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将倒 | 6、为了区分好坏——挪亚的彩窗

    五个月前的一天早上,梦见耶稣对我说了一段话,大意是这样的:“当未来的进程越过一扇门,剩下的人类将不再迷惘踌躇,而是十分笃定自己做的事情是正确的。”我在梦里十分惊讶,因为觉得这样不反思的人类似乎不配成为剩下的人。然后耶稣继续说,“除了他们当中一些人从不思考他们的行为会不会冒犯到我。”

    醒来继续琢磨着那个梦,脑海中浮现出颠簸箕筛谷子的动图。我明白了,当谷子在簸箕里一遍遍扬起落下,轻的糠秕会被风吹走,最后就只剩下两种沉的东西——谷粒和石子。

    这也符合圣经上的两个比喻,一个是区分麦子与稗子,另一个是区分绵羊与山羊。

    那撒好种的就是人子,田地就是世界,好种就是天国之子,稗子就是那恶者之子,撒稗子的仇敌就是魔鬼,收割的时候就是世界的末了,收割的人就是天使。将稗子薅出来用火焚烧,世界的末了也要如此。(太十三37-40)
    当人子在他荣耀里同着众天使降临的时候,要坐在他荣耀的宝座上。万民都要聚集在他面前,他要把他们分别出来,好像牧羊的分别绵羊山羊一般:把绵羊安置在右边,山羊在左边。于是,王要向那右边的说:“你们这蒙我父赐福的,可来承受那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国”……王又要向那左边的说:“你们这被咒诅的人,离开我,进入那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 (太廿五31-34;41)

    仿佛到了世界的末了,一根无形的线就自然从两种人中间划分开来——爱神的人和不爱神的人。

    在量子力学中,我们认为物质世界在没有被观测前,都是处在一种混沌的状态,只以概率的形式存在于时空中。但当有意识去观测它时,混沌的状态顿时塌陷,变为可被测量的确定状态。观测时,必须要用到体系外的媒介,或是一束光,或是一堵墙,作为测量的确证。这些外加的测量手段就像暴力侵略者,只为了让这个混沌的体系能给出一个明确的选择。

    我们所处的世界不也是这样?我们每个人的内心世界不同样是这样?当那个暴力的光打进来时,你给出的答案是“爱”抑或“不爱”?(说“爱过”的人从来就没真正理解什么是爱。)

    他们吃完了早饭,耶稣对西门彼得说:“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彼得说:“主啊,是的,你知道我爱你。(约廿一15)

    末世的两个系统

    笔者认为,在末世,人们会不由自主地团结起来,形成两个独立的系统,每个系统里都有各自的云大脑。在真系统里,人们跟随主耶稣,通过心中的圣灵,与云端的真人子相连;在那个似是而非的影子系统里,人们跟随敌基督,通过植入身体的兽印,与云端的人造AI相连,这个AI发展都后期,甚至有可能用到外星人的黑科技。前一个系统里的信息都是真理,而后一个系统里的信息是半真半假的谎言。

    因为两个系统都是稳定的封闭系统,所以一旦进入一个里面,就很难再出来选择另一个。“666兽印系统”所代表的意思,正是人类在没有上帝的状态下,所能企及的最高水平。当这个状态到达了顶点,也就再没有继续存在的意义了。因此根据圣经,神允许它存在的顶峰时段只有四十二个月(启十三5)。

    它的存在代表着一种选择,即在人类已经发展到无可推诿地承认上帝存在的基础上,仍旧坚持先择与上帝断开连接。否定他的爱,拒绝顺从内心深处的那个“良心”,也就是圣灵的呼唤。

    以上只是耶稣回来的一种实现方式,现在已经开始了。但应该不是唯一的实现方式,因为上帝的计划一定超乎我的想象。

     如经上所记:“神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林前二9)

埃及十灾的重演

    回想当初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为什么上帝一定要命定十灾?

