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撒但教》 第一章 利百加登场(下)——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作者: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真相大白

鲍伯是那个城市里一间基督教小教会的牧师,在他的教区内有许多民众是崇拜撒但的。他告诉利百加,在邻近的镇上有一个十分庞大的撒但教团体,而且撒但教在那个州里非常猖獗。在主的引领下,他已逐渐带领了许多崇拜撒但的民众归向耶稣。他们不再事奉撒但,转而让耶稣基督成为他们的救主。他们过去曾经请求邪魔住在他们里面好得着魔力,现在鲍伯则帮助他们驱逐这些邪魔。利百加看到他的那一晚,他被撒但教的人绑架到他们的一个聚会中。他被带到一个祭坛上,在群众面前接受严酷的折磨和拷打。当其中一个会员大叫说情势有异,已经有人通知警方时,他们正把他钉上十字架。(撒但教的人有一架用来侦测警方无线电的收讯装置,可以监听所有的电话。)鲍伯在被钉十字架时晕了过去,一直到他在医院醒来时才知道更进一步的情形。

    利百加大吃一惊,她从来没有听过这类的事。或许,这可以解释为何她在医院里会感觉到有一股盘桓不去的幽暗力量。下一个揭示很快就来到了!

    谁在搅扰?

当她第二次轮值到加护病房时,她的不安感又日益增添。每晚她必须随时待命,负责照顾加护病房里的所有病人。当她一边祷告一边照顾病人时,开始注意到有很多病人的死亡原因是她所不能理解的。

一般来说,任何一位病人的情况或死亡,都有一个可追朔的原因。例如当某人因某处出血而导致休克(低血压)时,一旦经过手术或任何其它方式止血,并补足他所失掉的血,那么他的血压就应该不会再突然下降,除非他又出血,或者是引发了其它的并发症,例如那些令人招架不住的无菌感染等。

    然而,许多利百加负责医治的病人在病情稳定下来不久后又立刻恶化,而且原因根本无法追查。他们的心脏会突然停止跳动,或者停止呼吸,甚至血压会下降至零度。尽管医院采取所有的医疗措施来抢救他们,还是有许多人立即死去。利百加甚至追查了许多这类病人的尸体,当她发现死者致死的原因除了他们被送进医院之初的病症外,再也找不到其它理由时,利百加就更感到困惑了。

利百加殷殷关切的另一个问题,这是医学界称为“急性ICU精神病(acute ICU psychosis,ICU即加护病房之缩写)”所发生的次数和内容。当病人的病况紧急时,他们往往会被送进加护病房,在那里呆上好几天,灯光二十四小时开着,监视装置也开着,而且没有窗子可以往外观看。在这种情况下,某些病人会因为迷失方位而开始产生幻觉(即看见虚幻的东西)。在这家医院里,这种精神病发生的次数要比她在其它医院当护士或实习生时所见过的多上好几倍。

后来利百加觉得主要带领她花一些时间,和那些病人谈谈他们所“看到”的东西。令她大为惊讶的是,他们几乎都看到魔鬼呆在他们的病房里。

利百加非常关心这一切,于是开始在每天清晨由所有实习医生的住院医生召开的医疗会议中,提出死亡率和ICU精神病的事,会议中似乎没有人留意她的发现,更别说相信她了,在她第三次尝试讨论这个问题时,她被叫到训练课主任的办公室里,警告她不要再提这些事情,因为她还没有足够的经验去解释她所谈论的。当利百加提出她当医学院学生和护士的日子加起来也有十年的医护经验时,对方告诉她,如果再继续制造麻烦的话,就要被开除离开这个训练课程了。

    由于迫切希望主让她知道这些事的原委,所以她的晨祷就变得更加热切。第一个突破来自她的一位病人。                                                             

    第二个冲击

佩尔是来自美国南部的一位年老的女黑人,六个月内她一直由利百加负责照顾。佩尔是位很虔诚的基督徒,利百加非常了解她,并非常爱她。一天晚上,佩尔又带着重病来到医院,利百加让她住进加护病房。第二天早晨,利百加到该病房巡视时,护士告诉她佩尔患了ICU精神病。利百加万分震惊,因为她知道佩尔是一位很有信心的基督徒,虽然饱受痛苦,却绝不会轻易罹患精神错乱。

