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灵界的黑暗》​第八章 如何胜过邪灵的干扰(中)——小光著

第八章 如何胜过邪灵的干扰(中)

二、看不见的战争

第一次遭遇战

我成为基督徒的那年,从身上赶出了许多鬼,干扰我多年的邪灵逃跑了,我的生活非常平安,心中常有喜乐。

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我才知道邪灵只是暂时性的撤退,因为他们又卷土重来了。​

有一年春节很冷,我去看望一位女老师。当时她的家人都出去玩了。她在家接待客人。寒暄几句之后,她突然提起了气功,我心中一震,不知道她说话的意图。不知为什么,看起来她很想向我倾诉什么,于是我表示了很大程度的关切。她开始娓娓讲来。

她说自从父亲死后,一些奇怪的经历使她开始相信有灵魂,有鬼神。她讲述了自己伤心的往事,眼泪不停地流下来。我安慰着她,告诉她我也懂气功。她很惊讶,但没有继续谈下去。

转眼一年过去了,有一天我去她家办事。她又向我谈起气功,神情忧郁暗淡。我心中开始祷告,然后告诉她气功很危险,能毁坏人。她听了叹了一口气,给我讲述了她的气功遭遇。

几年前,一次机会使她开始练气功,一个星期后,她出现了特异功能,可以透视人体,可以知道别人隐秘的事情。教她练功的气功师大喜,正式收她为徒。当着众人,她向气功师虔诚跪拜,作了徒弟。但不久她就开始听到有人在耳边说话,大部分是在白天的时间。她开始害怕,精神几乎崩溃,停止了气功,周围的人都说她练功走火入魔,精神失常了。几年里都是这样,有时她正在给学生讲课,突然听到有人说话,立刻就思路大乱,无法讲课。她自己心里很清楚,自己没有疯,但即使她的家人也不相信她。

听完她的悲惨遭遇,我深深地同情她,并表示我很理解她,她没有精神失常。但我告诉她,要立即停止练功,否则会更加严重。我想引导她信基督,但她连连摆手说,她只想做一个正常人,象练功前一样,她不想再接触任何属灵的事情了。

她又告诉我,昨天突然来了一个陌生的小伙子,告诉她要继续练功,到一定的境界就没有干扰了。而我今天告诉她停止练功,看起来是奇怪地巧合。她不知道该相信谁才好。

我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看样子邪灵对她很重视。我很为她担忧,说:“你相信我还是相信他?”她想了想,说:“至少我认识你,我也了解你,我还是相信你。”

我很受鼓舞,决定为她祷告,因为她害怕,我就打算默默地祷告。等解决了问题再给她做见证加以解释。我认真地告诉她:“现在我用我的办法为你驱赶邪灵。”

“我需要做什么?”

“不需要做任何事情。”

我开始默默地祷告:我以耶稣的名义祈祷,主啊,求你赶走纠缠她的邪灵魔鬼,拯救她,让她早日接受你做她的上帝。祷告完了,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我望着她,胸有成竹地说:“邪灵会离开你的。”

“是吗?那就太好了!”她半信半疑地望着我。我安慰了她一会儿,离开了。

当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反复思索着这件事,开始感到不安。邪灵不会善罢甘休的,也许会来找我的麻烦。睡觉时,我没有关台灯,祷告了一会儿,听了听圣歌,安然入睡。

半夜时分,邪灵果然到来,一下子扑在我身上,我立刻惊醒,连忙挣扎,我听见邪灵恶狠狠地说:“你为什么告诉她这些?”我挣扎不起来,在心里大声呼叫:“耶稣救我!”

