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目击者》第一部 魂游灵界,目击真象!——魔鬼目击者——霍华彼特曼著

霍华彼特曼/著;史济兰、张月瑛/译

二、魔鬼目击者

预备的时刻 

一九七八年我从纽奥良警察局退休,全家搬到密西西比州一个占有六十一英亩大的农场。我和妻子在农场上开始新的事奉,把家庭开放给被忽视、被虐待或遭弃绝的不幸孩子们。三年内,我们家接纳了卅二个孩子。大部份的人认为扶养小孩很辛苦,我们却认为自己因为在三年内有了卅二个孩子而大大蒙受祝福。

退休后我一方面有着新的事奉,另一方面仍然参与某种执法的工作。这工作包括训练人和狗,用在近海石油工业上,来侦测并防止该工业使用非法药物。我的职责之一是把这计划卖给石油公司,所以得花许多时间旅行洽商。

一九七九年初,我仍然对生活不满意。我觉得空虚,知道少了些什么。虽然我的时间全给占满了,但是仍然渴求某种其它的东西,不晓得那究竟是什么。我本来深信,当我们把家庭开放给孩子们的时候,我灵性上的需要就会得到满足。结果不然。这时有的朋友劝我从政。因着我过去有多年执法的经验,他们认为我会是郡保安官的适当候选人。我整个春天、夏天都尽全力来竞选。就在预定于一九七九年八月七日举行选举的前几天,我忽然被一严重、悲惨的疾病给击倒。悲剧发生的前一晚,我们如往常一样就寝,心中仔细计划即将来临的一天。

人人都有一次

那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觉得有点恶心,就没吃早餐。太太问我是不是不吃了。我回答说,我得赶赴一个约会,和一些人碰面,我希望他们会支持我竞选郡保安官,且资助我的竞选活动。我不知道那天上帝也和我订了个约会。我要提醒你,圣经说人人都有一次,是预定好了的。没有任何事先警告,我预定的时候就到了。像瞬间的闪电一样,我体腔内的主要大动脉破裂,引起突然的大量失血。

我被送到当地的医院,马上做检查,想找出大量失血的部位。当地医院很小,没有足够的设备来处理我的状况。八月三日的傍晚,医生进到我的房间,我从他脸上的表情看得出来,他很挂心这件事。他对我说:「彼特曼先生,你病得很重。我们这里没有专门的技术和人员,也没有设备能处理你的情况。所以我建议你马上转到区域医疗中心。」

那医疗中心远在四、五哩外,我对医生抗议,说我太累了,不能去。请医生让我在原处过一晚,第二天再转院。我请求他容我先恢复体力,接着我说:「或许我明天就去。」他回答说:「你明天不会在这里了。」就预备了救护车,指派一位医护人员跟在车上,出发时准我太太一起上救护车。半路上,我所有的生命迹象忽然全都停止。我的静脉衰竭,身体得不到维系生命所需的血液。医护人员判断我死了,预先以无线电通知医院。他要求医院派一位医生在坡道上接我们,并说明或许医生可以让我活过来,恢复我的生命迹象。

我们到的时候,一位医生已经等在那里。他马上把我带到急诊室,在那里开始一场拼命的争战,这争战一直继续到接下来的廿四小时。一个由六位医生组成的小组奋不顾身地拼命,想保存我体内一点生命的火花。这廿四小时中的七小时是在急诊室度过的,七小时在外科手术房,其余的时间在恢复室,另有七天是在加护病房过的。在急诊室度过的最初七小时中,我的生命迹象恢复了。努力了将近三小时后,一位医生走出来,告诉我家人要做最坏的准备。后来主治外科医生出来,告诉我太太说,我已经失血过多,他们没办法使我停止失血。他进一步说,他们找不出破裂的地方,但是已经尽人事了。他补充说,这情况真的很严重,他没办法给她希望。