当她走进佩尔的病房时,发现她在哭泣。利百加问她为何啜泣,她说倘若当天不把她送出加护病房的话,“那个值班的护士就会来杀我了”。然后佩尔告诉利百加,那位负责照顾她的夜班护士曾对她说不需要再挣扎求生了,她可以很容易在来世重生,又告诉佩尔,她会召唤“高层的力量”来护送佩尔前往“美丽的来生”。那位护士把手放在佩尔身上,口中念念有词,佩尔认出那是一种咒文。从她所承袭的传统中,她知道一些巫毒教、妖术和魔鬼的事,而且她宣称在病房中看见了魔鬼。她对利百加说她太虚弱了,不能再抵抗,假使今晚再发生同样的事,她知道自己会丧命的。

利百加大为惊骇!她相当了解佩尔的为人,知道她不是在撒谎,也确定她没有精神错乱。佩尔所提及的那位护士负责加护病房的夜间看护,她是一个年纪较大的女士,性情和悦,很有吸引力,是位优秀的护士。她很有组织力,见闻丰富,而且总是尽力让病人得到最好的照顾,因此广受医院幕僚和其他护理人员的敬重。利百加常常觉得她有点冷漠和退缩,但却认为那是繁重的工作压力所使然;她实在无法在那女士的工作上找到一丁点瑕疵。

    利百加知道自己不能再跟其他同事讨论这个问题,因为他们都会认为她疯了。她也不能指责那位护士,因为她没有证据,在那个时候,利百加对于女巫所知甚少,对于魔鬼的事更是懵懂一片。她只能做一件事,就是在祷告中把这个问题交给神。那一天所有空闲的时间,她都跪在教堂里祷告。(那间教堂常常属她一人所有,因为没有其他人会来使用。)稍晚的时候,主让她确定佩尔所说的都是实话。主也要利百加整晚伴在佩尔床边,因为她病得太重了,恐怕不能安全无虞地把她送出加护病房,恰巧当晚利百加正好没有值班,可以陪着佩尔。

    震撼的祷告

    那晚所发生的事情从此改变了利百加的生命。当她坐在佩尔床边,毫无预期会遭遇些什么,直觉中却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邪恶力量正在压制着她。负责加护病房的护士海伦那晚根本没有来过佩尔的病房。利百加意识到有一股令人难以置信却又看不见的力量正冲着她而来,仿佛一双无形的巨灵掌,正试图要把她压榨成地板上的一点油污,又好像一个强力的真宽管要吸走她的生命精力。她尝试以科学的推理思考除去这种感觉,又努力让自己相信这只是她的想象而已,但是一点用处也没有。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开始软弱到几乎不能坐稳,佩尔也是一样。最后,利百加和佩尔手握着手,安静地向主祷告,求耶稣宝血的盾牌覆盖她们

    “弟兄胜过它(撒但)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证的道。”(启12:11)

    那晚是一场万分剧烈的争战,然而佩尔终于安全地度过了。隔天清晨,利百加立刻把她送出加护病房。

    端倪渐露

下一个揭示紧接着又来到了。利百加带领了一个每周一次的查经班,那些成员都是由她带领归主的护士。有一天,其中一位护士珍终于告诉她,在她信主之前曾加入撒但教。她告诉利百加,海伦一直在训练她成为一个灵媒,当利百加来到这医院并和她谈论耶稣基督时,她正准备要加入撒但教的团体,最后,她让耶稣成为她的救主,从此拒绝再和海伦以及其他女巫有任何来往。然而很明显的,珍非常畏惧海伦和她的朋友。

