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破碎与灵的出来》第9章 拆毁后柔软的情形(3)——倪柝声

(音频在最下方)

灵里的交通

    交通不是思想和思想的交通,交通不是意见和意见的调和,交通乃是灵和灵的接触。我们的灵摸着别的弟兄的灵,灵的接触是交通。所以只有当我们在主面前蒙怜悯,把我们外面的壳子打破,把我们外面的人拆毁了,我们的灵才得出去,才能摸着弟兄姊妹的灵

从那一天起,我们才开始明白圣徒的交通,从那一天起,我们才开始明白圣经里为甚么说灵里的交通,才开始明白交通是灵里的交通,不是彼此看法的交通,灵里有交通,就能有同心的祷告。多少人的祷告是用头祷告,这样就难以寻到同心的人,因为要找到人的头和他的头相同的话,也许跑遍天下都没有。事实上交通乃是在灵里有交通一切得着重生有圣灵住在里面的人和我们都能有交通

如果让神把拦阻除掉,把我们外面的人拆掉,就我们的灵是打开为着所有的人。我们的灵能打开接纳任何弟兄的灵,我们的灵能被任何弟兄的灵摸着,我们的灵也能摸着任何弟兄的灵。我们能摸着基督的身体,我们也就是基督的身体,我们的灵就是基督的身体。诗篇四十二篇七节说,深处与深处响应(“深渊”也可译作“深处”),深处的的确确是在呼喊深处。你里面的深处在那里呼喊,盼望能摸着我的深处;我里面的深处也在那里呼喊,盼望能摸着全教会的深处。

这是深处和深处的交通,深处和深处的呼喊,深处和深处的响应。如果我们外面的人被拆毁,里面的人能出来,我们就能摸着教会的灵,我们就能在主面前作比较有用的人

    不能效法

    我们所起的外面的人的拆毁,只有圣灵能作,人不能效法,效法没有用。我们说人要变作一个柔软的人,但并不是劝人从明天起就去作一个柔软的人。你如果这样去作,有一天你要看见,你自己所造出来的柔软也要拆毁。人自己造作的柔软没有用,必须是圣灵工作结果的柔软才有用。一切在我们身上的成功,不是靠着我们,乃是靠着圣灵圣灵知道我们的需要,祂在环境里替我们安排遭遇,祂在那里替我们拆毁

    我们的责任乃是求神给一点光,叫我们能知道,能承认圣灵的手,能作一个服在神大能手下的人,承认祂所作的都是对的

我们不要作一个蒙昧无知的骡马,我们情愿把自己交给主拆毁,我们情愿接受主的工作。你把自己交在主大能的手下,你就要看见,这个工作也许前五年、前十年已经开始了,可是在这五年十年中,在你身上没有显出果效。今天你将自己交在主手里说,“主,我从前好像瞎子,你要从那里带领我,我不知道,你要把我带到那里,我也不知道。今天我知道你要拆毁我,今天我把自己交给你。”

这样,也许前五年十年没有结果的,今天要有结果。主在你身上能拆掉许许多多已往你所不知道的东西。有了这些拆毁之后,你就在那里不骄傲,你就在那里不自爱,你就在那里不高抬自己。这个拆毁,叫你的灵得着自由,叫你的灵能出来,叫你变成有用。到了这个日子,你才能使用灵。

    在这里附带要提起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外面的人的破碎需要圣灵的工作,用不着自己去效法,那么,我明明知道有一个活动是出于肉体的,还是我自己去阻止它活动呢,还是等候圣灵来打破,或者等候大的光照,我一点也不去约束它?

