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次经》修正版——以斯拉下(拉下)(二)

4、被派来见我的天使乌瑞尔回答道:“你甚至连世上发生的一切都理解不了,难道你认为你能理解至高无上的上帝的做法吗?“

“当然能,阁下!”我回答。

天使继续说:“我奉派来让你解答发生在世上的三道谜。如果你能对我解答其中的任何一道,我就会回答你关于上帝的做法的问题,还会教你懂得为什么人类会常存恶念。”

“我赞成,阁下。”我说。

然后他对我说,“好!你如何称出一磅火的重量?你如何量出一斗(拉丁文作“阵”)①风来?你又如何能使过去的一天重来呢?“

我回答道:“你为什么问我这样的问题呢?任何一个凡人都答不出来。”

接着他说:“那么,如果我问你海底有多少巢穴呢?有多少河流流入地下水域呢?天穹之上又有多少河流呢?死者脱离世间的出口在什么地方呢?通往天堂的入口(拉丁文作“出口”)②又在何处呢?

如果我问了你这些问题,你可能会回答,‘我从来没去过地下水域,我从来没去过冥界,我也从未到过天堂。’但我所问的只不过是关于火、风、还有已经过去的日子的问题,都是你已经经历过的情景。你却一个也没答上来。你甚至连孩提时就很熟悉的事情都不能理解,你那小小的头脑又怎么能理解至高者上帝的做法呢?一个被这腐朽的世界腐蚀了的人,怎么会理解不朽的上帝的做法呢?

听了这些,我伏在地上(拉丁文此处不清),对他说:“如果我们从未出生,也许要比我们无奈地生活在这个充满了罪孽与苦难的世界上,却不能理解它为何如此要好得多。”

天使乌瑞尔回答说:“我曾经走入森林,听见树木正在一起秘密谋划。它们说:‘我们应该发起一场对海洋的战争,把它赶回去,那么我们就能获得更大的空间。’

但海浪们也聚在一起策划说:’我们应该征服森林,扩展我们的疆域。’但树木的所有谋划都毫无用处,因为大火来临。它们被烧毁了。海浪的密谋也同样没有意义,因为沙滩毫不移动,挡住了它的前进之路。现在,假设你是法官,必须在它们之间进行判决,你将判谁为对呢?”

我回答说:“他们都错了,因为树林属于陆地,而波浪属于海洋。”

“你说对了,”他说,“那么,为什么你回答不出你自己的问题呢?这正像森林的位置在陆地上,波浪的位置在海洋里一样,这个世界上的人只能理解这个世界上的事,只有天上的圣灵才能理解天上的事。”

“请告诉我,阁下,”我请求道,“那么为什么我还被赐予理解万事的能力呢?我并没有兴趣去询问关于天国的事情,我只关心身边发生的事。为什么上帝允许以色列人被外邦侮辱呢?他为什么将自己所爱的民族交到邪恶民族的掌握之中呢?为什么我们祖先所接受的律法和圣约再也没有用处了呢?为什么我们死得像昆虫那样快呢?为什么我们的寿命比一次呼吸还要短呢?为什么上帝认为我们不配接受他的怜悯呢?为什么上帝不做点什么来帮助他自己的人民呢?

这些才是我想问的问题。”乌瑞尔回答说:“如果你活得足够长,你就会为你所见到的而吃惊了,因为今世即将过去。

今世充满了不幸和残缺,它承受不下上帝许诺给义人的所有福泽。你所问我的邪恶,已经被播种了,但收获还未到来。

这种邪恶必定会被收获,但在种植善果的世代到来之前,这个世界上种植恶果的地方一定要被清除。因为在创世之初,一粒邪恶的种子被种进了亚当的心里。看看它已经产生了多少祸害吧!想想这罪恶之谷在审判日被割倒、被打扬出来之前还会产生出多少祸害吧!你可以亲眼目睹,这一粒邪恶之种已经长出了多么大的一棵祸害之谷。当这些数不清的谷穗被打扬出来的时候,审判日的收获会是多么可怕呀!”