珍又说,海伦自认为被分派到加护病房来照顾病情最糟的病人,实在是她的“职务”。当她照顾他们的时候,常会和他们谈话,并且告诉他们不必再在托儿所求生了,因为他们很容易在来世重新转世为人,也不会再受痛苦。然后不管病人是否同意,便按手在他们身上,召唤她所谓“高层的力量”的邪灵来护送这些病人进入他们的来世。通常所说,这些病人很快地就会病情恶化,然后死亡。珍不敢把这件事告诉其他人,因为海伦广受护士长和其他有权者的敬重,他们不会相信她的。事实上,珍归信基督之后便已被调班,因此她可以不必再和海伦一起工作了。

珍又告诉利百加,在那个城市的附近有一个秘密团体,它是美国最大的神秘著作发行中心,也是大型的女巫训练营,并拥有一个撒但教的教堂。她向利百加证实了那位年轻牧师所叙述的一切,并且很担心同样的情节会发生在她身上。周遭似乎没有人会把那个团体当成一回事,而那正是撒但所期望的。‘’

    后来利百加从其它方面获悉,医院里一些医生和护士都加入那个神秘的团体,也知道撒但教的崇拜仪式和组织,她再一次把这个情况带到主面前,主也让她确信那是真有其事。她开始勤奋地研读圣经,为要更加了解撒但和它的爪牙。她得知邪魔可以住在人里面,而人们也可以利用邪魔的力量为所欲为。因此,她开始积极准备和海伦以及其他在医院工作的撒但教徒作战。

    践踏撒但

在晨祷中,利百加开始求主在那个地方和凡她所知道与撒但教有关联的人身上,捆绑撒但的能力。每天晚上在离开医院之前,她都会走遍加护病房的其它病房,默默地宣告耶稣基督大有能力的名捆绑所有已经潜伏在那里或在白天和夜晚其它时间来到的每一个邪灵。她也求主在病人周围作特别的护卫,以保守他们不受邪魔力量的攻击。

    在值班的许多个晚上,她会被叫到加护病房或任何一间病房去探视病情恶化的病人。由于神让利百加能够辨别哪个毛病是出于邪魔的干涉,所以她懂得如何依靠路加福音10:19所说的:

    “我已经给你们权柄,可以践踏蛇和蝎子,又胜过仇敌一切的能力,断没有什么能害你们。

    还有马可福音16:17:“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赶鬼……”

    很多时候她站在病床边,用祷告默默地作战,捆绑恶魔,命令它们离开,并奉主耶稣基督的名保护病人的四周,但是与此同时,海伦(或其他身为女巫的护士)也站在病床的另一边,指挥听她们使唤的恶魔力量来攻击利百加和病人。利百加当然会运用她所有的医学知识,试图扭转病人恶化的病势,然而很快地她就知道,假使她一切的医学知识没有和祷告中的属灵争战相结合,那是没有多少助益的。

    第三个冲击

当然,海伦、撒但和其他女巫并不喜欢利百加的行动,所以争斗就愈加激烈了。利百加试着和两个基督徒同工谈论所发生的一切,但他们一笑置之,只说她是病了或太累了,才会幻想出这些稀奇古怪的事业。

当战况变得更加白热化时,利百加肌肉神经的毛病也愈加恶化了。她接受医院中一位最好的医生的治疗。然而尽管不断祷告并接受各种治疗,她还是在垂死的边缘挣扎,连她自己也明白这点。到了实习期的最后一天,她已经病得非常严重,根本无法再工作。几位专科医生就她的病况开了一个研讨会,大家都认为她没有多少时日可活了,对她的病情实在束手无策。他们问她想住进医院或回家休养,利百加决定回家去,因此她离开了那个城市的医院,心想再也不能看到它了。她的心情十分沉重,深深为许多在那里迷失且被幽暗力量所俘虏的人感到忧伤。

    接下来是痛苦难当的一个月,利百加病得连走路都不行,甚至无法下床。然而在那个月中,她却享有一种完全而美好的平安。最重要的是耶稣掌管着一切。每晚当痛得无法入睡时,她就和主有甜美的交通,并且渴望天父的旨意即是召她回天家。

    上帝的使者

当那漫长的一个月即将结束时,一天,她家乡教会的巴特牧师来探望她。由于他是属神的人,所以不能立刻接受利百加就要死的事实,却在祷告中把这事带到主面前。他告诉她,神向他显示,她将死的事实并不是出于神的旨意。

然后他说:“我知道这听起来很疯狂,但是我相信主向我显示发生在你身上的事,就是你被一群非常厉害的女巫所攻击。你的病之所以会这么严重,正是因为她们用邪魔的力量对付你。有这么一回事吗?你曾经和女巫有过接触吗?”

