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破碎与灵的出来》第9章 拆毁后柔软的情形(2)——倪柝声

(音频在最下方)

容易感觉

    一个柔软的人也是容易感觉的人。因为他外面的人被破碎的缘故,他的灵就很容易出来,并且他也容易摸着弟兄姊妹的灵。人的灵稍微有一点动作,他就知道。他的感觉变得非常敏锐,能一下子就知道一件事的对不对,人的灵一动,他这一边就有反应。他就不会作一件木头木脑的事,不会作一件得罪人感觉的事。

许多时候,别人的灵觉得这件事不对,但是我们还能继续去作,这是因为我们外面的人没有破碎,别人的灵有感觉,我们却没有感觉。许多时候,有的弟兄姊妹在聚会里祷告,别人觉得厌烦,觉得他应该停下来,但是他仍然继续下去。别人的灵已经出来说,不要祷告下去,但他没有感觉。人所感觉的,在他身上没有反应。这就是因为他外面的人没有被破碎。

人如果是一个破碎的人,他的灵就很容易摸着别人的灵,也很容易感觉别人所感觉的。他不会像一个没知没觉的人,他不会作一个许多人都知道,而他自己不知道的人。

    只有外面的人被破碎了的,他才起首知道甚么叫作基督的身体,他才能摸着身体的灵,摸着别的肢体的感觉,不至于你作你的,他感觉他的。一个人如果没有感觉,他在身体中就像一个假的肢体,就像是装上去的一只假手一样。假手也能随着身体活动,但是它缺少一个东西,它没有感觉。有的人是没有感觉的肢体。整个身体都感觉了,但是,他这个肢体没有感觉。

外面的人一破碎,他就能摸着教会的良心,能摸着教会的感觉。他的灵是开起来的,他能让教会的灵摸着他的灵,让教会把所感觉的交通给他的灵。这是一件非常宝贵的事,每逢我们错了,我们就能知道自己错了。外面的人的破碎,并不是叫我们从今以后不会错,乃是有了一个机关,叫我们很快就知道自己的错

弟兄姊妹知道你的错,他们口还没有开,你却一碰他们就知道自己的错,你只要一碰他们的灵,就能知道他们对这件事是反对或是同情。这乃是身体生活里基本上所需要的。没有这个,身体的生活就不可能。

基督的身体,不是大家在那里商量了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乃是像我们这个身体那样,不必商量,自然而然各个肢体有共同的感觉。那个感觉是表示身体的意思,那个感觉也表示元首的意思,头的意思。元首的意思乃是通过身体的意思而表明出来。我们外面的人被破碎了,我们就容易被更正,容易有身体的感觉。

    容易得造就

    最大的帮助还不在我们的错误能得到校正,最大的帮助,乃是我们外面的人一破碎,我们的灵就变作敞开的灵,能显出来,同时也能叫我们得着众灵的供应。我们的灵不只能出去,并且叫我们无论到那里都能得着属灵的帮助。如果外面的人没有被破碎,就不容易得着别人的帮助。

比方,一个弟兄,他外面的人没有被破碎,是因为他思想特别强。这个弟兄来到聚会里,就很不容易得着造就。因为一个思想强的人,除非给他更强的思想,他不能得着帮助。别的弟兄在那里说话,他感觉这个思想也不行,那个思想也不行,他以为这也没有意思,那也没有意思,这也不能帮助他,那也不能帮助他。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两年,也许他一次的帮助都没有得着。他有一个思想的壳子,他只能从思想里得着帮助,他不能得着属灵的造就。

但是主如果进来,一次、十次、几十次,一年、二年、几年的工夫,把他思想的壳子拆光,给他看见他的头脑是何等无用,结果,他就变作一个婴孩,很容易听人说话,再也不敢那样轻看别人了。他在那里听一位弟兄讲道的时候,不是听他念的字音如何,不是听他道理讲得对不对,意义讲得明白不明白,乃是在那里用自己的灵去碰他的灵

主在讲的人身上有一点工作,他里面的灵有一点出来,他里面的灵动一动,听的人的灵就得着苏醒,就得着造就。如果一个人的灵是破碎的,每一次弟兄的灵一出来,他就得着造就,不是道理上得造就,那是另外一件事。人的灵在神面前受的对付越多,外面的人的破碎就越彻底,所能得着的帮助也越多

在任何弟兄姊妹身上神的灵有一点动,他就能得着帮助。他也就不再用道理来批评人,不再用字句来测量人,他不是注意某弟兄讲的意思好不好,某弟兄的口才好不好,或者解经解得好不好。他的态度完全改变了。