接着我问道:“在这一切发生之前我们还得等多长时间呢?为什么我们的生命这么短暂,又这样充满了不幸呢?”

乌瑞尔答道:“不要比至高无上的上帝还急切!你只是在想你自己,而上帝却需要关心所有的人(拉丁文此处不清)。

①你提的问题和死后被上帝置于等待境地的义人之魂所提出的一样:‘我们得在这里等待多久?那能使我们得到回报的审判日,在什么时间才能到来?‘

天使长耶利米尔回答他们:’一旦那些所有和你们一样遭受苦难的人都来到这里的时候,审判日就来临了。因为上帝已经称过了今世的重量,量过了这些年月的长度,查点了这些日子的数目。在时间走完预定的行程之前,一切都不会变动。’”

“但是,阁下,”我回答,“我们所有的世人都是如此邪恶的罪人。有没有可能因为我们的罪孽,那些义人死后的灵魂不得不一直等待报偿呢?”

他的回答是:“难道一个孕妇能在九月之期过后,还不让她的孩子出生吗?”

“不,阁下,她不能。”我答道。

他继续说道:“在冥界里,上帝保存魂灵的地方就像一个子宫。这个地方急切地要返还它在创世之初就掌管的魂灵,就像一个孕妇要结束她的阵痛一样。当这些发生时,你将会得到你所有问题的答案。“

“请问,阁下,”我问道,“如果你认为我能够理解的话,那么你能再告诉我一件事吗?是不是未来的时间要比已逝的时间更为漫长呢?我知道已逝的时间有多长,我不知道未来有多久。”

“过来,站在我的右边。”他命令道,“我要给你看一个梦幻,再给你解释它的意义。“

于是我就站到他身边去看,我看到了熊熊烈火从我面前经过。当它已经消逝,我看见烟还停留在那儿。接着一朵乌云从我面前经过,下了一场倾盆大雨;倾盆大雨过后,还有小雨在继续下着。

“想想这些吧,”乌瑞尔说,“就像倾盆大雨比紧随其后的小雨要猛烈一样,就像熊熊烈火比它留下的烟要猛烈一样,同样道理,过去的时间要比未来时间长得多,剩下的时间就像那小雨和烟一样。”

“请告诉我,”我问道,“你认为我能活到那时吗?如果不能,那么那时谁将在世呢?”

他回答说:“我能告诉你一些末日的征兆,如果这就是你所问之事,但我这并非是告诉你,你能活多长时间。没有办法,我也不知道。

5、“这些就是征兆:当所有世人都处于大混乱(丁文本此处不清)①的剧痛中时,末日就要到了。通往真理的路将会被遮蔽,世上也不会再有任何信仰。邪恶将会不断滋长,直到它变得比你们已经知道的还要糟糕。

你现在看到的统治这个世界的国家将会成为废墟,没有居民,也没有旅客。在这之后(丁文本此处不清),②如果至高者上帝让你活得足够长的话,你将会看到那个国家处于混乱之中。

太阳将会在夜里突然闪耀,月亮将会在白天显现。树木将会淌下血滴,石头会开口讲话;各国将会处于混乱之中;星辰的运行也将会改变

一个被所有人讨厌的国王将会开始执政,百鸟也都将飞逝。鱼儿将被冲上死海的岸边。一个谁也不认识的人会在夜里出声讲话。每个人都能够听见。大地将会在很多地方开裂(拉丁文本作“浑沌将要出现”),③从里面喷出火焰来。

野兽将会离开田野和森林,妇女在月经期间会生出怪物。淡水将会变咸。各处的朋友将会相互进行攻击。知识将会消失,理智也会隐藏起来,尽管许多人去寻找它们,但却无法找到。

世上各处都会滋生邪恶与暴力。一个国家会去向邻国问询,是否有正义或行正义之人经过那里,但得到的答案却将永远是‘没有。’那时人们将会希求很多,但却不会有所收获,他们将努力劳作,但却将一事无成。