那天晚上大约半夜里,医生从房间里出来,告诉我太太说,他们终于找到破裂的地方,而唯一能止住出血的办法就是开刀。医生又说我年纪太大,已经失血过多,身体不能承受那手术,所以不可能开刀。因为情况如此,医生们决定把我放在加护病房,试着以特殊的养分来培养我的体力。他们希望我可以支持到星期一。他们猜想我到那时就有可能承受得住手术。所以就在半夜里把我送到加护病房,第二天早上六点,我的生命迹象又消失了。主治医生从加护病房出来,告诉我太太:「有别的问题。」他们把我带到外科手术室,又在我身上努力了七个小时。

死期到了

当医生在我身上努力的时候,我恢复知觉,知道自己快死了。我知道我的生命正离开我,让我继续活着的只是意志力而已。我呼吸的每一口气都很艰难痛苦,好像我每吸一口气就耗尽全身的力气一般,气吸进来以后,又得花一样的力气吐出去。呼吸已经不是自发的。我知道我的死期到了,彷佛我得着启示说:「这是时候了。」

我知道只有上帝能把生命还给我,只有上帝能改变既定的死期,于是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祷告。我求上帝准许我出现在祂的宝座前,恳求祂延长我肉体的生命。这种祷告在任何其它地点、时间都会很不寻常,但是这一切都是上帝计划好的,最终要成就祂的旨意。想要做这样的祷告的意念,是圣灵放在我心中的

我祷告完时,听见到一个声音。哦,这声音太奇妙了。我们的语言里没有任何字能形容得出我所听见的声音。这声音有催眠作用,太迷人了。这声调是那么地甜蜜、美丽,本身就暗示着是上帝在讲话。我想:「是上帝啊!」祂听见了我的祷告!现在祂在回答我!

这声音继续对我说:「停下来!停止呼吸吧。一切都结束了,终于可以平安休息了。」这声音继续向我暗示,只要我顺服,终究会得着我想要的一切。这时我开始顺从了,开始减弱要呼吸的力气。毕竟,这是我一生当中第一吹听见清晰的超自然声音,所以你能想象我整个人简直被迷住了。这声音美极了,无法用人的言语来描述。这声调本身就说明是上帝在讲话。你可以想象我是何等愿意顺服那个声音的命令,于是我开始减弱呼吸的力气。

接着,「不!」像闪电一样地临到我,就如雅各说的:「务要抵挡魔鬼,魔鬼就必离开你们逃跑」是的,在流泪谷那里,在死亡谷里,撒但遇见我,对我说谎。当然,这诡计对牠来说算不了什么,因为我一生中牠都在对我说谎,临死时再一次对我说,也只不过多一次罢了。对说谎者之父来说,没有什么事是神圣的,因为牠居然暗示自己是上帝。

这些诡计是教会时代末期的人所面对的。撒但根本上就是说谎者。牠对夏娃说谎,从那时起就没停过。悲哀的是,很多人被牠的谎言收买而不自觉

请注意在我的情况中,撒但不是一开始便直截了当地说谎。牠说,要是我听牠的话,身体的痛苦就会停止。牠这句话说得不错,但是剩下来的全是谎话。牠用刚刚好够的真话来增加牠的故事的可信度,然后把整件事扭曲了,为牠所用,使整个成为谎言。那就是为什么很难逮到牠的原因。一般说来,牠总是把一点点真理混在牠的谎言里

壮观的旅程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很不可思议,因此有的人觉得难以相信。容我先说,我知道梦、异象、真实经验的不同。也容我指出,如果你不相信撒但和邪灵是真正存在的个体,那么你就大大有损上帝的国和你自己。要是你不信真有仇敌,理所当然你无法了解牠,更不要说去抵挡牠了。

我抵挡撒但的那一刻,牠从我这里逃跑了。天使就在那里,把我的灵从身体带走。撒但试探我的时候,这些天使一直在那里,但是因为我仍在肉身,所以不晓得。天使们并没有试着帮助我,直到我用自己的意志抵挡了撒但。我唯一得着的帮助是从圣灵来的超自然启示,使我明白我听见的是撒但的声音,不是上帝的。要不要服从那声音则是我自己的选择。

天使把我的灵从身体举起,马上带我到第二层天。我们要进到第二层天不必离开医院的房间。我们只要通过一面空间的墙,就由我身体所在的房间进到了第二层天。这墙肉体不能通过,只有灵可以通过

