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目击者》第二部 面向魔鬼,神已得胜!——回顾重要过程(上)——霍华彼特曼著

霍华彼特曼/著;史济兰、张月瑛/译

十、回顾重要过程

本书第二部我使用了每一个物体来说明一项真理。本章我将详细回顾起初与魔鬼接触的经验。我并不想反复说明前面之部份,只是想确定是否所有的重点都说明了。

我不确定撒但是在什么时候,以假装的声音向我显现。我确实记得离开医院,置身在开往密西西比州马康伯(McComb)行政医学中心的救护车上的整个情况,但我不记得沿途的任何细节。在距离中心还有一半的路程,我所有的生命迹象都没有了,当我们到达医学中心时,医生们在急诊室对我施行急救超过七个小时以上,后来又被分配到加护病房六或七个多小时,之后又被带到手术房共六到八小时左右。

然后他们又带我回到加护病房,我在那里停留了七天。从手术房出来之后十三个小时,我的右肺完全衰竭,必须再动一次手术。

灵里没有时间的概念

在那段时间中,究竟撒但何时靠近我,我并不知道。撒但想欺骗我,是我个人超自然经验的第一部份。在牠试探失败后,我被带离我的肉身。我不知道是在哪一个时刻发生的,我也不知道离开肉身有多远,因为我在灵的世界里没有时间的概念。大概是星期五的晚上,我第一次被提到第二层天;是在白天的时候,我被带到市区的街道,得以看到魔鬼的作为。我离开肉身很可能是从周五晚上,到周一晚上。我曾被带回到我的身体,但我并没有回到那身体里。以后又有一些时间我被遣返回身体,之后又被带出来。

很确定的一件事就是,我所看见的一切事都不得允许停留在个人的记忆里。天使慎重地让我知道这项事实,那就是他们已从我的记忆中拿取某些事情。我不知道其目的为何,若不想让我记住某些事,为什么天使要让我在现场有意识且又能看见呢?

有两个例子可证明他们不让我记住所见的。一个就是神秘鬼,第二就是何以使隧道显得如此美丽。在那里有许多很清楚的事物,但在此地却不甚清楚。我不禁自问,为什么他们做这些事呢?在很大宽容度的情况下,他们允许我看一些所不了解的事,而却没有解释那些事。例如,我被准许观看魔鬼在各地的作为,在物质世界中有个服务站,我没有接获任何解释的字句,说明为何牠们的作为在该地竟是那么的大。他们也没有解释为何魔鬼在医院周围有如此庞大的聚集。

我确知上帝绝非是没有次序的。我所以能够看见、参与必定有某一种原因。那些从我记忆当中被挪去的事,做的是那么慎重,这些举动是我所知道的。而我所得到的唯一结论,就是上帝已计划透过我在稍后的日子里,使用这些事。当时候到了,祂可以轻易地把这些事放进我的记忆里。除此之外,我想不出其它的原因,足以说明为什么祂会赐给我参与此不凡的经历。

伪造的神

撒但试探我的时候,我真的以为所听到的声音是来自于上帝。那并不是一个终结,只因为这是我一生中,首次听到超自然的声音。声音的本身具有非物质世界所知道的特质,使我信以为是上帝在说话。它的特质不像是撒但的,而是单属于上帝的特质。撒但已复制此特质,并伪造了上帝声音的特质。

听了那声音,我灵里知道那是上帝的。尽管我想说,现在仍无法用言语说明。灵里知道只有上帝能拥有借着那声调启示的特质。那就是我灵里告诉我是上帝在说话的原因。透过这件事,我知道撒但有能力愚弄或甚至欺骗我们的灵。我们知道牠时常作弄人,但是,直到这件事发生后,我才确知牠也作弄人的灵。

之后是什么提醒我,这真是撒但而不是上帝说话的声音?是什么使我在不致太迟的情况下意识到?这是上帝所赐予祂儿女的智慧,使他们认得祂的声音。甚至撒但也能够为自己的用处而模仿祂的声音,伪造是上帝所发出的,牠却不能愚弄上帝自己的选民。人若没有从上帝那儿得到智慧,以分辨祂的声音,就可能被完全地掳去(约翰福音 10 章 2 节)。

就在我知道谁在向我说话之时,只有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可以作决定,我应该反抗或是顺服呢?那是个问题,必须在瞬间就作出决定。那时我早已开始减少呼吸的努力了。而我的身体也正处于千钧一发之际。在我向撒但说出「不」之前,我明白到一旦我做了决定,撒但就立刻准备要逃跑。根本不需花费什么力量去抵抗牠;一旦我做了决定,牠就逃走。牠不会等到我大叫才逃,即使我真的大叫了!在我做此声明之前,牠就已知道我不会上牠的当。

瞬间的属灵知识

在我抵抗之后,转眼之间,天使从我的肉身中提升我的灵。奇妙的是,一旦我的灵被提,我立刻就知道许多事情当他们带我穿过空间之墙,我知道那是什么墙,也知道我们要往哪里去;我知道如何与灵交通,如何漫行于思绪的速度,好像飘浮在空中般地游行,我知道正行于圣灵的保护之下,我也知道这样的事情是特例,不会每日发生的。

