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次经》修正版——托比传(比)(上)

托比传

【简介】《托比传》原由希伯来文或亚兰文写成,记述的是一位信主之人得到神佑的故事。它教诲犹太人心怀虔诚,遵从道德。

本传为《新约》出现之前犹太人的宗教和文化生活描绘了一幅生动的画卷。

我名叫托比,这里讲述的是我的亲身经历。我父亲是托比尔,我祖父是亚拿尼尔,我曾祖父是爱图尔。爱图尔的父亲名叫甘比尔,祖父名叫拉斐尔,曾祖父名叫拉古尔。

拉古尔是亚希尔人的后代,亚希尔人是拿弗他利族的一个分支。在撒缦以色做亚述国王的时期,我在家乡赛斯比被俘为囚。赛斯比地处北加利利,在拿弗他利境内,卡代斯的南部,哈卓的西北部,弗皋的北部。

托比的童年

我平生诚实无欺,力行公义,常对有难的亲友和一道沦落亚述首都尼尼微的犹太族人解囊相助。

小时候,我同家人住在北以色列。那时以色列的各族民众全都相约到耶路撒冷去献祭,因为上帝从众多的以色列城邑中选定了这座城来建造他的圣殿,以此作为他神圣而永恒的居所。可是到后来,我们拿弗他利族人尽皆背叛了圣城耶路撒冷和大卫王的后代诸王。

我们家也像族中其他人家一样,转而去北加利利山区的但城,向以色列王耶罗波安树立在那儿的金牛犊贡献祭品了。

托比虔信宗教

在我们全家之中,只有我一人谨遵摩西律法为我们定下的规约,如期到耶路撒冷参加宗教节日庆典。届时我总是带上初收的谷物,头生的牛羊,占畜群十分之一的牲畜和新剪的羊毛,匆匆赶往耶路撒冷。到那儿后,我便在圣殿中的祭坛前站定,把带来的祭品献给祭司们,他们都是亚伦的后代。

我从自己所有的谷米、葡萄酒、橄榄油、石榴果、无花果,以及其他水果中各取出十分之一,献给那些在耶路撒冷侍奉上帝的利未人。

除了七年一度的土地休耕之年,①每年我都要把自己全部家产的第二个十分之一卖掉,用这笔钱作为在耶路撒冷逗留时的饮食费用。

此外,每隔两年,我便要将财产中的第三个十分之一②送给孤儿、寡妇和住在我们这里的异乡人。我还同他们共进节日的餐宴。我这样做正是为了履行摩西律法。我祖父亚拿尼尔的母亲底波拉曾告诫过我,要遵从律法而行。(自我父亲去世后,我便成了一个孤儿。) 我总是带上初收的果实匆匆赶往耶路撒冷

①“土地休耕”:见利25。

②“第三个十分之一”:有些文本有一“钱”字。

托比在流放中保持忠信

长大成人后,我娶了本族女子亚拿为妻,我们生了一个儿子,起名叫托比雅。后来,我便被俘并被遣送到亚述,由此我才迁至尼尼微住了下来。

住在尼尼微时,我的亲属和犹太同胞们全都入乡随俗,与当地人吃起了同样的食物,我却不改初衷。由于我严守至高上帝的诫命,上帝便使撒缦以色王敬重我,授权我掌管全部王室用品的采购事务。

这位国王在世时,我总是定期前往玛代,为他采购物品。

有一次,我在玛代的格拉斯城,将几袋钱币托付给甘比斯的儿子甘比尔,请他代我保存起来。那些袋子里装有六百磅银币。

撒缦以色死后,其子西拿基立继承了王位。

过了不久,去玛代的道路变得不太平了,我也就再不去那里了。

托比埋葬死者

撒缦以色王在位时,每当我的族人有困难,我都尽力为他们排忧解难。

他们陷入饥饿,我便把自家食物分给他们吃;他们没有衣裳,我便把自家的衣物送给他们穿。每次我见到城外横陈着我的族人的尸体,我总是将尸体妥善地下葬。

有一天,西拿基立诅咒天国之王上帝,上帝便惩罚他,使他被迫退出了犹大。他在返回玛代的途中,因愤怒而杀了许多以色列人。我秘密地运走并掩埋了死者的尸体,所以事后西拿基立再寻找那些尸体时,竟一无所获。

