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灵的人》第一部第4章 救法(2)——倪柝声

(音频在最下方) 

罪最大的影响,就是在于灵。所以圣洁如神的儿子,只因着担当别人的罪的缘故,竟然与神分开了。在不可计算的永世里,「我与父原为一」(约十30),都是真实的。就是当祂在世的时候,也是如此。人性不能叫祂与神分开。但是罪能——虽然罪是别人的。祂代替我们受灵的分开,好叫我们的灵能以归回到神那里

当祂看见拉撒路死时——也许想到祂自己的死,祂就「灵里悲叹」(约十一33)。当祂宣告有人要卖祂,以致祂死于十字架时,祂就「灵里忧愁」(十三21)。因此,当祂在各各地山上受神的审判时,祂就喊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因为「我想念神,就烦燥不安;我沉吟悲伤,灵便发昏」(诗七七3)。

就是因为灵如此的与神的灵隔绝,以致祂平时在灵中所得的圣灵力量(弗三16)也没有了。所以祂说,「我如水被倒出来,我的骨头都脱了节,我心在我里面如蜡镕化。我的精力枯干,如同瓦片,我的舌头贴在牙床上,你将我安置在死地的尘土中。」(诗廿二14-15)     

一方面,神的圣灵离开祂,一方面,撒但的邪灵又来讥笑祂。诗篇二十二篇十一至十三节的话,好象是指着这个说的。「你不要远离我……没有人帮助我。有许多公牛围绕我,巴珊大力的公牛四面困住我。它们向我张口,好象抓撕吼叫的狮子。」

祂的灵一方面又感受神的厌弃,而一方面又抵挡邪灵的冷笑和戏弄。人的灵与神隔绝,自高自大,而又受邪灵的运行(弗二2)。现在这灵应当完全破碎,叫人不能再抵挡神,而与仇敌联合。

主耶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成了罪。在祂里面圣洁的人性,因着神审判有罪的人性,而完全破碎。基督被神弃绝,受了神审判罪最苦痛的部分,神的爱心、慈容、亮光,都一一隐藏,叫救主在黑暗中承受神罚罪的怒气。被神弃绝,就是罪的结果

现在我们罪恶的人性、灵、魂、体,都受了刑罚了。罪恶的人性在主耶稣圣洁的人性里,受了审判。而圣洁的人性已经在主耶稣里得胜了。罪人的体,罪人的魂,罪人的灵所应当得着的审判,都已经在主耶稣里审判过了

祂是我们的代表。我们藉着信心与祂联合。祂就是我们。祂的死,就是我们的死。祂的受审,就是我们的受审。在祂里面,我们的灵、魂、体,已经完全受审判了,也已经受刑罚了。就是我们自己亲自受刑罚,也不过是如此。从今以后,凡「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再受审判了」。

这乃是祂为我们成就的。这乃是我们在律法眼光中的地位。「已死的人,乃是脱离了罪。」我们的地位,乃是我们已经在主耶稣里面死了。现在应当有圣灵作工,将这个事实,化作我们的经历。

十字架乃是审判罪人——灵魂体——的地方,就是藉着祂的死和复活,神的圣灵能将神的性情分给我们。十字架担当罪人的罪罚,十字架估定了罪人的价值,十字架钉死了所有的罪人,十字架释放了主耶稣的生命。所以今后,凡人肯接受十字架的,圣灵就叫他重生,得着主耶稣的生命。

重生

人未重生时,他的灵是远离神的,是死的。按死的意思,是离生命。神就是生命最终的称呼。死既是离生命,而神又是生命,死就是离神。人的灵离神如死,不能和祂交通。魂操纵全身,生存于理想中,或是刺激中,体的私欲和嗜好,叫魂反服从它。

人的灵原是死的,所以,灵应当复活起来才可以。主耶稣对尼哥底母所说的重生,就是灵的重生。重生不是身体上的事,如尼哥底母所想的;也不是魂里面的事,因为不只「罪身」是要灭绝的(罗六6),并且「凡属基督耶稣的人,是已经把肉体,连肉体的邪情私欲(这是魂)同钉在十字上了」(加五24)。

我们应当特别的注重,就是重生是将神的生命分给人的灵。就是因为基督已经为我们的魂赎罪,也已经除灭肉体的原则了;所以,我们这些与祂联合的人,就有分于祂复活——无死——的生命。我们与基督的死联合,而得祂复活生命的首步起点,就是在我们的灵里。重生完全是灵里面的事,与魂和体是没有关系的

人在神造物中之所以特别的,并不是他有一个魂,乃是因为他有一个灵,而这个灵又是联合一个魂成功为一个人。这样的联合,叫人在宇宙中成为非常突出的。照着圣经来看,单以人魂来说,人魂与神是没有关系的。人是以灵与神发生关系神是个灵,所以拜祂的必须用灵。惟有灵能够与灵发生关系。惟有灵能敬拜灵。

所以我们在圣经中看见:惟有灵能事奉灵(罗一9,七6,十二11);惟有灵能知道灵(林前二9-12);惟有灵能崇拜灵的神(约四23-24;腓三3);惟有灵能从灵的神得着启示(启一10;林前二10)。

所以,我们必须记得:神是定规要经过人的灵来对付人,要藉着人的灵以成就祂的计划。然而,如果人的灵要这样的成全神的目的,灵当继续不断的与神自己有活泼的联合,而不可有一刻随从外面魂的情感、欲望、理想而行,以致违反这样神圣的律法。

如果人一这样,死就来了,这个死,就是灵离开神的联合,而不能与神的生命相通。我们已经说过了,这并不是说,此后人就没有灵了,意思乃是灵将它高贵的地位,禅让给魂。

人的灵听从「外面的人」的理想和欲望的催促,而失去它与神的交通,这就是死。「死在过犯罪恶之中」的人,就是「随着心中所喜好的去行」的人(弗二1、3)。

一个未重生人的生活几乎都是为魂所支配一方面,人就有忧惧、希奇、喜乐、骄傲、怜恤、宴乐、喜爱、诧异、羞耻、爱恋、懊悔、刺激、快活等情形。

另一方面,人就有理想、想象、迷信、疑惑、设想、研究、推求、查考、分析、沉思等的作用。

第三方面,人就有取得能力、财物、社会、自由、地位、名誉、称赞、知识等的欲望;而同时有许多的决断、倚靠、勇敢、忍耐、畏惧、寡断、自立、固执、主张等的事情。

这些就是魂在情感、心思、意志三方面的作用

人生岂不是充满了这些么?然而人的得着重生,并不是从这些的作用来的。就是懊悔过犯,为罪悲伤,痛哭流涕以立志,这并不是得救。认罪、决心,以及许多宗教上的感觉,也并不是重生。就是理性上的断案,智力里的知识,心思里的接受,决志要得着那善的、美的和高尚的,也是魂中的作用,灵里可以尚是丝毫没有动静的。

在得救的事上,人的理性、情感和主意,并不是根本的、基要的,乃是次要的、附属的,它们是仆人,并不是主人。所以,不论是从身体上的刻苦,或情感的冲动,意志的要求,心思的明白所生出的改造、进修,都不是圣经所谓的重生。

圣经的重生是发生在比人身体和魂更深的地方里面的是人在他的灵里得着圣灵将神的生命赐给他

所以,每一个为主作工的人,应当明白:我们天然的才干,不会叫人得着重生,基督徒生活和工作,从起初一直到末了,总不能借重于魂的能力。不然所有的结果,就是在魂的境界而已,并不能再深达到人的灵里。我们应当靠着圣灵,将神的生命赐给人。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