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破碎与灵的出来》第3章 手中的事(1)——倪柝声

(音频在最下方) 

第3章 手中的事

    让我们先把本篇的题目解释一下。比方:有一个父亲要他的儿子去作一件事,这是父亲的吩咐。但是儿子回答说“我手中还有事,等我手中的事作完了,就去作你所吩咐的事。”这就是“手中的事”的意思。

“手中的事”就是在父亲吩咐儿子之前,儿子手中已经有的事。我们个个人都有手中的事。我们行走在神路上的时候,常是这手中的事拦阻了我们。我们作了手中的事,神所要我们作的事就受了耽搁。难得有人没有手中的事,总是在神没有说话之先,在手中已经有了事。

外面的人没有经过破碎的时候,总是有很多手中的事。我们外面的人有他的事,我们外面的人有他的物,我们外面的人有他的劳碌,有他各种的作用;因此,神的灵在我们灵里作工的时候,我们外面的人就不能应付神的要求。就是这个手中的事,使我们不能作一个真有属灵用处的人

    外面的人的力量是有限的

    我们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比方:有一个弟兄身体的力量不太大,也许只能挑五十斤。如果他已经挑了五十斤,别人请他再挑十斤,他就挑不动。他是有限制的人,他不能作没有限制的事。他已经挑了五十斤,就不能再加上十斤。他已经挑的五十斤,就是他手中的事。这是用身体的力量来作比方。我们身体的力量是有限的,我们这个外面的人的力量也是有限的。

    许多人能领会身体的力量是有限的,但是没有看见他们外面的人的力量也是有限的,所以就把他们外面的人的力量浪费了。比方有一个人,他把他的爱完全用在他父母身上,这个人就再也没有力量能够爱弟兄,再也没有力量能够爱众人。他的力量只有那么多,他把他的力量用完了,就没有法子把他的力量再用在别的地方。

    照样,人思想的力量也是有限的,没有一个人能无限量的思想。人如果多注意了某件事,在思想上多花了工夫在某件事上,他就没有力量再想到其他的事。罗马八章告诉我们,赐生命圣灵的律会释放我们脱离罪和死的律。但是,为甚么生命圣灵的律在有的人身上不发生果效?圣经又告诉我们,律法的义,只成就在随从圣灵的人身上。换句话说,生命圣灵的律只能在属灵的人身上发生果效

谁是属灵的人呢?就是那些思念(“体贴”可译作“思念”)属灵的事的人。甚么种的人是思念属灵的事的人呢?乃是不思念肉体的事的人。不思念肉体的事的人才能思念属灵的事。“思念”或者可以译作“注意,”也可以译作“当心。”

比方:有一个母亲要出门,她把一个小孩子托给一位女朋友说,“请你替我当心他一下。”甚么叫当心他?就是要一直注意他。一个人只能有一个注意,不能有两个注意;人托你当心一个孩子,你不能又当心孩子,又当心在山上的牛羊。你当心了这一个孩子,就不能再去当心另外的事。

不注意肉体的事的人,才能注意属灵的事;注意属灵的事的人,才能得着圣灵的律的果效。我们的思想的力量是有限的,我们在肉体方面把我们思想的力量都用尽了,在属灵方面我们思想的力量就来不及,就赶不上。如果我们在那里注意肉体的事,我们就没有力量再去注意属灵的事了。

    我们千万要看准一件事,就是我们外面的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就像我们两个肩膀的力量是有限的一样。所以,你有了手中的事,神的事就不能作;你手中的事有多少,事奉神的力量就减少多少。手中的事实在是一个拦阻,是一个非常大的拦阻。

    比方:有一个人在情感上有了手中的事,他有各种各样纷乱的羡慕,各种各样纷乱的盼望,这也要,那也要,这也感觉,那也感觉,他手中的事有这么多;等到神有要求的时候,他就没有情感好用,因为他把他的情感都用光了,最少他把他这两天的情感都用光了,要再等两天才能感觉,才能说话。情感是有限的,你不能无限制的用它。 