当我们行进至第二层天时,我知道世界上的鬼觉察到我是以特别使者的身分待在那儿的,并且是在圣灵的保护之下。我不知道到什么程度,魔鬼才有反抗天使的自由,但我知道魔鬼的较高阶层对于我置身在牠们的世界一事,感到很不喜悦。当我们与战争鬼面对面时,我能体会天使的某些感觉。不是害怕,或不平安的感觉,而是他们有某种感觉;虽然如此,我看不见天使的反应,但我确实意识到,当战争鬼接近他们时,他们有种变僵硬的感觉。同时,我也变得僵硬了,但我不害怕。我也不是不平安,虽然我面对会战时,确实有某种感觉。这种「感觉」不是用笔墨所能形容的,但却是非常的真实。魔鬼一旦被迫争战时,牠们会与天使争战,但通常牠们宁可不要如此。然而,牠们会在某种情况下与天使争战。

我注意到在整个行程中,另一件显著的事就是,当我察看所有魔鬼时,天使从来没有说一句毁损牠们的话。甚至对于那些最低的阶层、不可触摸或错乱的魔鬼,也没有任何否定的评论。我得到了很深刻的印象,他们尊重那些鬼的能力。圣经在犹大书 9 节:天使长米迦勒为了摩西的尸体与魔鬼争论的时候,还不敢用毁谤的话定他的罪,只说:“主责备你!”清楚地说明这点。

与魔鬼的会战

在后半部里我曾报导了一个例子,一位从亚利桑那州凤凰城来的年轻家庭主妇,宣称她与外星人见面。当她描述绑架她的外星人时,令人惊异的是,她的描述与巨大的战争鬼的外表很类似。她的描述是在她处于催眠状态之下而来的。医生检查证实她真的深信与外层空间来的外星人交会过。然而这位女士并不是与外星人相会,而是与战争鬼或鬼王之一相会。

不久之前我读到另外一个人的事件,她宣称她被外星人带到宇宙飞船去做某种血液的测试。她说她所能看见的唯一个体,具有像鹿的外表,是个女的,并向她说话,显得很关心她的样子。在这个案中,医生同样也以催眠、测谎机来测试她的说法。他们测试的结果,深信这位女士说的是实话。

务必记得第三种鬼是以世上各种动物的形态出现的。在这一群鬼当中确实有长得像鹿形状的;也有长得如同半人半动物一般。我思想着那些半人半动物的形状时,怀疑那些希腊神话里的人物就是源自于此。

第五阶层的鬼叫我印象深刻,牠们是错乱的鬼,同时也有一些是类似我们较低动物的形状,有一些像青蛙;有些则类似细瘦的蜥蜴,或其它的爬虫类;一些则类似娇小看起来像猴子的生物。有些甚至看起来像过分成熟的青蛙。

第三阶层的许多鬼,依次而下的各种形状、样式,完全超乎科幻的范畴,有些类似太空电影的一些生物在第三阶层之下,没有任何其它鬼的形状或样式是像人的。若要有像人的,必须是第三阶层或更高一层的阶级才有。我不知这究竟有何意义,或意味着什么。

虽然鬼看着我,甚至有些鬼在我们漫游于牠们的世界时还陪着我们。我唯一有的个人会战经验,就是战争鬼打破了阶层向我走来,把牠的脸对准了我的脸,睨视着我。虽然牠没有说话,也没有摸我,但是牠让我知道,借着牠的行动,牠对我的想法是什么。牠知道我是在上帝的保护之下,然而,明显的是,牠知道牠所采取的行动是被允许的。

当我置身于牠们那不可见的空间之墙时,我不能看见空间之墙另一边发生了什么事,那就是看不见物质的世界。我不能看见墙,也不知道如何穿越这道墙。很显然地,天使知道这边即将发生什么事,他们知道在何处穿越空间之墙。他们预备带我回到物质世界,观看魔鬼在这里的作为,他们知道从哪里穿越空间之墙,出现在他们所要出现的地点。

精神感应术

一旦我们穿过这道墙,我就能看见所有的物质景象,听到物质的声音。我听到人们在谈话的声音,我了解他们所说的每一个字。然而,人却不能听到我,或看见我。因为我是在肉身之外,我没有与他们交通的媒介。因为我当时是个灵,我必须透过意念的波,反射出我的意念,就像灵一样地沟通、传达。接收信息意念也是如此,可以使用精神感应术来描述灵的沟通,这是最简易的方法。

任何的灵必须透过物质的身体,才能与血气的人有清楚的信息传达。某类的鬼能在某种情况之下,向人类显明牠们的形态,人类世界称之为「鬼灵的出现」。大部份以这类型显现的是来自于第三阶层的鬼,但并不是绝对的。