话音未落,仿佛一只巨大的手把邪灵从我身上一把揪起,扔向远方,我听到邪灵悲惨的叫声迅速远去,转瞬便无声无息了。后半夜,我一觉睡到天亮,平安而祥和。

二、三天后,我在街上碰到她,她告诉我,真的没有邪灵在耳边说话了。她很惊喜也很不理解,感到事情容易得不可思议。后来,她成为了基督徒。

从此以后,邪灵很少来攻击我。从我练气功以后,这段时间是我最轻松的时光,没有邪灵来搅扰我。

为大气功师祷告

一个冬天的夜晚,我已经上床睡觉了。忽然一个基督徒朋友跑来告诉我,一个全国闻名的大气功师来我们所在的城市传播气功。

这位基督徒也曾经练过气功,受害非浅。于是,我们讨论分析了这件事情的灵界背景,并决定主动出击,第二天去那位大气功师的教功场所周围祷告,以直接打击灵界的气功邪灵。他走了以后,我没有想什么就入睡了。

也不知道是夜里几点,我突然被白色的光惊醒,我睁眼一看,房间里充满白色的光,我知道邪灵来了。为了证实这是真光还是假光,我抬起头来看墙上的一幅大风景画,什么也看不见,只有白色的光。正在我看的时候,贴风景画的墙上突然冒出一个圆形的东西,我仔细盯着那东西,竭力想看清是什么东西。很快,圆东西迅速变大,并且突出墙面成为立体的塑像,天哪!是一张狰狞的面孔。

我几乎大叫起来,连滚带爬地摸索到开关,开亮了灯,光芒顿时驱走了房间的黑暗。四处巡视,什么也没有!屋里分明还有邪灵离去的躁动。我看了看表,凌晨1点钟,心里很是气愤,也很无奈。我又躺下睡去,一直开着灯到天亮。

第二天,我的朋友找到我,诉说他昨晚被邪灵袭击的经历,他的情况比我轻得多。我也讲了受到的袭击。我们分析了一下,毫无疑问,昨晚我们计划为大气功师祷告,邪灵在我们发动攻击之前就成功地袭击了我们。他们果然有两下子。

我的朋友很不理解,他想知道如何摆脱这种干扰。我告诉他,很多基督徒知道我的这种情况,他们普遍认为我已经成为基督徒很久了,不应该再有这样的事发生了。我也认为是这样,但邪灵没有停止对我的攻击。我很不好意思,也不理解。

我给他讲述了一个见证:有一年的夏天,我偶然在街上遇到了一位从前认识的基督徒,我们不是很熟悉,已经一年多没见面了。当他得知我受邪灵干扰的情况后,热情邀请我去他的家里。到了他的家,他说,让我们祷告问问耶稣,到底是什么原因。

我们开始祷告,求耶稣启示我们。房间里一片安静。大约过了7、8分钟,他问我得到了什么启示,我说什么没有。他说主告诉他,邪灵攻击能够我的原因是,在我的内心深处,仍然对自己过去所行的异能而感到得意和自豪。

我一下子惊呆了,一言击中目标,准确地说出了内心的隐秘。我的灵魂几乎仆倒在主的面前。主是多么了解我啊!我跪到在地,内心充满羞愧,尽心,尽性,尽意地向上帝忏悔,求他宽恕我,原谅我。

从那以后,邪灵仿佛永远地消失了。

从那以后,我才相信真有基督徒能得到上帝的启示,上帝真地亲自告诉某些基督徒一些具体的事情

听了我的见证,我的朋友很感慨,但马上又问我:“那为什么邪灵又直接攻击你了。”

“我不明白。”

“我们不应该惧怕他们!”

“我不惧怕,只是讨厌他们。”我说道。

“为什么上帝不完全制止邪灵的这种攻击?”他问。

“我相信以后会明白上帝的用意的。”

多年以后,上帝没有忘记,他回答了我们共同疑惑的问题。

火车上的故事

一个美丽的夏天,我完成了在一个地区的福音工作,怀着无比喜悦和轻松的心情离开了那个地方。

我乘坐的火车是空调车,环境优美舒畅。我躺在床上,惬意的休息着,回忆着上帝在那个地方奇妙而令人敬畏的作为。不禁感慨几许,想起了某位基督徒写的几句话:

在他的信实里安歇,当我们回首往事,我们为自己所做成的事情惊奇。我们知道,不是由于我们聪明,而是因着上帝的智慧;不是由于我们的强壮。而是因着上帝的全能;不是由于我们的坚持,而是因着上帝的信实。

