活,并不能叫别人活。用魂的力量来作工,就是叫人流泪了,立志了,热心了,结果还是算不得甚么。

【惟独灵是叫人活的】

甚么叫作重生呢?重生就是得主复活的生命。圣经为甚么不说藉着主的降生叫我们得重生,而说藉着主的复活重生我们呢?因为重生,并非伯利恒的生命。降生的生命,有死的可能。复活的生命,是永远不死的。主说,「我……是那存活的;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复活的生命,是永远不死的,是直活到永永远远的。降生的生命,是肉身,是有死的可能的。我们重生时所得的生命,是永远活的,是不能死的

甚么叫复活呢?比方:这里有一尸首,你若要他活动起来,用人的方法,无论如何都作不到。无论你花多大力气,用多少热气,都不能叫他活起来。惟独有一个方法,就是把神的生命放进去,他才能活起来这个能叫他活起来的生命,就是复活的生命这就叫复活

有甚么比死的环境更坏呢?有甚么比死的环境更冷呢?一个死的尸首,不过愈过愈腐化,愈过愈臭烂而已。但是,这里有一个复活的生命放进去,死亡竟被它吞吃了。所以,一个得了重生的人,他能够拒绝一切属乎死的,他能够丢掉一切死的东西。

有人讲到复活的生命,曾引一个比方,就是:从前有一个人,不相信复活的事。他是无神派中一个很要紧的人物。后来他死了,他的墓碑上写一句话说,「永远不裂开的墓」。墓建筑得很考究,都是用大理石作成的。顶希奇的,有一天,那大石竟然裂开了。这是因为石缝里有一粒柏树种子,渐渐长大成树,就把坟墓炸开了,并且炸开得很大。树是有生命的,所以能炸开坟墓。惟独生命能胜过死亡。这就是重生,这就是复活。

灵是叫人活的,惟独灵能把生命分给人。这是我们应当注意的。今天呢,灵的代替实在是太多了。

【应当对付魂】

神作工,必定用祂自己的力量,所以,我们要求神捆绑我们的魂。我们每一次作工的时候,总要先对付自己,把自己放在一边。我们的聪明,我们的思想,我们的天才,我们的一切长处,都得先放下。我们要求神捆绑这一切。我们应当对神说,神阿,无论是我的天才,是我的能力,我都不要用,只要你来作工。照我的自己,我甚么都不能作,只有求你自己来作

今天许多工人,以为神的力量不够用,于是把自己的放进去。这种工作,不但无益,反倒害人。请你记得,圣灵的工作,从来没有人的手可以加入的。在神的工作里,我总是说,人好像一纸扎的人,并没有生命,一点事情都不能作,必须有一个活的生命放在里头,他才能作工。让我们各人拒绝自己到一个地步,好像一个纸扎的人,自己毫无能力一样

所有的能力,必须是从上面来的;所有作工的方法,也必须从上回来的。我们知道,惟独灵是叫人活的。神作工,是藉着灵而作。你若要神自己作工,你就必须求神捆绑你的魂,神才能自由地作工

约翰福音十二章二十四至二十五节:「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爱惜自己生命的,就失丧生命;在这世上恨恶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这两节圣经里,四次说到生命,在希腊文都是指着魂说的。

意即凡要保守魂生命的,就要失丧魂生命凡是失丧魂生命的,就要保守魂生命到永生这是主专一的命令。主所以这样说,就是要解释上文所说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的意思。必须先死,然后才有事情发生

一个信徒若不放下自己魂的生命,灵就永远不能作工,使人得益处。我们若要作更深的工,就对于魂必须有切实的对付。魂是应当失去的。一粒麦子是好的,金黄的颜色是顶好看的,但是,若摆在桌子上,就是过一百年,却仍旧是一粒,永远不会多出一粒来。所有魂的能力,也像一粒没有落在地里的麦子,永远结不出子粒来。