读者们要了解这是怎么一回事,必须先了解灵和肉体是分开的。要知道这是怎么分开的,必须知道我们是如何被造的。圣经说,我们人是按着上帝的形像被造的,圣经说到有关上帝的事,有三点是不变的。第一点,上帝是灵;第二点,上帝是看不见的;第三点,上帝是永活的。我们既按着祂的形像被造,那么我们也是灵,是看不见的,是永活的。因此我们照镜子时所看见的不是真正的自己。我们只看到身体,也就是瓦器,我们活在其中。既然我们都是按着上帝的形像被造,不必有地上有形的身体,就成为彼此反映的形像。因此我们有魂来彼此区别

世上的动物也有魂。牠们的魂和我们的魂之间唯一不同点是,我们的魂属于灵,牠们的魂属身体。牠们身体死亡时,魂也一同死了。我们的身体死亡时,魂则依然与灵在一起。当我的灵从我的身体给提出来时,我的魂也一起去了。我想辨明魂最简单的方式就是,魂是我们的人格。在我离开身体的这段时间,我还是我自己;也就是说,我依然得有我的人格,我保有所有的机能。事实上,这些机能大大增强了。

当我们穿过空间墙,进到第二层天时,我发现自己处在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里,和我想象过的任何东西大不相同。这世界被灵体占满了,其数多如海沙。这些灵体是邪灵或堕落天使,有数千种形状样式甚至那些形状样式相似的,颜色也各有不同。许多邪灵有人的形状和样式,也有许多的形状和样式像我们世界里的动物。有的形状和样式太可怕了,无法想象。有的形状很恐怖、讨厌,令人作呕。

第二层天的主控者

我一到第二层天立刻知道,我必须走哪个方向才可以到上帝所在的第三层天。我不知道我怎么会晓得,但我就是晓得。我也知道我的祷告若要蒙垂听,必须到第三层天站在父神的前面才行。我意识到我在灵里旅行的时候,是在圣灵的保护之下,护卫我的天使也是在圣灵的保护下行动。读者们或许会觉得天使需要圣灵的保护是很奇怪的,请别忘了当时我们所在的地方是第二层天。第二层天目前仍是撒但设立牠宝座的地方。虽然地狱是撒但最终的命运,但是牠现在还不在地狱里。  

那世界所有的灵体都知道我们的存在,也晓得有圣灵在保护我们。为了使你有个概念,知道为什么那保护是必须的,我要告诉你圣经中提到撒但在第二层天显能力的地方。但以理书第十章谈到,上帝差遣一位使者传信息给但以理。因为那信息很重要,所艾萨克但不希望这份信息给传到。上帝从第三层天差来的天使要到达但以理那里,必须经过第二层天。撒但差派牠的魔君来阻挡天使。天使借着争战,仍然无法独自通过,所以得求援手。上帝指派一位大君或天使长来帮助那使者,甚至这也花了廿一天的时间。天使传递信息后又告诉但以理,他回去通过第二层天时还得争战。

我们在那个世界四处移动,我失望极了,因为我的护卫没有带我朝着上帝所在的第三层天的方向走。我们反而朝着反方向移动。我们在那个世界从一处到另一处时,我知道了很多有关邪灵的事。

在灵界处事的方式和我们在物质世界不同。例如我们交谈不用口和耳,而是用心思。就好像把我们的话语投射到思想波里,接受答案也用同样的方式。虽然我还是可以自己想自己的,不投射出去,但是我发现这对我其实没什么好处,因为天使照样可以读我的心思。

在那个世界里可以听到不同的声音,但不是用耳朵听的。我是用心思听,但是仍然能够「听到」那些声音。我们旅行时,多是按照我所谓的「思速」。我们按「思速」旅行时,不感觉在动。天使会说我们要去的地方,然后就到那里了。也有的时候我们不用那种方式旅行,在旅行的时候我有清楚的感觉。我感觉移动的其中一次是,他们把我带回物质的世界,让我看见在那里做工的邪灵。我们在那里动的时候就好像在灵上飘,可是我有动的感觉。