这些就是我获准告知你的末日的征兆。但如果你重新开始祈祷,再继续哭泣和禁食七天的话,你将会听到更多的事情。”

这时我醒过来了,浑身剧烈地战栗着,心神烦乱,快要晕过去了。但同我谈话的天使抓住我,给了我力气,扶我站稳。

第二天夜里,民众的首领弗蒂尔来问我:“你去哪里了?为什么你看起来这么悲伤呢?你难道不知道在流放地的以色列人都归你照管了吗?所以起床吃饭吧。不要抛弃我们,就像一个牧羊人把他的羊群置于野狼的攻击之下。“

“别打扰我,”我答道,“在七天之内不要走近我。然后再回来。”于是他离开了。

接着,我按着天使乌瑞尔的吩咐,在哭泣与哀痛中禁食七天。在这七天要结束时,我又一次深感苦恼,但我恢复了思考的能力,再次开始同至高者上帝讲话。

“主啊,我的主人!”我说,“在世上所有的森林与草丛中,你只选中了这一棵葡萄树;在世上所有的国家中,你只选择了这一片小小的土地;在世上所有的花卉中,你只选择了这一株百合;在所有的江河中,你只用深海的水注满了这一条河流;在所有建好的城邑中,你只选择了这一座城市,耶路撒冷,归你所有;在你造出的所有鸟类中,你只选择了这一只鸽子;在造出的所有动物中,你只选择了这一只羔羊;在世上所有民族中,你只选择了这一个民族归你所有,把你的律法赐给她的人民,你的律法在各处都得到尊重。

“那么现在,主啊,既然这一切都是真实的,那么你为什么把这个民族交给众多的异族,使它比别人蒙受更多的耻辱(“蒙受„„耻辱”拉丁文本作“预备”)①呢?你为什么四散你自己的人民呢?他们都信仰你的圣约。你为什么让他们被拒绝你约言的民族践踏呢?假如你对自己的人民如此愤怒,你就应该亲自去惩罚他们。”

当我说完之后,那个在以前的夜里到过我这里的天使,又被派来见我了。他说:“仔细听着,我将教给你更多的事情。”

“请说下去,阁下。”我说。

于是他接着说:“你在为以色列人担心吗?难道你认为你比造出他们的上帝更爱他们吗?”

“不,阁下。”我答道,“我这样说是因为我太困惑不安了。每当我试图思考至高者上帝的做法时,每当我试图去理解他所做的一小部分时,我都感到极为苦恼。”

“你不会理解的。”他答道。

我接着问道:“为什么呢,阁下?如果是那样的话,为什么我要出生呢?为什么我不在出生之前就死掉呢?那样我就不会看见以色列人的苦难与烦恼了。”

天使对我说:“如果你能做下面的事情,我就回答你:告诉我还有多少人将会出生;给我收集起那些散落的雨滴;让枯死的花重新开放;打开那锁住风的屋子,让它吹一吹我;给我看一看声音的形象。如果你能做这些事情,我就会回答你关于以色列人的苦难的问题。”

我答道:“主啊,我的主人!除了上帝之外没人能做这些事情,他绝不受这个世界的限制。我怎么能给你什么回答呢?我又知道什么呀?”

他继续说:“我要你做的这些事,你连一件都做不到,又怎么能指望去理解上帝的判断,或理解他为什么把他的爱许诺给自己的人民呢?”

然后我说:“但是,主啊,上帝!你所关心的是在末日还活着的人。那么活在这之前的人又会怎样呢?我们会怎么样呢?生活在我们之前和之后的那些人又会怎样呢?”