所以,我们能得着多少人的帮助,就看我们的灵如何。许多时候,人从我们面前经过,因着我们的壳子硬得很,我们就不能摸着人的灵,就不能得着造就。

    甚么叫作受造就?造就不是思想的增加,造就不是意义的增加,造就也不是道理的增加,造就乃是我的灵多一次和神的灵接触。不管神的灵藉着甚么人出来,无论是在聚会里,或者是在平日的交通里,神的灵在别人身上轻轻的动一下,我就吃了一顿饱,我就得了苏醒。

我们的灵像镜子一样,每一次我们得着造就,就像有人把我们的灵擦一擦叫它亮一下。造就的意思没有别的,就是我们的灵被别人的灵摸着,我们的灵被圣灵摸着。圣灵藉着别人的灵摸我们一下,我们就得着造就。从灵出来的东西,一碰就亮,就像电灯一样,不管灯罩的颜色是红的绿的,不管电线的包皮是白的黑的,电通过来的时候总是发亮。灯罩如何我们不管,我们注意的是电的出来。

别人的灵稍微出来一点,你就已经亮了。你把你所知道的神学都忘记了,你只知道在这里有灵出来;感谢神,你得着了苏醒,你在神面前吃了一顿饱。这样,你就成了很容易得着帮助的人。有些人是何等不容易得着人的帮助。你想要帮助他,你要花多少工夫去祷告,你要花多少力气才能帮助他。刚硬的人非常不容易受帮助,柔软的人才容易得着帮助

    所以,在这里有两条完全不同的路。一条路是外面的,思想进去,道理进去,解经进去,有人也能说他得着了帮助。另一条,完全不同,乃是灵和灵的接触,灵接触了,就在灵性上得着帮助。你摸着后一条路,你才摸着真实的基督教,这才真的叫作造就。

你如果只知道听道,今天你听过了一篇道,到下个主日你又去聚会,刚刚好又遇见这个弟兄,又听见他讲这一篇道,你就有点不耐烦,你就想走。你觉得同样的道只要听一次就够了。你以为基督教是道理,你是把道理装在脑子里。但是你要知道,造就不是道理的问题,是灵的问题

那个弟兄上一次在那里讲的时候,如果他的灵出来,把你整个的人摸一下,碰一下,你就好像被他洗过一下,你就得了苏醒。你下一次又去,这个弟兄的灵又出来,你又在那里得着帮助。尽管题目是旧的题目,道理是旧的道理,但是他的灵又出来一下,你就又得着一次洁净,像被水洗过一样。

我们要记得,造就就是灵和灵的接触,不是思想的增加。造就是灵和灵的事,不是一个外面的人给你得着了多少道理,给你得着了多少教训。一切的教训,一切的道理,如果不是有灵的接触,那个教训,那个道理,我们只能说它是死的

    你外面的人被破碎之后,你就变作容易得着造就的人,你所得着的造就就会很多。有人来问你一个问题,你能从他身上得着造就。一个罪人来寻求主,你和他一同祷告,你也得着造就。一个弟兄大错,主叫你和他说很重的话,责备的话,你摸着他的灵出来,你又得着造就。

你能得着许多方面的造就,你能得着许多方面的供应,你觉得整个身体都在供应你这个肢体。无论那一个肢体都能供应你,无论怎样你都是得着。你成了能接受的人,全教会都是你的供应。这是何等的丰富!你就真的能说元首的丰富是身体的丰富,身体的丰富是我的丰富。这与思想和道理的增加是何等的不同,这一个不同是太大的不同。

    一个人得着的帮助越多,得着的帮助越广,就越证明他是破碎的人。一个难以得到帮助的人,并不是他比别人更聪明,而是证明他外面的壳子比别人更硬,所以甚么都不能吸引他。主如果怜悯他,把他这个人打破,重重的打破,多方的打破,到了有一天,他就能得着全教会的供应。我们要问自己,我们能不能得着别人的供应?

你如果是有硬壳子的人,就当圣灵从别的弟兄身上出来的时候,你不会遇见灵。你若被神打碎,只要人的灵一动,你就得着帮助。虽然细微得很,但不是细微不细微的问题,是遇见不遇见的问题。就是这个灵的遇见你叫你得着苏醒,得着造就。所以,弟兄姊妹们,千万要看见这个外面的人的被拆毁,乃是我们在神面前到底能不能得着帮助,到底能不能得着造就,到底能不能作工的基本条件。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