回首往事,我深深体会到了这几句话的精彩意境。望着窗外飞驰而过的田野,山川,村庄,城市,我想象着上帝将要在中国这块巨大的土地上行的伟大奇迹,心中充满了自豪和向往,神圣的使命感油然而起。我多么想为上帝的事业多做一点事情;我多么盼望看到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在各地各方自由地高声赞美上帝;我多么希望中国能早日成为蒙上帝喜悦的国家,人民得到上帝丰富的赐福。

我的眼前浮现出两千年前那个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日子,耶稣基督被挂在十字架上,大滴大滴的鲜血滴在地上;我看见那些接受福音的人们,脸上流淌着欢笑的泪水;我看见衰老的传道人被迫害而木然的表情;我看见圣诞节教堂里姗姗学步的小孩拿着小本的圣经,童声的欢笑飘向上帝的天堂……眼泪充满了我的双眼,主啊,我的上帝,差遣我吧!我愿顺服你!有哪里我不愿意去呢,有什么事我不愿去做呢?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主耶稣啊,我要象你一样,今天,明天,后天,都要向前,永无反顾。

列车驶过隧道,我的思绪平静下来。渐渐入睡。

忽然,我在梦里醒了,我仿佛感到耶稣来到身边,是的,啊,我的身心开始迎接他的到来,猛然间,灵光一闪,不对!是邪灵!我大叫一声坐了起来,睁开眼睛后我的尖叫声仍然无法停止。很多人跑来看我,问我是否作恶梦了。我终于镇静下来,连忙解释:“没事!没事!不好意思!”人们离去了。我静静地靠在那里,浑身大汗淋淋,仿佛虚脱了一样。

我感到羞愧,我感到羞辱,我思索着,为什么?!我问耶稣基督,为什么?!没有答案。只有火车的车轮在震动,飞驰向前。

魔鬼不相信眼泪

当我们悲伤的眼泪在上帝面前流淌,上帝会非常心疼,他会紧紧地抱着我们,给我们最大的安慰,用他无尽的爱充满我们的心灵。

如果我们在魔鬼邪灵面前哭泣,他们是何等的幸灾乐祸。魔鬼撒旦用我们的眼泪羞辱我们自己。

就在笔者决定写这本书的时候,遭到了邪灵史无前例的疯狂进攻。代价很大,胜利也很辉煌。

星期一

晚上,我接到一个基督徒朋友打来的电话,他说:你很理解灵界的事情,很了解邪灵通过气功等方式的毁坏工作,为什么不把这些体会和经验写下来,让更多的人了解明白这些事情,避免本来可以避免的许许多多的灾祸。他还说他有感动,所以建议一下。

我马上答应了,有一种恍然大悟的心情。

我立刻开始草拟提纲,决定写成一本书。我祷告请耶稣赐福这本书,并认真地构思内容情节。自从我成为基督徒后,多年来我总是尽量避免回忆过去,尤其是练功的事情,我害怕回忆练功的那种感觉。但这天晚上,我知道要仔细而详尽地回忆我的气功史了,我又要重新研究象垃圾一样的气功理论和原理了。但一想到要写的这本书将会提醒许许多多的人们,帮助象我从前一样练气功的人们,我就有了激情和热情。另外,我自认为自己已经是一个强壮的基督徒了,不再畏惧回忆自己在魔鬼阵营里的历史。

当晚,提纲就列出来了。我审查了多遍,比较满意,然后就睡下了。

时间不长,我就被突然惊醒,邪灵来了,压在我的身上,我挣扎起来,开了台灯。

我没有在意,开着灯继续睡去。因为前一天晚上邪灵也骚扰了我一次。

刚刚入睡,邪灵再度攻击,我立刻坐了起来,感到很气愤。我只好祷告,求耶稣捆绑驱赶邪灵。立刻奏效,后半夜无话。

星期二

夜晚,我原计划开始动笔写书,但由于昨晚受到的袭击,身心很疲惫,就想好好睡一晚,推迟一天再写。

睡觉前,我感到房间里气氛异常,我想了一会儿,祷告耶稣保护我。然后睡下。

大约1点钟,邪灵袭击我的灵魂,我开灯坐起,心中恼怒异常。我看着房间的各个角落,企图想看到袭击我的家伙,什么也没有。我知道邪灵在看着我,不知道他有什么打算。我祷告求主保护,又睡下了。