他回答我说:“末日审判就好比一个圆,正如一个圆没有开端没有末尾一样,那些前进的人不会太早,后来者也不会太迟。”

我答道:“难道你不能造出所有的人,前世的、今世的和来世的,让他们生活在同一时间吗?那样的话,你就能早些进行你的末日审判了。”

他答道:”被造者不能比造物者运动得更快。另一方面,如果在同一时间造出所有的人,这个世界也容纳不下。”

“那么,”我问道,“为什么刚才你告诉我,终有一天,你会让所有曾经活过的生灵都同时复活呢?如果那时他们能被容纳得下,那么现在也能。”

他回答说:“这就像问一个生过十个孩子的妇女为什么不把十个孩子同时生出来,而是每次只生一个一样。”

“那是不可能的,”我答道,“她不可能同时生出他们。”

“同样道理,”他继续说,“我把世界造得就像一个子宫,它在生产人类的时候也是有一定的间隔的。幼女和老妇都不能生育的道理也同样适用于我创造的这个世界。”

我又说道:“既然你提出了这一话题,那么请问你所说的这个世界是正值年轻呢,还是已经接近老年了?”

他答道:“你会从一个生过几个孩子的妇女那里弄清答案的。问她为什么她的幼子长得不如长子那样高大。她会告诉你,她在年轻健壮时所生的,要比在年老体弱时生的强壮得多。你会发现,你比你先代的人要矮小,你的后辈比你还要矮小。这表明生产者已经开始变老,失去她年轻时的气力了。”

“请问,主啊,”我问道,“你能不能让我知道,你将通过谁来对你的造物进行末日审判呢?”

6、他对我说:“我在创世之前就已经决定了:那是在世界的大门立起之前;那是在风被聚集在一起开始吹拂之前;或在闪电开始发光之前;在雷霆开始震响之前;在天堂开始奠基之前;或在美丽的花朵开始出现之前;在运转星斗的力量形成之前,或在天使军集合之前;在空气升腾,诸天被命名之前;在我选择锡安山作为我的脚凳之前;在筹划现世之前;在恶人的诡计被否定之前;在我给遵守律法者加盖印鉴之前;在储备起信仰的宝库之前。

早在那时我便决定,既然我,而且唯有我,创造了这个世界,那么我,而且唯有我,才能结束它。”

接着我问道:“那么,多长时间被划分为一个世代呢?第一个世代在什么时间结束?另一个世代又在什么时间开始呢?”

他答道:“这个期间没有从亚伯拉罕到亚伯拉罕(有些文本作“以撒”)①那么长。他是雅各和以扫的祖父,他们出生的时候,雅各抓着以扫的脚踵。以扫代表了这个世代的结束,而雅各代表了新的世代的开始。所以,如果说雅各的手是开始,而以扫的脚踵是结束(拉丁文本此处不清),②那么你不要试图寻找他们之间的间隔。”

“主啊,我的主人,”我说,“请听一听我的请求吧。在先前那个夜里,你向我展示了一些末日的征兆,现在请把其余的也展示给我吧。”

“站起来,”他说,“你将会听到一个非常响亮的声音。如果你所站立的地方发生剧烈的震动,当这声音说话时,不要害怕。这将是有关末日的信息。世界的根基将会懂得,那个声音说的正是它们。它们将会颤抖和震动,因为它们

知道当末日来临时,它们将经受一次变动。”

当他说这些时,我起立倾听。我听到一个像咆哮的河水的声音。它说:“我最终审判世人的时间临近了。我将惩罚那些以自己的不义伤害他人的人。耶路撒冷的耻辱就要结束了,并且这个即将过去的世代将为它加盖最后的印鉴。

那时,我将显示以下的征兆:巨大的书卷将会在天空中展开,让所有人都能看见;一岁大的孩子将开口讲话。孕妇在三四个月后就会生产,她们的早产婴儿将会活下来,而且到处乱跑。耕作好的田地将突然变得荒芜,储满的谷仓将会突然变空。