让我们顶庄严的来看一个问题,就是你所得那圣洁无瑕疵的复活生命,有没有结出子粒来呢?有人要说,我为甚么不会救人,不会帮助人呢?有的人说,我为甚么没有能力作工呢?许多人说,我没有能力作工。我要回答说,你没有能力作工,是因你的能力太大了。你既然有了顶大的能力,那里有机会让神作工呢?你愿意用自己的智慧,用自己的方法,用自己的力量,用自己天然的长处,就拦阻神的能力的彰显了。

在许多神奇的事上,很多发表魂的力量,并非都是出于神的,你却利用这一切来代替神,怎能有好的果效呢?许多的复兴会,在当时看起来,也许以为很好,但是,有许多的结果,往往是等于零。自然有的复兴会是真的帮助了人。我所说的,是那些用人的方法来作工的。我顶严重的说,每一个要作顶好更深的工的,不要多讲能力。我们所负的责,是落在地里死了。若是死了,结子粒是顶天然的

主说,凡失丧生命的,凡在这世界上恨恶自己的生命的,要怎样呢?要保守生命到永生。这好比甚么呢?好比我有口才,我不愿意用它,就是我的心不在这口才上,我不用口才来作我作工的利器,我失去了口才,我不靠口才,结果要怎样呢?要得着生命,要叫别人得着生命上的帮助。又好比我有办事的才干,但是,我不愿用我天然的才干,我是在神的面前等候祂,这样也会叫人得着实在的益处。让我们学习不用自己的能力,才有子粒结出来

能力是在复活的境地上得。复活,是经过死而复活。我们所需要的,不是更大的能力,乃是更深的死我们要拒绝一切属乎天然的能力。凡没有失去自己的魂生命的,他永不懂甚么叫能力。若有人是经过了死,他就要得着生。凡是失去自己的魂的,就要像一粒麦子落在地里死了,那末,神的生命就要长起来,就要结出许多子粒来

我觉得许多人真是太丰富,太强壮了,所以没有地方给神作工。我时常想到四个顶宝贵的字,就是「无依无靠」。我可以对神说,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我一点都没有了。除你以外,我真是个无依无靠的这样,你就有一种倚靠神的态度,好像一呼一吸之间都少不了祂。这样,你可以看见,你的圣洁是从祂而来;你的能力,是从祂而来;你要的这样,你要的那样,都是从祂而来。

哦,我们能无依无靠来到神的面前,乃是神所喜悦的。有一位弟兄问我说,圣灵作工的条件是甚么呢?我说,圣灵从来不用魂能力的帮助。圣灵必须先把我们带到一个地,就是凭自己不能作甚么。让我们学习拒绝一切出于我们的天然的。无论是神奇的也好,是普通的也好,只要不是出于神的,我们都拒绝这样,神就要运用祂的能力来作祂所要作的工。                                        

【主的榜样】        

约翰福音五章十九节,主说,「子凭自己不能作甚么,惟有看见父所作的,子才能作;父所作的事,子也照样作。」「凭着」二字,就是「出乎」之意,所以译作「出乎」更好。子凭着自己不能作甚么,意即子出乎自己不能作甚么。换一句话说,主所作的,没有一件是出乎自己的。这是主的态度。祂不凭自己的能力作,祂不凭自己的意思作,只要是出乎祂自己的,祂都不作

难道祂的魂有甚么不好吗?祂魂的能力,不是很可用的吗?祂是连罪恶的踪迹也没有的,难道祂用魂的能力是犯罪的吗?但是,祂说,子凭着自己不能作甚么。像祂那样圣洁完全的主,还不肯用自己的能力,何况我们呢。像主那样的完美,祂的生活,还是无依无靠的,祂只向神,祂来到世上,不肯凭自己的意思行,祂甚么都是照父的旨意行。我们这样一个微小的人,我们的自己还算得甚么呢。

我们必须放下魂的能力,拒绝一切出乎魂的,才能有属灵的能力来作工,才能结出许多果子来。但愿神祝福我们。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