后来,有人从尼尼微赶到国王那里,告诉他是我埋葬了那些死者。我听说国王已察觉了我做的事,便知道自己危在旦夕,心里十分恐慌,于是只得逃遁异地,隐匿起来。我的全部家产都被抄没入库,我在世上只剩下妻子亚拿和儿子托比雅了。

托比蒙侄子解救

大约过了六个星期,西拿基立的两个儿子暗杀了他们的父王,然后逃到亚拉腊山里去了。西拿基立的另一个儿子以撒哈顿继位为王,他任命我兄弟安尼尔的儿子亚希卡掌管王国的一切财务。

实际上,亚希卡已是第二次受命担任此职,早在西拿基立作亚述国王时,他便做过酒监、司库、司帐等,也曾作过掌玺官。

亚希卡既是我的侄子,自然在国王面前为我美言,于是我被允准返回尼尼微。

家庭庆筵

回到家后,我和妻子西拿、儿子托比雅重又团聚一堂了。

时值收割节,也称节日周,我坐在庆筵佳肴前,见到桌上丰盛的美味食物,便对托比雅说:“儿啊,你去外面找一位犹太同胞来吧,找一位虽然过着贫困的流放生活,却仍严守着上帝的戒律的人来,让他来和我们共同分享这节日庆筵吧。在你回来之前,我是不会进餐的。”

尼尼微的凶杀

托比雅照我有吩咐,出去找人。可他很快就转回来,叫着:“爸爸!爸爸!”

“喂,出了什么事?”我问道。

“有一位同族人刚刚被杀了!

有人勒死了他,把他的尸体丢在了市场上。”

我跳起来,什么也没吃便离席而去。我把那具尸体从街上运到一座小棚子里,要等到黄昏日落后,我才可以埋葬它。

我回到家里,沐浴净身后,才怀着极度的哀伤吃完了饭。我不由得想起了先知阿摩司对伯特利人说过的话:“你们的节日将化为葬礼,你们的欢歌将变成悲哭。”

想至此我不禁潸然泪下。

日落后,我出去掘了一座坟墓,将那人埋葬了。邻人们都认为我发了疯。

“你还没记取教训吗?”他们责问我说,“那次你因为埋葬死者,已经遭到了追捕,要不是逃得快,你早就没命了。可现在你又做这种事。”

托比失明

那天晚上,我沐浴净身后,来到院子里,在墙边睡下了。

那是个炎热的夜晚,我便没用被单盖住头。几只燕子恰好栖息在我头上面的墙头上,我却全不知晓。它们的热屎落进了我的眼睛,以致我的眼睛上结了一层白色的翳膜。我为此寻医问药,可眼病却越治越重,最后我竟完全失明了。

一连四年,我什么也看不见。

亲友们都很关心我的处境,亚希卡供养我两年之久,后来他便到以拦那边去了。

你因为埋葬死者,已经遭到了追捕

家庭纠纷

亚希卡走后,我妻子亚拿只得外出做工,像许多女人那样,她操起了纺织的行当。

每次她交付了自己织的布,雇主就会付她工钱。那年春季的一天,她从织机上剪下织好的一块布,拿去交给了雇主。

他们给她满额的报酬,还额外给了她一只山羊。

亚拿回得家来,带回的山羊便咩咩鸣叫,我对她吼道:“这山羊是从哪儿来的?是你偷的吧,对不对?快把它送还主人,偷窃之物,食之不义!快把它送还主人”

“不!”她回答,“这是人家送给我的礼物,是我织布得来的额外酬劳。”

可我并不信她,只为她做下的事羞愧得无地自容。我喝令她将山羊物归原主,可她却断然拒绝。

“现在我才看出来你是什么人!”她喊道,“你对别人的关心爱护统统到哪儿去了?你往日所行的那些善事都靠不住了吗?”