    也有人意志非常坚强,作人也非常强硬。我们想:这个人一定在意志里有无限的力量能够使用。但是,许多最强硬的人,要他在神面前真的定规一件事的时候,他的意志就游移不定,这也好,那也好。看上去好像是坚强的人,但是在神的事情上,真的要用意志的时候,就用不出来。有的人是顶会出主意的,甚么事情都有他的主意,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就是会出花样。

但是,真的在属灵的事上要断定甚么是神的旨意的时候,他就游移不定,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定规。原因在那里?原因在他整个外面的人充满了手中的事。在这个人的手里,在这个人的眼前,东西太多了,把他整个人消耗完了,整个外面的人的力量都用完了,没有了。

    所以,我们必须看见,我们外面的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我们一有手中的事,我们外面的人就受限制

    灵要用被破碎的外面的人

    外面的人一受限制,我们的灵就受限制因为灵不能越过外面的人而作工在人身上神没有用祂自己的灵越过人的灵来作工在人身上,神也没有用我们的灵越过我们外面的人来作工在人身上。这是相当紧要的原则,我们必须弄清楚。圣灵不越过人作工在人身上,我们的灵也不能越过我们外面的人作工在人身上。

我们的灵需要经过我们外面的人,才能作工在人身上。所以,甚么时候我们外面的人有了手中的事,把力量用完了,神所要作的工就没有法子作,人的灵没有路,圣灵也没有路。是外面的人抵挡了里面的人,是外面的人拦阻了里面的人,使里面的人没有法子出来。所以,我们一直着重的说,这个外面的人要被破碎。

    外面的人有了手中的事,里面的人就没有法子得着一条出路,神的工作就受拦阻。手中的事,是在神的工作还没有作的时候,它就已经在那里了。换句话说,手中的事根本不是神的事。手中的事是毋需神的命令,毋需神的能力,毋需神的定规就已经在那里作的。手中的事,不是服在神手下的事;手中的事,乃是单独行动的事。

    神需要把你外面的人打碎了,才能用你这个外面的人。神需要把你的爱打碎了,才能用你的爱去爱众弟兄。你外面的人没有被打碎,你是作你自己的事,你是走你自己的路,你是爱你自己的人。神必须把你外面的人先打碎,然后神才能用你这个被打碎的爱来爱众弟兄,你的这个爱才能被扩充。外面的人一被打碎,里面的人就出来。里面的人还得爱,不过里面的人要用外面的人去爱。外面的人如果有了手中的事,里面的人就没有东西好用。

    我们的意志也是坚强的,不只坚强,并且是硬,非常硬。里面的人需要用意志,却寻不到意志,因为意志在那里单独行动,意志已经有了它手中的事。神需要用重大的击打,把我们的意志打碎,打到我们要伏在灰尘中说“主,我不敢想,我不敢求,我不敢定规,事事处处,我需要你。”我们被打到那一个地步,意志就没有单独的行动,里面的人就能用这个意志。

    如果没有外面的人可使用,里面的人就无工可作。没有身体,我们能不能用神的话来讲道?没有口怎么能讲道?不错,讲道需要灵,但是讲道也需要口。有灵的人没有口怎么办?五旬节有圣灵的工作,五旬节也赐下口才。没有口才,就没有话来讲透神的话。人没有话的时候,就也没有神的话。人的话并不就是神的话,但是神的话要藉着人的话传出来。人没有话的时候,神的话也就没有。有人的话才有神的话。

    比方:有一个弟兄,要传神的话,在他的灵里有话,在他的灵里有负担,并且是相当重的负担。但他如果寻不到合用的心思,他的负担就无法释放,至终连负担也没有了。我们不是轻看负担,乃是说整个灵里充满了负担,而心思不能传出去,负担就没有用,负担就被挡住了出不去

我们不能光用灵里的负担去救人,我们灵里的负担必须藉着心思而出去。我们里面有负担,外面还得有口,外面还得有声音,外面还得有身体帮忙。今天的难处是:我们里面的人神能用,我们里面的人神能给负担;但是我们外面的人的心思一天到晚忙得很,乱得很,一天到晚出花样,一会儿出这个花样,一会儿出那个花样。在这种情形之下,灵就没有出路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