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破碎与灵的出来》第5章 教会与神的工作(1)——倪柝声

(音频在最下方) 

第5章 教会与神的工作

    如果我们真的认识神的工作,我们就不能不承认这外面的人的确是非常大的拦阻。我们能说,神今天是受人的限制。神的儿女必须明白教会的用处到底是甚么,也必须明白教会与神的能力,和神的工作的关系。

    神的彰显与神的被限制

    曾有一次神将祂自己摆在一个人的身体里面,这个人就是拿撒勒人耶稣。这个肉身可能成为神的限制,也可能就是神的丰富。当道成肉身之前,神的丰富是没有边际的。当道成肉身之后,神的工作就在这肉身之内,神的能力也就在这肉身之内,神不在这个肉身之外作甚么,也就是说,神要受这个肉身的限制。但我们在圣经里所看见的,这一个肉身并没有限制神。这肉身可能限制神,但事实上没有限制神。这一个肉身充充满满的彰显了神的丰富。神的丰富就是这一个肉身的丰富。

    那时神将祂自己摆在这一个肉身之内,今天神将祂自己摆在教会里面。今天神的能力在教会里面,今天神的工作也在教会里面。在福音书里的时候,神不在那一个肉身之外有祂的工作,所有的工作都赐给子;今天也照样,神将所有的工作都交给教会,在教会之外神不作工。神不单独作工,神也没有藉着别的来作工,神乃是藉着教会来作工

从五旬节一直到今天,神的工作是藉着教会作出来的。当初,神如何将祂自己完全的、无限的、没有保留的摆在一个人里面,摆在基督里面,今天神也是完全的、无限的、没有保留的将祂自己摆在教会里面。所以,教会在神面前的责任是何等重,教会可能限制了神的工作,教会可能限制了神的出来。

    拿撒勒人耶稣,祂就是神神在祂里面彰显,祂并没有使神受限制,因为祂从里面到外面完全是为着神的

祂的情感是神的情感,祂的思想是神的思想,祂生活在地上的时候,祂自己能说,我不是要按自己的意思行,乃是要按那差我来者的意思行(约六38)。子凭着自己不能作甚么,子所作的乃是从父那里所看见的(五30);子凭着自己不能说甚么,子所说的乃是从父那里所听见的(八26)。

在这里,我们看见有一个人,神将祂自己摆在祂里面,能够说,祂是道成肉身,是神成为人,是完全的。到有一天,神将祂里面的生命分给人的时候,祂能说,一粒麦子落在地里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十二24)。祂将生命释放出来,祂没有拦阻,祂没有限制。今天神也挑选教会作祂的器皿,神也将祂自己摆在教会里面,神也把祂的能力和工作摆在教会里面。

神要藉着教会有一条路走出去。教会是神说话的器皿,教会是神彰显能力的器皿,教会是神作工的器皿。今天教会若能让神有一条路出来,神就能彰显祂的能力和工作。今天教会如果不行,也就限制了神。

    福音书基本的教训,就是神在一个人里面;书信基本的教训,就是神在教会里面。福音书告诉我们,神只在一个人里面,没有在第二个人里面,没有在任何其他的人里面,神只在耶稣基督一个人里面。书信也是给我们看见,神只在教会里面,神不在任何的团体里面,神不在任何的集会里面,神只在祂的教会里面。愿我们的眼睛能被开启,看见这个荣耀的事实。

    当我们看见这个荣耀的事实,我们就自然而然仰起头来远远的望着天说“神阿!我们所给你的拦阻是何等大!”当全能的神住在基督里面的时候,全能的神仍然是全能的,没有一点限制,没有一点减少今天神的盼望,神的目的,乃是当祂自己住在教会里面的时候,全能的神仍然是全能的,是没有限量的

神要在教会里也像祂在基督里一样没有拦阻的彰显出祂自己来。所以教会如果有限制,那也就是神受了限制。教会的无能,就变作神的无能。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这些话,我们只能恭恭敬敬的来说它。简单说来,我们每一个人身上的拦阻,就变作神的拦阻;我们每一个人身上的限制,就变作神的限制。神如果不能从教会身上出来,神就没有出路。今天神的路是在教会里。

    为甚么圣灵的管治这么紧要,灵和魂的分开这么紧要?为甚么外面的人必须破碎,必须藉着圣灵的管治来破碎?这没有别的缘故,就是要让神能从我们身上有路出去。千万不要误会我们所讲的只是个人属灵经历的问题。我们所讲的不只是个人属灵经历的问题,乃是和神的路发生关系,和神的工作发生关系。这是一个大的问题:我们人该不该限制神?神在我们身上自由不自由?只有我们在神面前受了对付,受了破碎,神在我们身上才能不受限制。

    教会如果要给神一条路,我们这些人就必须受神的对付,让神来拆毁我们外面的人。这个外面的人,就是我们最大的拦阻。外面的人的问题不解决,教会作神的路的问题就不能解决。如果神施恩,叫我们外面的人能被拆毁,祂在祂的工作上就要怎样的用我们作祂的路!

