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次经》修正版——玛拿西祷词(祷)

玛拿西祷词

【简介】《玛拿西祷词》是一篇优美、简短的忏悔词。这是犹大昏君玛拿西所献的一篇祷词。参见《历代志下》第33章第12、18和19节。

全能的主啊,我们祖先的上帝,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上帝,他们正义的后代的上帝。

你创造了宇宙,创造了充溢其间的光辉一切。大海遵从你的命令,从不溢出域外

你那神奇的力量,你那荣耀的名字,镇住了海底深渊,让它们各守本位。当你显示自己的力量时,所有的造物都在颤抖。你那灿烂的光辉能够压倒一切,你那愤怒让一切罪人不堪忍受

但是你所许诺的怜悯却更为伟大,远非我们所能理解,也远非我们所能度量

因为你是至高无上的主,充满忍耐怜悯与同情。我们因罪受刑时,你减轻我们的惩罚,使其可以忍受。

主啊!在你的仁慈与宽容之中,你向那些悔罪者许下宽恕与拯救(有些文本无此语)。

主啊,你是义人的上帝。对于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来说,悔罪是没有必要的,因为他们并没有对你犯罪。

只是为我这般罪人,你才使得忏悔成为可能。我所犯下的罪孽比那海边的沙粒还多。它们如此之多,主啊,它们如此之多。

我曾经做下这么多错事,我已不配仰望上天。我自身的罪孽已经将我压垮(希腊文本无此语),它那沉重的铁链压得我弯下了腰。

我找不到任何解脱,因为我曾遍竖偶像,激起你的愤怒,我曾做下这么多让你痛恨之事。

但是现在呀,在深深的谦恭之中,我鞠躬祷告,祈求你的宽恕。我曾经犯罪,主啊,我曾经犯罪。

我忏悔自己,曾做下的恶事,我祈求您呀,主啊,我虔诚地祈祷,请宽恕我吧,请宽恕我。

请不要因为我的罪恶就把我毁灭。请您不要永远对我发怒。请您不要积攒对我的惩处。请您不要,把我打入冥界。

主啊,请您饶恕那些悔罪的人吧。请您显示全部的宽容,全部的仁慈,请您拯救我吧,即使我根本配不上它

如果那样,我将在有生之年永远赞美您,所有上天的力量呀都唱歌赞美您,您的荣耀呀万古长存。

阿门。

后记

本书系从英文版《福音次经》(God New Apocrypha)译出,原文通俗易懂,平白如话,实为深入堂奥的捷径。

次经之文乃犹太先民所著,其内容上溯士师时代,下迄希腊化时代,所述逾千年;其成书亦历数百年,较早的希伯来文本皆未传世,除成书最迟的《以斯拉下》外,其余各篇均见于公元前二世纪成书的《七十子希腊文旧约译本》,此书在犹太和非犹太人中皆有广泛的传播。

至罗马帝国后期,基督教教父圣.哲罗姆(Saint Jerom,?–420)整理圣经,将背景不详或有争议的经文区分出来,冠以《次经》(Apocrypha)之名,置于《旧约》与《新约》之间,后世遂沿用成俗。尽管耶路撒冷的犹太教会和新教并不承认《次经》为圣著,但在天主教第十九次特兰托宗教会议上,《次经》却被认定为《圣经》的组成部分,天主教会将其视为第二律法书(Deutero-canonical)。

在十六世纪的宗教改革运动中,《次经》的评价问题再次被提出,新教领袖马丁。路德的观点在后来的新教教徒中得到了普遍赞同,他说:“次经不能与圣经同等看待,但仍是有教益的读物。„„次经可作为生活典范和行为指南。

“可以说,《次经》在新教中的地位也不容忽视。联系到《次经》的具体内容,尤其是其中对犹太民族斗争历程的史诗性描写,对信仰和心灵生活的严格规范,以及在传说故事中寓含的深远教义,就不难理解各种教派对此书的不同态度了。

除此之外,《次经》的内容既与新教《圣经》相区别,又形成重要的补充。因为《次经》中的文字似乎更多出自民间而非圣哲之手。其内容更为接近现实生活,由此在观念上也更为通俗化,《圣经》所未载者,《次经》载之,《圣经》所未主张者,《次经》主张之,一雅一俗,相得益彰。

若以历史的观点来看,这部出自二千年前犹太先民之手的宗教经卷则不仅因汇聚了宝贵的历史生活资料而具有巨大的历史价值,而且在思想方面又因内容的广泛而具有宗教、哲学、伦理、道德、法律、政治乃至文学上的认识价值,更何况它的观念内涵上承远古、下启中世,它在民族学和信仰史上的普遍意义更是越出了犹太一族的范畴,因而我们也似可断言,它在教俗两界至少是“有教益的读物”。

如果我们把这本书放到应有层次上来认识,也许还应同意,人类文明进步的物质文化与精神文化两翼在其特定的发展阶段上是不能不依赖宗教信仰及其经典的,这一点只要看看人类走过的历程,看看各种宗教信仰维持人类精神生活有多么久远,便自可明白。

随着科学的进步和人的自由程度的提高,比之古代,人类对宗教信仰的态度已日益接近合理,笔者深信,随着人类内部深刻对立的消灭和共同的高尚追求的弘扬,人类必将在不懈的努力之下逐步实现人同上帝,或人同自己定下的神圣约言,步入一个宗教与俗世的界线消失于其中的崭新地平线。

但,即使到那时,伟大的宗教经典仍将受到人们的珍视,也许由于时代之久远,沧桑之巨变,人们还会对它们感到更加亲切而宝贵。

此次翻译工作诚属集体劳动,除了责任编辑邢爱光先生不辞劳苦的筹划奔走之外,东北师范大学的几位同仁也付出了艰辛的劳动,其中张扬译有多篇,朱晨译有一篇,易丽萍参与了大量校对工作,没有他们的协助,本书也难以如期付梓,故在此略表谢忱。除此之外,译者尚祈广大读者就文中不妥之处提出批评指教。

赵沛林

1995年9月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