随后喇叭响起,突然的恐惧会攫住每个听者的心。朋友会像敌人一样撕打起来,大地和它的居民将会心惊胆战。河水将停止流动,静止长达三个小时

“那些经过我所预言的这些事而活下来的人,在我结束我所创造的这个世界时,将会获得拯救。他们将会看见那些没有死亡而被活着招入天堂的人。世上的心灵和头脑将被改变。邪恶将被消灭,虚伪将被铲除。信仰将更加坚定,腐败将会被克服,而且这么长时间没有结出果实的真理,也将再次为人所感知。”

当这个声音讲话时,我脚下的大地开始前后摇动(拉丁文本此处不清)。①然后天使对我说:“这些就是我今夜(拉丁文本此处不清)②所要告知你的事情。现在如果你再进行七天的祈祷和禁食,我将会回来告诉你更重要的事情(拉丁文本加有“在白天”),③

因为至高者上帝已经听到了你的祈祷,万能的上帝已经看到了你从青年时代起就过的纯洁、正直的生活。这就是他要派我来告诉你这些事情,告诉你不要害怕,只管相信他的原因。不要这么急于在今世提出那些没有意义的问题,以便你在最后的世代里也不至于匆忙地行事。”

事后,我又像以前一样悲伤禁食了七天,这样我就完成了三个星期的禁食,这是我被指令遵守的。第八天夜里,我又深感烦恼了。于是我又开始向至高者上帝讲话。我非常紧张,我的心不复平静。

我说:“啊,主啊,在创世之初,你说了那些话。在第一天你命令说:‘让宇宙生成吧,’然后你的话就实现了那道命令。那时精灵在运行着,四处都充满了黑暗与寂静,听不见人的声音(拉丁文本作“听不见你的声音”)。①然后你命令一束光线从储存它的屋子里照射出来,这样你的作品就能被看清了。

在第二天你创造了空中的天使,命令他把水分开,这样一部分水就升上了天穹,而另一部分却留在地上。在第三天你命令地上的水聚集到一起,覆盖了地面的七分之一。然后你让其余的地面干燥起来,这样它就能为你所用,可以开垦和耕作。

你的话一出口,工作就立即完成了。在一瞬间,各种各样的蔬菜水果就出现了。那丰富的种类足以满足人们的胃口。还有散发着无法描述的香味的鲜花,它们都有着非常华美的颜色。

这些都是在第三天创造出来的。在第四天,按照你的命令,光明鲜亮的太阳,月光和群星的排列秩序都产生了。你命它们为那即将被创造出来的人类服务

在第五天,你命令地面上覆盖着水的那部分生出鸟类和鱼类,这也完成了。奉你之命,寂静的,没有生命的水生出了活物,这样诸民族才会高声赞扬你神奇的工作。

然后你选出了两种动物,给一个起名叫博摩斯,另一个叫利威申。你把它们分离开来,因为大海不够大,不能同时容纳它们两个。你让博摩斯住在你在第三天造出的陆地上,那里有一千座山。你让利威申住在海里。你让它们都活着,这样你的选民就会在你选定的时候拿它们美餐一顿。

在第六天你命令大地生出动物,家养的和野生的,大的和小的。比所有这些更重要的是,你造出了亚当,让他掌管你所造的一切。并且我们所有人,你的选民,都是从他繁衍而来的

“啊,主啊,我对你讲这些,是因为你曾说过,你是为了你的人民才创造了这第一个世界。你说,尽管从亚当繁衍而来的其他民族数量众多,但它们一文不值,不过是一滴水,不过是一口唾沫。

但现在,主啊,那些被认为一文不值的民族,正在统治着我们,消灭着我们。我们是你的人民,你曾称我们是你的头生子,你唯一的儿子,你的见证人,你的所爱,但我们却被置于其他民族的权力之下。如果这个世界真是为你的人民所创造的,那么为什么我们不能拥有它呢?我们还必须等多长时间?”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