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灵的人》第一部第4章 救法(1)——倪柝声

(音频在最下方) 

第4章 救法

各各他的审判

因着人类堕落的缘故,死就来了。这个死就是属灵的死,就是远离神的死,乃是由罪而来的,从那时起直到现在,还没改变。因为死总是由罪来的。「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亚当犯罪,就把罪介绍到世界来。「死又是从罪来的」,罪的永不可改变的结局就是死。「于是死就临到众人」,为什么缘故呢?「因为众人都犯了罪。」(罗五12)。

死不只「临到众人」,因为若直译的话,此句可译为「死就透过众人」。众人的灵、魂、体,都被死所「透过」,无论人的那一部分,都有死在那里。所以人若没有得着神的生命,是不可以的。得救的方法并不在乎人的改良,因为「死」是不能改良的。罪必须受审判,然后才能脱离由罪来的死这就是主耶稣的救恩。

犯罪的人必定死,乃是圣经的定规,所以没有禽兽或是天使,能代替人受罪的刑罚。犯罪的,是人三而一的天性,所以受死的,也必是人的天性方可。惟有人性能为人性赎罪。因为人性都是有罪的,它的死就不足以赎他的罪。

所以主耶稣来了,祂取得人性,好让祂为人性受审判。祂没有罪,祂圣洁的人性,藉着死就救赎罪恶的人性,祂代死,祂受所有的罪罚,祂舍命作多人的赎价,所以凡信祂的人,就不至再受审判了(约五24)。

祂的道成肉身,就是把所有的肉身都包括在祂里面。亚当一人的举动,如何可以代表所有人的举动,照样,基督一人的工作,也可以代表所有人的工作。我们必须看见基督是包括了人类,我们才会明白什么叫作救赎。

亚当一人犯罪,就是古今所有的人犯罪,这是因为亚当是人类的元首,所有的人,都是从亚当而生的。照样,一人成义,就是古今所有的人成义,这也是因为基督是新人类的元首,所有的新人,都是从基督而生的。

希伯来书第七章记一桩事情,表明此意。使徒在这里是表明麦基洗德的祭司职分,是比利未人的祭司职分更大,就说亚伯拉罕曾献上十分之一给麦基洗德,同时受麦基洗德的祝福,所以麦基洗德是比利未更大的。

为什么呢?「因为麦基洗德迎接亚伯拉罕的时候,利未已经在亚伯拉罕的身中。」(10节)我们知道,亚伯拉罕生以撒,以撒生雅各,雅各生利未。利未是亚伯拉罕的曾孙,在亚伯拉罕献上十一,并受祝福的时候,虽然利未还没出世,就是他的父、祖父,也还没出世。但是,圣经就以为亚伯拉罕的献十一和受祝福,就是利未的献十一和受祝福

亚伯拉罕既是小于麦基洗德,利未就也必是小于麦基洗德了。这桩事情叫我们明白,为什么亚当犯罪,就算为众人犯罪,基督受审,就算为众人都受审。

因为亚当犯罪的时候,众人已经都在亚当的身中;基督受审,所有得着重生的罪人的生命,那时也都在基督的身中因此,基督为人的罪受了审判,就算为所有信祂的人都受了审判;因此,所有信祂的人,就不必受审判了

人性既非受审判不可,神的儿子,就是为人的耶稣基督,就在十字架上,灵、魂、体受了人类所当受的刑罚

我们先看祂身体的苦。人犯罪乃是藉身体。叫人犯罪而觉得快乐,乃是身体。所以身体必须成为人受刑罚的器具。人藉身体犯罪,而身体也就引诱人犯罪。所以结局就是以身体来受刑罚

主耶稣在十字架上身体所受的苦,谁能明白尽呢?在旧约的「弥赛亚诗篇」(就是指着基督的诗篇里,岂不极其清楚的说祂身体的痛苦么?「他们扎我的手、我的脚。」(诗廿二16)先知说祂要称为「被他们所扎的」(亚十二10)。祂的手、祂的脚、祂的额、祂的肋、祂的心,都被人扎,乃是被有罪的人性所扎,也是为着有罪的人性受扎的