你要明白,邪灵是很真实的。圣经里提到邪灵的地方比提到天使的地方还多。路加福音十章 8 节指出,邪灵是恶的。马可福音五章 8、9 节显示牠们数目极多。马太福章十章 1 节则说到牠们是不洁净的;十二章 21 至 30 节说,牠们是在撒但的命令下。八章 29 节则显示牠们会附在人身上

在邪灵的世界里有权力的划分,很像军事组织里的阶级次序严明。某些邪灵有大君的头衔,总是负责掌管某个领空。这领空是一领域、一地区、一地方,或老是一个团体,其大小大至一国,小至一个人。撒但指派魔君工作时,就给牠权柄,奉撒但的名行事,使用任何用得上的、必要的方法,来完成牠的工作。

我们开始第二层天的旅程时,天使开始向我指明各种不同的邪灵。各个邪灵不同的形状显出牠专精的范围我很快发现到,邪灵的世界里没有样样精通的「全科医生」。邪灵都只专精于自己的领域,只在那方面做得很好。

群的精英

天使把每一种邪灵指给我看,我很快就发现到牠们当中存有一种社会次序或阶级。那些在高层次的看起来样子像人。我们继续往较下层次去,所看到的邪灵形状像半动物、半人。我还看到一些邪灵的样子像我们世界上的动物。有些样子实在太恐怖恶心,令人难以想象。

这阶层中最高的是那些打仗的邪灵牠们是撒但「群」里的「精英」。牠们在第二层天,甚至在现今物质的世界中一直任意游行,总是成群结队,绝不单独行动。牠们所到之处,别的邪灵都把路让开来。我所看到的这些打仗邪灵有人的形状。牠们看起来和人一样,只不过像是巨人,大约有八呎高,身材魁梧,有点像特别高大的运动员。这些打仗的邪灵全是青铜色的。牠们是巨大的、青铜色的战士。其它的邪灵似乎都伏在牠们底下。

我所看到第二有能力的邪灵也有人的形状牠们看来和普通人一样。这一阶层的邪灵似乎都聚在一起,居第二领导地位。其中为首的是贪欲的邪灵。这一群还包括仇恨、情欲、争竞的邪灵,和一些其它的。

我所看到第三有能力的邪灵样子很混杂。有些样子像人,有些既像人又像动物。有的则像动物。这些邪灵善于黑暗的诈术,像是巫术和其它相关的方面。这一群里还有惧怕的邪灵、自我毁灭的邪灵,还有专门假扮死人灵魂的邪灵,在有形的世界里以鬼自居。这一群邪灵控制世界上拜撒但的人

我们到了第四层时,所见的邪灵全没有人的样子。有的形状像动物,有的说不出像什么。这一群里有谋杀、残忍、虐待狂。和其它与残杀有关的邪灵。

我们继续走到这阶层的最末端,所有邪灵看起来都很可怕、病态有的看起来实在太恐怖了,一看就叫人想吐。这一群邪灵负责的是性变态。牠们甚至被自己的同伴轻视,以至于在第二层天,甚至在有形的世界里老是躲躲藏藏的。除了职责相同的邪灵以外,牠们不和别的邪灵交往。  

我还看见另一群邪灵,可是牠们的能力是什么我却不大想得起来。上帝不让我知道太多这方面的事,也不让我保有太多这方面的记忆,所以特别从我里面拿走了。我甚至不晓得牠们是什么阶层,什么形状我也不知道。我不确定牠们擅长哪一方面,但是隐约知道牠们对肉体有很强的控制力。彷佛这群神秘的邪灵和其它邪灵工作的方式不同,只用在特殊的情况和场合,这些情况和场合我不怎么清楚。如我说过的,上帝不允许我保有太多有关这群特殊的邪灵之记忆。我被允许保有的这部份就是我现在告诉你的,但其本身也很模糊。

没有爱的世界

我也知道这群特殊的邪灵比其它邪灵难对付。牠们最大的长处似乎在于牠们能在人类身上默默做工这群邪灵中有一种现身时,使人看来像癫痫症发作的样子。我不知道癫痫症本身是不是邪灵引起的,但是牠模仿人癫痫症发作的样子确实历历在目。

