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目击者》第一部 魂游灵界,目击真象!——回天家的路上——霍华彼特曼著

霍华彼特曼/著;史济兰、张月瑛/译

三、回天家的路上

天使推断我看邪灵在这物质世界的工作已经看够了,便带我通过分隔的空间墙,回到第二层天。一回到第二层天,我的护卫就带我朝第三层天的方向去,我终于快乐了。毕竟这是我一直想去的地方。你可想见甚至到了这个阶段,我最关切的还是我有形体的生命。

忽然间我们到了一个很美的地方。我知道我早已说过第二层天有多可怕,所以你可以想象我在这里看到这么美好的事物,真是大吃一惊。上帝不容许我的记忆保留这地方为什么会那么美的原因,我只记得那是我所看过最美的地方。这地方看来像隧道、快车道、山谷,或某种大道。它本身有极灿烂的光,完全被一隐形的遮蔽物环绕着。我知道这隐形的遮蔽物是圣灵的一种保护。

我看到有些样子看来像人的东西或是走在隧道里,或是沿路走着,或是走在山谷中,或其它地方。我问我的护卫他们是谁。他告诉我:「他们是要回家的圣徒。」这些是在世上已经死了的基督徒,他们的灵离开了身体,正在回家的路上。这些圣徒每一位至少都有一个守护天使伴随着,有些有一整队天使随着。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有些圣徒只有一位天使陪着,有些却有很多位天使陪着。圣徒们通过回家必经之路时,我观看着。这是从地球到第三层天的通道。我发觉只有「被许可的」灵才获准走在此隧道中,邪灵不可以出现在这里。

自由意志的选择

当我的护卫向我解释完圣徒回家的旅程,我开始进入隧道。天使阻止了我,告诉我说,我们得沿着隧道旁边走,不是走在里面。所以我在圣徒所在的隧道外面平行地走着。当我们在这里沿着隧道走时,不是以「思速」移动的。相反地,我们彷佛在云上飘浮。换句话说,这里没有云,但是行进的方式却彷佛飘在云上。

我看得见圣徒一直在隧道内移动。他们有人的形状和样子,但是我分不出任何种族、年纪或性别。他们穿的衣服看来很相似,是两件式的。有短衫或衬衫,配着长裤。衣服的颜色是粉色、浅蓝,其中一件比另一件颜色更淡。那蓝色很浅,几乎像白色。我了解到我们看的这些圣徒尚未得着他们荣耀的身体,因为那必须等到第一次的复活才有。

我不被允许在隧道中与圣徒一同行进,起初觉得失望,但是当天使告诉我说,我们和他们去的地方是一样时,这失望便得着纾解。毕竟,我知道如果我有形的生命若要延长的话,就必须出现在上帝的面前。即使这时,我有形的生命对我来说仍然是最重要的事。

我们继续行进时,我注意到四周的邪灵渐渐被抛在后面。门已经看得见了;我们离那些门愈近,邪灵就离得愈远。当我们到门前时,已经看不见邪灵了。虽然第三层天的门是向第二层天开着的,但任何邪灵都不得接近。

天使没有准我进到门里去,而是要我站在门的稍侧边。他要我站在那里看圣徒得许可,进入天堂的整个程序。当圣徒们被允许进入天堂时,我注意到一件怪事。他们一次只准进去一个,没有两个人是同时获准进门的。我对于这件事感到很奇怪,但是从没有人向我解释。自从我回来之后,一直在研究这件事,现在我想我知道原因了。我相信这是对个人表示敬意之意。毕竟,每个人都是以自己完全自主的意志做了选择。要记住,天使曾特别对我指出,们身为永生神的形像拥有全然自主的意志,我们可借着那意志选择自己的命运。

97.5%的人们沦丧了

圣徒们被允许进入时,我在想为什么我没得到许可去做我来这里要做的事。我很不耐烦, 急于把我的要求带到上帝的面前,以致错失我所见事物的整个重点。这重点太重要了,所以圣灵亲自告诉我。我看见五十位圣徒进入天堂,但是我错失的重点是其中牵涉的时间架构。