利百加突然明白了过来,为什么她不曾把恶化的病况与在医院里的撒但教徒作战的事联想在一起呢?由于从没有向巴特牧师谈过以往的经历,因此她把过去一年所发生的事全部都告诉了他。

他在地板上踱来踱去,显得极为关切,最后他面向她说:“我知道要你死的事并不是出于神的旨意,我现在确信你的病就是邪术直接导致的结果。我们必须祷告制止这些女巫的力量!”

他的确祷告了!不只是牧师,连教会的长老和大约两百名的信徒也一同为她禁食祷告一星期。他们为利百加代祷,求主保守她,并击垮正在攻击她的女巫的力量。

那周即将过去的一个晚上,利百加躺在床上,处于弥留状态,主让她想起了曾在倪柝声(Watchman Nee)的书中所读过的一段话:

信徒若非知道他的工作已经完成,主无需他留在世界了,才可以死;不然,他总当抵挡死。信徒如果知道自己的工作还未完成,却已经有死的现象在他的身上逐渐发生,他就应当完全拒绝这样的现象,不肯死。并且应当相信主必定成就他所抵挡的,因为主还有工作要他作。所以,当我们还未作完所分派给我们的工作之先,虽然我们的身体险象环生,我们仍可以安心相信:当我们与主同工抵挡死亡的时候,主必定作工、用他的生命吞灭死亡。 

信徒如果要战胜死亡,他对死的态度就应当完全改变。顺服死亡的态度,必须改为反抗。信徒对死如果不肯除去被动的心态,他就断不能战胜死亡,而且经常要受死亡的戏弄,乃至终入夭寿者的坟墓中,现今信徒大多是将被动误认为相信。总以为我什么都是信托神的。如果我是不当死的,神就必定救我不死;如果我是当死的,神就必定让我死。我无论如何都是让神的旨意成就。这样说来,自然是很好听的,但这岂是信心呢?这不过是一种懒惰的被动罢了。若是当我们不知道什么是神的旨意的时候,我们向主耶稣说,不是我的意思,乃是你的意思,这并非是我们不必专一向神呼求救济,将我们所要的告诉神。我们不应当被动地顺服死,神所要的乃是我们主动地与他的旨意同工。如果我们不是的确知道神是要我死,我们就不应当被动地让死亡压制我们,却应活泼地与神的旨意同工,反抗死亡,抵挡死亡。

我们对于罪恶的态度并非如此,为什么用这样的态度对待死亡呢?圣经都是把死亡当作我们的仇敌。(林前15:26)

    ——摘自《属灵人》下册

    重新得力

当主让利百加想起上面这段信息时,圣灵悄悄地告诉她,天父并不愿她死,因为她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她必须开始站起来反抗撒但,拒绝接受从她那里来的疾病和死亡。她挣扎了一段时间,因为她内心深处并不想活下去。她不想再挣扎了,盼望能到天堂和她的主在一起,享受一切在那里等待她的平安和喜乐。但是圣灵安静且温柔的声音坚持要她活下去。

最后,她噙着泉涌泪水站立在“磐石”上,开始斥责撒但,以耶稣的名命令它离开——宣告她不再接受它所带来的疾病,并且拒绝接受死亡。后来主明示利百加,让她知道她在那一晚之所以打破沉默并要她站起来对抗死亡,乃是因为巴特牧师和信徒们有力的代祷所致。

    利百加的肌肉受到严重的损伤,所以她必须花三个月的时间来复原。但是主扶持她,并且完全医治她,因此她又回到纪念医院去,完成她最后两年的训练课程。她终于准备好按着主的安排与伊莲见面,而伊莲就是带领其他女巫试图谋杀她的头号首领。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