刚一入睡,邪灵再次扑在我的身上。顿时,我的四肢好象瘫痪了一样,一动也不能动。我勃然大怒:“我杀了你!”没有用,我意识到上当了,赶紧呼求耶稣,猛然挣脱邪灵的控制,坐了起来。看见台灯橘黄色的灯光照着我的床头,感到很奇怪,邪灵居然不怕光了!这是我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老办法居然不灵了。怎么回事?

打开房间的大灯,灯光雪亮,刺得我睁不开眼睛。我坐在床上,十分沮丧,想到了我要写的书。原来如此!但邪灵也太过分了吧!真没意思。我十分困倦,跪在床上祷告:耶稣基督啊,求你保护我,求你捆绑魔鬼,让我能睡一个好觉。另外,求你也保护我写书的事情。

祷告完以后,我没有关大灯,慢慢地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又被邪灵搞醒,心里开始恐惧,感到自己的脆弱和无奈。我起床坐到写字台前,望着面前的台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终于决定向其他基督徒求救,拨通了那位提醒我写书的朋友家的电话,看了看表,凌晨4点钟。他带着浓浓的睡意接了电话,得知了我的处境,他立刻认为这和我写书有关,并安慰我,我们在电话里祷告了一会儿,他说他马上就打电话告诉另一个基督徒为我祷告。

放下电话,我回到床上躺着,大约过了十几分钟,我睡着了。

一觉醒来天光大亮,啊,我长舒一口气,终于天亮了。这一天我强打精神,身心疲惫,同事关切地问我,怎么脸色这么难看?我嘴上解释说晚上没睡好觉,心里真想把邪灵暴打一顿。

星期三

又到了晚上,我睡觉前恒切祷告,希望睡一个好觉,而且开着台灯。

夜半时分,我蓦然惊醒,邪灵来了,就在我的身上,我急忙去开大灯,恐惧得象风中的树叶。房间大亮,我顿时放心下来,紧张地四处张望,什么也没有,我还不放心,低头看了看床底下,我感到自己很愚蠢,因为我明知看不见邪灵,只是寻找心里安慰。

我开始意识到要写的这部书的份量和意义,邪灵看起来很重视这本书。既然是这样,我应该高兴才是啊!想到这儿,我笑了起来,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地写这本书,让更多的人了解气功,了解邪灵的诡计和手段。但转念又一想,主啊,我一直都不能解决被邪灵干扰的问题,怎么能告诉别人如何胜过邪灵呢?而且,我现在被他们搅得疲惫不堪,根本无法动笔,主,你为什么不帮助我呢?

我知道耶稣一定有他特别的目的,只是我还不明白。在我的基督徒生活中,上帝总是答应我的祷告,即使当时不答应我,他总是在以后最合适的时机让我明白原因。在从前驱赶邪灵的经验中,祷告和开灯是百试不爽的。这次究竟是什么原因呢?上帝为什么迟迟不出手呢?我很不理解,对耶稣也有点不高兴。

我想起了一位我很尊敬的基督徒,就打了一个长途电话,她从睡梦中惊醒,立刻辨认出我的声音。我告诉她我要写书的事情和受到的邪灵攻击。她很奇怪,说我已经成为基督徒这么多年了,不应该发生这样的事情。很快,她在电话中为我祷告。

放下电话,我稍感平安,躺在床上不敢睡觉,十分困倦,闭上眼睛,邪灵马上扑来,立刻睁眼,睡意全无。终于,一不注意我睡着了,邪灵扑上来,掐住我的脖子,按住我的灵魂。这一次,我没有挣扎,心里无比伤心,我对主说:“主啊,你看,你看他们这样做,你为什么不管呢!?”终于,我实在无法忍受,开始呼求主救我,这一次,邪灵立刻消失。我起来坐在床上,忧伤失望之极,我不理解主,难道我就这样一天天下去,被邪灵折磨?看着空洞的提纲不能下笔写书?

