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将倒 | 5、为了唤醒教会——挪亚的彩窗

    之前四篇“美国将倒”系列文章,都是从审判的角度来看的。从这篇开始,笔者将着重谈自己从圣灵那里获得的积极方面的启示。我们的神其实是刀子嘴豆腐心,虽然嘴里能发出两刃的利剑(启一16),心底深处却极为柔软。因为,神就是爱!


    如今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世人大多都沉溺在其中,如同电影《盗梦空间》里那个忘记了约定的日本人,困在自己的梦境中不能自拔。教会更是如同行淫的妇人,离弃了神永恒的话语,转而迷恋各种世俗的意识形态。

    淫乱的人哪,你们不知道与世俗为友,就是与神为敌吗?所以与世俗为友的,就成了神的仇敌。(雅四4)

    圣经里说,我们的神是“忌邪的神”。其实“忌邪”这个翻译并没有把原文那个丰富的情感表现出来。英文翻译是:I am a Jealous god。“Jealous”有“嫉妒、惟恐失去”的意思。用现在的大白话说,就是“我是一个愿意吃醋的神”。

    你可否能想象,一个力量强大到只思考一下就能毁灭宇宙的丈夫,亲眼看着自己所爱的妻子在背地里同其他男人们行淫,却因为爱而不愿剥夺妻子的自由意志,只等着妻子有一天在外面玩够了,受挫了,能自己回转。他在一旁看着,醋意如火在胸中燃烧。

    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自行阅读以西结书十六章和二十三章,再体会一下里面那种丰富又复杂的情感。

笔者的觉醒

    美国的基督教会怎么就沉睡了?睡着的人不知自己在梦里,只有醒来回忆,才有发言权。

    在2018年10月底,笔者猛然从那个沉睡的梦里醒来了。醒来的过程其实特别简单,就是通过互联网看到了一个自己完全陌生的属灵世界,逐渐发现自己从小到大所建构出的意识形态,不足以解释这个世界。当意识到原来自己一直住在谎言虚构出的房子里,而宗教不过是这个房子里一件时髦的家具时,我就崩溃了。我于是向上帝祷告,说我愿意从这天起,完全否定自己之前建构出的一切意识形态,只要你能做我的老师,亲自指导我,教会我一切的真谛。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我的世界完全改变了。上帝真的会在心里与我通话,真的会用物质世界的一切去安排我的课程,圣经上的话真的来自他的意识!

    说来好笑,在这之前,笔者参与了美国的三个教会,包括一个华人教会。转变之前,觉得自己在这些教会里过得特别舒适,和兄弟姐妹们也关系融洽。但当我转变之后,兴奋地向他们作觉醒的见证时,出乎意料地都遭到了他们的排斥甚至憎恨。我真是不明白,他们看不到我对神毫无虚假的爱吗?这都不足以证明我的转变不是受到精神刺激,不是魔鬼的作为,不是自己异想天开吗?震惊,落寞,继而哭泣,但神又通过他的话语安慰了我,说这就是他背过的十字架。我向他表示,即使全世界都因此憎恨我,我也再不会回头,因为你给与我的爱,超乎这一切的坎坷

美国教会的问题

    下面,请允许笔者以个人的视角,简单讲讲我看到的美国教会的问题。    圣经里谈到一个人行得正,会说他“不偏左右”。顺着这个思路,美国大多数教会的问题都非左即右。

    福音派重理论而轻看实践,灵恩派重体验而忽视理论。

    极端恩典派避而不谈圣洁的重要性,极端基要派散播没有必要的恐惧。

    有的教会里有耶洗别的灵,引进了占卜算命,让会众喝属灵毒酒;还有的教会里有法利赛人的灵,看重教义外面的粉饰,里面却是死人枯干的骨头。

    大型明星教会变身成功企业,深谙顾客的喜好;小型家庭教会好似一个个文化俱乐部,变成了会众茶余饭后的休闲场所。

    有些教会明目张胆的把同性恋牧师放在讲台上,倒是不虚伪;还有些教会把教义变成束缚会众的枷锁,倒是不放浪。

    更让人头疼的是,每个教会都自以为是,轻看其他教会。仿佛让他们得救的不是耶稣的血,而是他们自己定义的教规典章。我看到了傲慢,却没有看到对其他教会里兄弟姐妹的爱。

    不禁想起在启示录的二三章里,七个教会,只有非拉铁非教会在耶稣眼里还算过得去,而其他六个教会各有各的问题。“非拉铁非”的意思是“兄弟之爱”,他们之所以会不偏左右,并不是因为他们的教义有多厉害,而是因为他们不仅爱神,也爱兄弟教会。只有这种爱能让他们站在别人的角度看问题,从而冲破自己构筑的壁垒,打碎自己为神浇筑的金牛。这样看来,那些站在自己对立面的兄弟们,真是神赐予的帮助战胜自己骄傲之灵的礼物。