    神告诉摩西:

    我要使法老的心刚硬,也要在埃及地多行神迹奇事。但法老必不听你们,我要伸手重重地刑罚埃及,将我的军队以色列民从埃及地领出来。我伸手攻击埃及,将以色列人从他们中间领出来的时候,埃及人就要知道我是耶和华。(出七3-5)

     不难想到,其中一个很明显的原因,就是以色列人当时已经被埃及同化了一段时间,如果摩西直接去喊以色列人出埃及,他们中大概只有很少的人会愿意舍弃已经习惯了的生活方式,跟随摩西走进鸟无人烟的旷野。

    一方面,一连串的灾难坚定了以色列人离开埃及的决心;另一方面,在各种恢宏的神迹面前,埃及人也不得不承认,这帮以色列人的神真是厉害,或许就真是这个世界的最高主宰者。

    接踵而至又不可思议的灾难,如同非人手放入的催化剂,既加速了人群的分化,又彰显了神的权能

    难怪耶稣说:

    “你们不要想我来是叫地上太平,我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太十34)

    如果仔细比对启示录中描绘的各种灾难与埃及十灾,会发现它们中有很多类似的元素,仿佛二者之间有某种隐含的对应关系。也就是说,埃及十灾在末世会用另一种方式再次上演。不过这次就不仅是在一个国家了,而是整个世界

    灾难将净化神的选民们——那些真正信靠他的人们,把他们从世俗的捆绑中解救出来,催赶他们再次进入旷野。同时,也会使尚且留在世俗社会中的人们有机会觉醒,哪怕丧失了肉体的生命,灵魂却有机会被救赎,并在日后合适的时候被复活

第六天,区分人与兽

    要理解末世存在的意义,需要站在一个更有全局观的视角,就是神创造世界的模式(Pattern)。

    在圣经创世记的开头,记载了神创造世界的七天,其中前六天工作,第七天安息。笔者认为,它不仅仅代表历史上的七天,更代表一种宏观的结构。这种结构在不同的宇宙,不同的周期,不同的面域,一遍遍上演,生命在这种节奏下以不同的形式被创造出来。因此耶稣会说,

    “天地要废去, 我的话却不能废去。”(太廿四35)

     本着这种开放的理解方式,这七天的一个实现,就是人类以语言为基础来认知世界的七千年。能印证这种理解的提示在圣经里有很多,比如“千年如一日”(彼后三8),又比如神用话语(圣经)告诉我们他就是话语本身(道成肉身)。此时,我们正处在第六千年将近结尾的时候,而神安息的第七千年——启示录二十章里描绘的千禧年,已经近在咫尺了。

    回顾神六天的创造,都是以“分开”为基调的。

    比如第一天,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

    第二天,不仅分开了天上的水与下面的水,还分开了旱地与海洋。

    第三天,分开了草类作物和树类作物。

    第四天,分开了掌管昼夜的两个光体。

    第五天,分被在下面的水和上面的天中充盈生物。

    到了第六天,神先是造出动物,又按照自己的形象造人,从而区分出动物与人。动物只食用草类作物,而人不仅食用草类作物,还食用树类作物。

    可以看出,四五六天是分别在一二三天的基础上,又增加了更有生命的实质。

    如此说来,现在正处在第六天的尾声,还真是区分人与动物的时候,那兽印的出现也就自然而然了。接受兽印,表明愿意接受兽性而拒绝人性;拒绝兽印,表明愿意接受人性而拒绝兽性。

    如果我的理解正确,美国是兽系统的一个试验场,她将率先开始面对兽印的考验。愿那些逃到旷野的人预备好地方,来接纳更多逃出来的难民。也愿那些留在世俗社会中的人,能经受得住考验,拒绝接受兽印,坦然殉道,视死如归。毕竟,此生相比于灵魂的永生,只是过眼云烟

https://mp.weixin.qq.com/s/r14HxgPmEMI4UM7sk0j_qQ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