在第二层天的旅程中,我曾观看邪灵在自己相关群体中的情形,而后经历到一种很糟的感觉。那是种说不出的、可怕的压迫感。我进入第二层天后不久就有这种感觉,我也不晓得是什么引起的。就是这个时候我得知天使能读出我的心思,因为我的守护天使对我说:「你正觉得奇怪的这种感觉,是因着这个世界没有爱而引起的。」天使告诉我,在这第二层天里,一点爱也没有!哇!你能想象吗?那些邪灵事奉牠们不爱的主人,主人统治牠不爱的邪灵!更糟的是,这些伙伴永远一同工作,但是却互不相爱。

我开始想到我们的物质世界,也就是第一层天,要是那里没有爱会成了什么样子?要是上帝没有把祂的爱带进我们的世界中,我们就会活在没有爱的环境里,像第二层天一样。上帝把祂的爱赐给了我们,我们得以回报这爱,而且彼此相爱。你能想象你家或你的小区完全没有爱的话,会是什么样子吗?

当我察觉这些邪灵之间没有爱的存在时,便对牠们的动机和热心感到奇怪了。是什么使牠们拼命努力工作?是什么使牠们如此迅速地完成命令?牠们彼此不相爱,但是完成命令却非常迅速、热心;世上任何军事组织要是有这么忠心服从的属下,都会以此自豪的。我想,或许牠们的动机和等着牠们的审判、刑罚有关。似乎从牠们很久以前在第三层天初次反叛以来,已经在牠们的存在中到了一种地步,使牠们无法再叛逆。不论激发牠们做事的是什么,似乎都超越过牠们本身,牠们只能转而把愤怒发泄在血气之人身上。或许牠们整个存在的唯一快乐,就是为血气之人制造不幸。  

尽管我得着许可在牠们中间行走,观看牠们工作,但是很多事还是没有完全解释给我听,或让我清楚知道。有些事我整个看见了,却不准留在我的记忆中。我知道高阶层的邪灵讨厌我的出现,要不是我在圣灵的保护之下,牠们早就抗拒我了。有个打仗的邪灵迎面朝我而来,斜眼看我,但是我不害怕,所以没有退缩。我知道牠要争斗的对象不是我,而是带我来的圣灵。中阶层的邪灵似乎无视于我,继续做牠们的事,好像我不在那里一样。低阶层的邪灵似乎有点怕我,或是怕护卫我的天使;但是高阶层的邪灵不怕我,也不怕天使。

邪灵附身的过程

我的护卫告诉我,要我看一段某个邪灵正实际附在一个人身上的过程。旅行至此,很快地我即被护送,通过分隔二层天和物质世界的空间墙之后,回到了这个世界。

我们到了我身体所在的同一家医院,可是却是在另一个房间里。这房间看起来像职员休息室,我看见桌椅、放有食物的盘子。房间里有一对年轻男女,面对面笑着谈话。显然他们看不见我,也看不见天使。但是我离他们很近,几乎伸手可及。他们讲的每一句话我都听得到,而且听得懂。他们以为只有他们自己,边笑边谈,不晓得那可怕的东西正站在他们当中。这邪灵的形状、外表太可怕了,因此我马上认出牠是来自低阶层的变态邪灵。天使、邪灵和我的灵都在那房间,知道发生的一切。尽管我们已回到这物质世界,但血气之人只知道自己的存在,因为他们看不见我们,也听不到。我们仍是在灵里,所以依旧用心思沟通。

我没有真的仔细去听这两个人说的话。我整个注意力都集中在那邪灵身上。牠可怕极了,让我想到形状、比例都不对劲的绿青蛙,臃肿、黏黏滑滑的。牠慢慢移向那男人的脸,然后忽然间好像吹口烟一样,就直接穿透那男人皮肤的毛细孔,消失到他的脸里面去了。