托比的祈祷

我心中蒙受着难堪与耻辱,止不住连声叹息哭泣。后来我强止住泪水,祷告道:

永是公正的主呵!你所行的皆充满慈悯,① 你所施的皆充满信诚。你是这世界的法官,②我求你待我以恩宠。切莫惩罚我犯下的罪愆,也不要惩罚我所不知的过错。我的先人忤逆③你的戒律,不要为他们的罪降罚于我。你使我的族人历尽劫掠,沦为囚徒又遭杀戮,你惩罚我的族人以为警戒,使他们漂泊万邦遭侮受虐。你曾审判过我的祖先的罪行,你也曾惩处我的罪过,我们背叛你的诫命,受到惩罚也是罪有应得。”

①“慈悯”:有些文本加有“与正义”。

②“你是这世界的法官”:有些文本作“你审判时永是公允平正”。

③“我的先人忤逆”:有些文本作“我忤逆”。

“请你随意发落我吧,取回我的性命结束我的浮生,让我的躯体归于土地,虽死也胜过活命。我身受不白之辱的折磨,绝望使我透不过气,主呵,颁下你的旨意——驱尽我心中的全部苦恼,让我得到永久的安息。请不要拒绝我的祈祷,我宁可死去,不愿再偷生蒙耻。”

撒拉的苦恼

同在这一天,在玛代的伊克巴他拿城里,一位名叫撒拉的女子,她是拉格尔的女儿,也正受到她父亲的女仆们的讥侮。原来她已结婚七次,但每个丈夫都在未待圆房之时,便被恶魔阿斯摩得杀掉了。

女仆对撒拉说:“你这克夫者!瞧瞧你自己!你有过七个丈夫,可每个丈夫都没能活到给你留下个儿子。

①你干吗拿我们出气?你干吗不为你那些丈夫们殉葬呢?但愿我们永远不会见到你生出孩子来!”

撒拉沮丧已极,泪如泉涌,她走上楼去,想要悬梁自尽。

但她思忖之下,又自语道:“不行,我不能死。那样别人就会嘲讽我的父亲说:‘你只有这么个独生女儿,视若掌上明珠,可她竟因为陷入不幸而自杀了。

‘这丧女之痛定会将我的白发老父带进坟墓,那我岂不害了他老人家?我不能自杀;我要祈祷上帝赐我一死,死后我就再不会耳闻这些恶语谤词了!”

①“可……儿子”:有些文本作“可那没给你带来一丝好处”。

撒拉的祈祷

于是撒拉在窗前站定,向上苍举起双臂,祷告道:“仁慈的上帝啊,你当受我们赞美,愿你的名字永沐荣光,愿你造的万物永将你颂扬

主啊,求你拯救我吧。说出你的神谕,让我摆脱此生吧,到那时我不必再听羞辱之词。上帝呀,唯你可鉴,我还是处女之身;从未被男人染指。在流放此地的日子里,我从未坏自家德行,毁父亲名声。家中除我之外,父亲再无继承人,也再无任何亲戚①可与我婚配。我已失去七位夫婿,再活下去更有何益?但你若无意取走我的生命,也求你至少对我多加恩泽怜悯,切莫让我再听那些不堪入耳之语!②”

①“亲戚”:当时以色列通行族内婚。

②“至少……之语”:有文本作“至少听听我的怨诉吧”。

上帝听到了托比和撒拉的祈祷

天庭中的上帝听到了托比与撒拉的祈祷,便派天使拉斐耳前去,帮助托比除掉眼中的白翳,并玉成撒拉与托比之子托比雅的婚事,因为托比雅作为撒拉的表兄,有权娶她为妻。

天使拉斐耳还受命驱逐纠缠撒拉的魔鬼阿斯摩得。此时正值托比从庭院回到了屋里,撒拉则在伊克巴他拿的宅中走下楼来。

托比对托比雅的叮嘱

托比在祈祷的当天,想起在玛代的拉格斯,自己曾寄放在甘比尔那里一笔钱。

他心中思忖:“我既已向上帝乞求一死,就该把托比雅找来,把这笔钱的事对他做个交代。”

