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灵的人》修订版序、序(1)——倪柝声

(音频在最下方) 

修订版序

自从一九二八年秋间,本书全部出版以来,感谢神,各地的信徒们纷纷订购,致不久的时候,便销售一空。并且有许多人更不惮烦的将他们如何从本书所载的真理得着了释放,来告诉我们;使我们知道神所托付给我们的,实在是不落空的。神的儿女如此的接受这本书,真是我们所当感谢神的。

约有二年之久,本书没有全部可出售了。我本来并不想印第二版,以为有了二千部在外面流通已经是够的了。同时我也不愿意亟亟于再版。因为要看到此书的真理,在外面的工作,要有如何的结果。但是,在这二年中,要书者竟有几百起之多;同时,从许多的见证里,得知此书的真理是可实行的,是会释放人的,是神的儿女们所需要的。所以此书的再版,也就不能再迟了。

这一版的书和第一版,在教训和真理上,没有多少的分别。不过为着新的亮光,和新的感觉,并为着在写第一版的时候,有的地方不很明了的缘故,这一版,就有许多的地方,是经过我花好多的工夫增改过的。在这样的增改中,我曾寻求主的帮助,并尽力要求连名词都与圣经相合。

说到名词,我们知道,圣经的名词,常常和我们说话的名词不同。比方:「赎罪」这个名词,在我们说话的时候,是指着主耶稣在十字架上的全部工作说的。但是,「赎罪」在圣经里面的意思,只是指着罪被遮盖说的

因此,有许多名词,从我们说话看来,是不错的,但是从圣经看来,是不顶准确的。就如「胜罪」、「死己」、「钉己于十字架」、「钉死魂的生命」,这些名词,一说出来,我们都知道是指什么说的。但是,这些名词是圣经里所没有的。圣经里并没有这些东西。圣经不说「胜罪」,只说「脱离了罪」,「从罪得了释放」,因为神的救法并不是叫我们胜过罪,乃是钉死我们的旧人,叫我们能以脱离了罪和罪的能力而已

(本书间有胜罪字眼,乃是就着经历方面而言)。圣经不说「死己」,只说「舍己」,或者翻得更好就是「拒绝己」;对于己不说「钉十字架」,乃是说「背十字架」;因为己是我们的人格,永远没有死的可能;己一死,我们人已经了了;己就是我们这个人;所以,只能拒绝,只能背十字架

背十字架的意思不是「死」,但是,是「愿意死」。圣经不说「钉死魂生命」,只说「失丧魂生命」;因为我们天然的生命若钉死了,就我们身体的生命也没有了。

在头一版时,这些的分别并非不知道,不过以为,如果属灵的事实和原则是不错的,就外面的名词是不大紧要的。就是此次增改好了,还没有想到要一起更正。乃是最近这几天主才特别使我注意这件事使我更看出一个不准确的名词,怎样的要引到不准确的真理

名词的准确也是要紧的。自然,与其有准确的名词,不如有属灵的实际。但是,有了属灵的实际,准确的名词也是宝贵的。并且也给我们以新的亮光。因此,在名词上,有许多的地方是改过了。我也盼望,将来在别的文字工作里,也都能一律的改过来。

我要请读者注意,就是这本书是注意到一件的真理在主观(我们身上)的效力如何,对于客观方面,没有十分的提起。这是因为本书的性质是这样(我就是感觉到主观方面的教训太少了,所以方著此书)。所以,读者应当知道,本书所提起的各样真理,并非说这些真理只有本书所提起那样了,不过是说这些真理在主观方面是那样的

这本书不久又要出去,作我的主所定规的工。在这个当儿,我不能不感觉到我所写的是何等的不完全,神的真理,因为经过了人就受了亏损。我只能说,但愿一切荣耀都归与神,一切的羞辱都归与我。但愿神祝福祂所能祝福的。