当这个时候,因着受伤至极,因着挂在十字架上身体重量无处寄托的缘故,全身的血脉不能循环、流通,以致热度至高,因此祂的口就干渴非常;所以祂呼喊说:「我的舌头贴在牙床上,」(诗廿二15)「我渴了,他们拿醋给我喝,」(诗六九21)

手爱犯罪,叫以手应当钉;口爱犯罪,所以口应当受苦;脚爱犯罪,所以脚应当被扎;脑爱犯罪,所以脑应当戴荆棘冕。人的身体所当受的刑罚,都在祂的身上施行。祂就是这样的受身体上的痛苦,直到死时方才了结。虽然祂有能力可以免受痛苦,但祂愿意交出祂的身体来,受无穷的痛苦与难过,而不一刻退缩,直到祂「知道各样的事已经成功了」(约十九28),祂才舍去生命

不只祂的身体,祂的魂也受苦。魂乃是人自觉机关。当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时,人以没药调和的酒给祂喝,要叫祂昏迷过去,免觉得痛。但祂却不肯受。祂不愿意失去祂的知觉。人的魂满觉得罪恶的快乐,现在应当满觉得罪恶的痛苦。祂宁可喝神所给祂的杯,祂不肯喝失去知觉的杯

十字架是何等羞辱的刑具呢!这乃是审判逃奴的刑法。因为一个奴仆没有产业,没有公权,没有所有物,他的身体乃是主人所有的,可以用这十字架最羞辱的刑法。主耶稣就是取一个奴仆的地位而被人钉死

以赛亚称祂为奴仆,保罗也说祂是个奴仆。祂以奴仆的资格来拯救我们这些一生一世为撒但奴仆的人。我们乃是情欲、脾气、喜好、世界的奴仆,已经卖给罪了;但他为着我们的为奴而死,而担当我们一切的羞辱。

圣经告诉我们,兵丁脱去主耶稣的衣服(约十九23),祂被钉时,几乎是完全赤身露体的。这乃是钉十字架的羞辱罪恶脱去我们光明的衣服。罪恶叫我们变成赤身露体。主耶稣一在彼拉多面前裸体,再在各各他山上赤露。祂圣洁的魂,对于这个要如何感觉呢?这岂非摧残祂人格的神圣,而叫祂感受羞惭么?谁能明白祂此时魂中的感觉呢?

但众人既享罪中的荣耀,救主就当受罪中的羞辱。真的,此时主「使祂蒙羞」,「仇敌用羞辱羞辱了神的仆人,羞辱了神受膏者的脚踪」(诗八九45、51);但祂却「轻看羞辱,忍受十字架」(来十二2)。

实在没有一人能够明白祂的魂在十字架上是如的受苦。我们常注意到祂身体上的痛苦,却忘记了祂魂的感觉。在逾越节前一礼拜时,祂就说,「我现在魂里忧愁……」(约十二27)这句话是说到十字架的。当祂在客西马尼园时,祂就说,「我魂里甚是忧伤,几乎要死。」(太廿六38)

如果没有这两句话,我们几乎难想到祂魂中的痛苦。以赛亚书五十三章十至十二节,三次说到祂舍去祂的魂,倾倒祂的魂以致于死就是因为祂如此的担当了十字架的咒诅和羞辱,就叫那一切信靠祂的,不至于再受咒诅和羞辱

祂的灵也受重大的痛苦灵就是人与神交通的部分神的儿子,圣洁无罪,远离罪人祂的灵与圣灵相联合,未曾有一刻的暗昧和搅扰。祂无时无刻不有神的同在:不是我独自在这里,还有差我来的父与我同在。」(约八16)「那差我来的,是与我同在。」(29节)

所以祂能祷告说:「父阿,我感谢你,因为你已经听我,我也知道你常听我。」(十一41-42)但是,当祂在十字架上时——如果有一日需要神的同在,恐怕没有一日比今日更需要——祂却呼喊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太廿七46)祂的灵竟然与神分开了。现在祂觉得孤单、弃绝和分离。现在尚是顺服,尚是遵行神的旨意;但是现在被厌弃——不是为着自己,乃是为着别人的罪。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