托比叫过托比雅,对他说:“儿啊,我死后,你要将我妥善安葬。在我死后的日子里,你要尊敬你的母亲,要照料她晚年的生活,她去世后,要把她埋在我的身旁。要记住,是她冒着生命危险,将你带到这个世界上来,所以你要尽力使她生活得幸福,绝不要做出令她伤心的事来。

你要在有生之年,无时无刻不想着上帝——我们的主。切莫有意犯下罪过,也不要忤逆上帝的诫命。永行善事,远避邪恶。只要你忠诚无欺,便自会事事成功。

对于忠心事主的人,你要慷慨相待。①你少接济穷人一分,上帝便少接济你一分。你的所施要与你的所有相符,你拥有的财富越多,施与他人的也就该越多。

即使你所存无几,也该有所施舍。这样做并不亚于储存钱财,当你身处困境的时候,你便自会得到行善的回报。爱护穷人便是愉悦天国的上帝如此去做,你便可避过死后的黑暗世界,安然无虞

①此处译文系因所据希腊文本脱漏而从其他希腊文本中补入的。

儿啊,你要提防那些淫荡的女人。最要紧的是,你要娶一位同族女子为妻,因为我们同是先知们的后代。那种和我们没有亲戚关系的女人是娶不得的。你要记住,我们的先祖挪亚、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全都是娶本族女人为妻的。

上帝庇佑他们和他们的儿女,所以他们的后人才会继承以色列这块土地。儿啊,要忠实于你的亲族,切不可目中无人,不肯与他们中的人成亲。傲慢将带给你可怕的挫折和毁灭,正如懒惰将导致贫穷和饥饿一样

要每日付酬给你的佣工,决不可将工钱拖欠过夜,在这种事上显出对上帝的忠诚,上帝自会奖赏你。行为永远要端正。决不要将己所不欲之事加于他人

不可饮酒致辞,也不可饮酒成瘾。把食物施与饿肚子的人,把衣裳施与无衣穿的人,你若富有,须要乐善好施。若有上帝的忠实信徒死去,你要赡养他的家人。①但对待恶人,却不可如此。

要听取明智之人的意见,决不要将有益的忠告置诸脑后。要利用每一个机会来赞颂你主上帝,祈求上帝助成你要做的每一件事。上帝是从不将自己的智慧赐予外邦人的。他固然是一切善的泉源,但只要你愿意,他也会毁灭你,将你置于死地

①“赡养他的家人”:或作“供食物于他的坟前”。

记住我对你说的这番话吧,一刻也不要忘记。托比雅,我想告诉你,我在甘比斯的儿子甘比尔那儿存下了一大笔钱,他就住在玛代的拉格斯。我们现在很穷,但不必忧虑,你若能遵奉上帝,远避罪愆,上帝便乐于与你同在,使你兴旺发达。”

行前准备

托比雅听了父亲的教诲,回答说:“我会凡事照你的叮嘱去做的。不过我怎样才能从甘比尔手中取回那笔钱呢?我同他素不相识,我如何对他证明我是谁,如何使他相信我并把钱交给我呢?再说我也不晓得去玛代的路呀。”

托比回答说:“我和甘比尔曾经签过一份凭据,我还把它撕成两半,我和甘比尔各持一半。我把他那一半凭据连同那笔钱一块交给了他,这已是二十年前的事啦!现在,你去找一位可靠的人来,让他陪你去玛代,回来后我们给他工钱,不过你可要把存在甘比尔那儿的钱取回来。”