邪灵住到那男人里面去以后,天使说:「现在成了。」接着天使继续告诉我,这特定的男人是如何被邪灵附身的。天使说:「邪灵先吸引他,使他渴望牠。」然后天使向我指出,人有全然自主的意志,全是自己的决定,邪灵无法超越人的意志进来。他也向我指出,天使亦无法超越人的自主意志来到上帝自己也不会违反那意志。我们是按着上帝的形像造的,所以上帝赐我们自主的意志,像祂一样,使我们有权选择自己的命运。以上这些所有关于此方面的事我并未获得许可来保留。

我依稀记得有另一过程,在某个既定的环境下,邪灵能附在小孩子身上或得许可进入小孩子里面被允准来做这事的邪灵似乎来自神秘的一群。就我记忆所及,只有在最特殊的环境下才发生这种事。根据天使对我说的话,邪灵在人身上的活动百分之九十以上限于那些达到或超过自己可负责之年龄的人

天使和我谈话的过程中指出,所有上帝的子民都被赐与能力,胜过邪灵,能把邪灵赶出去但是这能力是根据该基督徒的信心。唯有当那位基督徒毫不怀疑他所做的事时,才会有果效。某些基督徒在这方面领受了特别的恩赐。他们是特别被圣灵呼召出来做释放事工的人,几乎在每个情况中,凡是蒙召做释放事工的人也领受了辨别诸灵的恩赐。

当一个人在命令邪灵时,要知道所对付的是什么样的邪灵这点极为重要。儿童被邪灵附身的罕见情况中,释放他们需要特别的努力和从上帝来的洞察力。圣经马太福音十七章 14 到 21 节有这种例子。凡是基督徒都有潜在的能力,可以吩咐邪灵。

撒但的疆界

我的护卫接着告诉我,他们要我看看外面世界的邪灵活动。于是我被护送穿过砖墙,出了医院,进到城里的街上。我看着人在物质世界所做的一切活动,极为讶异。人们忙着日常的追求,完全不知自己正悄悄被灵界来的东西缠着。我看到各种形状、样子的邪灵任意在人们当中运行,深为惊讶,觉得太可怕了。

当我知道邪灵不能违反人的意志工作时,亦同时知道天使也是如此每个重生的基督徒都有一位守护天使,在他生命结束之前,或许要有一整队的天使来保守他。我得知守护天使为我们争战,但是他们无法在我们的意志领域内争战。他们的争战似乎像是保护我们「看不见」的一面。当邪灵来,在我们的意志领域以外攻击我们时,天使就与牠们作战当邪灵经由我们的意志来攻击时,天使便无法与牠们作战。要记住,我们是按着上帝的形像被造的。我们和上帝一样,有全然自主的意志。

我得知邪灵在必要的时候会与天使作战,但是牠们宁可不这么做。他们发现,经由我们的意志,也就是天使不能介入的地方来摧毁我们,比在我们的意志外,得亲自和天使作战要来得容易、安全。因此邪灵发展了极大的欺骗技巧。牠们借着欺骗和诡计在我们生活中运行,使我们完全不察觉牠们的活动。

我得知邪灵不全在第二层天。有的邪灵太可怕了,所以被锁在地狱里,但是目前撒但和牠的邪灵军队不在地狱里。牠们也不想在地狱里。我不得看见地狱,也不得看见被锁住的邪灵。我确实知道这些被锁住的邪灵曾越过牠们领域的限制。

上帝以祂的智慧容许撒但和其邪灵有某种疆界或限制,牠们可在其范围内工作。牠们不可超出主所设立的界线。但是那些被锁在地狱里的邪灵却逾矩了。因为牠们超出主所设立的限制,所以现在被锁在地狱里。