圣灵向我说明,当世上这五十位圣徒死的同时,还有一九五O个人也死了;两千人当中只有50位进入天堂。其余1950个人都不在那里。他们在哪里呢?上天堂的只有2.5%97.5%都没上天堂!这是否代表今天全世界的情形呢?要是如此的话,今天世上的人口有97.5%的人还没准备好和上帝见面我的朋友,悲伤的是,那是否正代表了我们今日所处的老底嘉教会的情形?我们这个时代里,绝大多数上教堂的人只是「口里承认」,而非「心里拥有」。 

一开始我说过,我不会试图说服任何人相信我说的事。但是我要提出马太福音十三章耶稣讲的撒种之比喻作为证据。如果你仔细读这一章,会注意到那些听见福音的人四个里面有三个拒绝了。不论你怎么看就是75%。我讲的是那些不厌其烦听了福音的人,四个当中有三个拒绝了。而这件事中令人感到悲哀的是,拒绝了福音的人绝大多数并不晓得自己是拒绝了!他们只是被撒但的谎言收买了,被牠欺骗了。他们被引导,相信了不是真理的事情,被撒但愚弄,拒绝了福音。这75%拒绝福音的人加上世上没听过真理的人,压倒性地占今日人口的97.5%!

当我考虑这事实,现在才了解主对老底嘉形态教会的厌恶。我也清楚明白马太福音七章22、23 节经文的描述,说到许多人将站在审判的宝座前恳求,「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祢的名传道,奉祢的名赶鬼,奉祢的名行许多异能吗?」  主却回答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 

我们发现在经文中有时候主将显明伟大的真理时,祂会说:「凡有耳的就应当听。」你研读上帝神圣的话语,若是碰到那句话,我劝你要很小心地诠释紧接着下去的内容,因为上帝深刻的奥秘要被启示出来,但也是最容易被蒙骗ーー的时刻。这些伟大真理之前皆有忠告,只因为该经节的重要,需要读者方面特别努力,谨慎如何领受话语。这些特别的段落提供重要的看见,能洞察主正说些什么,或许可把它比作老师在一班学生中授课,拉高嗓门,超过平常的声调。

我要强调我在信息中所说的话的重要性,如果你有属灵的耳可听,那么就请听吧!听我对教会的光景说些什么,因为主自己说过它们的光景和老底嘉教会一样(参启示录 3 章 14-22 节)。他们自以为富足,一样都不缺,其实却是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听上帝对我是怎么说的!

许多人自以为表现不错,其实却在永远被定罪的边缘!太多口里声称认识主的人实际上全然眼瞎!魔鬼彻底欺骗了他们,以致他们和无神论者没什么两样!这种「嘴唇服事」可以愚弄别人,但是当然骗不了主。只要他们的心留在世界,就有危险会得到永久的惩罚。我们从经文中清楚了解到,一个人的心在那里,财宝就在那里凡是心在世上的人,甚至不会珍惜自己的灵魂我向你呼吁,就如同越过坟墓的呼声,「有耳的人哪,请听!」

猛然醒悟

最后五十位圣徒进入了第三层天,我也准备着要进去,但是被我的护卫阻止了。他告诉我,要是我进去了,就不能再出来,而且得待在那里,直到天父把我带回来。天使告诉我,凡是进入第三层天的人必须留在那里,直等到基督自己把他们带回这有形的世界。我的朋友,这是荣耀的信息。当我们站在伟大天堂的门前,天使亲自证实了这事实。亲爱的读者,这应当叫你大为欢喜。现在绝不该再有任何怀疑了。耶稣基督要再来了!

