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破碎与灵的出来》第7章 分开与启示(1)——倪柝声

(音频在最下方) 

第7章 分开与启示

    神对于我们外面的人,不只要破碎,还要分开神要拆毁我们外面的人,神也要我们外面的人不缠累里面的人,神要使我们的灵与魂——里面的人与外面的人——分开。

    搀杂的灵

    在神的儿女身上有一个难处,就是灵与魂的搀杂。甚么时候他的灵一出来,他的魂也出来。你难得看见人有干净的灵。许多人就是缺少这个干净。就是因着这个搀杂,所以神不能用他。工作的头一个条件,乃是灵的干净不干净,而不是能力的大或小。多少人盼望有大的能力,却忽略了灵的干净。他虽然有能力来建造,但是他缺少干净,所以他的工作就不能不被拆毁。一面他在那里用能力来建造,另一面他用他的搀杂来拆毁。一面他的确有神的能力,可是同时他这个人的灵有搀杂。

    有人也许以为只要在神面前得着了能力,那么所有属乎他自己的一切好像都可以升华,都可以被神使用。其实绝没有这件事,属乎外面的人的东西仍然是外面的人的。我们越认识神,就越宝贵干净过于宝贵能力。我们宝贵这个干净。

干净就是在属灵的能力之外,没有外面的人的搀杂。一个人外面的人没有受对付,就不能盼望他出来的能力是干净的。他不能因着他有属灵的能力,有工作的果效,就认为可以把他自己搀杂在里面;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就是一个困难,这就是一个罪。

    多少青年弟兄,一面他们知道福音是神的大能,而另一面,在他们传福音的时候,把自己的聪明也摆到里面去,把自己的轻浮也摆到里面去,把自己的笑话也摆到里面去,把自己个人的感觉也摆到里面去,叫人同时摸着神的能力,也摸着他们的自己。也许他们本人还不觉得,但是在干净的人身上立刻觉得这里有搀杂。

多少时候,我们作神的工作,外表上是热心,事实上有我们的喜好搀杂在里面。多少时候,以外表来看,我们是遵行神的旨意,但事实上乃是因为这一次神的旨意恰巧合乎我们的意思。多少神的旨意里面搀杂了人的喜好!多少热切里面搀杂了人的感觉!多少坚强为神站住的里面搀杂了人刚硬的性格

    搀杂是我们最大的难处。所以神在我们身上的工作,就是要破碎我们外面的人,同时要除去我们的搀杂

一方面,神一步一步的破碎我们,叫我们外面的人不能再完整,叫我们外面的人一次经过破碎,十次经过破碎,二十次经过破碎,到了有一天,真的破碎了,我们在神面前就不再有那一个硬的壳子。

另一面,这个外面的人这样搀杂在我们的灵里面,那要怎么办呢?要作另外一部分的工作,就是除去的工作这个工作不只是藉着圣灵的管治,许多时候乃是藉着圣灵的启示

除去搀杂的路,和破碎外面的人的路不一样。除去搀杂的路,更多的时候是藉着启示。所以我们要看见:神在我们身上有两个不同的对付,一个是外面的人的破碎,一个是外面的人和灵的分开;一个是藉着圣灵的管治,一个是藉着圣灵的启示。

   破碎与分开的需要

   破碎与分开对于我们的需要是不同的,但这两个的关系又是相当深,要切开却是不可能的。外面的人需要破碎,灵才能出去。灵出去的时候,还要不带着外面的人的情形,不带着外面的人的色彩,不带着一切从人出来的,这就不只是灵能不能出来的问题,并且是灵干净不干净的问题,灵纯不纯的问题

许多时候,我们听见一个弟兄站起来说话,我们觉得有灵,我们能摸着神,但同时我们也能在他的话语里碰着他的自己,碰着他那最强的一点。他的灵不干净。他能给我们多少可赞美的理由,他也能在许多地方使我们感觉痛苦。所以问题不只是灵能不能出来,并且是灵干净不干净。

    一个人如果没有蒙神光照,不知道甚么叫作外面的人,也没有在神面前深深的受审判,自然他的灵一出来就把他外面的人也带了出来。多少人在神面前说话的时候,我们能摸着他这个人出来了。他能够把神带出来,但因为在他身上有许多东西没有经过审判,所以当他的灵出来的时候,就把他没有经过审判的自己也带了出来。