我非常累,躺在床上,闭一会儿眼,睁一会儿眼,和邪灵僵持着。邪灵开始搞一些动静,一会儿垃圾桶响一下,一会了电脑响一下。我不在乎,只想骂他们,有时一闭眼,邪灵就在我耳边说话,听不清说什么,但是不停,还模仿我朋友的声音,让我很烦躁。

就这样,终于天亮了。看看表,4点半,我心中一下子豁然平安,感到邪灵全部都走了。我立刻睡着了,象躺在安静的帐篷里,一丝梦都没有。

星期四

早晨上班,哈欠连天,我和谁也不想说话,趴在桌子上睡觉。

当晚,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情(不是邪灵的直接干扰),我一夜没睡,到了天亮,心中悲伤得要死,没有去上班,睡了整整的一天。

星期五

到了下午,朋友打了电话,提醒我今晚聚会。我身体实在不想动弹,再三犹豫,还是去了。

聚会时我告诉一个令人尊敬的基督徒我的情况,他很关切,告诉所有的人为我祷告。大家开始围着我,做特别的祷告。祷告了一会儿,大家停了下来,我什么感受也没有,连圣灵的感动也没有,我心里很失望。这时候,有一位女基督徒走到我身边,为我祷告。我静静地坐在地毯上,渐渐地,心中仿佛有坚冰开始融化,圣灵在心中开始感动,仿佛有一股舒服的力量牵动我的心,我忍不住想要哭,一想到周围有那么多弟兄姊妹,我就竭力克制自己,不许自己哭出来。但那股力量绵绵不绝,充满了上帝的慈爱,终于,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我无声地哭泣着,眼泪象泉水般涌出来。我的喉咙堵得难受,禁不住哭出声来。心里充满了委屈和困惑,我向大家哭诉着,断断续续,泣不成声。几天来所有的惊恐和折磨,全都倾倒了出来。我知道自己正在上帝的教会里,在耶稣的肢体里,仿佛到了可安歇的港湾。从我洗礼之后,我从来没有这样哭过,成为上帝的孩子之后,我还是第一次受这么大的委屈。

过了好长时间,我平静了下来,那久违的喜乐和平安又回到了我的心底。回去的路上,灯火阑珊,夜色象我的心情一样美好。回到住处,我很快上床,怀着深深的平安睡去。

只一会儿,邪灵发动攻击,我惊讶万分,开灯起床。今晚的攻击更加猛烈,我可以清晰地感到有几个邪灵在我的房间里轮番进攻。我的眼睛无法闭上,只有睁开眼睛,他们才停下来。甚至我感到他们马上就要让我看到他们的样子。我没有害怕,但也无法闭眼,只好起来打电话。我和几个基督徒联系了一下,有几个是外地的,他们深表关注和惊讶,为我祷告,其中有一位劝我放弃写书,并提醒我放音乐轻松一下。这是个好办法!我放了一盘我最喜欢的基督教通俗歌曲。气氛大大改善,虽然还是不能闭眼睛,但心里不寂寞了。

后来我非常疲倦,就横下心闭上眼睛睡去,立刻,邪灵就把我搞醒,我实在没有办法了,只好睁眼几秒钟,闭眼几秒钟。一直到天亮。早晨起来,我照了照镜子,眼睑上长了一个红包,已经有点化脓了。

星期六

这种情况不能再继续再继续下去了。整整一天我都在想办法,还有一种办法从前我试过,就是和其他人睡同一个房间可以避免干扰。于是,我打电话给弟弟,他很惊讶,答应晚上来我这儿。

下午弟弟突然给我打电话,说他的女朋友病了,需要他的照顾,不能到我这儿来了。放下电话,我感叹不已:主啊,为什么会这样?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想到今天晚上快来了,我很发愁,突然想到了一个基督徒,她是一个女大学生,曾经为我祷告过重大的事情。我立刻拨通了她的电话,告诉她我的狼狈处境,请她为我祷告。她听了,让我去她那儿,有话要对我说,还有一本书要给我看。