天使说我除非留在那里,不然就不能进去时,我抗议了。我强有力地辩驳道:「要是我不能出来,我的身体就会死了!那会破坏我整个目的!」那时即使到了这种地步,我仍视有形的生命比任何事来得重要。我的护卫天使告诉我去站在门的一旁,提出我的案例。他向我担保上帝会垂听,答复我的要求。

我站在门前时,喜乐、幸福、满足的感觉从天堂放射出来。我可以感受到它所产生的温暖。当我站在那里要陈明我的状况时,可以感受到上帝可畏的能力,即使是像我这样被一扇门隔开着。没有人能够呈现在祂面前,而不经历这可畏的能力、力量和威严。起初我感到害怕,有点罪恶感,这是我认为自己在强求别人时向来有的感觉。我的心眼可以想见忙碌的上帝因为我而离开重要的事,要对我不耐烦了。忽然这种感觉消失了,就像它来到时那么快。然后我才得着力气或是胆量,去相信自己多年来一直忠心事奉的神。对我来说,我深信我的要求对祂乃是轻而易举!

我放胆来到宝座前,开始提醒上帝,我为祂而活的生命是何等伟大,充满了爱、敬拜和牺牲。我告诉祂我曾有的一切作为,提醒祂说我很年轻时就接受了祂,而这么些年来我一直在事奉祂。我提醒祂说我现在有麻烦,唯有祂准我延长身体的生命才能帮助我。我说话的时候上帝全然静然。我讲完要求之后,上帝回答我,我听到祂真实、听得见的声音。

我所听到的声音不像过去撒但在谷里用来欺骗我的那么甜美。你可以把所有暴风雨、火山、台风、龙卷风的声音都加在一起,也绝无法模仿我所听到的声音。祂的声音一点也不像我早先提到的甜蜜。祂的声音先越过门临到我,之后祂的话才击中我。祂生气的语调把我打个正着,接着上帝告诉我,我所过的究竟是那种生活。祂告诉我,祂对我以及那些和我一样的人真正的看法。祂指出我的信心是死的,我的作为不蒙悦纳,我只是徒劳无益。祂告诉我,我过那样的生活,竟然胆敢称之为敬拜的生活,简直极其可憎。而且祂还说,凡是这么做的人,都将处于险境,将经历祂永远的愤怒当上帝对付我时,祂展现了祂对我的愤怒。注意,那不是祂永远的愤怒。但祂确实说过,有些人会经历祂永远的愤怒。

我成了自己的假神

我无法相信祂居然这样子对我说话!我多年来一直事奉祂!我以为我过的生活十分讨祂的喜悦!当祂数算我的不是时,我确信祂一定是把我和别人搞错了,我里面甚至连动的力气都没有,更不用说是去抗议,然而我里面非常惊慌。祂说的绝不会是我!我就是没办法相信祂说的是指我!这么多年来我以为我做的那些事都是为了上帝!现在祂居然告诉我,我所做的是为了自己。甚至当我传道,为耶稣基督的救恩作见证时,都只是为自己而做,好安慰我的良心。

根本上,我首要的爱和首要的作为都是为了自己。在我的需要和希望得着满足之后,为了要安抚自己的良心,我才开始做主的工。这使得我的优先次序变得不对,且不蒙悦纳。事实上,我成了自己的假神

祂的教导中清楚说到祂是忌邪的,在祂面前没有别神,不论是肉体、石头、血,或是别的事物。在上帝面前没有别神上帝告诉我,祂在法利赛人的日子不接纳这种敬拜,在现今这老底嘉教会时代当然也不会去接纳它。祂对我说的再清楚不过了。我们的作为若是要蒙悦纳,必须按着祂在马太福音六章 33 节的命令,当中强调,「你们要先求祂的国和祂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

上帝告诉我,我真正的动机时,马太福音十六章 24 到 26 节和路加福音十四章 26 到 33 节的经文变得非常清楚了,「于是耶稣对门徒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

路加福音十四章 26 到 28 节说,「人到我这里来,若不爱我胜过爱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姊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门徒,凡不背着自己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能作我的门徒。你们那一个要盖一座楼,不先坐下计算花费,能盖成不能呢?」耶稣在同章 33 节讲的话是上述两段经文的房角石,「这样,你们无论什么人,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就不能作我的门徒