    再顺便聊一下美国的华人教会。神曾经给我了一个梦,可以生动描绘华人教会的普遍现状。梦里,两个中年大妈来我家劝我去她们教会,我说,可以啊,你们教会叫什么名字?她们说之前叫“喜乐教会”,现在改名成“哈哈教会”了。

    这个现象也不难理解。能够去美国的华人,都是上一辈或自己年轻时在激烈的国内竞争中胜出的佼佼者,他们是依靠自己的力量才打拼到美国,又怎么能愿意平白无故摒弃自己肉体的力量,而全身心投靠神呢?因此宗教就变成一种文化、娱乐方面的附加物,用来点缀过去的老房子。越是不会动摇他们对世俗的热爱和对成功的渴望的教义,越是容易被接纳。

    当然,并不是所有华人教会都是这样贪恋世俗,不冷不热,也有令神满意的教会和牧师,但数量不多。

    上面描述的这些乱象终究会改变,因为圣经说了,最后只会有一位圣洁的新娘,一个团结的会众。初代教会是怎样的,末代教会也会是怎样的,甚至会做得更棒!

叫醒的过程

    有一天我午睡刚醒,圣灵让我思考一个问题:什么能叫醒一个人?我想出了下面几个可能的因素:依靠生物钟自然醒来、这个人事先设置的闹钟、巨大的声响、噩梦惊醒、被尿憋的、被其他人叫醒。

    圣灵说,灵的苏醒也符合这样的规律。每个人命定的苏醒方式不一样。

    有些人是神在创世之初预先准备的,他们和神有很强的契约,如果在规定的时间之前没有自然醒来,会被创世之前就设置了的闹钟叫醒,这些人是身负使命的。

    还有的人是被外界巨大的声响叫醒的,或是打战的号角,或是汽车的鸣笛,或是电话铃声,这些都是神的话语从世界之外穿透到这个世界里的各种形式。

    有的人是被自己的噩梦吓醒的,他们在这个世界的梦中突然遭受苦难,就大汗淋漓地醒来了。

    有的人虽然不是在梦中突然受到惊吓,却是逐渐积累负担,直到再也忍无可忍了,就醒了,他们急需获得释放与安息。

    还有的人是被其他人叫醒的。这种情况下,被叫醒的人在刚被唤醒的时候,非常容易有起床气,哪怕叫醒他们的是至亲,他们也会无故的仇恨试图叫醒他们的人,甚至拳打脚踢,破口大骂,只为再继续多睡一会。在那个半梦半醒的瞬间,醒来的人需要极大的决心和动力,叫醒的人需要持之以恒的忍耐和爱心。

    这么说来,末世就像神预备的一个集体叫醒服务,闹铃声、角声、呐喊声、惨叫声、噩梦、剧增的负担……众多元素汇聚到一段短暂的时间内,让许多人能一下子从对世俗的迷恋中觉醒。美国是最先预备好的国家,率先步入神的禾场。

    最后,我要对已经醒来的朋友们说几句话:

    已经醒来的人啊,如果你的身边依然有沉睡在世俗世界中的亲朋好友,不要气馁。要回想耶稣的兄弟雅各,在耶稣传道的三年半,他并没有觉醒,因为“先知除了在本乡、本族和自己的家之外,没有不被尊敬的。” (可六4)真正叫醒雅各的不是单纯的道理或奇事异能,而是耶稣的殉道和复活,也就是爱的牺牲和爱的荣耀。

    因此,在叫醒别人的过程中,最厉害的武器就是爱本身

https://mp.weixin.qq.com/s/XENv5wW789zPDG7UXk-Lrw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林前十三4-8)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