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破碎与灵的出来》第7章 分开与启示(2)——倪柝声

(音频在最下方) 

第一件事我们要注意的,就是圣经在这里告诉我们说,神的话是活泼的。神的话真的被我们看见的时候,必定是活泼的。当我们还不觉得神的话是活泼的时候,我们就还没有看见神的话。有的人,圣经的字句虽然给他读过了,但是他还没有看见神的话。“神的话是活泼的,”译得准一点,可作“神的话是活的。”甚么时候我们摸着活的东西,我们才摸着神的话。

    约翰三章十六节说,“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有一个人听见了这句话,就跪下来说,“主!我感谢你,赞美你,你爱我,你救我。”我们看见在这里有一个人摸着了神的话,因为这话在他身上是活的。另外有一个人坐在旁边,同样听见这句话,这句话的声音是一样的,但是他不过听见了声音,没有听见神的话,因为他听了这句话并没有活的反应。

神的话是活的;如果听见神的话而不是活的,那就没有听见神的话。我们看见神所用的就是祂自己的话,这话是活的。

    神的话不只是活的,并且是有功效的。活的,是指它的性质说的;有功效的,是指它在人身上会成功神所要成功的事。神的话不是马马虎虎的过去,神的话要作出它的事情来,要有结果。神的话不是说了就算了,而是在人身上要发生功效的。

    神的话是活的,是有功效的,那么,它对于我们人作些甚么事呢?它能“刺入剖开。”神的话是锋利的,它“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这个快是快到怎样呢?快到“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在这里有一个对照:一面是两刃的剑对骨节与骨髓,一面是神的话对魂与灵

骨节与骨髓,是人的身体最深的地方。分开骨节,就是把骨头的上下分开;分开骨髓,就是把骨头的内外分开。两刃的剑能把骨头的上下内外都分开来。在我们的身体上,在物质上,两刃的剑能作到这个地步。但是,有两样东西比骨节与骨髓更不容易分开,就是灵与魂。最快的两刃的剑能分开骨节与骨髓,却不能分开灵与魂;它不能告诉我们甚么是灵,甚么是魂;它不能叫我们看见那一个是出于魂的,那一个是出于灵的。

但是,圣经给我们看见,有一个是能分开灵与魂的,是比一切两刃的剑还要厉害的,就是神的话。神的话是活的,神的话是有功效的,神的话也能刺入,也能剖开。它所刺入的不是骨节,它所剖开的不是骨髓,它所刺入、所剖开的是人的灵与魂,它能把人的灵与魂分开

    有人也许要问:我好像并不觉得神的话能作甚么特别的事。我听了多少次神的话,也得着了神的启示,但是我并没有得着甚么特别的东西,我不知道甚么叫作刺入,甚么叫作剖开。神的话要刺入,要剖开,要分开灵与魂,这个我也知道,但是在我的经历里,却不知道甚么叫作刺入,甚么叫作剖开。

   这个问题,圣经替我们这样解释:上面说,“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甚么叫作魂与灵的刺入和剖开呢?下面就说,“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主意”也可以译作“存心。”思念是我们心里所想的,存心是我们的用意和目的。神的话能辨明我们心中所想的,也能辨明我们里面的存心。

    多少时候,我们会说,这个是属乎我们外面的人的,这个是属乎魂的,这个是属乎肉体的,这不过是血气,这不过是出乎我们的自己。但是,我们的话虽然会说,实际上我们根本没有看见。直等到有一天神怜悯我们,光照我们,厉害的、沉重的对我们说话:“你多次所说的自己,这就是,这就是你的自己!你平常那么便宜的,无所谓的所谈论的肉体,这就是!就是这个是神所恨的,就是这个是神所不能容让的。”

当我们没有看见的时候,我们会说笑话似的说肉体;当我们在光底下的时候,就要倒下来说,“就是这一个!我所说的肉体,原来就是这一个!”灵与魂的分开不是知识上的分开,乃是有神的话到我们身上来,指明给我们看见:你心中的思念是这样,你心中的主意是这样。

灵与魂的分开,乃是我们在神的光照之下看见:原来我这个意念是属乎肉体的,原来我这个思想是属乎肉体的,原来我这样作就是属乎肉体,原来我的存心就是为着我自己。

    比方说,这里有两个罪人,他们都是罪人,但并不相同。一个是有知识的罪人,他来到聚会里,听了许多道,知道人是罪人,人这样是罪人,人那样是罪人。讲道的人讲得很清楚,他听到了很多知识,他也承认自己是罪人。但是,当他讲到他自己是罪人的时候,是谈笑风生的讲,是满不在乎的讲。