唯有现在,当我在祂面前受责备时,才明白那两部份经文的真正意义。我第一次能清楚看见我的作为是死的。因为上帝向我展现祂的愤怒,我既不能站立,也不能说话。我里面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我彷佛一块湿的抹布,痛苦地绞着,躺在那里。我真是幸运,因为那不是上帝永远的愤怒,只是暂时的愤怒。不过,当时我并不知道这只是暂时的。

有一件事我需要讲明,当上帝责备我时,祂不曾说我末得救,或是说我的名字不在羔羊的生命册上。祂根本没向我谈到救恩,只说到我生命产生的作为。祂告诉我,我过的那种生活不是真正基督徒蒙悦纳的生活。祂讲到我的死行为时指出,有些人未得救,却自以为得救了。那些人会经历祂永远的愤怒祂也明白地对我说,还有其它的百姓在审判的日子亦将发现自己处在我目前的光景。这向我显明了哥林多前书三章 15 节的真义,「人的工程若被烧了,他就要受亏损,自己却要得救。虽然得救,乃像从火里经过的一样。」

察验生活中的每个动机

我第一次开始要进入第三层天时,天使阻止了我。他没有告诉我,我不能进去。他只说如果我进去了,就不能再出来,我得留在那里,直等到上帝把我和祂一同带回来。注意是我自已选择不进天堂,而要恢复有形的生命。我不知道那特别的一刻我作了个选择。我以为自己一直活在主的旨意里,并没有从工作尚未完成的观点来想。我的选择完全是根据自私的动机

当上帝的愤怒因着这虚伪的事奉临到我时,我所忍受的痛苦是言语无法形容的。那痛苦超出想象的范围,我感受到懊悔所产生的极大重担,彷佛有形的重物正在刺穿我,把我往下拉,或像是巨石在压碎我。我愈来愈虚弱,我的心意拼命地疾行,好明白主正告诉我的事,同时也回想过去每次实际发生的事。上帝从不出错,连同我们的心思意念在内。

我过于惊讶,难以承受,因此失去了知觉。我的力量立刻离开了我,好像我被闪电击中了一样。即使上帝要停下来,容我说一句辩驳的话,我也办不到。我已经完全没有力量,无法说任何话或是表达我的思想。我的心意不断否认我生命中的不是,同时又承认我真的犯了那些错。我的良心睡着了,但是我的心思没睡着。

慢慢地,我开始理解这一切了。记得圣经怎样告诉我们,在我们面前不可有别神?我一直以为至高的上帝是我生命中唯一的上帝,但是我没有实践经文所告诉我们的,如果我们容许任何事存于我们和主之间(不论它是什么),它便成为我们的「上帝」。我领悟到,原来我生命中的每一天只是献给我自己的!我整个生活完全被我自己的需要占据了,满足之后我才关心要的是什么。帮助教会、捐献穷人一些金钱或其它任何事都是其次的,因为我是我自己的「上帝」。自然魔鬼也很满意让我保持那种光景,因为只要我处在那种光景,我对主和祂的国就没有任何用处。  

我过去容许这些事发生,主要是因为我对主的事其实漠不关心。要改变太不舒服了,而且我深信我可以依然故我,不必真正做任何事(例如遵守主的诫命、舍己、背起我的十字架天天跟随祂)。为此,我的生命浪费了,在主的眼中毫无价值。

我希望你了解我在说什么,因为这是本章整个重点所在。事实上,我们必须察验生活中每一行为背后的动机,然后悔改,重新委身来天天跟随主,以证明自己是真正的基督徒当我们决定先服事祂时,接下来必须有行动,否则这决定是无用的,就彷佛我们根本没决定要这么做。

比照希西家

当上帝对我说完了,会面便忽然结束,好像关水龙头一样,我不得再停留,甚至连回想上帝所说的话的时间都没有。天使立刻把我带走,好像我是一块湿的抹布一样,自己完全没有力量。我彻底被消灭了,甚至无法集中思想。