托比雅遇见拉斐耳

托比雅走出家门,去找认得去玛代的路并愿意伴他前去的人。他刚离家门,便迎面遇到了拉斐耳。托比雅并不知道拉斐耳是上帝的使者,因而问起他是何方人氏。

“我是以色列人,”拉斐耳回答说:“还是你的远亲。我来到尼尼微是为了找活儿干”。

“你认得去玛代的路吗?”托比雅问他。

“是的,认得,”拉斐尔回答说,“我到那儿去过好多次,所有的路径我都熟悉。我还经常住在亲戚甘比尔家里,他的家就在拉格斯城里。①从首都伊克巴他拿到拉格斯去至少得走两天,因为拉格斯是在山地上。”

托比雅听了这话,便对拉斐耳说:“我的朋友,你在这儿等我一下,我回家去告诉我父亲。我想让你陪我上路,我会为这次旅行付给你工钱的。”

“好吧,”拉斐尔说,“我等你,不过别耽搁太久。”

托比雅回到家里,对父亲说,“我找到了一位以色列人,他愿意陪我上路。”

“让他进来吧,”

托比回答,“我想知道他属于哪一家哪一族,能不能作你旅途上可以信赖的伙伴。”

托比会见拉斐耳

托比雅便走出去,召唤拉斐耳道:“我父亲要见见你。”

拉斐耳走进门去,托比首先向他致意。

拉斐耳也还礼道:“我愿你万事如意。”

托比却回答说:“我怎么会万事如意呢?我双目失明,什么也看不见,就像一个死人,再也看不见光亮,真不如死了的好!别人谈话时,我只听得见声,却见不到人。”

“振作些!”拉斐耳对他说,“上帝很快就会救治你的,别 难过!”

①“拉格斯”:在希腊语中为“伊克巴他拿”。

托比又说道:“我儿子托比雅要到玛代去,你能与他同去并为他引路吗?当然了,我会付给你工钱的。”

拉斐耳回答说:“我自然可以陪他前去。我到那边去过好多次,所有的山路和坦途我全都熟悉。”

托比又一次问道:“告诉我,朋友,你是哪一家哪一族的人?”

拉斐耳却反问道:“你为什么打听这些呢?”

“对我说实话,”托比说,“你叫什么名字?你是怎么个人?”

拉斐耳回答说:“我的名字叫亚撒利亚,是年长的亚拿尼亚的儿子,也是你们的亲戚中的一员。”

托比听罢便对他说道:“欢迎你的到来!愿上帝保佑你,孩子。别见怪,我只是想晓得你和你的家庭的根底罢了。现在清楚了,原来你生在一个好人家,还是我们的亲戚呢!我认得亚拿尼亚和拿单,他俩都是年长的撒玛亚的儿子。他们一直对自己的宗教信仰保持着虔诚,当年我们还常结伴前往耶路撒冷做礼拜呢。你的亲属都是好人,你也是出自好人家。我祝你们一路平安。”

托比接着又说:“我会在通常应付的日工报酬之外,另外承担你们两人的旅途花费。给托比雅作个好旅伴吧,我会在工钱之外再给你奖赏的。”

“我会陪他前去的,”拉斐耳说,“别担心,我们定会往返安然无恙。去那边的路并不危险。”

“上帝与你们同在!”托比回答说。他又叫过托比雅,并对他说,“儿啊,去把路上所需的一应物品打点停当,然后你们也好登程。愿上帝和他的天使看顾你俩,让你们平安回到我的身边。”

启程去玛代之际,托比雅吻别了他的父亲和母亲。托比再次说道,“一路平安!”

这时托比雅的母亲哭了起来。

“你怎能轻易就让我儿子远去呢?”她哀怨说,“他是我们唯一的依靠啊。如今有谁来照顾我们?难道钱财对你来说竟这般重要,你甘愿拿儿子的生命去冒险,取回那钱财吗?我们为什么不能满足于主赐给我们的生活呢?”