一九三二年五月三十日编者于上海寓次

我满心感谢我所事奉的主,因为祂叫我有写这一部书的权利。我很盼望有比我更好的笔出来负这个责任,但是,主却喜欢叫我承之。若按着我自己的选择,我是最末了应当写这书的,我也是最末了爱写这书的。我的不愿意,并不是因为我退缩,乃是因为我想,像这样讲到灵命程途和争战方略的书,好象不是一位信主尚未十年的人所能胜任的。

在追求灵命的信徒中,常有一个危险,就是对于他自己的灵历有了过度的主观。这个并不康健,因为自析——自己分析自己——原是培养自我生命的,并且会以许多虚浮的思想充满心思。信徒述说自己的经历,原是圣经所允许的,也是圣灵所引导的;但是,经历之奇妙高深像「被提到第三层天」的,还是等到「十四年」后才提起更好。

注重经历,原是最重要的,但是,充满了经历的思想,恐怕己的生命就更难于舍弃了。我并没有三层天的经历,我并没有得着大启示,我不过在日常的小事上,蒙着主恩,学习如同(在不完全中)跟从主而已。在这本书里,我就是将我这几年内从主所领受的,传给神的儿女们罢了。

我觉得我应当写这一本书的时候,是约在前四年。那时,我因为身体衰弱的缘故,正在一个临江的小舍里休息——读经,祈祷。觉得神的儿女们真是需要一本本乎经训和灵历而著的书,将灵命分析清楚,叫圣灵能够用着以引导圣徒,叫他们不再在暗中摸索。

那时,我很明白我是受了主的委任要我作这件事。所以,我就动工,写了灵魂的分别、肉身两篇,和魂的生命的上半篇。过了一时,我又停顿了。这自然有好几个缘故。我另外还有许多的呼召,自然是其中的一个。其实这并不足以拦阻我,因为我如果要,我尚能拨冗而写。

我停顿不再往下写的最大缘故,就是因为主所托付我写的真理中,有不少地方,在当日我尚未完全在经历上证实。就是这样写去,自然要减少这书的价值和能力。我愿意多在主的面前学习,证实、经验祂的真理,好叫我所写的并不是属灵的理想,乃是属灵的事实。这样一停顿,就有三年工夫。

在这三年余的时候,我可以说,没有一天不是把写这本书放在我心头里的。虽然在有的人看,以为这书的发行已经是太迟了;但是,我自己却看得最清楚主的手。近几年来,这书里的真理(特别在下册)已经释放了不少人脱离黑暗的权势;这证明我们已经看见属灵的实际了。

因为主施特恩的缘故,就叫我更明白神的救赎目的,如何是要分开新造和旧造的。为着这个,我赞美主。主叫我在这几年中有更多的旅行,在各地与主最好的儿女能有机会聚首一堂。这个自然加增我的观察、知识和经历。

主就是在我与人的接触中,指示给我看,到底祂儿女的缺点在那里,和祂在圣经中所启示的救济。让我对读者说一句话,就是这本书乃是一本讲灵命实验的书,其中各点都是可以实地证明的。

近年来,因为我的身体有特别经历的缘故,我一方面就更知道永世的实在,另一方面就自觉负欠神的教会之多。所以,我盼望在最短的期间写好这一本书。我感谢父神,也感谢在主里的几位朋友。他们为我预备了一个安静的地方,也是照着我身体上的需要,叫我在数月中间写成了第一部到第四部。

虽然其余部分现今还未起首,但是,当我需用恩典时,父神总是等着给我的。现在这书不久就要出版了,让我说句实在话:学习这书的真理,并非容易;写出这书的真理,更是艰难。那两个月中,可以说,我是在撒但齿缝里的时候。何等的交战!同等的抵挡!灵、魂、体的力量,都会萃着向阴府进攻。这样的争战,现在总算暂时停止,然而,其余部分尚未写好。愿你们在山上为摩西的,不要忘记了在平原的约书亚。我知道仇敌深深恨恶这一本书,它必定多方阻挠,叫人得不着这一本书。就是得着了,也会不许他读。愿意你不要让仇敌在此得胜。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