    拆毁与神工作的路

    现在我们要来看,外面的人被拆毁以后,我们如何能读神的话,如何能作话语的执事,如何能传福音。

    读圣经

    关于读圣经,有一个事实,就是甚么种的人就读出甚么种的圣经来。许多时候,人是用他那个不顺服的思想,纷乱的思想,自作聪明的思想在那里读圣经。这样,他所读出来的圣经,都是他的思想,而摸不着圣经的灵。我们如果盼望能从圣经里遇见主的自己,我们那个不顺服的思想,不和谐的思想,就必须被神打破。如果我们的思想仍然是那样的不顺服、不和谐,那么,不管我们是多聪明,这个聪明一点用处都没有。我们可以把自己的聪明看为了不得,但是从神看来却是一个大拦阻。不管我们多聪明,我们总没有法子凭着自己的聪明进入神的思想。

    读圣经最少有两个需要:第一需要我们的思想进入圣经的思想,第二需要我们的灵进入圣经的灵。写圣经的人,或者是保罗,或者是约翰,他在写那一段话的时候是怎样想的,你也怎样想,你的思想要进入他的思想。他的思想怎样开始,你的思想也怎样开始;他的思想怎样发展,你的思想也怎样发展;他想到甚么理由,你也能想到甚么理由,他想到那里有个甚么教训,你也能想到那里有个甚么教训。

换句话说,你的思想像一个齿轮一样,他的思想也像一个齿轮一样,他的齿轮和你的齿轮是合得起来的。你的思想进入了保罗的思想,你的思想进入了约翰的思想,你的思想进入了圣经的思想,你的思想进入了被神默示的思想,这样,你才能明白圣经的话到底是甚么

    有的人读圣经,是以他自己的思想为主体,不过想采纳一点圣经里的思想,作他的材料。在他的头脑里,有他自己的道理在那里转动,他不过盼望从圣经里面得着一点材料来装在他的道理里面而已。我们站起来讲道,一个有经历的人,只要听我们讲五分钟、十分钟,就能知道我们是用自己的思想在那里引圣经呢,或者是我们的思想进入了圣经的思想。

这两个完全不一样,是在两个世界里讲道。有的人站起来讲道,他也许是照着圣经在那里讲,讲得很好听;但是,他的思想是和圣经的思想相左的,是和圣经的思想合不起来的。另一种相反的情形,就是当他在讲圣经的时候,他的思想进入了圣经的思想里面,他的思想是和圣经的思想一致的,是和圣经的思想合得起来的。这一种情形是正常的,但不是每一个人所能达到的。

要使自己的思想能进入圣经的思想,就需要破碎外面的人外面的人不破碎,连读圣经都不行。不要以为因为没有人教我们,所以我们读圣经读不好,要知道是因为我们这个人不行,我们的思想没有被神制伏,所以我们读圣经读不好。你一被神打碎,你就没有你自己的活动,你就没有你主观的想法,你就慢慢的,好像很软弱的,零零碎碎的,起首摸着主在想甚么,你就能摸着写圣经者的思想,跟着他去想。必须在外面的人被打破之后,才能进入神话语的思想,外面的人就不再是你的拦阻

    读圣经,要你的思想能进入写圣经者的思想,要你的思想能进入圣灵的思想,这是要紧的,但还不过是初步。没有这个,不能读圣经,有了这个,也不一定就能读圣经,因为圣经不光是思想。圣经有一个最重要的特点,就是在这本书里面,神的灵出来了。不管是彼得,是约翰,是马太,是马可,每一个写圣经的人,当圣灵默示他们写圣经的时候,一面他们是顺着思想写,另一面他们的灵是顺着圣灵出来了。

有一件事是世界上的人所没有法子明白的,就是在圣经的话语里有灵,灵被释放出来,就像先知的讲道一样。你今天如果听见一篇先知的讲道,你要看见不只有话,不只有思想,还有一个东西,是莫名其妙的东西;但在你里面是清楚的,那个我们称它作灵。

在圣经里不只有思想,并且是灵出来了。所以读圣经还有一个基本的条件,也是最要紧的条件,就是你的灵能出来,能摸着圣经的灵。你的灵要摸着圣经的灵,你才能领会圣经说的是甚么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