另外有一个人,他听见了同样的话,同时有神的光照在他身上,他就俯伏在地上说,“阿呀!这就是我!我是个罪人!”他听见神的话说他是罪人,他也看见自己真是个罪人,他就定罪自己,他就俯伏,他就仆倒。

这个蒙神光照的人能俯伏认罪,能得到神的拯救。那个谈笑风生的说自己是罪人的人,他没有真的看见,他也不能够得救。

    今天你听见说,外面的人是一个严重的问题,这个属血气的人必须被主打碎。你如果随随便便的把这些话当作一个题目来讲,对你就毫无用处。一个人如果蒙神怜悯,看见了神的光,他就要说,“主阿!我今天才知道我自己,我今天才知道这就是我外面的人。”神的光把你一照,给你看见甚么是你外面的人,你就倒下去,你就爬不起来,你就立刻看见,你就是这样的人

本来你说你爱主,当神光照你的时候,你就看见不是那样一回事,你都是爱你自己。你给这个光一照,光就把你分出来。不是你的头脑把你分出来,不是道理把你分出来,是神的光把你分出来。原来你说你热心,现在神的光给你看见,你这个热心完全是血气的行为。

本来你传福音,以为是爱罪人,后来光来了,给你看见,原来你这样的传福音,是由于你的好动,是你喜欢说话,是你天然的倾向。光一照你,就把你心中的存心,心中的思念都照出来了。本来你以为你的思念、你的存心都是出乎主的,等到光来的时候就显明出来,这完全是出乎你自己,不是出乎主。就是这样一光照,给你一看,你就仆倒在神面前。

有多少我们所认为出乎主的,在事实上都是出乎我们的自己。我们本来糊里糊涂说,这也是为着主,那也是为着主,等到有一天光来的时候,才知道为着主所作的是何等少,许许多多都是为着我们自己作的。也有许多的工作,我们说是主作的,但事实上都是我们自己作的。许多的道,你说是主给你的,但等到神光照你的时候,你就知道没有多少是主对你讲的,也许主根本没有对你讲。许多的工作,你以为是主叫你作的,等到有一天光从天上来的时候,你才看见,这么多的工作,都不过是你血气的活动而已。

就是这个真相的被看见,这个实际的被显露,就叫我们明亮了,就叫我们知道有多少是出乎我们自己的,有多少是出乎主的,有多少是从魂里出来的,有多少是从灵里出来的光照着了,灵与魂就分开了,心中的思念和存心也就辨明了

    这个,我们没有法子用道理讲。要用道理来分别甚么是出乎自己的,甚么是出乎主的,甚么是出乎肉体的,甚么是出乎圣灵的,甚么是出乎血气的,甚么是出乎主恩典的,甚么是我外面的人作的,甚么是我里面的人作的,你就是把整张单子细细的去写,细细的去背,你还是不清楚,你还是那样去作,你还是没有法子除去你那个外面的人,那些东西一直在你身上,你没有法子脱离。你能说肉体是不应该有的,血气是不应该有的;

你能谈笑风生的说肉体是这样,肉体是那样,血气是这样,血气是那样;但是,这并不能叫你得着拯救。拯救不是从这里来,拯救乃是从神的光而来。神的光就是这么照你一下,你就看见,原来那么多的拒绝肉体也就是肉体,原来那么多的批评血气也就是血气。

主把你心中的思念显露出来,主也把你心中的存心显露出来,你看见你心里实在的思念,你看见你心里实在的存心,你就倒下来说,“主阿!现在我知道这就是我外面的人的东西。”弟兄姊妹们,只有这个光照能分开我们外面的人

外面的人的分开,不是从我们的拒绝来的,也不是在乎我们勉强的说我不要它,连这个不要也靠不住。多少时候,连我们的认罪也都是不干净的,我们认罪的眼泪还需要摆在血里去洗。人会愚昧的想,我头脑里所晓得的就是我所有的,但是,神不是这样看。

    神说,我的话是活的,我的话是会产生功效的,我的话是最快最利的,我的话来到人身上的时候,能把灵与魂分开,像两刃的剑一样能把骨节与骨髓分开。怎么分呢?就是把你的存心显露出来,把你的思念显露出来

没有多少人认识自己的心!弟兄姊妹们,只有在光底下的人才认识自己的心。不在光底下,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心,连一个也没有!我们完全不认识自己的心。只有神的话来的时候,我们才看见,原来我一切都是为着自己,都是为着满足我自己,都是为着荣耀我自己,我是为着自己寻求,我是要抬高我自己的地位,我是盼望建造我的自己。弟兄姊妹,光来的时候,自己就露出来了,自己就显明了,你就在神面前仆倒下来了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