天使即刻把我带回,通过第二层天,通过空间墙,进到我身体正躺着的医院。直到我碰到我身体所躺的床,我才整个人恢复了镇定。一旦恢复镇定,我就强烈抗议道,「不!不!」我对天使说:「上帝没有回答我!祂没有说允不允准我的要求!拜托,拜托嘛,带我回去!」我恳求天使。

上帝是有次序的上帝,祂从不随便做任何事。既然这整个经历是上帝安排的,天使便依我的要求,带我回去。上帝正以祂的大爱温柔地对待我,祂知道必须经历什么,才能使我眼睛的鳞片脱落。

当上帝向我展现祂的愤怒时,我以为这愤怒十分可怕且痛苦。后来我才发现和那些失丧的人受到祂永远愤怒时要经历的痛苦比起来,这实在是微不足道。

在回第三层天的路上,我忘形地试着提出合理的理由或合法的依据,好为我的案例陈情。上帝早已告诉我,我过去的生活失败了,因此我不能以过去的生活作为我想服事祂的证据。不知怎么地,我想到了希西家。当上帝赐下话语给他,要他把家中安排妥当,他哭泣、祷告,结果上帝垂听了他的恳求,延长了他十五年的寿命。我曾对希西家有过研究,我记得他是那种「好好先生」型的人,和我相似。我记得他心中有好的意图,但是无法把那些意图带入日常生活中。而这似乎正是我生命中同样的困扰,我断定上帝是按希西家心中的意图来处理他。因着这个假设,我断定这理论可作我陈情的依据。

我一回到第三层天门前,就被带到我前次陈情的同一个地方。我还记得上次上帝的愤怒是怎样把我击倒的,因此这回我可没那么大胆了。但是我求过上帝施恩,祂却没有回答。我渴望祂回答我,不论答案是什么都没有关系,所以就胆怯地再次陈情。

这次上帝没有把我击倒,却让我说话。祂没有生气地对我说话,而是开始以同情的语气回答我。后来祂说话时显得很忧伤。

向祂陈情

我对上帝引述经文,作为我陈情的开场白,我开始告诉祂有关希西家的一切。我告诉上帝,我想希西家是「好好先生」型的人,他心中的意图是纯正的,但似乎无法把那些意图表现在日常生活中。我在这里,一个微不足道的人,是上帝整个宇宙中最小的受造物,却和创造一切、伟大、可畏的上帝耍嘴皮子。这实在太奇妙了!祂暂时放下一切,只为了处理我的事。祂大可一瞬间就吸口气,把我吹走,或是让手下来处理。祂本有数不清的事可做,因此不必亲自处理我的事。但是祂没有选择做别的事,却选择亲自处置我。你能想象吗?这实在太奇妙了!祂耐心地用温柔的爱和关心对待我,耐心垂听我的每一项提议。祂一面表示关心,一面向我显明,很久以前同样的事早被试过,却失败了。

祂耐心、慈爱地关怀、聆听,我又提出别的方案,就好像长久忍耐、慈爱的父母在处置眼睛张得大大的、焦急的小孩,像是小孩要求到街上玩,而忍耐、慈爱的父母试着解释为什么不能那么做的原因。彷佛祂唯一关心的事就是我的问题,并且要帮助我。这时我拼命思索一些话,好让祂有理由再给我一次机会,但我的生命失败了。我的作为没有一样能达到天堂,我也没什么可站立的,没有陈情的依据。不久祂指出,意图不论多好都不算数。人们说得好,「到地狱的路上铺满了好的意图。」撒但常常用意图,让我们为自己的行动找借口,使之合理化

当然我的字汇里一定有某些话,或至少一句话可以让我提出,使祂足以延长我的生命。所有的话都说过了,也说尽了,所剩的只有一件事。穷途末路,我只剩一样东西,以前常常都为我发挥功效的,就是我的承诺。我说:「天父,如果你应允这个要求,我向祢保证,我下次一定会做的比较好。」