我飞快地骑车而去,她正拿着书在宿舍门口等我。她告诉我一个方法,邪灵来的时候,要向邪灵宣告:我是上帝的儿子,我以耶稣基督的名义和权柄命令你们邪灵离开我的房间

我听了以后,不以为然,这并不怎么新鲜,我告诉她:

“在我房间里的邪灵足足有一群。”

“那就让他们统统离开。”

我沉默不语,心想谈何容易!她很轻松的解释:“不要害怕,不管有多少,他们只是小魔鬼而已。”

我心中一亮,对呀,他们只是小魔鬼,没有什么了不起。我感到勇气大增。这是星期六的晚上,一个非同寻常的夜晚。外面下着小雨,屋里灯火通明。

我看了看她给我的书,一个基督徒写的。讲述了怎样胜过邪灵的步骤,就是刚才她说的那些。

我准备睡觉了,屋里开始燥动,拥挤,我知道这帮家伙已经集结完毕。我决定试一下她教给我的办法,向邪灵宣布一下。但是,当我正要说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说不出话来,一种巨大的恐惧笼罩着我的心。我非常惊奇,奇怪我为什么说话都不敢说。我恍然大悟,邪灵害怕这样的话。好!我心中大喜,终于发现了他们的弱点。我大声说了出来:“邪灵,听着,我是上帝的儿子,我以耶稣基督的名义和权柄命令你们统统离开我的房间,不许靠近我的房间。”

然后,我又说第二遍,这一遍我心中完全没有恐惧了。心中豁然轻松。

我说完第三遍,心中很得意,很爽快。

临睡前,我关了大灯,开着台灯,犹豫了一会儿,我把台灯也关上了。心想如果邪灵来了,再把台灯打开。

躺在床上,望着窗外洒进来的微弱灯光,我心里忐忑不安,不敢闭眼,不知道今晚邪灵会怎样害我。最后,我把心一横,闭上了眼睛。

星期天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连一丝梦都没有。

我几乎欢呼起来,我高声赞美上帝,喜乐象早晨的阳光沐浴着我的灵魂。我来不及细想,匆忙出门,因为今天我要带一个旅游团出发。

外出旅游的这一天,看着蓝天,白云,蜿蜒的长城,我的身心无比轻松。我思索着昨晚戏剧性的奇迹,真是难以置信!一个星期了,就象在梦里一样,终于睡了一个正常的觉。就因为我说了几句话,邪灵就离开了。就这么简单?就这么容易?不可思议!前几天的遭遇仿佛都已经过了一个世纪,又象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想起了路加福音第十章中七十个门徒欢欢喜喜地回来告诉耶稣,“主啊,因你的名,就是鬼也服了我们。”耶稣对他们说:“我已经给你们权柄可以践踏蛇和蝎子,又胜过仇敌一切的能力,断没有什么能害你们。”

我顿开茅塞,彻底明白了。耶稣已经赐给基督徒这样的权柄了,我早就知道这一点,为什么就不用呢?真是愚蠢!我也明白了这一次上帝为什么不答应我求他捆绑邪灵的祷告。耶稣是为了让我在这个功课中更深刻地认识到自己的身份,我是上帝的孩子;并让我学会使用他赐给我的权柄。就象一个小孩,到了很大都不会自己走路,于是父母下定决心,让这个小孩自己走,不去扶他,也不让其他人扶。

几天后,我看了一本关于信徒权柄的书。我很惊讶作者在这方面的认识是很深刻的。书中写的很多体会正是我这几天所明白的道理。

通过上帝的精心安排,我在基督里又成熟了一大步。不仅使我摆脱了11年邪灵纠缠的被动局面,而且回答了我写书前的祷告,使我能告诉别人这一宝贵的经验。几天后,我在几个人身上再次使用这一权柄,结果又一次令我惊奇和震撼。

向邪灵夸胜

自从胜过邪灵之后,整整一个星期,每天晚上好象睡在天堂里一样平安。我在教会里做了这个见证,大家都为我高兴,赞美上帝的奇妙。几天后,我们一些基督徒朋友出外度假,下榻在一家疗养院。