来自于第三阶层的鬼是能够在物质世界中起推动作用的。这些物体的行动可以透过肉眼而被探测出来,但肉眼却不能得知灵正推动着物体。这种现象在物质世界里可视为「通灵」(Telekinesis)。这种能力并不仅限于第三阶层的鬼而已,而是那些管理世上此种型态活动的鬼。护卫天使也有这种能力,有时也使用此能力,但却从不与黑暗权势有所关连。

当灵与已离开人身的灵交通时,通常是透过无意识的精神感应为之当肉身的人在物质状态之下,并不知道他的无意识心态,但是当他与肉身分开,他就是在使用无意识的心态。人所以有无意识的心态,完全是因为有上帝的形像。人有两种状况的心态ーー在肉身的状况下是有意识的心态;在灵的状况下是无意识的心态。人在此两者之间的行进,称之为「意识的转变状况」。

制造鬼故事的鬼

当人处在意识的转变状况时,是直接处在魔鬼的影响之下。在此状况下,人可以同时收到他意识心态,及无意识心态的信息,两者的信息他都可以记住。污灵有能力阻拦人的有意识心态。然而牠们却不能在无意识下做拦阻的工作,这就是牠们从不以牠们的名来亲近人,甚至是人在无意识的状况下亦然。牠们始终使个体以为牠们是在好的姿态下显现。

从第三阶层而来的一种鬼是通灵的鬼,是负责制造所有传说中鬼故事的一种鬼。这些鬼透过幽灵,模仿已离开人身的灵(亡灵)来实行通灵的工作在称为「通灵」的过程中,牠们移动物体,并制造噪音;牠们也能够现形说话,但牠们不像在物质世界中说话的方式,只能像似对那能听见的个体说话。当所谓的鬼现形说话时,通常只有一个人能听见那声音。那人以为他是用耳朵听见的,其实不然。发生的实况是:当鬼的灵向人无意识的心态说话时,信息会传到人的意识心态,使人误以为是从耳朵听到的声音。

我前面曾提到的铁路大亨阿瑟先生即是借着听从鬼的声音,而成为千万富翁。他声称是他的耳朵听见这些声音,但是却没有其它人听见牠们。而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阿瑟的情况下ーー即是在无意识的层次中而有的灵对灵的交通,再由此传递到有意识的层次,使人误以为是出现在耳朵的声音。

分辨之要诀

魔鬼的灵唯一能够与灵有清楚简明的沟通,乃必须透过人的身体。这对于靠圣灵行事,受上帝的灵引导的儿女而言,是公开而明显的。任何其它的沟通方式,都是由一点到另一点为其基准,意即透过无意识的心态连于有意识的心态。

即使连天使要与物质世界沟通,他们也必须透过物质的身体。他们有能力承受血肉之体,当他们的差派工作结束时,他们就能脱去那肉身。这种以人身显现的能力,记载在圣经创世记十九章 1-3 节;以西结书十一章 3 节;但以理书八章 15 节;但以理书十章 4-18 节;撒迦利亚书一章 11 节;路加福音一章 11 节及启示录十章 1-3 节。圣经甚至也支持这个看法,这些天使有着看似像人的身体,同时也披载着人的服饰。可由下列经文得到证实,以西结书九章 2-3 节,以西结书十章 2-7 节,马太福音廿八章 3 节;使徒行传十章 30 节;及启示录十五章 6 节。

魔鬼也曾享受这相同的权益,但是牠们却违背了使用身体的限制(彼得后书 2 章 4 节: 神没有姑息犯罪的天使,反而把他们丢入地狱,囚禁在幽暗的坑里,等候审判),因此立刻就被铁链锁住,关进监牢里。剩下来的魔鬼就不得再使用身体了。

现今魔鬼能使用肉身的唯一方法,就是从合法拥有身体的人之灵魂来得着鬼不能以武力或暴力得到,所以牠就透过狡猾、诡计、欺骗、谎言,及其它可以使用的方法;一旦牠占有那个人,身体就供牠随意使用当人的灵住在体内,灵的位置低于他个人的意志时,就允让魔鬼占有他,人的灵就成为被囚在他身体内的犯人。借着允许魔鬼的进入,他自愿地把控制肉身的权力交给鬼所有被鬼附着的例子都是如此。入侵的灵(不止一个)控制着人的身子,持续到牠们被赶走为止。这是圣经里很强调的真理,由格拉森人的事件可以清楚地了解到,耶稣赶走了大群的魔鬼。由此事件得知,被鬼附的人不能为他自己做什么,除非他得到释放为止。

魔鬼就像天使,是超乎于人的,因为人比天使微小一点(希伯来书 2 章 7 节)。人所使用的能力略逊于魔鬼。然而我们的灵在无意识的程度上,也同样超乎于人。因此我们在赶鬼时,牠会尽本分地要我们不要尝试,并要我们以个人的能力来赶鬼,这类的努力在使徒行传十九章 13-18 节,适切地描述凭己力赶鬼的事。在其中可以留意到,只有那些有权柄的人才能赶鬼。他们不是借着他们个人的能力,而是借着基督的权柄和能力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