儿童蒙保护

圣经有许多地方都指出这事实,尤其是犹大书。撒但要超出那些界限,必须得着上帝的许可。在约伯的情形中,撒但得着许可;但是在彼得的情形中却未得着许可。邪灵要在未满责任年龄的儿童身上工作,必须先得到特殊的许可才能这么做虽然我清楚牠在某些情况下得着许可,却不清楚必须把何种情况呈现在上帝面前,才会得着这许可。但是牠们极少获准,在未满责任年龄的儿童身上工作。大部份时间撒但得不到这特殊的许可但是在现今末世的日子里,我们可以预期邪灵的活动会实际的增加,不只作在大人身上,也作在孩子身上。邪灵活动的增加,就是主在马可福音十三章 22 节中警告我们的,祂提到末世的时候假先知会行不可思议的神迹。我们难以明白为什么主会允许邪灵透过孩子做工,但既然每个人都是在罪中生的,便总是有潜在的恶,供邪灵利用。

被锁住的邪灵以前没有得着许可就行动了,违反了我们的主所设的限制。牠们非法的行为记载于创世记六章 2 到 5 节。因为牠们没有获得许可,所以立刻受到惩罚。魔鬼和其邪灵末世特定的惩罚已经预定好了,记载于启示录廿章 1 至 3 节。你知道得很清楚,火湖是为魔鬼和其邪灵所造的,是牠们永远的命运

在这个世代里,我们必须警戒撒但欺骗和试探的火箭,那些是在主旨意许可的范围内。主设定了邪灵能做工的时间限制,但这段时间尚未满足。身为基督徒的我们,能使牠们被捆绑在耶稣的权柄之下,但这不是永久的。我们无法把牠们丢进地狱,因为只有上帝能这么做。对刚被释放的人而言,接受适当的教导,留在主的旨意中是很重要的,以免再次受苦。基督徒能从失丧的人身上赶出邪灵,但除非那人得救,且住在主的旨意里,否则邪灵有可能再回来(见马太福音 12 章 43-45 节)。

争战的背后

邪灵是真实的、个别的灵体;牠们操纵了今天世上所有邪恶的事。当我在灵界旅行,经过市街,震惊地看着邪灵进行败坏人类的工作时,我便明白了这一切。

虽然人是有灵的存在体,却受制于有形的身体。今天最大的属灵争战是在人的灵和撒但主导的邪灵势力之间。撒但拼命要控制、指挥我们属血气的有形身体。我们的灵靠着信心和完全自主的意志争战,魔鬼和其使者则是借着欺骗、狡诈、诡计、试探来争战关于这战争和所使用的武器,你不可搞错了,因为经文写得很清楚,而且两者都加以强调。我亲眼看见这些邪灵为了控制一个人的身体而争斗着。

你或许会觉得,这些邪灵的能力远超过人类,因为牠们能看见、听见我们所言所行和我们的思想而我们却全然无法察觉牠们的活动。要和一个你看不到、听不见,或感觉不到的敌人争战是很困难的,但只要你信靠主,就没什么好怕的。有时,甚至连最坚强的基督徒也会怀疑牠们的存在和活动,因而使牠们较容易下手。

但是上帝并没有使人毫无防卫。人既是按着上帝的形像被造,所以和上帝一样,有全然自主的意志。若没有人自己的许可,任何邪灵都无法违背那意志。因此邪灵发展了极大的欺骗技巧。牠们运作的基本原则是使某件邪恶的事尽量看起来合意、美好、不具威胁性,使受试探的人降低防卫,接受用来使人犯罪的事物。人一旦被欺骗了,这欺骗要存留下去就较为容易。在被鬼附的情况中,邪灵要继续保有控制也较容易。

人有的另一大防卫即是守护天使。守护天使不是派给全人类的,只派给那些得救、属于上帝的人。要记住,守护天使和邪灵一样,不能违反任何人的意志。这就是为什么守护天使的活动多半局限在人自主的意志范围外保护他

但是人最大的武器是上帝的道(话语)。保罗描写我们属灵争战的武器时,上帝的道(话语)是人类唯一具攻击性的武器(参以弗所书 6 章 11-18 节)。尽管邪灵的数目远超过人(几千个对一个),但是人有很好的作战装备。因着自主的意志、守护天使和上帝的道(话语),使人有较佳的防卫,而且在这灵魂的争战中比邪灵有力的多。

因此我对每个人说ーー如果你认真献身,要打赢这场战争,不要怕!你的元帅、教师、医治者、支持者ーー圣灵ーー绝不会离开你,也不会撇下你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