下午,我想洗个澡,一放水发现是凉水,问服务员说晚上才有热水。我决定洗凉水澡,当我打开淋浴的时候,惊奇地发现水迅速变热,我高兴极了,享受着主的爱和关怀。当我洗完的时候,水又开始变凉。我浑身清爽地躺在床上,休息着。

晚上,我和另外两个基督徒睡在一个房间。刚一入睡,我突然被惊醒,睁眼一看,一个同来旅游的基督徒的影子侧坐在我的床边,穿着白衬衣,望着窗外沉思,只一瞬间影子就消失了。我非常惊奇,不理解这是怎么回事,也没有祷告,翻身又睡着了。

半夜12:50左右,我再度惊醒,发现邪灵上了我的床,几乎要和我搏斗起来,一刹那,我听到自己的心狂跳不已,如电打一般跳下床去,一把抓住邻床的基督徒的胳膊,我竭力不让自己叫喊起来,告诉他邪灵来了。这位基督徒是我的好朋友,他很了解我的情况,他迷迷糊糊地起来为我祷告。这时我才反应过来,把台灯打开。另一个基督徒也惊醒了,安慰我几句。

我很难过,原以为邪灵永远也不会骚扰我了,但我错了。新的邪灵还会在某些时候来攻击我,但毕竟我可以胜过他们了,在睡觉前就赶走他们。

第二天早上,我们才知道,至少还有四个人都受到了邪灵不同程度的干扰,其中三个女孩最为严重,他们一直祷告到半夜1点钟才能睡觉。其中一个女孩在成为基督徒之前,曾经拜过邪灵,行过神迹,给别人占卜,说预言,是典型的“半仙”。被邪灵干扰很多年了,成为基督徒之后,情况有所改善,但还是经常被邪灵扑倒在地,昏迷。

得知他们的情况,我深深地同情他们,我告诉了他们我的经历和见证。几天后,他们来找我,大大诉苦,说从度假回来几乎不能睡觉,邪灵很放肆地攻击她们。周围的其他基督徒,没有这样的经验,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告诉她们,今天我们就要解决问题,驱赶魔鬼。我又告诉她们,每一个基督徒都有这个权柄。她们很惊奇,说自己是个信心很小的基督徒。我进一步解释,只要你是个基督徒,即使你不知道这种权柄,你也具备这样的权柄,因为这是上帝赐给每个基督徒的权柄。就好比一个王子,他的尊贵和权柄来自他的父亲国王。

我建议两个基督徒先为情况严重的那位姊妹赶鬼。因为她能行异能,所以肯定有邪灵在她里面,她接受耶稣为救主的时候并没有被赶鬼。于是,我们开始祷告为她赶鬼,每个人都说:“在×××里面的邪灵,我奉耶稣的名义和权柄命令你离开她的身体。”

很快,她的身体开始抽动,两手紧紧抓着。仿佛在极力抗争,过了几分钟,上帝的启示轻轻告诉我:邪灵已经离开了。我正疑惑是否真是这样,几乎是同一个时间,就看见她的手松了下来,身体安静了。她睁开眼睛说:“邪灵离开了。因为我眼前的那张脸看不见了。”说着她闭上眼睛又验证一下,“真的没有了!”她非常高兴。

我们又为另外一个基督徒赶鬼,她没有反应。还有一个基督徒我们认为干扰最轻的,只是为她祷告了一下。

第二天,我接到她们的电话,高兴地告诉我,两个被赶过鬼的基督徒已经完全好了。最重的那一位感慨万千,多少年了,第一次胜过魔鬼的欺辱。最轻的那一位已经没有直接干扰了,但睡觉有时会被惊醒。后来我们又为她做了一次赶鬼的祷告,终于,她也完全被释放了。我听到这些消息非常高兴,大声赞美上帝的奇妙作为。

我提醒她们,在某些时候,如果做了使邪灵愤怒的好事情,或是在某些邪灵活跃的地方,等等原因和环境中,邪灵还会来攻击,但不会束手无策了,我们完全可以胜过邪灵并向他们夸胜了。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