“放心吧,”托比对她说道,“他会安然往返的,你会亲眼看到他完好无损地回家来的。亲爱的,别再为他们担忧了。善天使自会与托比雅同行的。他一定会成功地归来、健康地返家的。”听了这番话,亚拿才心绪稍宁,不再哭泣了。

托比雅捕鱼

就这样,托比雅和天使带上托比雅养的一只狗,向玛代走去。日落时分,他们来到了底格里斯河边,便歇息下来。托比雅下到河里去洗脚,忽然间,竟有一条大鱼跃出水面,来吞咬他的一只脚。托比雅失声叫起来,天使却对他高喊:“抓住那条鱼,别让它溜掉。”

托比雅果然捉牢了那条鱼,并把它拖到了岸上。

“把鱼肚剖开,”天使教给他怎样做,“把鱼胆、鱼心和鱼肝取出来收好,带在身上,它们可以作药材用,只把鱼肠子扔掉吧。”

托比雅一一按照天使的指教做好,又将鱼肉烧熟,吃了一些,用盐将余下的腌好,以便路上吃。

两个人不停地赶路,一直走到邻近玛代的地方。

托比雅这时问道:“亚撒利亚,我的朋友,这鱼胆、鱼心和鱼肝到底能治什么病呢?”

天使回答说:“把这鱼心和鱼肝烧起来,就会驱走坑害人抓住那条鱼的魔鬼或恶灵,使它们立即停止做恶,受害的人便再不会遇到灾厄。那鱼胆则可以用来医治眼覆翳膜的病人,只要用它在病人的眼上擦一擦,再将它吹撒在眼睛的翳膜上,那人就会重见光明。”

赴伊克巴他拿途中

他们来到玛代的地界,正向伊克巴他拿城走去时,拉斐耳开口说道:“托比雅,我的朋友。”

“哎,有什么事?”托比雅问道。

拉斐耳对他说道:“今晚我们要在你的亲戚拉格尔家过夜了。他只有一个独生女儿,名叫撒拉。你是她的至亲,所以你有权娶她为妻,也有权继承她父亲的全部财产。撒拉聪明勇敢,人也长得很美。她父亲是个好人,今晚我就会同他商讨这桩婚事,他会同意把女儿嫁给你作新娘的。等我们从拉格斯城返回家乡时,我们就为你们庆贺新婚。拉格尔是不会拒绝你同他女儿的婚事的,他也不会让别的男人来娶自己的女儿,因为按照摩西律法,他那样做是要受死刑的。他明白你是唯一有权娶他女儿,并继承他遗产的男子。所以,你只须听从我的主意。拉格尔和我今晚就会商议这件事,安排你同撒拉的婚事。当我们从拉格斯城踏上归途时,我们会带上撒拉的。”

托比雅听罢便对拉斐耳说:“亚撒利亚,我的朋友,我听说撒拉曾有七个前夫,他们每人都是死于新婚之夜,甚至连婚床也没能靠近。据我听到的传说,是一个魔鬼杀死了他们。

那魔鬼不伤害撒拉,却杀死每个要亲近她的男人,所以我很惧怕这魔鬼。我是家里的独生子,如果我死了,我的父母也会被哀伤送进坟墓的。而且,他们连一个为他们送葬的儿子也不会有了。”

天使回答说:“你忘了你父亲嘱咐你的话了吗?他告诉你,要同一个本族的女子结婚。因此,你要听好我说的话。别惧怕魔鬼,和撒拉结婚!我知道,今天晚上拉格尔就会让撒拉和你结婚的。在你们步入新房的时候,你要把随身带着的鱼心和鱼肝取出来,放到燃着的香火上。这样就会使那气味弥漫到整个屋子。那魔鬼闻到了气味就会离去,再也不会来纠缠撒拉了。

但是,在圆房之前,你们两人要从床上坐起,祈祷天上的主降福给你们,庇佑你们。别害怕,撒拉生来便注定要属于你。你将把她从魔鬼的纠缠中解救出来,她也将跟随你返回家乡。你和撒拉会生养许多儿女,你会深爱他们的。所以你不必担忧!”

托比雅细心地听着拉斐耳对他说的话。他知道撒拉是他父亲那个家族的一个亲戚,所以心里也不免对她升起了爱意,盼望和她早日成婚。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