每一次我们碰着人的时候,总是我们那最显露、最刚强的一点碰着人。一个人外面的人如果没有受审判,他碰着人的时候,他外面的人最强的一点就也出来了。这是没有办法装假的。

多少人在房间里不属灵,盼望到讲台上去立刻就属灵,没有这件事。多少人记性不好的时候不属灵,要靠着记性叫他属灵,也没有这件事。你绝不能想:今天是我在这里讲道,今天是我在这里作工,所以我要靠着记性把我自己勒住。记性不是我们的救法,人靠着记性不能得救。

你是甚么样的人,你一开口,你那个人就出来。人不管如何装假,不管如何造作,不管如何掩饰,只要一开口,他的灵就出来。你是甚么样的灵,你的灵搀杂甚么东西,在你开口的时候就出来了。所以在属灵的事情上,我们没有办法假冒

    你如果要在神面前得着拯救,你那个拯救就必须是基本的,而不是枝节的。神总得在你身上作一个工作,就是对付你那个强的点。神总得把你那强的一点打碎了,这样,你的灵出来的时候,才不会带着那些搀杂的东西到人身上去

如果你没有在基本上被神对付,那么,当你记得的时候,可能作得似乎属灵一点,但在忘记的时候,又是你自己出来了。其实你记得的时候和你忘记的时候,你出来的灵都是一样的,你的灵所带出来的东西也都是一样的,没有两样

    搀杂的问题,乃是作工的人身上最大的问题。多少时候,我们在弟兄身上摸着生命,但也摸着死亡;在弟兄身上摸着神,但也摸着他自己;在弟兄身上摸着温柔的灵,但也摸着他刚硬的自己。人在他身上看见圣灵,也在他身上看见肉体。他站起来说话,给人摸着的是一个搀杂的灵,不是干净的灵。

所以,神如果要叫你在祂的话语上事奉祂,你如果必须为着神来开口,你就必须求神赐恩,说,“神,你在我身上作工,破碎我这个外面的人,拆毁我这个外面的人,分开我这个外面的人。”

如果你没有得着这样的拯救,那么,当你每一次开口的时候,不知不觉,总是把你外面的人带到人面前去,没有方法隐藏。话一出去,灵就出去。你是甚么人,就是甚么人,装假不来。你如果要作一个能被神使用的人,你就必须有灵出去,并且灵要干净

人需要得着洁净,外面的人需要拆毁。如果我们外面的人不拆毁,就当我们作话语执事的时候,我们自己的东西也一同带到人面前去,主的名就要受亏损。不是因为我们没有得着生命,使主的名受亏损,乃是因为我们有搀杂,使主的名受亏损,教会也受亏损

    我们已经提起过圣灵的管治,现在我们要提起圣灵的启示。可能圣灵的管治是在圣灵的启示之先,也可能圣灵的启示是在圣灵的管治之先。我们说的时候,可以分前后来说,但在圣灵工作的时候,就不一定那个在先,那个在后。这在经历上是没有一定的。有的人这一个在前面,有的人那一个在前面,是不一样的。也有的人先得着圣灵的管治,再得着圣灵的启示,然后又得着圣灵的管治。也有的人先得着圣灵的启示,再得着圣灵的管治,然后又得着圣灵的启示。

不过,在神的儿女的生活中,圣灵的管治是多过于圣灵的启示。我们是讲经历,不是讲道理。许多人都是管治多于启示。总之,灵与魂必须分开,里面的人与外面的人必须分开,外面的人必须完全打破,完全粉碎,完全分开。这样,你的灵才能自由的出来,并且能干净的出来。

    怎样分开

    希伯来四章十二至十三节:“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剌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并且被造的,没有一样在祂面前不显然的;原来万物,在那与我们有关系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第十二节的“道”也可以译作“话,”在希腊文里是“劳高斯”十三节的“关系,”在希腊文里也是“劳高斯,”这个词有算账的意思,所以也可以译作审判。十三节这句话可以这样译:“原来万物,在那审判我们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或者译作:“原来万物在主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主就是我们的审判。”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