    关于这一个问题,我们是这样看:所有肉体的动作,我们都应该停止它。这和装作不同。今天我要骄傲,我拒绝我的骄傲,但是我不装作谦卑。今天我要发脾气骂人,我拒绝发脾气,但是我不装作温柔的样子。停止是停止消极方面的,装作是装作积极方面的。

如果消极的方面要爬起来,我就在那里拒绝它,不放松它,但是我绝不装作积极的方面。骄傲是消极的,我要对付它;谦卑是积极的,我不能模仿它。比方你这个人本来是顶刚硬的,声音是硬的,态度是硬的,今天你受对付拒绝这个硬,但你并不装作温柔。

所以你所认识的一切肉体的活动和行为,你要停止它,但是积极方面的美德,你不用效法来得着,你可以将自己交给主说,“主,我不用力量去效法,我仰望你作工。”你看见神就在那里拆毁,神就在那里建立

    外面的效法,不是神作的,乃是人自己作的。所以凡是追求的人,要从里面学,不要从外面效法。要让神从你的里面作成了,而在你的外面彰显凡是人在外面作的,都不是真的,人造出来的都要拆毁。一个人有了假冒的东西,不只别人会受欺骗,连他自己也会受欺骗。

我们外面的模仿一多,造作一多,结果我们就相信自己是这样的人。有一天,你就是指明给他看,这不是真的,要除去,但他自己都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所以我们千万不要在外表上效法,作人还是自然一点的好,让神在我们身上建立。我们简简单单的作一个自然的人,我们不在外面模仿、效法,而是天天盼望主将我们所该有的美德加在我们身上。

    第二个问题是:有的人在他天然方面也有一些美德,比如说温柔罢,有的人天然就是温柔的,这样,从天然而来的温柔与从管治而来的温柔有甚么分别呢?

    关于这一个问题,我们可以提起两点。第一,所有天然的东西都是独立的,都不需要灵和它联络在一起从圣灵管治而来的东西,是受灵的支配的,灵动它才动,灵不动它就不动

天然的温柔也会成为灵的拦阻,而一切拦阻灵的都是刚硬的。换句话说,我天然的温柔都会变作刚硬。一个人如果天然是温柔的,他那个温柔是独立的,是他自己温柔。假定说,主需要他站起来说两句重话,他天然的温柔就能变作拦阻,他会说,“唉!这个我作不来,我一生一世都没有说过这样的话,这话只好请别人来说,我不能。”

你就看见,他天然的温柔,不能受灵的管辖。任何出乎天然的东西都是有它自己的意志的,都是刚硬的,都是它作它的,灵没有法子用它从破碎而来的温柔就完全两样,那一种的温柔是灵所能用的,它没有抵挡,没有反对,也没有一点意见,它完全受灵的管辖

    第二,一个天然温柔的人,你顺着他的意志的时候,他是温柔的,你要他作他所不愿意作的事,摸着他所不乐意的事的时候,他就不温柔了。所以人一切天然的美德都不能叫他舍己,人一切天然的美德都是给他利用来建立他自己的

这是一定的,所有天然的美德,不只是温柔,每一件都是给他本人用来建立自己的。所以,甚么时候摸着他的自己,他所有的美德就都不见了。天然温柔的人,你一摸着他那个命根的时候,他就温柔不来。甚么时候摸着一件事是他所不愿意的,他那个谦卑就没有了,他那个温柔就没有了,他甚么都没有了。

从管治而来的美德就完全两样。乃是你的自己被拆毁了,才有那些美德。甚么时候神在那里拆毁你的自己,你那个美德反而出来。你的自己越受伤,你就越温柔。天然的美德和圣灵的果子是有基本上的不同的。

    应当刚强

    外面的人必须被拆毁,这一个,我们没有法子装作,也没有别的东西可以代替。我们必须服在神大能的手下接受祂在我们身上的对付外面的人一被拆毁,里面的人就刚强

也有少数的人外面的人虽被拆毁,里面的人还不够刚强。但是里面的人是应当刚强的。如果你外面的人被拆毁了,而里面的人还不刚强,你就不是要去祷告求刚强,你乃是要说,“我要刚强。”圣经是命令我们“应当刚强。”顶奇妙的事就是,你外面的人一被拆毁,你说刚强就刚强,你要刚强就刚强,你定规刚强就刚强,你试试看,你在那里说我要这样,就是这样

外面的人的问题一解决,刚强的问题也解决了。要刚强,就刚强,必定刚强。从今天起,谁也不能拦阻你。就是你要一下,定规一下,就是这么一下,奇妙的事就发生。主说“要刚强。”你说,靠着主你要刚强,就是这样,你刚强了

    外面的人必须被拆毁,里面的人才能自由,这是学习事奉神的基本的路。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