主这样回答我,「霍华,你以前也保证过。」祂不必再说一句话,它们都在那里,我过去一生对圣洁的上帝所作的一切承诺。没有一个是仍然完整的。不知怎么搞的,我设法违背了所有的承诺。我无话可说,我的字汇里找不到解释的词句,无处可去,我在祂面前跪下。对于我自己的罪过,我只能说「阿们」。我知道那一刻如果祂要把我赶到地狱的坑里,我也是罪有应得,只能说「阿们」。

我真正的父亲

啊,赞美祂的圣名!我永远无法停止感谢祂!那一刻祂没有要求公正,反而向我施了怜悯。我眼睛的鳞片脱落,我的魂忽然充满了光。那有能力、可畏、烈火的上帝这时不那样明显了。那在宝座上处置我的,是我真正的父亲。祂不再是遥远的上帝,而是不折不扣、真正的父亲。我一生中第一次体认到,祂是我真正的父亲,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忽然想到和我肉身父亲之间享有的美好关系,以及我们彼此分享的奇妙的爱,但这关系要大过千倍以上。因为现在我和我真正的父亲在一起了,祂太爱我了,以致放下祂所造的一切来处置我ーー这个浪子。

我一生中第一次在心眼中看见上帝的真实面目。我第一次真实地和祂相遇,祂是我真正的父亲,我最好的朋友。我体会到祂真实的面目,这领受涌流到我的魂里,极大痛苦的忧伤亦同时临到。当我了解到我的悖逆伤害了天父,忧伤随之而来。这体会和忧伤产生了实质的痛苦,不只是一种罪恶感,而是类似身体受伤时经历到的真正疼痛。这时祂开始忧伤地对待我,祂的语气声音不再显得同情。相反的,那声音是真正忧伤的声音。我忽然了解到,祂也很伤心。上帝伤心是因为我伤心。因为祂是真正公义的上帝,所以不得不让我受这苦,祂不能把这痛苦从我身上挪开。虽然神不得不让我受这苦,却不让我独自承受。至高、至尊的上帝,创造一切的主,万有的父,不让我独自受苦。  

你能想象这是怎么回事吗?阿拉法和俄梅夏ーー宇宙万有的主宰,因为一个小小的地上孩子的伤心而伤心。哦,这是何等的爱,何等的心肠!这远远超过地上小小的人所能了解的。这只是一小小、微不足道的地上孩子,对伟大的上帝来说却是何等珍贵。

这时我忽然了解到,我有形的生命毕竟不那么重要。现在我真正关心的是,我的天父要什么。祂的旨意忽然成为我生命中首要的事,我有形的生命不再重要了。这时祂恢复我有形的生命。唯有当我到了一个地步,我的生命对我不再有任何意义时,祂才再把生命给我。既然浪子回家了,父亲终于可以说话了。祂得以告诉我,我的天堂之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祂有信息要我告诉地上的人。

「哦!奇异思典,何等甘甜,拯救罪人如我。前我失丧,今被寻回。我本瞎眼,今得看见。」鳞片从我眼睛脱落时,我看到天父的真实面目。祂受伤,因为我受伤。那天我经历到的爱何等大!我无法向你表达,你对祂来说真是何等宝贵;祂何等爱地球上每一个、单一的个人;你对我们的主而言是何等宝贵

要是世人能清楚明白个人的价值就好了。那天我发现,如果你是那唯一的一位,耶稣会为你死。你必曾听过耶稣死,为要救世人。而祂也确实如此。但是在那我们全然不配得、难以想象的牺牲背后,耶稣死了,为了救你!救恩是个人和耶稣的关系。而你这个人对祂来说,是世上最宝贵的

如果你不知道祂是你真正的父亲,是你最好的朋友,那么现在就归向祂。现在就简单、诚心地祷告,求主在各方面掌管你的生命,赦免你一切的过犯,将你的意志降服于祂。如果你诚恳地寻求耶稣,你会找到一切快乐、平安的真正根源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